即时新闻

  • 土豆削皮进京的两笔账

        本报记者 丰家卫 张家口日报记者 左文婷 通讯员 王英军

        种了半辈子土豆的张家口张北农民张树琴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可以在家门口靠削土豆皮挣得一份可观的收入。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过完年至今一直都在土豆加工工厂上班,每月削土豆皮可以赚3000元。”站在北京裕农公司蔬菜加工工厂张北工厂的生产车间里,张树琴一边娴熟地削着土豆皮,一边告诉记者,以往这个季节,农忙还没开始,她和很多留守在家的农民一样闲着,没有一分钱的收入。

        而对于工厂厂长王海平来说,土豆削皮进京,远不止当地农民增收这一笔账。

        农民每月可增收3000元

        在张北,一年中有两个月的农忙季节,4月平整土地种植土豆,9月土豆收获。这两个月,不管农民家里种多少地,都要在地里忙活。

        干完这两个月的农活,如果不出门打工,就没有收入了。

        张树琴两年前家中有5亩土地,主要种土豆,亩产1500公斤左右,土豆价格是每公斤1.6元,5亩地全都种上土豆年收入也就1万余元,远远不够家庭开销。

        而且这笔收入还不固定,自己的田,自己出工,广种薄收、靠天吃饭,遇到不好的年景,收入还要减少。

        两年前她将家中的土地流转出去,丈夫在当地靠打工挣钱,收菜、搬土豆,只要肯使力气,每年可赚6万元左右。张树琴多数时候赋闲在家,照顾家中杂事。

        不过,从今年年初开始,张树琴多了一个新的挣钱途径。

        2017年,北京裕农公司在张北喜顺沟村建成了4800平方米的蔬菜加工厂,去年夏天进一步改造,今年春节后开始大规模生产。

        “土豆削皮,活儿简单,效益不可小觑,首先就是带动当地农民增收。”王海平告诉记者,工厂现在可带动当地200人就业,40岁到60岁的农民都可以干。如果是男工,兼搬运、装车等活儿,每月收入会更高。像张树琴这样赋闲在家的农民,都可以在工厂打工,年收入可达3万余元。自家有地的农民,两个月农忙结束,就可以到工厂打工挣工资。

        易地搬迁户全年都有收入

        王海平告诉记者,和过去纯粹种地靠季节性收入不同,当地农民进了工厂之后,收入不再受季节限制。“北京裕农公司在北京怀柔、通州等地都建有蔬菜生产工厂,北京工厂订单量大的时候,张北工厂帮忙代工,工人不愁没活干。”

        距离喜顺沟村大约10公里的张北县万人社区是张北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该社区共集中安置了2419户5552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932户4445人,同迁人口487户1107人。这些人搬进社区之后,居住环境得到很大改善。搬进来、留得住,张北县初步规划了多个以农产品深加工、服装来料加工为主的扶贫工厂,促进万人社区居民增收。

        王海平透露,北京裕农公司正在和张北相关部门商讨,计划在万人社区新建一个土豆生产工厂,用工规模大概400至500人。

        “万人社区里的居民,每家哪怕只有两个人进工厂,每月按人均3000元工资计算,一年也有7万余元的收入。上楼成市民、下楼变工人,他们就能安居乐业了。”王海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每年减少6000吨垃圾进京

        土豆带皮进京,张北农民没收益,更对北京造成了环保压力。

        土豆进入后厨,先要洗干净,再削干净。洗干净,耗水;削干净,则产生大量土豆皮垃圾。

        王海平给记者估算了一下,土豆连皮带土进入北京各大餐厅后厨,打开水龙头洗,平均每公斤土豆洗干净要耗水2公斤,一些芽眼比较深、泥土比较多的土豆,洗起来耗水更多;洗干净再削皮,每公斤土豆大约要产生30%的皮。“仅按工厂现在的生产能力,每年可供北京土豆2万吨,就地削皮的话,可以减少6000吨土豆皮垃圾。”

        不光环保,这些被削下来的土豆皮在张北可以“变废为宝”。王海平说,随着工厂生产量加大,他正联系当地的养殖户,把土豆皮利用起来。“土豆皮淀粉含量大,养殖户正好拿来当作养猪养羊的饲料,不仅节省养殖成本,还可以提升养殖产品的品质。”

  • 天津构建中科院创新资源聚集区

        本报讯(记者 白波 通讯员 刘爱林)去年,随着20家国家级大院大所落户天津,天津国家级院所和高水平研发分支机构总数已超过170家,其中来自北京的占了三分之一以上。记者从天津市科技局获悉,2019年,天津将着力构建中科院创新资源聚集区,继续引进大院大所,同时主动服务河北省特别是雄安新区建设,持续推进三地创新资源共享。

        大院大所是京津两地协同发展的重要桥梁。去年天津新引进的20家国家级大院大所,包括了天津中科无人机应用研究院、天津(滨海)人工智能军民融合创新中心、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天津林业科学研究所等。其中,天津中科无人机应用研究院去年1月在宝坻京津新城成立,将推动京津新城建设包括无人机遥感综合验证基地等4个基地以及2个中心、3个平台在内的无人机产业基地。研究院与中科院院士周成虎签订院士专家工作站共建协议,将为天津市和宝坻区地方科技产业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撑。

        记者了解到,2018年天津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达到80.75%,连续16年位居全国第三,其中科技创新环境指数居全国首位。全年评价入库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5648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突破5000家。2019年,天津将继续推动创新型企业能级提升,全年计划再评价入库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5000家,净增国家高新技术企业600家,使高技术产业对工业增加值的贡献率达到65%。

        天津科技局局长戴永康表示,在京津冀科技部门合作方面,今年天津将落实三地科技合作协议,加大科技项目、载体等方面合作力度,深化科技创新券互通、大仪共享、成果转化等方面合作,并以精准医疗为重点,进一步探索深化三地基础研究项目研发合作新机制。同时大力支持滨海-中关村科技园、京津中关村科技城等引聚资源、加快发展。

        天津将继续争取国家重大创新平台、项目在津布局,包括推动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究设施启动土建和设备研发工作,申报“天河三号”百亿亿次超级计算机中心、国家合成生物技术创新中心等平台,争取军民科技协同创新平台(天津平台)申报首批试点。

        在与国家重点院所合作方面,天津将与中国工程院共同推进区域性工程科技智库建设,组织“民营企业院士行”活动,助力民营企业发展。以人工智能前沿技术为重点,加速推动军事科学院先进技术成果在天津落地转化。精准对接中科院相关院所,构建中科院创新资源聚集区,大力引进国家级大院大所。

        天津还将组织“天津科技河北行”系列活动,积极引导天津高校、院所、科技服务机构等与河北省加强产学研合作,为河北省重点地区发展特别是为雄安新区建设提供科技支撑。

  • 石雄城际走向确定 设计时速350公里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记者从中国路桥网获悉,石雄城际铁路(保定东至石家庄段)PPP项目咨询服务招标公告发布,石雄城际铁路的线路、站点等得到确定,其中,该城际铁路设计时速为350公里,建成后将衔接北京至雄安、廊坊至涿州等多条城际铁路。

        具体来看,石雄城际铁路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石家庄市境内。线路自保定东站引出,向南经蠡县、安国市、定州市、无极县,后经石家庄正定新区、高新区到达本线终点栾城,线路全长161.4公里。其中保定市境内82.9公里,石家庄市境内78.5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建设工期为三年半。

        石雄城际铁路起自京广高铁保定东站,出站向南经蠡县、安国市、无极县,与京广高铁正定机场站共站,后经石家庄市正定新区、高新区到达本线终点石家庄栾城。全线共设车站8座,分别为保定东、蠡县西、安国东、无极、正定机场(与京广高铁共站)、正定东、高新区、石家庄栾城。

        项目公告还显示,该项目在正定东站将修建石济联络线引入石家庄东站,利用石济客专可达石家庄站。

        项目将衔接京雄(北京至雄安)城际、津霸(天津至霸州)客专、霸徐(霸州至徐水)铁路、北京城际联络线、廊涿(廊坊至涿州)城际铁路等。

        这其中,津霸客专、霸徐铁路已于2015年12月通车,使北京、天津、保定真正成为了1小时高铁圈内的“近邻”。

        去年12月1日,京雄城际雄安站已经开工建设。京雄城际铁路北京新机场站主体结构已于日前全面完工,车站将于今年9月底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同步启用。

        北京城际联络线分两期进行建设,其中,一期工程大体为东西走向,连接廊坊东站和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期工程大体为南北走向,连接首都国际机场和廊坊东站,中间途经北京城市副中心。一期工程的新机场段已于去年6月开工,计划于2022年年底竣工。

        石雄城际建成后,将与这些雄安新区及周边城际铁路衔接,构成雄安新区对接京津的快速通道。

  • 80多家京企落户京津州河科技产业园

        本报记者 丰家卫 通讯员 闻强

        对于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主管招商的天津蓟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郝顺和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借助京津冀协同发展大战略,我们引进北京企业,这就像是‘摘熟桃’,都是现成的,从北京搬出来,放进蓟州的‘篮子’里即可。”

        即便这样,郝顺和觉得,不能是个“熟桃”都往蓟州的“篮子”里放。“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京津州河科技产业园,面积仅17平方公里,地以稀为贵,蓟州要选符合自己发展定位的智能制造、新材料、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高端产业。”郝顺和感叹,适合蓟州口味的“熟桃”不好摘,因为对于好产业,环京的几个津冀区县都会去争抢。

        京津州河科技产业园坐落于蓟州最发达的交通枢纽,京平高速、塘承高速、京秦高速的出入口紧邻园区,高铁蓟州站离产业园只有5公里。尤其是去年年底高铁蓟州站通车之后,从蓟州坐动车到北京站只需要40分钟。

        这样的交通区位算不算争抢北京优质外溢产业资源的优势?在郝顺和看来,早两年还算,随着京津冀交通路网逐渐完善,“离北京近”这种交通区位优势对于很多环京的津冀区县都一样,要想有争抢好资源的优势,需要根据产业园自身的发展去谋划。

        “我们根据自己的发展需求去北京找企业,像扫地机一样,一遍遍去扫。”在高端制造领域,郝顺和先是看中了昌平一家钕铁硼永磁材料加工企业。钕铁硼永磁材料被广泛应用于电子产品,比如手机、耳机等。去年5月,这家企业正式搬迁至京津州河科技产业园。

        该企业负责人尤峰告诉记者,生产钕铁硼永磁材料的主要原料是稀土,蓟州不是稀土产地,没有资源优势。“和江西赣州、内蒙古包头等稀土产地比起来,蓟州虽无原材料优势,但是离北京钕铁硼永磁材料生产企业近,我们之所以愿意把加工企业搬到蓟州,是因为蓟州靠近我们的客户。”

        引进成熟钕铁硼永磁材料加工企业之后,产业园开始谋划延伸这个产业的链条,也就是上下游企业。按图索骥,郝顺和又相中了北京中科三环,这家企业可谓磁性材料领域的龙头企业,从原材料生产,到后期产品加工,都有所涉及。目前该公司的一些产品后期加工已经在京津州河科技产业园进行。

        以这样的方式,从2014年至今,京津州河科技产业园已引进约100家企业,其中八成以上都是北京企业。

        郝顺和介绍,下一步,产业园将在引进成熟的北京先进制造业的同时,重点加大与北京院企联合会、科研院所的对接,引进与院校、科研中心紧密联系的科技含量高、有实力、有发展潜力的上市企业或参股企业。

        “我们从无到有,把符合蓟州发展的产业链条完善了,再一步步完善教育、医疗等要素,让京企在这些方面感觉跟北京更接近了,这才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园区的优势。”郝顺和说。

  • 积极推进京津冀社会保障共建共享

        河北经贸大学副校长 武义青

        社会保障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基础性工作,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将京津冀三地社会保障的各项指标横向、纵向进行比较后,可以得出结论:一是,河北社会保障绝大多数指标都低于京津,近一半指标与京津差距扩大,其中的城乡居民人均养老保险支出及基础养老金标准差距最为明显。二是,河北社会保障水平与北京差距扩大,与天津差距缩小。2017年,相当于北京、天津的66.7%、73.2%,而2010年是68.2%、69.8%。三是,河北省财政投入低于京津是造成社会保障领域差距的原因之一,人均财政社会保障投入仅为北京的三分之一、天津的一半。

        推进京津冀社会保障共建共享的建议:

        加大中央财政支出对河北的一般转移支付力度,以缩小和京津的差距。《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将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目标,提出“力争到2020年,河北与京津的公共服务差距明显缩小,区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明显提高”。其中社会保障领域是基本公共服务的重要领域。河北作为京津冀中的“短板”,是实现区域内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最薄弱的一环。因此,中央在制定对河北的一般转移支付政策时,可以把和京津在社会保障领域的各类差距作为一个因素考虑,逐年提高对河北的转移支付基数,以逐渐缩小和京津在社会保障领域的差距。

        以雄安新区为突破口,提升中央对雄安新区社会保障领域的事权支出。国务院《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在完善中央决策、地方执行的机制基础上,明确中央在财政事权确认和划分上的决定权,适度加强中央政府承担基本公共服务的职责和能力”。按照中央要求,将雄安新区建设为改革示范区,建议中央适当提升对雄安新区(包括社会保障领域在内)的事权与支出责任。

        扩大京津对河北的横向补偿范围。在完善河北与天津滦河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产业转移、功能疏解等方面横向转移支付机制,如京津在一定期限内通过横向转移支付方式对河北由于承接京津功能疏解增加的公共服务成本予以合理补偿,逐步建立京津冀区域协同治理模式下按市场规则运作的横向转移支付制度。

        在养老服务、养老保险接续、异地就医等领域做好共建工作。在社会保障领域的均等化方面,受制于京津冀财力、经济结构、城乡差距等诸多要素的制约,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实现均等化目标,只能慢慢缩小差距。但三地可以在养老服务、养老保险、异地就医等领域大有所为。比如养老服务方面,河北可以利用养老服务成本低廉的优势,大力修建养老院,吸引京津老人;养老保险接续方面,也需要三地出台相关政策等。

  • 国内首个风电制氢项目设备安装完成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作为国内首个风电制氢工业应用项目,河北沽源风电制氢综合利用示范项目近日再获新进展。根据项目方发布的消息,目前,该项目的全程建构物结构、全程建筑物装饰装修已完工,制氢设备全部安装就位,制氢系统管道完成95%,下一步将对设备进行调试。

        据悉,河北沽源风电制氢项目为河北省重点项目,项目引进德国风电制氢先进技术及设备,在沽源县建设200兆瓦容量风电场、10兆瓦电解水制氢系统以及氢气综合利用系统三部分。该项目依照河北省总体氢能产业规划进行建设,一部分氢气用于工业生产,降低工业制氢产业中煤炭、天然气等能源消耗量;另一部分将在氢能源动力汽车产业具备发展条件时,用于建设配套加氢站网络,支持河北省清洁能源动力汽车发展。

        项目建成后,可形成年制氢1752万标准立方米的生产能力,对提升坝上地区风电消纳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 今年河北将完成营造林1000万亩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记者从日前召开的河北省春季造林绿化和森林草原防火电视电话会上获悉,今年河北省将高质量完成营造林1000万亩。

        今年,河北省将重点实施“2234”工程,即“两山”“两翼”“三环”“四沿”造林攻坚。

        “两山”即太行山、燕山绿化;“两翼”即雄安新区和冬奥赛区及张北地区绿化,今年河北将加快赛区周边造林绿化,确保到2022年张家口市森林覆盖率达到50%,崇礼赛区森林覆盖率达到70%;“三环”即环首都、环城市、环村镇,通过建设城郊绿地、连片森林,实施退耕还湖(湿),拓展生态空间,扩大环境容量,构建绿屏相连、绿廊相通的生态格局;“四沿”即沿坝、沿海、沿路、沿河,河北省将加强这些地方的绿化,让群众直观感受到造林绿化成果,享受更多生态产品。

        为了保障造林进度,今年,河北省将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加快推进“以奖代补”“先造后补”资金补助,对示范园、龙头企业、林农合作社、造林大户等进行奖补,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 河北建成全国最大环境空气监测网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日前,记者从河北省生态环境厅获悉,2018年河北省推进市、县、乡空气质量监测站建设,建成了包括53个国控站、337个省控站、1985个乡镇站、218个省级开发区空气站以及5个港口作业区空气站的全国最大环境空气监测网。

        为打好污染防治硬仗,2018年河北省全面构建环境质量监测体系,在对168个县市区空气质量通报排名的基础上,按市域实施了乡镇空气质量排名通报制度,对空气质量排名持续靠后的实施问责,同时建立降尘监测体系,形成了环境空气质量“国家考市、省考县市区、市考乡镇”的完整考核体系。

        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环境监测与应急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河北省将健全完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加快水、土壤、生态等监测网络建设,全面推进跨市、跨县界河流断面水站建设,科学制定全省环境监测能力建设方案。

  • 河北宣化:发现形似树的地质遗迹

        近日,河北省宣化区赵川镇小化家营村椴树山发现一处形似树的地质遗迹,经河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初步勘查,此地质遗迹具有木质结构及纹理点,形似硅化木,它是30亿年前太古界地层因构造运动形成的似树地质遗迹,此前很少发现于地表,具有重要的科普意义和观赏价值。

        张家口日报记者 武殿森 通讯员 赵志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