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浓浓同学情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3月15日        版次: 14     作者:

    王敏英

    “嘀铃铃,嘀铃铃……”微信语音通话的铃声响起,由于行动缓慢,还未等我拿起手机,铃声已经中断。正待我要打开手机查询,铃声再次响起,看来对方还挺着急的。我打开手机一看,来自“初三八班”微信群。顿时,话筒传来急促的声音:“敏英,你怎么了?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大家都很担心,怕你病情加重了。你群主不发声,多让我们惦记啊……”这是班长廖美君的声音。听到这关切的话语,我不禁双眼湿润。说起“初三八班”,那要追溯到六十多年前,我就读于北京女二中初三八班,这是令人难忘的班集体。班长廖美君虽然在我们班里年龄不是最大的,但她特会关心人,像个“老大姐”,我们从心里佩服她。

    说起我的身体,也是说来话长。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在京郊大兴驻村工作。当时农村条件差,没有柴火烧炕,一直睡凉炕,导致关节疼痛,患了类风湿。几十年,关节疼痛变形,行动困难。由于长期服用治疗类风湿的药和止疼药,影响肾功能,我患上慢性肾衰竭。前几年,开始作腹膜透析。我的身体,一直让“初三八班”的同学牵挂着。当初,组织同学聚会时,班长照顾我,尽量选择离我家较近的地方。我们这些当了奶奶、姥姥的老太婆,重逢相聚时,畅谈、唱歌、拍照,返老还童,忘记了年龄。近几年,我参加聚会少了,但始终和大家保持微信联系。每逢天凉换季的时候,就有同学发微信来:注意添加衣服,别感冒;还有同学告诉我有关肾病治疗信息和饮食注意事项。我住院时,腰部有病的班长廖美君还拄着拐杖,特意到医院看望我。

    班长的来电,让我深受感动。由于那些天,儿子、儿媳和孙女来京,没顾得上及时收看、回复微信,使得同学们牵挂,深感不安和自责。我立刻在“初三八班”微信群,发信息向大家问好、报平安。很快,就收到大家的反馈:有的为我无大恙感到高兴;有的还说“从小就爱听你唱歌,有机会再给我们唱个歌听听吧”。

    同学们的盛情难却,我顾不得肾病后嗓音沙哑,也顾不得微信留言每段不得超过一分钟,就不怕献丑地将学唱的《梨花颂》分为四段,发到“初三八班”微信群。没想到,几分钟后,同学们的回复一篇又一篇,一时都看不过来。远在海南的高莉发来语音:“敏英,听着你的歌,我眼泪都出来了,为了满足我们想听你的歌声,你还选择了这么一首难度很高的歌,真太难为你了,太想听到你的声音了,谢谢,对不起了。”这个当年带领我们进行队列练习的帅气军体委员,这段有些哽咽的话语,拨动了我的心弦。能歌善舞的曲莹也发来微信:“听了你的歌,我感动得流泪了。难得的同学情,谢谢你!一定多保重,祝福你!”当晚,当年初三八班的学习委员姜璞真也发来微信:“今天我家来了客人,刚刚送走客人,我看到咱们群里发了这么多感人的帖子。真是心潮澎湃,不知如何用语言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年少时的感情和友谊真是一辈子深深地铭刻在心中。”

    睡前,我又收到微信《一辈子同学情》:“一声老同学,一生真朋友。时光飞逝如流水,一年一年复一年,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唯有真情不变,我的老同学……”我立刻将它转发至“初三八班”微信群。浓浓同学情,让我难以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