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从“玩物丧志”到火爆新职业

电竞运动员:睁开眼就得练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3月15日        版次: 12     作者:

    本报记者 潘福达

    3月11日晚,在北京24H·齿轮场文创园的演播厅内,观众欢呼尖叫声连连,还有粉丝亮起了应援灯牌不时挥舞。这不是明星演唱会,而是2019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春季赛的现场。电竞运动员在台上激烈角逐,大屏幕实时直播比赛画面,调动着观众们飙升的肾上腺素。

    作为京东JDG电竞俱乐部的主场,这样的场景每周都会在这个演播厅内上演。和京城最热门的篮球足球赛一样,电竞比赛同样不缺乏粉丝捧场,他们也会花钱买票来到现场,为喜爱的选手加油助威。

    曾几何时,打游戏等同于“玩物丧志”和“不务正业”,后来终被正名成为官方力推的电竞体育项目。人社部近日公布的15种新职业中,电子竞技员赫然在列。这份新职业,在电竞产业链条中被推到了聚光灯下,成为行业爆发式增长的缩影。

    队员 每天训练至少10小时

    三个小时的拉锯战尾声,现场突然爆发出一阵长时间的高分贝惊叹声——在第三轮决胜局,JDG实现了惊天大逆转,最终取得比赛胜利。赛后,JDG五位小伙子向主场观众鞠躬致意,参加完粉丝互动环节后,又赶紧来到媒体采访区的现场。

    坐在最中间的ZOOM(张星冉),在去年的夏季赛常规赛中当选最佳阵容一阵上单(游戏中的位置),是电竞圈内备受关注的新晋明星选手。这样高强度的比赛他早已习以为常,看不出有一丝疲惫。

    张星冉今年21岁,但已经有4年多的电竞比赛经验,选择这份职业的理由很简单——爱玩游戏。高中时,他的游戏天赋展露无遗,操作突出,排位战绩拔尖,便萌生了打职业赛的想法。是继续学习还是打职业赛?他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行行出状元”,家人对他想从事电竞职业的想法出乎意料地支持,他最终选择签约职业电竞俱乐部。

    当爱好成为工作,“打游戏”便失去了原有的乐趣,枯燥的训练成了家常便饭。在位于顺义的训练基地,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只要睁开眼他就投入训练,每天坐在电脑前至少十个小时,半个月才能休息一两天。训练之余,张星冉喜欢看看电影、出门逛逛,“只要能不打游戏就算是休息了”。

    社会 不再视为洪水猛兽

    随着去年IG夺冠的消息刷爆朋友圈,圈外人对电竞有了更多了解:电竞职业不再是洪水猛兽,而是一份年轻人喜欢的正经工作,做得出色还能为国争光。

    可多数从业者都曾经历过身边人的劝阻。电竞圈知名选手Uzi曾透露,上学打游戏时他常被父母从网吧抓回家打一顿,这种状况直到俱乐部邀请他去打职业联赛才得以改变。这几年他终于感觉“喜欢的事情越来越被主流所认可”。

    这一代电竞运动员,正经历着行业的高光时刻:中国电竞频获世界冠军、电竞项目入选雅加达亚运会、人社部“官宣”电竞成为新职业……然而,外行人常将电竞和玩游戏混为一谈,一度让电竞产业处于社会认知对立面,“不是正经工作”的质疑声一直没停过。

    “你不能期望一份职业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但好的现象是电竞的社会接受程度变高了。”张星冉看得很坦然。有赛事组织方也发现,广告商的变化印证了行业受认可的趋势:电竞正得到汽车、食品等传统行业的青睐,赞助商品牌不再只是设备部件和电子产品厂商。

    行业 人才缺口超20万

    人社部最新提出的“电子竞技员”概念,不只是坐在电脑前鏖战的运动员。根据人社部给出的定义,电子竞技员是指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同时提出的另一份“电子竞技运营师”新职业,说的是从事组织活动及内容运营的人员。一场电竞比赛顺利举行的背后,需要这些工种的紧密协作。

    脱胎于游戏,国内电竞正向职业化、商业化、产业化的方向大踏步迈进,成为商机满满的新兴产业。易观数据预测,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将达到1300亿元;普华永道的一项调查显示,电竞已经取代足球,成为最具潜力的体育类增长项目。

    火热的行情催生了更多人才的需求。据腾讯电竞统计数据显示,电竞行业现有从业者5万人,岗位空缺则已超20万,到2020年缺口将扩大至50万。

    不过,从“网瘾少年”转身职业选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顶尖电竞职业选手不过是凤毛麟角,想从千军万马的游戏高手中脱颖而出难上加难,能拿到天价工资的选手只是极少数。完美世界教育研究院和伽马数据(CNG)联合发布《2018年电子竞技产业人才报告》称,2018中国电竞产业从业者平均月薪为11124.8元。

    电竞业同样吃“青春饭”,选手的运动寿命并不长,退役后的职业选择成为一大难题,从相对封闭的行业环境抽身、跨入“外面的世界”挑战不小。因此,真想把电竞作为职业的年轻人,还得多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