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导师成“老板”岂止不好听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3月15日        版次: 03     作者:

    郑宇飞

    称导师为“老板”,让学生去“打工”,这种现象早就招致颇多吐槽。近日,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也就此表示:“不要一喊‘老板’就真是‘老板’了,科技界的‘老板’的说法,我总是觉得不好听。”

    “老板”一词暗含“雇佣”关系,当代表着学养与知识的导师,变身为追逐利益与金钱的老板,的确十分别扭。但揆诸现实,这恐怕又是很多研究生对自家导师挂在嘴边的“称谓”。一段时间以来,以培养之名让学生替自己干活似乎成了校园里的一条“潜规则”,而基于这种畸形关系的极端案例,更一次次冲击着人们的视线。两会之上,科技部部长专门谈及此事,且将其放在青年科学家发展问题中予以强调,足见这一现象不仅为社会关切所在,更亟须破解消除。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导师与学生之间最基础的关系就是“教”和“学”,只有满足于此再去谈其他关系才有意义。所谓师道尊严,导师对学生应该是倾囊相授,信任与关怀同在;学生对导师也应常怀感恩和尊重,并回报以真才实学。孔子痛悼颜回,杨时程门立雪,这些美好的故事之所以为人们传诵,正是因为其中蕴含着最本真的师生情谊。教育传承、别无杂质,这种纯粹的关系,也理应成为师生相处的基本模式。

    需要看到,当师道尊严变为利益交换,师生关系就会发生错位。眼下,这样的场景或许并非孤例:一些导师不忙科研教育,反而开起公司,或是奔波于各种活动中,把实验室“甩手”给学生还美其名曰为“锻炼”;而一些学生也不再专心学术,而是专注于如何让导师满意,从而换取自己想要的“资源”或“求职途径”。在利用与攀附中,师生关系异化,与教育初衷渐行渐远。

    摆正师生关系,首先要从明确导师的责任和权力开始,权不能无限大,责不能无限小。这就需要学校对导师和学生都建立更加完善的评估制度,除了科研和教学任务的完成情况,还应将学生的满意度作为评价导师的一项重要指标,并且将这种考核落到实处。同时,对学生的评价也应该更加多元化,不能仅以导师一人、一章决定学生的成绩甚至前途。

    “老板”这个说法不好听,更重要的是,听命一人的“打工”观念严重妨害科教事业的健康发展。教育之美在于传承,师生交流理应回归传统课堂,回归实验室中,让师生关系更加清爽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