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线上销售让年轻说书人“升值”

        本报记者 牛春梅

        每周五、周六晚上,位于护国寺街西口的护国寺宾馆都会聚集几十位年轻人。这里是评书演员武启深、郭鹤鸣、郑思捷、武宗亮常驻的书场。每周两次的现场评书表演,虽然为他们积累了不少人气,但却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支撑着这些年轻人继续说下去的,不只是他们对评书的热爱,还有一个新开拓的市场。

        上线,从温饱到小康

        郭鹤鸣从小学艺,后入伍参军,从北京某部队退伍后,他又在天津的北方曲艺学校学习曲艺。原本在一家英语教育机构任职的武启深,则是因为师父的要求而专心说评书。“长安居大不易”。对于这些年轻人,漂在北京还要专注于评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明星,没上过春晚,他们说一场相声或评书的演出收入最多不过二三百块钱,一个月只有几千元的收入,别说买房,就连租房都很难维持。

        不过,近几年随着线上市场的开拓,这种境况渐渐得以改变。在线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的评书频道,排在前面的都是袁阔成、田连元这些大师的经典之作。入驻平台三四年的郭鹤鸣、武启深、武宗亮等人在其中排名并不靠前,大师们动辄上亿次的播放量他们也比不上,但每部书几十万次的播放量已经要比现场演出带给他们的收入多得多了。平台用户付费下载音频,收入由平台和创作者按比例分成。郭鹤鸣表示,销售好的时候他们在喜马拉雅一个平台上的收入就能有一万多块钱,平常大部分时间也有大几千块。

        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其它平台进行音频、视频销售。一回书定价几块钱,一整部书则要几百块钱。他们在这些平台的收入每月少则几千块,多则几万块。“曲艺演员经常说观众是‘衣食父母’,我们是真真切切感受到这四个字的含义了。”武启深说,因为没有挂靠单位,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观众在线上的购买。与现场演出相比,线上销售一次制作可以长期销售,让他们的作品升值了不少。

        相比之下,本身在文艺团体工作,平时还在艺术院校任职的武宗亮花费在线上销售的工夫就少,他主要在喜马拉雅上分享,也有一些平台会购买他的作品,分发到更多平台上进行销售。

        一个线下书场,最多不过容纳二三百人,像护国寺宾馆这样的小场地,五六张桌子,坐满了也就三十来人,而线上的市场可以说是无限大。郭鹤鸣他们在喜马拉雅上都有几万名粉丝,一个作品的点击量少则几万,多的能到几百万。这数字也许比不上什么网红主播,但对于评书演员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

        线下,从不敢“松嘴”

        在护国寺宾馆的现场可以发现,郭鹤鸣他们的粉丝是一水儿的年轻人,大多是二十来岁,基本没有超过四十岁的,传统书场里的老年人更是罕见。

        这几个年轻人说的书也都非常“年轻”。郭鹤鸣最受欢迎的作品有喜马拉雅上销售的《藏地密码》,也有他现在在护国寺宾馆书场说的《哈利·波特》。武启深说的则是日本悬疑推理的《刑部岛》和《冰与火之五王之战》。武宗亮说的《烽火戏诸侯》,虽是老题材,但是他自己新写了本子……这些年轻人更喜闻乐见的题材,让他们聚拢了一批年轻听众。尤其是《哈利·波特》有大量的拥趸,许多原来不听评书的“哈迷”,都是通过郭鹤鸣的评书版《哈利·波特》喜欢上了评书这种形式。

        评书行里有句老话,“说书的一松嘴,听书的就抬腿”。线上的粉丝多了,这些年轻演员更不敢松懈了。武启深说,每周三开始,他就为周五、周六书馆的三场演出焦虑,怕说不好,怕说错了。虽然才37岁,但一周说三部书还是“压力山大”,直到周六晚上演出顺利结束后,他才会彻底放松,一定要喝点酒来庆祝。

        “生书熟戏”,说评书必须得经常说新书才能吸引观众,但评书演员开新书都非常慎重。可能是同一部小说,但说评书与有声书不同,有声书只需要照书念就可以了,而评书需要演员自己先将作品读完并消化,同时还要有更详尽的背景介绍和衍生。郭鹤鸣说,他为了说《哈利·波特》,看了《第三帝国的兴亡》《英国史》《诸神纪》《怪物考》《西方美学史》《理想国》《西方神话词典》《耶路撒冷三千年》,“不夸张地说,说完《哈利·波特》,我买书的钱都够买辆车了。”

        岳岳是郭鹤鸣的老粉丝了,几乎每场都会去现场听,但她依然还会在线上购买。她说,郭鹤鸣说书非常细致,而且引经据典,值得反复去听,“线上听的时候,会发现有些线下没有听到的点。”更多的粉丝则是因为不能到现场听,有外地的,也有国外的,线上的渠道则为他们提供了很多便捷。

        让郭鹤鸣他们骄傲的是,以往前辈们的评书都是电台录音放在网上共享,正是从他们这里开始有了付费追评书,扭转了人们的消费理念,为评书未来的发展开了个好头。

  • 国安21脚射门没换来进球

        本报记者 黄志阳

        新赛季首次亮相工体,北京中赫国安队攻势如潮,可惜却没能赢球。在昨晚进行的2019年亚冠小组赛第二轮角逐中,国安队主场0比0战平浦和红钻队。值得注意的是,国安队全场射门数多达21次,竟然换不来哪怕一个进球。当天度过52岁生日的国安队主帅施密特对此也颇感无奈,他赛后表示,“大家也看到了,场面完全是‘一边倒’,队员们踢得很努力,欠缺的只是进球,我们对比赛结果感到失望。”

        巴坎布没穿“射门靴”

        本场比赛是国安队继上赛季足协杯决赛后,时隔3个多月再次坐镇主场,因此这场比赛受到京城球迷的高度关注。昨天虽是工作日,但工体却涌进了4.3万余人,上座率不逊于周末的中超联赛。“国安国安,北京国安!”全场球迷持续发出雷鸣般的呐喊,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主帅施密特首发排出了最强阵容,奥古斯托、比埃拉、巴坎布和韩国后卫金玟哉4名外援全部登场,张玉宁、王刚、门将邹德海等新援也担任主力。与以往主打中路渗透的战术不同,国安队开场后积极尝试边路突破,王刚等人多次送出有威胁的传球。上半场国安队牢牢控制着比赛节奏,但始终得势不得分,巴坎布仿佛没穿“射门靴”,错失了至少3次破门良机。

        比赛第30分钟左右,浦和队长槙野智章在本方禁区内手球,但主裁判却未作任何判罚。由于亚冠小组赛没有视频助理裁判(VAR),因此这次手球犯规不了了之。

        易边再战,局面和上半场如出一辙,国安队的攻势只开花不结果。比赛尾声阶段,比埃拉的射门击中立柱弹出;巴坎布包抄破门又被判越位在先,进球无效。终场哨响,两队0比0握手言和。

        施帅:进攻效率不够高

        绕场致谢球迷时,国安队众将有些情绪低落,似乎表达着对于未能在父老乡亲面前拿下比赛的歉意。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施密特首先点评了比赛:“从比赛第1分钟到第90分钟,我们都打出了漂亮的比赛,进攻端很灵活,配合也很出色。我们掌控着整场比赛,甚至在90分钟内没给对方一次像样的打门机会。队员们那么拼,最终却没能赢得胜利,这当然令人失望。”

        正如施帅所言,国安队射门数以21比1占据压倒性优势,当被问及巴坎布浪费机会的问题时,施密特笑言:“如果效率更高些,当然更好。确实比赛中巴坎布和其他球员都有不少破门机会,我们本应拿到3分,但因为进攻效率不够高,导致没能把优势转化成胜势。”

        本轮另一场比赛中,泰国武里南联队主场1比0击败韩国全北现代队。G组两轮战罢, 国安队仅以1分排名积分榜末席,出线前景并不乐观。对此施帅分析称:“武里南联队战胜全北队后,本小组出线形势没有太大变化。从今天球队的技战术和精神面貌看,我们仍有实力获得本小组出线权。接下来的4场比赛都很重要,其结果将决定最后谁能突围而出,这个小组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出线悬念或将保留到最后两轮。”

        有记者请施密特评价一下右后卫王刚的表现,施帅给予充分肯定:“他的能力、速度有目共睹,今晚发挥得相当出色。如果有机会,我希望我们的队员能当选全场最佳球员。不过,既然没能赢球,这些都没关系了。我期待打好后面的比赛,成功晋级淘汰赛。”

  • 地域特色,电视剧的一道坎还是一座桥?

        普曼

        正在热播的三部电视剧《都挺好》《芝麻胡同》《老中医》分别发生在苏州、北京和上海,鲜明的地域特色是三部作品的标签。在国产电视剧创作的历史上,地域特色曾经是创作者担心的一道坎,但在今天越来越成为一座桥,折射的是地方文化自信的回归。

        被很多观众称道的《芝麻胡同》,从内到外都是浓浓的老北京味道。何冰、刘蓓这些京味儿剧的熟脸悉数回归,场景布置上还原了老北京走街串巷热闹的烟火气,地道的老北京俚语更是张口就来。京味儿剧的内核,是一种美好的想象——这种想象既指向过去,也指向未来,既是对老北京乡土情感的眷恋,也是对往昔人与人之间充满温情、超越利害得失交往方式的追忆。也正因如此,京味儿剧里那种由北京方言、京派礼节构成的“有里有面儿”,才能引发观众的共鸣。

        作为中国电视剧地方特色另一大创作富矿,沪派电视剧更加注重人情世故和婉转细腻的心理描写。聚焦现实和民生,是沪派剧的最大的特色。从早些年《王贵与安娜》《双面胶》《蜗居》到这两年的《欢乐颂》,皆是如此。当然,更广义的沪派剧,应该扩大到整个长三角地区,比如2017年被很多人称道的《鸡毛飞上天》,就是以改革开放初期的温州为背景;2018年“剧王”《大江大河》的故事则发生在上海周边。

        曾有人这样形容电视剧地域文化的壁垒:京味儿剧跨江南,京味儿剧跨江难。有意思的是,艺恩数据显示,《芝麻胡同》的受众地区,北京以14.66%的观看人数占据首位,而上海、江苏、浙江等南方地区的综合数据也达到14.07%,与北京旗鼓相当。已经拍到第11部的《乡村爱情》系列,作为东北地域剧的典型代表,却拥有着从南到北非常广泛的受众。剧中土味、反差、人物丰富的表情、笑点、幽默等喜剧元素,被当下的年轻人捕捉,促成了所谓的“乡学”。

        优秀的影视剧作品要有鲜明时代特征,而地域特色作为呈现时代特征的重要元素,绝对是点睛之笔。剧情和地域特色的展现,一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否则观众会出戏。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聚焦重男轻女、老人赡养等社会话题,该剧故事的设定在苏州,城市景观、苏州评弹都很自然,但剧中的苏家一家子却说着地道的北京话,成了一大遗憾。

        善用地域特色,一定要尊重影视剧的创作规律。如果用地域化的标签作为装饰,把地域文化包装成“奇观”式的悬浮故事,那就很难不招观众吐槽。把北京、上海换成杭州、深圳,甚至不需要过多调整道具布景,只需改个台词,故事依旧成立,观众看到开头就猜到结尾,恐怕“一座桥”又会变成“一道坎”。

  • 首钢大胜山西 季后赛首轮碰上海

        本报讯(记者 王洋)昨晚,北京首钢男篮在2018至2019赛季CBA常规赛最后一轮中,主场以120比109击败山西汾酒股份队。46轮常规赛过后,首钢队以31胜15负的战绩,排名胜率榜第五位。本周末,他们将在季后赛首轮中对阵常规赛第12名上海队。

        上轮比赛,首钢队在客场1分险胜山东队,这场胜利不仅止住了球队的连败势头,也让队员恢复了信心。只要在本轮收官战中主场击败山西队,首钢队即可拿到常规赛第五,并在季后赛首轮中占据多一个主场的赛程优势。昨晚比赛中,此前受伤的国手翟晓川继续缺阵,主教练雅尼斯给了张才仁、张卓和王骁辉更多的出场时间。

        本轮过后,常规赛最终排名也已确定:广东、辽宁、新疆和深圳拿到前四名,从而在季后赛首轮轮空;排名5到12位的分别为:首钢、广厦、福建、山东、江苏、吉林、浙江和上海。8支球队将捉对厮杀,争夺4个晋级季后赛八强的席位。

  • 北农商6连败结束本赛季征程

        本报讯(记者 王笑笑)在昨晚进行的CBA常规赛最后一轮比赛中,客场作战的北京农商银行队以101比119不敌山东西王男篮,以6连败结束了本赛季的征程。46轮角逐后,北农商队仅取得8胜38负,在20支球队中排名垫底。

        本轮比赛的结果对两队常规赛排名均无影响。此役前山东队已锁定胜率榜第八名的位置,北农商队则名列末位,已无法超越领先两个胜场的四川队。昨晚,北农商队首节便送出8次失误,而8次外线出手仅命中一球,以18比27落后。次节,北农商队在开局阶段换上4名本土轮换球员,分差很快被拉大到20分。此后尽管对手在末节派上“全华班”锻炼队伍,但北农商队仍没有获得翻盘机会,终以18分之差落败。整个赛季,北农商队仅取得8场胜利,而在客场只赢了两场球。

  • 新三板企业欲抢滩科创板

        本报记者 孙杰

        紧锣密鼓推进的科创板备受市场关注,也让不少新三板挂牌企业摩拳擦掌。记者统计,截至昨天已有赛特斯、金达莱、江苏北人等5家新三板企业“官宣”要征战科创板。新三板企业冲击科创板的热情已被点燃,但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官宣”的企业情况来看,登陆科创板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赛特斯弃港股转投科创板

        3月13日,新三板挂牌企业赛特斯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相关议案,为拓展融资渠道,优化资本结构,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

        赛特斯是南京一家为电信运营商、广电系统、企业及家庭个人用户提供覆盖云、网、端的信息通信整体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今年2月26日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收6.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6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近1.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61%。

        回看这几年,赛特斯一直在资本市场辗转,颇为曲折。赛特斯先是准备冲击创业板,并两度接受上市辅导。2013年4月,江苏证监局发布赛特斯IPO辅导公告,其辅导券商为平安证券。不过2015年7月,赛特斯选择挂牌新三板,并成为创新层成员。2017年8月,这家公司再度接受上市辅导,辅导券商更换为中信证券。

        去年4月,全国股转公司与港交所推出的“新三板+H”模式落地,赛特斯表示将发行H股股票到港交所上市,并已在去年9月得到中国证监会和港交所受理。此番准备冲击科创板时,赛特斯同时还发出一条公告,表示“经审慎研究,拟终止公司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申请。”

        赛特斯在选择科创板的同时,却放弃港股上市,一些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看不懂”,企业为上市已投入这么多,在这个时点完全可以选择一边继续到港股上市,一边征战科创板。

        多家新三板企业蹭热点

        自从去年11月科创板概念横空出世,到近期“2+6”主要制度框架出台,以及相关配套规则陆续落地,科创板从概念到现实,火速推进的节奏超乎市场预期。与此同时,究竟哪些企业将登陆科创板,各种猜测一直不曾停歇。

        近期以来,多家新三板挂牌企业“官宣”要上科创板,成为市场上的新现象。

        3月8日,江苏北人发布公告称准备上科创板,这家公司主营业务为工业机器人自动化、智能化的系统集成整体解决方案。3月4日,金达莱发布类似公告,成为科创板规则落地后首家公开表态要冲刺科创板的新三板公司。更早的2月27日,大力电工发布公告拟终止新三板挂牌,其原因正是为上科创板资本市场做准备。另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先临三维也公告称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公司方面也表示,计划赴科创板上市。

        更多未“官宣”的企业也有意冲击科创板。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近50家新三板公司考虑尝试申请在科创板上市。

        “目前想申请上科创板的大多是已进入上市辅导期的拟上市企业,它们既可去A股,也具备去其它市场的条件。但科创板是大热点,估计首批科创板企业估值会比较高。”一位市场人士分析。

        在流动性偏差的新三板,很多企业要达到融资的目的并不容易。这是不少企业纷纷要切换赛道的主要原因。中科沃土基金董事长朱为绎认为,新三板不少企业面临亏损压力,当初无法到A股上市被迫来到新三板,如今科创板来了,这些企业自然就跃跃欲试。

        尽管新三板企业对科创板热情似火,但目前也只是企业的一纸公告而已,能不能上是另一回事。甚至不排除有些企业只是蹭热点,如一些新三板企业股东之中就有上市公司,一说要上科创板,很可能会引来资金炒作股价。

        仅4%新三板企业符合标准

        根据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拟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市值和财务指标至少应符合5套上市标准中的一项。有些企业虽萌生上科创板的想法,但可能明显不符合条件。如大力电工目前总市值仅3亿元,暂不满足科创板的5套上市标准中的任何一个。

        朱为绎分析,新三板有望成为科创板企业的一个来源,新三板也确实有一些具备科技含量的企业,如成大生物等一批生物医药企业等。但总体看,科技含量低仍是众多新三板企业冲击科创板的明显短板。在他看来,从目前声称要转战科创板的5家企业看,可能性都不大。

        截至目前,新三板有上万家挂牌企业,但根据联讯证券统计,仅有428家企业符合科创板前4套标准,占挂牌公司总量的4.11%。428家企业中,剔除掉仅仅符合标准一的320家公司后,其中60家更有可能符合科创板的上市标准。新三板共有12家企业符合第5套上市标准。

  • 京东快递服务扩至31城

        本报讯(记者 马婧)随着个人快递需求量的与日俱增,电商平台也在不断发力。近日,京东快递新增一批寄件城市,在原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17个城市的基础上,又开通青岛、长沙、重庆、泉州等14个寄件城市,至此,京东已开通31个城市的个人快递服务。

        京东快递于2018年10月正式推出个人快递服务,面向个人用户进行揽件。消费者可在“京东”APP、“京东快递”微信小程序、“京东快递小哥”微信公众号下单,享受1小时上门取货的快递服务。据悉,京东个人快递服务目前可提供多款细分产品,服务消费者寄送包裹的多元需求。例如,面向追求寄送时效的用户,依托航空运力推出了特快送产品,确保两地之间的次日或隔日送达;面向时效要求较低但比较在意价格的用户,依托陆运运输,推出了价格实惠的特惠送产品。此外,还提供聚焦同城服务的特瞬送、面向商家用户的微小件行业快件、致力于尊享高端服务的京尊达等服务。

        据了解,京东快递目前已成为京东物流增长较快的业务,推出后便保持高速增长,月环比平均增速超过100%。

  • 摩拜将关闭亚洲部分国家业务

        本报讯(记者 马婧)近日有消息称,摩拜单车裁撤了亚太地区运营团队。摩拜方面回应称,目前正在寻求优化摩拜国际业务,同时将继续评估其他国家和地区业务,不符合运营效率目标的业务将陆续关闭或通过战略合作优化运营。

        其实,这不是摩拜首次收缩海外业务。2018年9月,摩拜退出了曼彻斯特,缩小了在伦敦的运营范围。去年年底,有外媒报道,摩拜正准备剥离其估值为1亿美元的欧洲业务,当时摩拜表示不予置评。

        共享单车的出海之路并不顺利,即使在发达国家,也会遇到和国内同样的运维难题。车辆被人为破坏和丢失、骑行频次较低等都给共享单车带来了较高的运维成本。一些国家,共享单车的投放数量和投放资格都有严格限制,新加坡陆交局曾要求,共享单车企业要为每辆单车支付30新元的保证金和30新元的执照费,这对于共享单车来说是笔不小的资金。 如今,共享单车纷纷从最初的快速扩张转向了精细化运营阶段,调整海外业务也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