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处失信处处受限人人喊打的局面已形成

        本报讯(记者 范俊生)昨天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会,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就“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三年执行案款达4.4万亿元

        在介绍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进展时,刘贵祥介绍,我们大力推进执行模式的重大变革,破解执行中的“四大难题”。

        他说,首先是破解查人找物难,建立覆盖全国、覆盖基本财产形式、四级法院干警都能统一适用的网络化财产查控系统。二是破解规避执行、逃避执行的难题,构建联合信用惩戒机制,出台失信名单制度,形成了“一处失信、处处受限、人人喊打”的局面。三是破解管理难题,建立一竿子插到底的全国四级法院统一执行办案平台和流程节点管理平台。四是破解财产变现难题,推出网络化拍卖和网络化评估系统,使拍卖成交率、溢价率大幅度提高。

        刘贵祥列举了实施效果的漂亮数据:法定期限内有财产可供执行的,实际执结率90.4%。三年来,真金白银装到当事人口袋里的执行案款达4.4万亿元,同比增加71.2%。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价中有一项指标叫做“合同执行指标”,中国在评估中位列全球第六。

        力争年底提交《强制执行法》

        有记者问,如何进一步推进解决执行难问题?刘贵祥坦言,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提到“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但有些地区、有些方面执行难依然存在。

        他说,各级法院对存在的问题和短板是心中有数的。一方面,从信息化建设上来说,查控系统虽然力求“一网打尽”,但实践中存在“鱼不在水里”,即隐匿财产、转移财产的现象。另一方面,联合信用惩戒机制中,有些限制措施还不能做到像限制坐飞机、坐高铁这样自动识别、自动拦截、自动惩戒。

        刘贵祥介绍,我们已经制定了下一步推进解决执行难的五年工作纲要,从执行体制改革、执行模式改革到信息化升级换代等方面作了全面部署。目前,《强制执行法》已经被列入立法计划,最高法院正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要求,紧锣密鼓地起草《强制执行法》,争取今年年底向全国人大提交。同时,我们也在完善和强制执行密切相关的企业破产制度,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等。

        绝大多数犯罪分子贪污所得被全部追缴

        有记者就反腐败中的涉案财产处理问题提问。刘贵祥表示,201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其中重要内容是对贪污贿赂犯罪增加了“罚金刑”。其中明确规定,对于没有追缴到案的犯罪分子非法所得,要一追到底,不设时限,随时发现随时追缴。

        他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共依法审结省部级以上领导干部职务犯罪案件117件,117人。其中29人被判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其余88人被判处罚金、没收部分个人财产。财产刑全部执行到位,绝大多数犯罪分子的贪污所得被全部追缴。

        正常义务教育不在限制之列

        有媒体就“失信被执行人的孩子不能上学”这一说法向刘贵祥求证。他回应,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的信用惩戒措施中,上高收费的贵族学校是在限制之列的。

        刘贵祥解释,所谓高收费的贵族学校有两个要点,一是收费比一般正常学校要高,二是由被执行人来支付这笔费用。“我们不能把正常的义务教育和高学历教育都放到限制之列。”

        刘贵祥说,一些境外媒体说这是“搞株连”,中国的司法是非常文明的,我们的法律制度也是非常文明的,当然不能“搞株连”,一定要把握好政策界限。

  • 北京,一座被书香浸润的城市

        本报记者 路艳霞

        春草初萌,春花初绽,北京的书香一如既往的浓郁。全城的图书馆、书店、出版社都在忙碌着,张罗这个周末的阅读活动。而每个周末数百场讲座、活动,让这些地方人气高涨,也让这座城市有了美好的底色。

        ■ 这座城,聚满了爱阅读的人

        北京阅读季去年推广各类特色阅读活动3万余场,覆盖和影响人群达1000万人次。报告显示,2017年至2018年,北京市全民综合阅读率为93.4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3.18个百分点;北京市居民年人均阅读纸质图书达11.74本,远超全国的4.66本。

        本周末,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组织了好几场新书首发、对谈活动,一场是刘文飞、张建华等翻译家、学者谈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高尔基的“青春修炼”,一场是《女性五人诗》新书分享会。人民文学出版社营销策划部主任宋强说,北京读者热爱阅读,每次活动总能得到热烈呼应,和读者互动、交流,也让出版社获得的信息反馈更直接、快捷。

        阅读不仅成为公共空间的平常存在,在很多家庭中也同样成为日常。史宗辉老人今年86岁,他曾连续两年参加世界读书日阅读马拉松活动。儿子石恢对父亲强悍的阅读纪录记忆犹新,“我们在三联韬奋书店参加阅读马拉松的时候,我父亲读的是《人类简史》,除了中午到外聚餐,他从早九点至下午四点一直在读。”

        史宗辉的高龄参与纪录至今无人打破,而他是在老伴的鼓动下报名参与的。原来他的老伴也是重度阅读爱好者,她从1957年上学起订阅《收获》杂志,至今已62年不间断。两位老人一人一张书桌,独享各自的阅读生活,无形中造就出了著名阅读推广人石恢,“我父亲常年订阅《读书》,我从1979年就开始读这本杂志了。”

        书香生活让北京人的生命状态更加饱满,就如同67岁魏淑文所形容,“虽忙忙碌碌却心静如水,虽简单如童却充实快乐。”魏淑文退休后,每周四下午去海淀老龄大学上诗文课,她的诗作常常会发到微信群里接受诗友的点评。她说,最近在看的书有艾丽丝·门罗的《逃离》,星云大师、阎崇年著的《合掌录》。浸泡在文字里的生活让她喜悦,最近她的第四本散文集即将面世,“下一个目标是研究沈复,还要研究扬州、苏州等,有关资料已摆满了我的案头。”

        ■ 这个城,长着最美好的书店

        北京书店生态系统已呈现出多样化、多层次的格局,全市现有1100余家实体书店,大型书城、24小时书店、商业连锁书店、社区书店已实现了全覆盖的格局。

        亚运村图书大厦“绘梦伴读馆”,每天放学后聚满了准时报到的小读者。中国音乐学院附属北京实验学校二年级学生年西每天都会来翻翻书,他和同学趴在地上看书的样子,让妈妈眼里写满了幸福。4岁的萌萌一听说要去亚运村图书大厦,高兴极了,一到书店,她在妈妈的陪伴下迅速投入阅读世界。萌萌妈妈说,“在家里相对闭塞,在书店多看看、多翻翻,对她成长有利。”亚运村图书大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伴读馆开办的表演、科技、运动、朗读、手工等活动成为读者的忠实陪伴,每个周末活动区都爆满。

        无论寒冬还是初春,Pageone北京坊店总是人流不断,读者纷纷从心里发出惊呼,原来书店还可以这么美。自2017年11月试营业以来,这家书店成为读者心目中的网红书店。Pageone总经理刘刚说:“书店周末客流量近万人,销售额也比初期运营时翻了一倍。”

        豆瓣书店已有长达13年的生存史,这是一家倔强生长的书店,不卖快餐书不卖无营养的书,早已成为店主卿松的不懈追求。朴素、简陋的豆瓣书店更成为许多大学学子、读者的回忆地,很多远道而来的读者,在此找寻关于阅读、关于青春的往昔记忆。

        书店的生长与政府的大力扶持、引导不无关系。2018年7月,北京市出台《北京市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最终共有151家实体书店获得总计5000万元的专项资金扶持。全民畅读喜获105万元补贴,创始人赵杰感慨,“这些资金对于刚刚起步的我们,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让我能够更好地思考和调整经营模式。”

        2018年北京市实体书店扶持资金相比2017年增长近3倍,但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新闻出版局局长王野霏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2019年北京市委市政府将持续推动全市实体书店建设,市级财政将投入一亿元扶持200家实体书店,同时在全市加快阅读空间、书香驿站等阅读场所的建设。

        ■ 这个城,有着最潮的读书方式

        十秒钟就能借出一本书、一辈子只买一本书,一些充满创意的阅读生活,开始进入大众的阅读生活,它们和传统阅读方式一起,构筑出大众立体的阅读世界。

        “十秒钟就能借出一本书。”这是一群90后的创业探索。在一个名为“一书”的小小书柜前,通过扫描微信二维码,输入手机号码、验证码,进入借阅页面,就能拥有自己选中的那本书。据了解,目前该书柜已在中关村创业大街、海置创投大厦、和平之星亲子广场等场所进行了投放。“每7天至14天,书屋图书将进行更换。”一书创始人李海洋说,他和自己的创业团队还将进行软件开发,让借书变得更便捷。

        近来,名为“联书”的小程序以其独特追求开始赢得年轻用户,联书创始人张亮和小伙伴们喊出“一辈子只买一本书”。这是一群90后开发、上线的换书平台,张亮和团队创造性地借助了金融学远期合约的概念,即提前将价值回馈给用户,扫码自己手头拥有的书,获得图书定价后,就能以此作为积分来不断借书看了。

        在北京,这些充满创意的新型阅读方式正在以蓬勃之势兴起。就在上周,飞芒书房阅读事业联盟成立,通过这个联盟,已有十家企业拥有了自己的个性化图书馆。北京创世漫道科技有限公司之前没有自己的图书馆,通过飞芒书房根据员工阅读诉求,精准配备领读人、定制个性化书单的方式,这家企业破天荒有了图书馆,“我们希望大家从电脑、手机里挪出半小时,用来读书。”公司团委书记雷明阳说,飞芒书房两个月换一批书,都是最新出版的图书。

        在北京,“书香朝阳”“书香海淀”“书香西城”“书香大兴”“书香房山”等区级公共文化的特色品牌项目已与市民相伴多年,北京阅读季历经多年成长,已成为国内著名全民阅读品牌,每年吸引参与者上千万人次。北京图书订货会、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北京书市、北京十月文学节等品牌文化活动,更将书香氛围营造得愈发浓郁,生活在北京,浸润着书香,是一种真正的幸福。

  • 华夏银行 解好支持“小微”这道数学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需要。作为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华夏银行把贯彻党中央精神作为首要政治任务,深入理解新思想、新矛盾、新蓝图的深刻内涵,强化普惠金融的政治定位,深化实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商”战略,完善体制机制、创新产品服务,多措并举,不断强化保障措施,实现小微业务高质量发展。

        “门槛-”

        扩大普惠金融覆盖面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

        早在2018年初,华夏银行就将支持小微融资要求、着力缓解融资难作为方针,展开了一系列“降门槛”的举措。

        在行内政策上,华夏银行对小企业特色行、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较高的分行取消资金下借限额,实行优惠阶梯利率,并且明确在向央行申请的中期借贷便利总额中,80%左右的资金运用于小微企业业务发展较好的分行。

        在资源保障上,明确各类资源配置向小微金融业务倾斜,腾挪信贷资源,调整贷款结构,对小微企业贷款不设规模限制,保障小微企业贷款投放。对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尤其是单户10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贷款,随批随放,确保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第一时间得到满足。通过专项配置信贷资源与分行新增“两增”项目相匹配,确保执行过程中不被挪用和挤占。

        据了解,为加大资源保障力度,降低企业贷款成本,2018年下半年,华夏银行专项配置100亿元贴现额度,支持“两增”小微企业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为“两增”小微企业提供更广泛的低成本信贷支持。对利率水平较低的“两增”小微企业贷款,由总行统一提供信贷资源支持,确保及时投放。

        值得一提的是,在贷款利率上,华夏银行结合国家小微企业贷款利息免征增值税政策,研究落实相应免税措施,从服务客户、支持小微企业的角度出发,要求所有下属分行在小微企业贷款定价过程中,必须根据企业的资信水平、承受能力、综合贡献度等差异化条件确定定价水平,规范贷款定价管理,降低贷款利率水平。

        “机制+”

        把扶持小微当一件大事来抓

        多年来,由于外部融资环境的影响以及中小企业自身发展的局限性,小微企业始终存在着“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这使得中小企业的生存能力和竞争力的增长受到制约。在“国家改革有要求、小微企业融资市场有需求、商业银行发展有追求”的新形势下,2018年5月份,华夏银行党委和经营班子将小微企业金融部改建为普惠金融部。2018年9月,将普惠金融部服务客户的对象进一步聚焦到“两增”口径的小微企业,专心、专注、专一为其提供优质金融服务。

        据了解,华夏银行在分行层面推行机构和人员“两分类”制度,将城区机构分为全能型机构、小微企业特色机构和专营机构。优化业务考核机制,强化全部分行“两增”贷款完成情况的监测频率和考核力度,提高经营网点小微企业业务的考核占比。而在小微企业专营机构和特色机构中,华夏银行专设小微企业客户部,配足小微企业专营人员,并在工作职责、绩效考核等方面,给予专营人员支持。

        此外,为有效提升工作效率,华夏银行强化分行主导营销,实施分层分类营销的服务保障机制。在搭建小微业务平台时,分行专业管理部门既要传导平台营销理念,又需深入经营机构帮扶,“一户一策”制定金融服务方案。与此同时,为提升审批效率,华夏银行特别推行专审人员派驻制,前移审批,在分行增配专职审批人员,优化审批流程,限时审批,小微金融贷款按产品、营销平台即时审批。

        “流程-”

        去繁化简提升服务质效

        在“降门槛”“增机制”的基础上,华夏银行着眼服务费、担保方式、贷款期限、还款等贷款业务中的细节之处,力求从方方面面、点点滴滴上让小微企业在业务办理时“既放心又舒心”。

        在服务费减免方面,目前华夏银行免费项目110项,其中,除国家规定免费项目46项外,华夏银行自主免费项目高达64项。其中,针对小微企业自主下调的收费服务项目包括支付融资系统手续费、系统外或异地查询手续费(单位主动查询)、交易处理手续费、企业资信证明、企业信用等级评定证明、贷款委托管理、上门收(送)款等21项,基本覆盖小微业务的全流程。

        在担保方式的简化上,华夏银行依据“小额、分散”原则,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大力发展小额信用贷款。据了解,华夏银行推出信用增值贷,针对在已办理结算、抵质押贷款等业务、具备一定信用记录的小微企业客户,给予其一定的增值类信用贷款,用以缓解借款人担保物不足问题。目前,通过加强与农担公司及各省级政府农业担保机构的合作,华夏银行目前已在北京、昆明等20多个省市建立农担业务联系机制并开展合作,有效缓解涉农小微企业担保不足问题。

        在减轻小微企业还款压力方面,在正常到期还本的基础上,华夏银行相继创新了按计划还款、分期还款和分阶段还款等多种灵活还款方式。针对小微企业购买工业厂房用于自身生产经营的需求,华夏银行研发了小微企业房产按揭贷款,允许小微企业采取按揭方式归还贷款,相比定期还本付息方式,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折算下来仅为7折水平,大大节约企业的财务成本。

        诸多简化流程的创新举措中,小微企业“年审制”模式格外引人关注。以往,小微企业流动资金贷款期限一般在一年以内,到期后企业若仍有贷款需求,必须要“先还后贷”。过渡期中,企业往往会采取民间借贷等途径寻找资金,成本高,风险大。针对这一情况,华夏银行积极创新小微企业流动资金贷款还款方式,在同业中率先推出了“年审制”贷款。当小微企业贷款到期后,可按正常的授信流程进行年审,通过审查的企业无需归还贷款、无需签订新的借款合同,即可延长贷款期限。“年审制”模式一经推出,就引发广大小微企业的强烈反响和普遍好评。

        “产品+”

        用科技打造小微服务新品牌

        解决普惠金融的核心在于更好运用金融科技。在做好传统业务的同时,近年来,华夏银行不断调研小微企业的线上金融服务需求,强化创新驱动,借助金融科技,打通资金到达实体经济的“最后一公里”。

        为更好地适应互联网时代小微金融新的发展需求,满足小微企业客户小额度、零散化、高频率的融资需求,在业务规范、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华夏银行携手领先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结合征信、工商、法院的相关数据,开发了全线上小微企业融资产品,实现小额信用在线贷款服务突破。

        结合前期监管部门接连出台的支付业务相关法规政策,华夏银行与第三方平台合作,创新推出结算类综合产品“龙E达”。同时,针对教育和物流两个重点行业,配套推出子产品“校E通”和“物E通”,加大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力度,进一步推动小微金融服务迈上新台阶。

        2017年6月,华夏银行与腾讯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研发推出针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特点的“华夏龙商贷”。该产品依托大数据分析,变“人控”为“机控”,可以有效实现对借款人进行信用评价,解决银行授信风险管控难题。让人惊艳的是,依托线上业务模式,“华夏龙商贷”可以使整个线上申请和放款过程在5分钟之内得以实现,极大地提升了业务效率。据了解,注册“龙商贷”的中小微企业主已超过23万人,通过“龙商贷”,2万多名中小微企业主获得了近5亿元的贷款额度。

        按照实现“零售业务全面线上化”的目标思路,目前华夏银行先后批复杭州、深圳等四家分行开展小微企业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创新试点工作。除“龙商贷”外,目前,运用生物识别、电子签章、大数据风控、云计算开发的厦门平安普惠龙e贷、杭州航信龙惠贷等8个项目相继落地,科技金融为小微企业提供了便捷、可获得的融资服务。

        未来,华夏银行将继续降门槛、增机制、加快产品创新的步伐,扶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推动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为我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文/李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