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司法公正谱新篇

        12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分别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工作报告。代表委员围绕两高报告展开认真审议讨论。大家认为,两高报告客观详实,展现了我国公正司法取得的显著成效,希望司法机关更加坚定捍卫公平正义,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让人民群众拥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践行“以人民为中心”

        一年来,司法机关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目标,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

        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3月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三年来,人民法院全力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

        “解决执行难问题,是人民法院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必然要求。”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学群说,2018年,辽宁法院系统通过开展“风暴”战役等一系列攻坚战,使8万多件执行积案得以清仓见底。

        检察机关依法开拓公益诉讼,履行公益保护崇高使命,勇闯中国特色公益诉讼检察之路,开局效果良好。全年共立案办理民事公益诉讼4393件、行政公益诉讼108767件。

        “公益诉讼是检察机关适应时代发展的新职能。”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宇表示,全国检察机关通过公益诉讼,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在生态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英雄烈士名誉权保护等领域维护公共利益,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贾宇说:“2018年,浙江等多个省区市检察机关还依托12309检察服务中心,开设举报热线等,畅通举报渠道,回应人民群众对安全、环境等方面的新需求。”

        两高报告都提到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惩黑恶势力犯罪。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淅川县九重镇张河村党支部书记张家祥感觉心里特别安稳、踏实。

        张家祥说,司法机关对黑恶势力的查处力度大,保护群众切身利益,让我们感受到党和国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心。

        不懈追求公平正义

        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是司法机关的职责。

        一年来,司法机关平等保护各类企业合法权益,加大涉产权刑事申诉案件清理力度,依法甄别纠正一批涉产权冤错案件。

        “司法机关的积极作为,传递了党中央依法保护产权和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的强烈信号,稳定社会预期。”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韦震玲认为,这有利于营造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保障公民人身权、财产权等基本权利。

        全国政协委员、房天下控股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莫天全认为,司法机关陆续出台相关文件,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希望国家加大举措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打造企业家安心创业、放心投资的环境。

        落实英雄烈士保护法,江苏、山东等地法院依法审理侮辱消防烈士公益诉讼案,陕西、江西法院依法审理叶挺、方志敏烈士名誉权案;检察机关通过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向有关部门发出检察建议等方式,用法律手段捍卫英烈尊严。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培对此给予高度评价:“法院检察院以司法手段捍卫英烈荣光,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司法办案全过程,传递公平正义,捍卫道德底线,引领社会风尚,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最高检报告指出,指导福州市检察机关认定赵宇见义勇为致不法侵害人重伤属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昭示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在昆山反杀案、赵宇案等社会高度关注的案件中,检察机关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尚伦生说,检察机关严把法律适用关,准确认定正当防卫,弘扬了社会正气,实现了社会正义,同时回应了社会关切,引领社会价值判断,值得称赞。

        公正司法呵护民生

        一年来,司法机关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一组数据显示司法机关加大打击网络犯罪力度:依法维护网络秩序,起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43929人,同比上升29.3%;起诉利用网络赌博、传播淫秽物品、泄露个人信息等犯罪15003人,同比上升41.3%;严厉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侵犯个人信息、利用网络窃取商业秘密、网络传销等犯罪,审结相关案件8907件。

        “当前,随着互联网的应用普及,互联网犯罪危害性日益增大,司法机关依法维护网络秩序,有效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游劝荣说,“下一阶段,司法机关要继续严惩涉网络犯罪,营造健康清朗的网络空间。”

        “套路贷”“校园贷”涉及的诈骗、敲诈勒索等严重危害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犯罪,是司法机关打击的重点。

        全国政协委员、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国俊表示,“套路贷”诈骗、“校园贷”犯罪隐蔽性强,给老百姓带来很大伤害。司法机关有效打击这类犯罪,维护群众人身财产安全,希望继续加大打击力度,让老百姓安全感进一步增强。

        司法威严,但也有温情。最高检报告说,最高人民检察院带头,四级检察院1796位检察长兼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中小学法治教育关乎青少年健康成长,帮助他们树立法治理念和法治意识,将起到预防青少年犯罪的作用。”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回族自治县教育局教研室副主任孔庆菊建议,创新法治教育课程形式,增强互动性,用灵活的教学让法治观念入脑入心,使青少年从小遵法守法。

        新华社记者  

        (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  

  • 两高报告十大法治亮点引关注

        3月1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报告中的一系列法治亮点引人瞩目。

        ●亮点1

        反腐败:依法审理孙政才等重大职务犯罪案件,严惩各类职务犯罪

        最高法报告提出,依法审理孙政才等重大职务犯罪案件。各级法院审结贪污贿赂、渎职等案件2.8万件3.3万人。

        最高检报告提出,受理各级监委移送职务犯罪16092人,已起诉9802人,不起诉250人,退回补充调查1869人次。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王树江说,两高报告彰显党中央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坚强决心。对于贪污贿赂、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将继续加大惩处和打击力度。

        ●亮点2 

        扫黑除恶:严惩“村霸”“市霸”,审结黑恶势力犯罪案5489件2.9万人

        最高法报告提出,审结黑恶势力犯罪案件5489件2.9万人,依法审理穆嘉案、曾宪波案等社会影响较大的涉黑涉恶案件。

        最高检报告提出,明确11类打击重点。批捕涉黑犯罪嫌疑人11183人,批捕涉恶犯罪嫌疑人62202人。洛宁“十八兄弟会”、闻喜“侯氏兄弟”、白城史淼等为非作歹、残害百姓的涉黑团伙受到严惩。起诉黑恶势力犯罪“保护伞”350人。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袁友方说,深化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应坚持“扫黑除恶”与“破网打伞”同步推进,维护社会安定、人民安宁。

        ●亮点3 

        保护民企合法权益:依法甄别纠正一批涉产权冤错案件,再审改判张文中无罪

        最高法报告提出,审慎适用强制措施,禁止超范围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加大涉产权刑事申诉案件清理力度,再审改判张文中无罪,依法甄别纠正一批涉产权冤错案件,发布两批13个典型案例。

        最高检报告提出,直接督办涉产权刑事申诉68件。全案错了全案纠正,部分错了部分纠正,既不遮丑护短,也不“一风吹”。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黄立说,优化营商环境,必须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应进一步推动依法治国,依法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让他们安心、放心。

        ●亮点4 

        严惩环境犯罪:起诉破坏环境资源犯罪42195人,审结污染环境犯罪案2204件

        最高法报告提出,严惩污染环境犯罪,审结相关案件2204件。审结环境资源案件25.1万件。

        最高检报告提出,起诉破坏环境资源犯罪42195人,同比上升21%。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律师协会会长杨玉芙说,近年来环境治理取得显著成效,与环保法律“牙齿”越来越硬密不可分。应该继续完善环境立法,强化环境执法,用法治的力量保护碧水蓝天。

        ●亮点5 

        打击民生领域犯罪:审结涉民生案件111.1万件,惩治“套路贷”、保健品诈骗等犯罪

        最高法报告提出,审结涉及教育、就业、医疗、养老、消费等案件111.1万件。严厉打击“套路贷”诈骗。依法审理利用保健品诈骗老年人等案件。

        最高检报告提出,坚决惩治“套路贷”“校园贷”所涉诈骗、敲诈勒索等犯罪,起诉2973人。起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传销等涉众型经济犯罪26974人,同比上升10.9%。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说,对于“套路贷”、集资诈骗、保健品诈骗犯罪等近期社会关注度高、涉及面广的犯罪行为,司法部门积极回应。下一步应继续坚决打击和惩治,维护社会稳定,提升百姓安全感。

        ●亮点6 

        严惩涉网络犯罪:起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43929人,严厉打击侵犯个人信息等犯罪

        最高法报告提出,严厉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侵犯个人信息、利用网络窃取商业秘密、网络传销等犯罪,审结相关案件8907件。严惩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利用网络开设赌场等新型犯罪。

        最高检报告提出,起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43929人,同比上升29.3%。起诉利用网络赌博、传播淫秽物品、泄露个人信息等犯罪15003人,同比上升41.3%。

        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认为,网络犯罪不断升级,严重威胁国家和社会安全。对于层出不穷的新型网络技术,建议加强法律规范防范安全风险发生。

        ●亮点7

        纠防冤错案件:依法纠正“五周杀人案”等重大冤错案件

        最高法报告提出,各级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刑事案件1821件,其中依法纠正“五周杀人案”等重大冤错案件10件。审结国家赔偿案件1.5万件。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原则,依法宣告517名公诉案件被告人和302名自诉案件被告人无罪。

        最高检报告提出,坚持不懈纠防冤错案件。对不构成犯罪或证据不足的决定不批捕168458人、不起诉34398人,同比分别上升15.9%和14.1%。

        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刘守民说,近年来,一批冤错案件依法得到纠正。建议进一步拓宽申诉渠道,加大纠正冤错案件力度,健全国家赔偿法律制度和工作机制。

        ●亮点8 

        保护食药安全:起诉制售假药劣药、有毒有害食品等犯罪上万人,加大对涉疫苗犯罪惩治力度

        最高法报告提出,审结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案件7092件。加大对涉疫苗犯罪惩治力度。

        最高检报告提出,起诉制售假药劣药、有毒有害食品等犯罪12360人,同比上升5.5%。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发生后,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重点办理影响中小学、农贸市场、网络外卖食品安全的公益诉讼。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检察院检察长傅信平说,当前,食药安全问题依然存在,不容忽视。需要进一步完善法律,加大对制售假药劣药、有毒有害食品等犯罪的惩处力度,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亮点9 

        严惩侵害妇女儿童案件:坚决惩治针对妇女儿童的各类犯罪,审结相关案件2.7万件

        最高法报告提出,坚决惩治针对妇女儿童的暴力、虐待、拐卖、性侵害等犯罪,审结相关案件2.7万件。对一批杀害伤害未成年人的罪犯依法判处并执行死刑。

        最高检报告提出,近年来,性侵、拐卖、虐待、伤害未成年人犯罪持续多发,去年起诉50705人,同比上升6.8%。与各级妇联协同维护妇女权益,起诉侵害妇女人身权利犯罪21949人,同比上升6.4%。

        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说,期待更多强有力措施保护妇女儿童,加大对拐卖妇女儿童等犯罪的打击力度,提高违法成本,进一步织密保护网。

        ●亮点10

        破解执行难:“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

        最高法报告提出,三年来人民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043.5万件,执结1936.1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8.5%、105.1%和71.2%。

        最高检报告提出,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情节严重的,批捕2376人,同比上升36.9%。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董开军认为,当前执行模式发生变革,网络查控、联合信用惩戒、网络司法拍卖等信息化手段效果明显,提高了司法公信力,增强了人民群众法治获得感,要健全长效机制,努力实现“切实解决执行难”目标。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  

  • 打通公平正义“最后一公里”

        1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郑重宣布。

        3年前,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对人民作出庄严承诺。

        3年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执行工作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人民法院迎难而上、多管齐下,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汇聚起强大合力,坚决攻克这一阻碍司法公正、损害人民权益的顽瘴痼疾,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破解执行难彰显法治文明进步

        执行,司法案件办理程序的关键一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日趋活跃,诉讼案件数量大幅增长,执行难问题逐步显现,“法律白条”渐渐成为困扰人民法院和当事人的突出问题。

        执行难,侵害的是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损害的是司法公信力,影响的是人民群众对全面依法治国的信心。

        决不能让执行难成为法治中国建设的拦路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吹响了破解执行难的攻坚号角。

        大刀阔斧改革执行管理机制;多部门联手惩戒失信被执行人;利用信息技术构建现代化网络查控系统……3年来,长期制约解决执行难的体制机制性障碍得以逐渐消除,执行制度、机制和模式进一步完善。

        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的一组数据彰显变化轨迹:3年来,人民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043.5万件,执结1936.1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8.5%、105.1%和71.2%。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只有真正执行了判决,人民群众才能真正感受到法律的公平、司法的公正。”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启元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袁爱平说,长期困扰法治实践的执行难问题得到有效破解,是我国法治文明进步的一大标志。

        对失信被执行人加大曝光力度、全媒体直播让网友“围观”执行行动……3年来,社会各界支持法院执行的氛围更加浓厚,助推诚实守信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破解执行难的意义,在于实现司法公正,也在于维护社会诚信。”全国人大代表、国和控股集团董事长陈乃科过去一年履职过程中多次到法院调研了解执行情况。他说,让守信者受益,让失信者难行,对于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动真碰硬推动执行领域深刻变革

        2019年2月9日,正月初五。雪后的淮北大地气温骤降。

        安徽省淮北市的法院干警并没有与家人团聚。抓住一些平时踪迹难寻的被执行人返乡过年的有利时机,干警们一天之内执结案件13件,执行到位金额117.5万元。

        人民法院攻坚执行难,需要付出艰苦卓绝努力,更要找准病因动真碰硬、精准施策。

        这是执行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

        整治“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最高法先后出台37件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将执行权运行关入“制度铁笼”。

        解决“查人找物”难题,法院与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覆盖16类25项信息,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一网打尽”。

        破解财产变现难题,推行网络司法拍卖,为当事人节约佣金205亿元,有效祛除拍卖环节暗箱操作和权力寻租空间。

        ……

        “通过‘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战役,我们构建起中国特色执行制度、机制和模式,依托智慧法院建立四级法院统一的管理体制,全国一张网,一网网到底,既有效约束和规范执行权,又极大提升执行效率。”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高院院长张甲天说。

        着力解决执行领域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实问题——

        法院会同60家单位采取11类150项惩戒措施,366万人迫于压力自动履行义务;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罪犯1.3万人,拘留失信被执行人50.6万人次。

        全面核查长期形成的历史积案,开展集中清理执行案款活动,发放案款960亿元。每年元旦春节前后集中开展涉民生案件执行行动,累计发放涉民生案款179亿元。

        最高法办公厅副主任陈志远说,各地法院干警3年来忘我工作,46名干警牺牲在执行岗位上。全国法院将化悲痛为力量,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基础上继续奋斗、久久为功。

        推动解决执行难从“基本”向“切实”迈进

        “我们深知,人民法院执行工作与党中央提出的‘切实解决执行难’目标和人民群众期待相比还有差距。”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说,要不断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成果,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

        回顾历史,人民法院在30多年的时间里针对执行难问题曾经采取了许多举措,开展了多次行动。破解执行难,不能走“一阵风”式运动的老路。在积极清理积案卸下历史包袱的同时注重“标本兼治”,才能真正告别执行难。

        完善执行信息化体系,建立全国统一的案件流程节点管理平台,打造执行查控系统、财产评估系统、网络拍卖系统……3年来,人民法院更加注重执行领域基础性、长效性工作,为建立长效机制铺路架桥。

        面对广东深圳的被执行人,广西桂林象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轻点鼠标,就能顺利查控财产。

        通过执行指挥中心,最高法可以对基层法院执行工作“一键督办”并实时跟踪,对敷衍懈怠、工作不力严肃问责。

        ……

        “很多人当着我的面问,这3年采取的措施,几乎是各级法院举全院之力,这种情况能否长期持续下去?会不会又回到了过去?肯定不会。”最高法审委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表示,最高法已经制定了推进解决执行难的五年工作纲要,对执行体制、模式改革以及信息化升级换代等进行全面部署。

        解决执行难从“基本”向“切实”迈进,人民法院任重道远。陈乃科代表建议,进一步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力度,加强法院与更多部门的执行信息联动,强化执行保障,打破数据孤岛,用大数据等新技术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民事强制执行法已被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应该加快立法进度,尽快出台。”袁爱平委员认为,还要完善与强制执行密切相关的企业破产制度等长效机制,为解决执行难提供更多制度保障。

        新华社记者 罗沙 丁小溪  

        (参与采写:张志龙 阳建 吴帅帅)  

        (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