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为新时代中国文化艺术发展立方向

        张颐武

        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时,听取意见和建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指出:新时代呼唤着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理论家,文艺创作、学术创新拥有无比广阔的空间,要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与时代同步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这四个方面的论述是一个完整整体,既是对社会主义文化发展路径的深刻把握,也是对文化规律和时代要求所作的总体概括,可以说集中体现了文化发展的时代要求,为新时代我国文化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指明了发展方向。

        “坚持与时代同步伐”:文化发展的现实背景

        文学艺术创造、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与时代同步,同当下的世界变化、社会生活实践和世界的变化发展保持密切联系。个人的作品或创作,一定是深深植根于社会的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之中。跟时代脱离隔绝的文学艺术创造、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是没有价值和力量的,也不会具有很高的价值和意义。也就是说,一个文艺工作者、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不可能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固步自封,一定要同大时代有联系。实际上,各种作品应该表现自己所处时代的特点和要求,也应该从自己的角度投射当下时代的内在精神气质。“文章合为时而著”,即是说文艺和哲学社会科学必须回应时代要求,必须有时代的特征和时代的表现方式。即使是表现不同时代的作品,也不可避免地投射着当下时代的精神气质和现实状况。文艺和哲学社会科学深深受到时代的影响和作用,也会以其自身的作用影响时代。在当下的大时代中,如何对时代的发展有深刻理解,如何回应时代提出的精神命题,其实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内在要求。植根于中国大地,植根于当下时代,文艺和哲学社会科学才可能有其真正的价值。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文化发展的生命源泉

        人民是社会发展的主体力量和内在动力。文学艺术创造、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首先要搞清楚为谁创作、为谁立言的问题,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人民是创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创作才能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以人民为中心,是艺术创造、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必然要求。文化文艺工作者要走进实践深处,观照人民生活,表达人民心声,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人民、描绘人民、歌唱人民。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多到实地调查研究,了解百姓生活状况、把握群众思想脉搏,着眼群众需要解疑释惑、阐明道理,把学问写进群众心坎里。对人民在历史中的活动、人的社会生活的关注关切,应该始终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内在精神。

        “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文化发展的价值实现

        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追求是什么?当然是出精品。作为阅读者,人民不仅会从文化精品中得到激励和鼓舞,而且会对文化作品作出检验和判断。人民既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源泉,又是作品服务的对象。文化作品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终成果,成果的好坏决定了创作的价值。出精品,其实就是让创作获得更大的价值,让精神产品能够具有更高的质量。现在的创作非常繁荣,高度活跃,但精品力作还不够多,真正具有很高价值的作品从数量上说还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出精品,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终极责任和内在要求。以精品来感染人、影响人,是文化作品对其接受对象产生作用的关键。如果文化作品质量不高,经不起检验,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就没有实质意义。

        “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文化发展的功能作用

        明德,是引导社会向上向善提升。这就清晰地阐明了文艺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作用和功能,即通过文化作品的明德作用来改变风尚,引领风尚,进而提升个人及整个社会的文明素质。这是对社会的正面影响。“培根铸魂”就是对社会和精神的提升。文艺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有益于世道人心,也要有益于社会的发展进程,这是对文化作品根本性的要求,也是文化作品的价值所在。文化作品有其直接影响人们心灵的作用,它通过生动的方式,提供了让人们感动和触动的内在力量,它既以其独到的表现手法和表达方式让人能够深入其中,也能够在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有益于世道人心,有益于社会发展和社会进步,是文化作品作用于社会的意义所在。

        这几个方面的关系是非常清晰的。“与时代同步伐”揭示了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现实背景,脱离这个大背景,就不可能从事有生命力的创作。“以人民为中心”是说创作的生命源泉,没有这个源头就是无米之炊,无根之木。“以精品奉献人民”是要求创作出好的内容,并把这些内容传达给受众,这样文化作品的价值才可能得以实现。文化作品的最终作用是“用明德引领风尚”,就是通过文化作品提升整个社会。现实背景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需要深刻认识的,生命源泉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需要时刻汲取的,价值实现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需要努力追求的,功能作用是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需要不断达到的。这其实是对于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内在规律的把握,也是对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全面论述。把握这四个方面对于文化的发展有重要的意义。今天的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就是要深刻回应时代命题,反映人民要求,让人们喜闻乐见的同时有益于世道人心。这些命题对于当下的文化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回应这些命题,在创作实践和理论分析中体现这些命题的作用,是当下文化发展的重要方向。

        (作者为北京大学教授)  

  • 科学认识新时代的改革

        陶文昭

        如何看待新时代的改革?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新近有两次重要讲话。一次是2018年12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纵论改革开放四十年,其中包括党的十八大以来的6年。另一次是2019年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的讲话,集中论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全面深化改革,阐述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划时代意义,总结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成就,部署了进一步推进改革的重点。

        改革方位:改革进入新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划时代的,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是划时代的,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全新局面”。这是讲改革的方位。

        比肩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是对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是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极高评价。众所周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地位。我们曾一直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比之于遵义会议:遵义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形成了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的伟大转折;遵义会议为开创中国革命的新局面奠定了基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使中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相对而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相比,主要不是从政治角度而是从改革角度的比较,不是从转折意义而是从飞跃意义的比较: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新时代。

        开启改革新时代的重要标识是“全面”。不能简单地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的改革是不全面的,我们历来是从总体上谋划改革的。但要看到,改革的过程总是由点及面、由局部到全局、不断走向更为全面,这是改革的一般走向和必然规律,也是中国改革的实际历程。总体来说,我们的改革从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到全面深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等。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全面性提到了新的高度,不仅是命名为“全面深化改革”,而且在具体规划的改革领域也前所未有,包括各个领域、各个方面的300多项具体要求,极为全面。

        开启改革新时代的重要标识还有“系统”。“系统整体设计”与以前的“顶层设计”是大致相同的。用“系统整体设计”更准确一些,偏重于设计的系统性、全面性;而“顶层设计”,偏重于设计的层次。改革初期主要方法是“摸着石头过河”“基层首创”,实践证明那是符合实际的、行之有效的方法。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客观经验的积淀和主观认识的提高,新时代我们有能力从更高的站位谋划改革。与此同时,随着改革的推进,涉及的问题越来越多、触及的问题越来越深,解决复杂的问题需要系统考虑,解决深层的问题需要长期谋划,这些都需要更多地进行全面系统谋划。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系统整体设计。这次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重大原则,描绘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蓝图、新愿景、新目标,汇集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思想、新论断、新举措,部署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重点、优先顺序、主攻方向、工作机制、推进方式和时间表、路线图。这些大大增强了各项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使得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各领域改革和党的建设改革紧密联系、相互交融、密切配合。

        改革成就:基本确立主体框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高举改革开放旗帜,坚持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主要领域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全面深化改革展现了新作为、实现了新突破”。这是讲改革的成就。

        巨量的改革标志主体框架的确立。在领域上,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的改革覆盖了“五位一体”和党的建设的方方面面,关涉到制度建设的主要领域,诸如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依法治国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外事体制改革、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生态环境督察体制改革、国家安全体制改革、国防和军队改革、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纪检监察制度改革等。改革实现了全覆盖、无死角。在数量上,截至2019年1月,6年间我们先后推出了1932个具体改革方案。这个数量和频率都是惊人的,几乎是一天推出一项新改革举措。6年的施工,蓝图上的改革方案变成了现实中的主体轮廓。原定2020年完工的时间过半了,通过如此全方位、大数量的改革,使得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许多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取得决定性成果。

        重大的创新标志改革的全新突破。量变是一方面,质变是更重要的一方面。新时代改革不仅数量大,而且有标志性的新变化。一是改革的理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仍然是经济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修改为“决定性作用”是一个重大突破,对改革的深入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二是改革的目标。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邓小平同志1992年南方谈话提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的方针、政策,也将更加定型化。”改革既是“破”,破除不合时宜的陈规陋习;改革更是“立”,建立新的政策法规。新时代改革重在建章立制。确立这个新的总目标,将全面深化改革引向发挥制度优势、释放制度红利的新阶段。

        改革推进:重在精确改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对标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继续打硬仗,啃硬骨头,确保干一件成一件,为全面完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的改革任务打下决定性基础”。这是讲下一步改革的推进。

        要有紧迫感。2020年既定的时间在迫近,既定的任务需对标。全面深化改革的主体框架确立,有了很好的基础,但一点也不能懈怠,千万不能搞成烂尾工程。还要保持站位统筹改革全局,要多抓根本性、全局性、制度性的重大改革举措,多抓有利于保持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的改革举措,多抓有利于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改革举措,多抓对落实已出台改革方案的评估问效。

        要精确改革。如同扶贫攻坚要精准扶贫一样,改革攻坚也要精确改革。改革需要深谋远虑的开局、大刀阔斧的中盘,也需要细致入微的收官。随着改革的推进,改革工作重点要更多放到解决实际问题上,发现问题要准,解决问题要实。要把问题想深、想细、想透,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推进精准改革,就是拿好手术刀,画好工笔画,下足绣花功,做好精装修。

        要面向基层。基层是改革的“最后一公里”“最后一步路”,是人民群众对改革感受最直接的地方。面向基层群众的改革,要把事关人民群众生活的改革放到更加突出位置来抓,对于收入分配、教育、就业、社会保障、医疗、住房、环境治理、养老、食品药品安全等问题,要结合群众的现实需求,有针对性地推出一批改革举措,以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基层千差万别,要处理好政策顶层设计和分层对接、政策统一性和差异性的关系,改革方案落地要因地制宜,逐层细化,落小落细。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 谢觉哉谈学习:“煮过了,并不就算‘熟’”

        张海

        谢觉哉是中共“五老”之一,被董必武赞为“好学深思老不疲”。“好学深思”的他始终坚持学习,做到了周恩来所说的“活到老,学到老”。在几十年如一日的学习和革命生涯中,谢觉哉对为什么学、学什么、怎么学,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学习经验和启示。

        谢觉哉认为思想修养是标志一个人成熟的基础中最重要的一块基石,指出:“无产阶级的斗士,要具有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但是改造主观世界,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又决不是一件易事,“旧社会遗下的坏习惯、坏影响常常缠绕我们,像苍蝇一样,赶去了又来;一拍子把它打死了,冷不防又飞来一只。”因此他提出“脸要天天洗,房子要天天打扫”,“洗脸扫屋”就是要好好学习政治,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泽东思想,改造主观世界,提高思想修养,把旧的肮脏的东西赶走。谢觉哉不仅严于律己,还时时严格要求自己的子女加强学习,改造自己,树立为人民服务的世界观。1962年在给子女的信中写道:“我们是共产党人,你们是共产党的子女。共产党人是人民的勤务员。人民培养了你们,你们将来怎样报答人民?即学习好本事,能做个好的人民勤务员。”谢觉哉还强调反省是改造世界观的重要方式,他认为一方面要时刻反省自己,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不能够主观地把自己看做:‘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而应该自己要求严格:‘时时勤拂拭,不使染尘埃’。”另一方面要认识到反省是无止境的,是一个长时期的思想上教育与行动上实践的问题,好比孙猴子入丹炉,“煮过了,并不就算‘熟’,还得长时期的熬炼,一直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

  • 我国城市化减速了吗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分析认为:

        今天中国的城市化是什么状况?是不是已经减速了?在这个阶段上城市化该不该减速?首先,农民工的数量增长的确已经减速了。离开本乡镇进入到城市的农民工数量,2017年是1.72亿,总量巨大但增长速度明显下降了。

        原因是什么呢?可能有些人觉得城市对他们越来越不友好,但这不是普遍现象。还有人说农村现在条件变好了,他们想回去了,我认为这话说得也不太准确,因为农村生产和生活条件的确在改善,但是务农的收入仍然远远赶不上务工的收入,不足以把他们吸引回去。而且,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农业份额下降是一个铁的规律。主要原因就是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人要出来了,而在现行户籍制度条件下,农民工到了一定年龄是要回去的。

        不久前我在江苏南通农村调研,去了一个村子叫某某新村。叫“新村”的意思是:土地基本都被征用了,只剩下少量的耕地,当地企业非常多,外来人口也多,远远多于当地人口,所以当地3000多个村民没有外出打工的。虽然他们大都从事非农产业,住在标准的楼房里,但是这个地方目前还是叫村,他们的身份还都是村民,属于农村人口。如果按照现在国际上通行的城市化定义的话,当地政府随时可以把他们变成城镇人口,这就是就地变更。其实他们的职业和生活方式早都变了,并不会因为改变了登记方式,还会发生什么新的变化。因此,这部分并不是我们所说的那种资源重新配置式的城市化,而只是一种事后追认或者叫口径变化。真正有意义的城市化,应该来自既改善收入分配又改善生产率的流动人口的贡献。由于人口因素这种转移越来越少,因此导致城市化开始减速。

        总的来说,城镇化率随着收入的提高必然要提高,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我们还有十多个百分点的差距要缩小。因此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一个大国或者典型的经济体能够在城市化率非常低的情况下,实现现代化并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中国的城镇化路径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事实上我们也有鲜明的自身特色,但是中国的城市化目标和结果不应该有例外。因此,我们应该继续推进城市化。(左明仁)  

  •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雕刻家
    在一起讨论

        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心屹立着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凝聚着中华民族不屈的力量。它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座纪念碑。纪念碑于1952年8月间动工,1958年4月建成。建筑家、艺术家们的心血凝聚在了纪念碑下层大须弥座束腰部四面镶嵌着的八幅汉白玉大型浮雕上。这些浮雕高2米,总长40.68米,分别以虎门销烟、金田起义、武昌起义、五四运动、五卅运动、南昌起义、抗日战争、胜利渡江为主题,共有约170个人物形象,生动而有力地勾画出我国百年来可歌可泣的革命历史。

        图为创作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雕刻家在一起讨论。(方南)  

        本版供图:古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