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惊奇队长》票房飘红口碑平庸

        本报记者 袁云儿

        漫威首部女性超级英雄片、战斗力最强的超级英雄、扭转复仇者联盟无限之战局面的关键环节……《惊奇队长》上映时顶着诸多光环,没想到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虽然该片上映三天斩获5.57亿元票房,但被网友吐槽为“漫威系列最烂”,只不过是《复仇者联盟4》的超长预告片。

        “文戏太简单,武戏又太平庸,场面戏也没亮点,甚至负责卖萌的橘猫都没有太多存在感。作为第一位漫威女英雄主角,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拍成这样让人失望!”影评人方枪枪说。主角惊奇队长形象单薄,缺乏魅力,导致了整部影片乏善可陈。网友“清扰”直言,除了超强的战斗力,看不出惊奇队长还有什么性格特点,电影仿佛只是为了告诉观众,复仇者联盟来了一个超厉害的英雄,但她到底是谁、她干了什么,都不重要,“这部片放在漫威电影系列里,就像在一篇优秀作文中间强行写了一段极其烂俗的承上启下句,字还蛮丑的那种。”就连漫威电影里必备的大场面视觉效果,这次也让人提不起精神。网友“Ada Wang”指出,该片既没有“《美国队长2》拳拳到肉式的高潮打斗,也没有《复仇者联盟3》恢宏大气的科幻战斗场面”,显得尴尬而寒酸。

        不过,由于漫威品牌这几年在全球市场已经打下了足够稳固的江山,在影迷心中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哪怕《惊奇队长》口碑平庸,票房也依旧飘红。“至少从票房数据上看,漫威2019年的第一仗打得还是挺漂亮的。”博纳国际影城密云店值班经理刘振川说,他所在的影院给足了“惊奇队长”面子,连续三天的排片占比都在50%以上,远高于同档期其他影片,影片的上座率也高出其他影片一半有余,“只要是漫威电影,观众都还挺买账的,而且最近没什么特别有热度的电影,大家的期待就还挺高。”据他观察,《惊奇队长》的热映甚至带动了影院所在商场客流量的增加,“我们这个商场位置稍微有点儿远,平时人不多,这几天因为很多观众来看《惊奇队长》,热闹了不少。”

        影片质量有失水准,也让不少人开始质疑漫威超级英雄电影进入了创作瓶颈期。“漫威只是在局部上有一些小创新,但故事本质并没有很大进步。说白了,他们还在按上世纪70年代的科幻片套路拍电影,比如英雄拯救世界的价值观、科幻场景构建、叙事方式等。在人物塑造上,超级英雄的形象越来越单薄肤浅,正邪角色的讲述不够均等,以至于变成了‘傻白甜’作品。”影评人韩浩月认为,目前科幻电影创作者没必要在技术上过多纠结,应该把重点放在内容的突破上,为超级英雄电影注入更多的文学性和人性,用更深刻的主题、更丰富的层次触发观众的感受。

        电影产业研究专家蒋勇认为,《惊奇队长》口碑表现不佳只是创作水平的正常波动,不会对漫威品牌造成较大的影响。“漫威建立的电影宇宙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稳定的体系,而且在电影史上还没出现过这种模式,一部作品的失误动摇不了整个品牌。DC的《神奇女侠》口碑是不错,但国内票房刚过6亿元,这次《惊奇队长》主创都没有来华宣传,票房照样碾压同档期影片,这就是漫威的力量。”在他看来,《惊奇队长》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今年5月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才是真正的大餐。

  • 演戏38年,演反派才开了窍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要做“中国反派第一人”,演员海一天可不是随便夸下海口。从去年至今,他扮演的反派角色先后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像《情满四合院》中又欠又贱的许大茂,《天盛长歌》中工于心计的太子宁川,《脱身》中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的姜科长,以及最近正在北京卫视播出的《芝麻胡同》中的军官吴友仁。

        演许大茂,才找到演反派的窍门

        1971年生,如今已是中年人的海一天,尽管从9岁起就在演艺圈里摸爬滚打,演戏演了38年,其实也是这两年才在演反派的道路上开了窍。“运气好,接连碰上了不少大项目。”《情满四合院》成为去年获奖无数的“剧王”,《天盛长歌》和《脱身》也在电视和网络上同时赢得口碑,《芝麻胡同》更是《情满四合院》的原班人马再度合作,近期也连连冲到了收视榜首。好剧好角色,再加上海一天的独门反派演法,从2018年起,之前默默无闻的他突然成了大热的配角演员,走在大街上都能被热情的观众拉住。

        “我是从许大茂这个角色开始,掌握了一种独特的反派演绎方式。”本来以为海一天会有老北京人身上自带的骄傲,但恰恰相反,生活中的他语气谦和,神色认真,聊起自己塑造过的角色更是如同上表演课。海一天说,演电视剧这么多年,因为外形的因素,他几乎接到的都是反派角色,而他自己也喜欢塑造反派,“相对于完美无缺的正面角色,演员诠释起来会被禁锢住,反派角色会给演员更多的发挥空间,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但是国产影视剧常常也会把反派角色写成单一的坏,坏到极致,不招观众待见。海一天琢磨,虽然验证一个演员演技的方式,就是把反派演得出神入化,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可中国观众常常会混淆角色和演员的关系,如果你演得太像了,观众会觉得你本人像角色一样坏。”

        他说,不管正面角色还是反派角色,归根结底都是人,“是人就不可能完美,再好的人也会有性格上的缺陷,再坏的人也会有一丝善良。”海一天介绍,《情满四合院》原剧本里的许大茂就是一个有些脸谱化的反派角色,他就琢磨着在人物身上加了些喜剧色彩,“往欠上、贱上加,观众看完就会喜欢上这个角色,也更认可演员的付出。”

        “定制”反派,吴友仁表情有出处

        电视剧《芝麻胡同》里,由海一天饰演的军官吴友仁,这两天在剧情里突然“下线”,弹幕里有不少观众纷纷觉得意外,大呼不舍。海一天也说,之前走在大街上碰到的观众都会叫他许大茂,这两天在公共场合,叫他吴友仁的多了,“说明这个角色也成了。”

        相较于《情满四合院》中的许大茂,海一天坦言,吴友仁的角色在剧本里已经比较丰满,“作为一个国民党北平外二区的接收大员,他身上有军人的血性,觉得自己参与抗战为国奉献,自带着一股傲气。”海一天说,这一次他的“反派表演法”集中表现在吴友仁和女主角牧春花的感情戏上。“观众从头到尾看下来,会发现吴友仁对牧春花是有真感情的,他不是毫无原则、毫无底线地在强抢民女,也没有真的动用太多职权把男主角严振声逼到死路上去。”

        “观众一看,就能明白吴友仁也不是十恶不赦。”海一天说,这个角色的情感牵绊就在这个点上。而为了与之前的许大茂有所区别,他还特别设计了吴友仁面无表情、说话不动嘴的特点,“这是从我身边的一个朋友那儿化用过来的,我觉得特别适合来演这么一个浑不论的军官,现在看效果也还不错。”

        在海一天看来,反派角色各有不同,不能一味地脸谱化,这么多年演戏下来,给角色增加点儿独特的声形造型,也是他的一种习惯。他提到最近正在拍的一部缉毒戏,剧中由他饰演的大毒枭,嗓音特别低沉,需要专门压着喉咙说话,也是他根据角色“定制”的。

        中年走红,突然有了点事业心

        人到中年,突然火了,从海一天的角度来说,生活节奏在这一年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其实,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93级的海一天不仅是正经的科班出身,而且同班同学中不乏李冰冰、任泉、廖凡这样的明星。戏好人好,偏偏他就闷声演了这么多年的配角,直到去年才熬出头,说到底还是他太“佛系”。

        海一天说,演戏这么些年,虽然对每个角色都很上心,但他的事业心确实不太强,“每年接戏的节奏相对是比较舒适的,赚够了养家的生活费就很知足,也没什么大的追求。”前几年,他原先的经纪约满,也没和之前的公司续约,而是找了个经纪人自己单干,“虽说也不影响接戏,但确实是没什么具体的规划”。因为在电视剧《脱身》中与陈坤有对手戏,两人交上了朋友。陈坤有个成立刚一年多的经纪公司,在两人合作《天盛长歌》时正式邀请海一天加盟。

        海一天透露,拍完《脱身》后,自己本来有别的签约计划,但是陈坤递过来的橄榄枝让他难以拒绝,“最关键的还是坤哥给我讲了山下学堂的计划,戏剧学院出来的人,对舞台还是有向往,听完我就决定了。”由陈坤、周迅和导演陈国富成立的山下学堂,在业内鼎鼎大名,也是这两年面向专业演员做表演培训的象牙塔。可谁知道,签完约他就接连碰上了《天盛长歌》《芝麻胡同》《庆余年》这些大项目,人走红了,工作的安排从年头排到年尾,根本没时间去参加山下学堂。“每次看着公司群里发布一期期表演班开课,我都特别羡慕,希望哪天能够抽出空来去参加一期。”他说。

        一年多来,从以前的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除了累了不少,海一天觉得自己还算适应。“生活和工作状态发生改变后,人好像突然被激活了。”如今的他接戏不再像过去那样“佛系”,面对不同的角色也更愿意花心思琢磨,“我是真的想做中国第一反派,这件事我会一直努力下去。”

  • 法国小说《辫子》致敬勇敢女性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上周六,法国作家莱蒂西娅·科隆巴尼携新书《辫子》来到北京,围绕“向女性的勇敢致敬”这一主题,和青年作家文珍展开了精彩的对谈。莱蒂西娅·科隆巴尼集作家、导演、演员、编剧于一身,《辫子》是她的第一部小说,2017年5月在法国出版以来稳居畅销榜前列,销量近百万册,获得多个文学奖项。

        《辫子》是在全球化视野下,献给所有女性的一曲赞歌。故事中的三位女主角生活在截然不同的文化和社会环境之中,其身上浓缩了种种或明或暗的对女性的束缚:印度的斯密塔是生活在最底层的“贱民”,每天都要徒手打扫村里的厕所,唯一的梦想就是让女儿上学,摆脱残酷而荒谬的传统;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朱丽娅在父亲经营的假发厂工作,父亲因车祸陷入昏迷之际,她发现工厂早已破产,拯救工厂的努力迎面撞上传统的父权社会;加拿大的萨拉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律师,即将登上事务所最高位,却突然得知自己患了乳腺癌,陷入性别和疾病带来的双重困境之中……莱蒂西娅·科隆巴尼用一条真正的辫子将三位素昧平生的女性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最终,印度女人的辫子经西西里女孩加工成假发,戴在了加拿大女人的头上。这条美丽而坚韧的辫子漂洋过海,突破种种障碍,成为全球女性不懈追求平等和自由的象征,诉说着她们共同的困境和诉求。

        在对谈中,两位作家就小说内容、女性写作和女性生存境况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莱蒂西娅·科隆巴尼提起自己创作《辫子》的初衷,她一直关注为女性争取权利和地位的事业,希望为她们而创作。文珍谈及阅读感受时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永远不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每天发生了多少细碎的事情,而是我们如何判断事物之间的联系,怎么用一种组织方式把它说出来。就这个故事而言,它完成得非常成功,作者寻找到的意象也很符合表现这个主题的需要。”

  • 王旭东新书诉说成长迷茫与蜕变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昨天,新晋偶像王旭东携新书《愿你永远是少年》在京举办了首发签售会,王旭东与书友们分享着一路走来的成长与蜕变。新书由磨铁图书推出,22篇散文随笔讲述了王旭东成长路上经历的迷茫孤寂。他机缘巧合成为模特,再因为偶然的机会做了演员。这一路走来,有身份转变的纠结,有让人心疼的减肥训练,有初次试镜的迷茫,有自学表演的刻苦……这些经历,落笔成章,是一路自我蜕变的见证,也呈现一颗勇敢的少年心。

        2016年,王旭东因参演《遇见你这么美好的事情》《这个冬天我们相爱了》等微电影,吸引大批粉丝关注。《愿你永远是少年》是王旭东首部图书作品,记录了成长路上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文字展现了这个“开心少年”背后经历过的成长中的挫折与磨难、孤独与迷茫。王旭东从小就接受过很多训练,比如国画、书法、钢琴、吉他、游泳、田径,甚至还加入了鼓号队。他的妈妈是一个思想很开明的人,别的家长都希望孩子好好学习,而她却想将孩子培养成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王旭东从小接触最多的是美术,在绘画方面也表现出独有的天分,进入高中之后,他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艺考生,考入美术学院。后来,因为偶然的一个机会,模特培训机构来挑选学员,他被幸运选中。而一次非常偶然的机遇,王旭东又参演了几个短片视频,本来是一次无心插柳的尝试,没想到这些视频竟播放量惊人,后来就有了更多演戏的机会,参演了《李雷和韩梅梅》《深夜食堂》《快把我哥带走》《江山纪》等影视剧作品。王旭东说,对于这个世界,他喜欢用“好玩的”视角来看待,从绘画到做模特再到演戏,有过痛苦,但更多的是他喜欢这种体验,尝试做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挑战自己以往的成就,踏上新的征程。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讲述中国故事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继《功夫熊猫3》之后,东方梦工厂与美国梦工场动画将再次携手打造一部面向全球讲述中国故事的动画电影《雪人奇缘》。该片近日发布首款概念海报,影片核心角色“喜马拉雅小雪人”的面部形象正式曝光。同时,该片北美地区上映时间已率先定为2019年9月,中国地区有望同步上映。

        影片故事以当代中国为背景,开启了一段充满魔力的冒险之旅。三位都市少年与一个拥有魔力的喜马拉雅小雪人神奇相遇、结伴同行,经历重重考验,最终护送小雪人与家人团聚,在此过程中,少年们体会到勇气和家的意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多个中国著名景点都会以独一无二的动画语言呈现给全球观众。东方梦工厂首席执行官朱承华表示:“我们将为全球观众带来一部特别的动画电影,让世界感受到中国的美。”

        据了解,片中的核心人物喜马拉雅小雪人是一个拥有魔力的神奇雪人,它调皮、温暖、有治愈感,与人类少年之间相互协助,一路同行。该片主创团队中有多位好莱坞顶尖动画人才,曾参与《玩具总动员》《怪兽电力公司》等经典动画制作的吉尔·卡尔顿将担任导演,曾参与《驯龙高手》《功夫熊猫2》制片工作的苏珊娜·博奇将担任制片人。

  • 《只为遇见你》聚焦珠宝行业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作为一部聚焦当下中国珠宝行业现状的电视剧,《只为遇见你》昨晚登陆湖南卫视。该剧讲述了新一代年轻人传承守护珠宝镶嵌技艺、坚守梦想的故事。剧中珠宝设计师高洁遭遇陷害几乎失去所有,但与芮华金饰的传承人于直在海外意外擦出情感火花。

        剧中女主角高洁是一名新时代的职业女性,以独立无畏的姿态在职场上步步前行,实现自己作为珠宝设计师的梦想;在面对爱情时,她更有着独立女性身上敢爱敢恨、勇敢追求幸福的特质。高洁的饰演者文咏珊表示:“因为在戏中扮演的角色是专业珠宝设计师,所以我在拍戏前特意专门学习了珠宝方面的知识。”剧中与珠宝有关的几大主布景,都离不开细致的珠宝设计语言,用导演王子鸣的话说,一切都是“有格调,有细节”。对此,美术师邸琨解读为这是设计者的“贪心”:“不同场景的方案修改了无数次,就是为了最完美的呈现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