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生活让这部电影有了3D感

        本报记者 袁云儿

        不同于王小帅此前作品从某一历史节点上深挖一个题材,《地久天长》由一个点变成一条线,讲述一个普通中国家庭在近四十年里的浮沉变迁。柏林载誉归来,影片上映在即,王小帅反而一脸平静,即使很多人围着他追问对票房的期待,他的回答还是有一些面对市场的清高:“创作本身是想不到票房的。”

        剧本:不愿写得苦情狗血

        “谈不上为普通人著书立传,但我确实感知到时间带来的巨大变化。从改革开放前到现在,几代中国人就这么生活过来的,这是一个很大的主题。当年提倡计划生育,2015年放开生育二孩,结果很多年轻人倒不愿意生了,时代又开始有新的变化。一代人从年轻时适应一种生活形态,一直到暮年时,整个社会产生新的变化,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里写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变迁史,我觉得很有意义、很值得。”王小帅这样阐述《地久天长》的拍摄初衷。

        2015年,王小帅搭建起影片基本的故事构架和人物关系,找来阿美创作剧本初稿,这位女编剧以擅长处理情感题材著称,最有名的作品是张艺谋执导的《山楂树之恋》。她交给王小帅的稿子宛如一部长篇小说,写出了几家人平淡生活下的暗流涌动。但由于时间跨度长,要拍成电影,难度不小。王小帅只能在初稿基础上对故事进行重新解构,截取几个时间节点上的关键事件,并按照非线性叙事重塑电影里的时空。

        片中,耀军和丽云这对夫妇先后四次失去了孩子,这种带有强烈戏剧性的情节一旦处理不好,很容易变得苦情狗血,这也是剧本创作中最让王小帅头疼的地方。“主人公的生活一切都平安顺利,突然间儿子夭折,无异于天塌下来,给两个家庭带来巨大冲击。每次写到命运逆转时就非常困难,因为这部电影的时间跨度长、主题宏大,我不想在巨大的戏剧性上做过多纠缠。如果是普通剧本,可能这一件事情会翻来覆去讲,一是占据篇幅,二是风格过于剧情化,所以我修改了很长时间,希望能把巨大的事件藏在下面,不让表象的戏剧冲突影响整体结构。”

        拍摄:大部分场景是现搭

        电影片名来自那首世界名曲《友谊地久天长》,这首歌也在片中反复出现。今年53岁的王小帅感慨,人会在某个年龄段体会到生命的无常,很多年轻时朝气蓬勃的朋友曾经约定一辈子形影不离,友谊地久天长,然而随着生活阶段的变化,当年那些可以随时欢聚的朋友,都渐渐有了家庭、孩子,见面次数变少,“时间在人生的长河中起到的作用太大了,电影里的这两个家庭既是邻居,又在一个厂子里上班,最后随着时间的变迁越行越远,每个家庭都走了不同的路。友谊能否地久天长?这是一个提问。”

        不仅时间跨度长,影片在空间上也经历了由北到南的迁徙。北方重工业城市较多,影片主角们一开始以工人阶级面貌出场,随着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腾飞,不少北方工人选择去南方创业,这是当时社会的大潮流,但对耀军和丽云来说,从内蒙古到福建,逃避的意义更大。在一个语言和生活习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没有人知道这对夫妇的伤心往事,他们才能重新开始生活。

        尽管片中时间线最早离现在也不过四十年,但许多场景已沧海桑田,如何还原时代,成为拍摄时最大的困难。除了故事里主角的老年阶段可以借用一些现成的景,其他的场景基本靠美术一点点搭建起来。一些老物件道具,比如暖瓶、电视、相框等都是剧组从各处搜集而来的。主角的服装,有的是当年的旧衣服,有的则是根据资料做出来的。“一方面我们会去查证,确保严谨,另一方面,我们也是从那些年代走过来的,有一定经验。”王小帅说。

        规划:“家庭三部曲”看机缘

        男女主角双双夺得国际电影节的最佳演员荣誉,已经充分证明了王小帅在指导演员上的成功。接受采访时,几乎所有主演都强调王小帅给了他们充分的发挥空间。对此,王小帅坦言,导演的很多工作不在于现场跟演员交流,更重要的早在拍摄前就已完成了。“为什么选这个演员不选那个演员?几个主演组合在一起行不行?先要把选择搞对。”在他看来,如果前期选角正确,表演就成功了一大半,“现在很多戏都是在绿幕棚里拍摄,需要演员凭借想象表演,后期再合成场景。但我们戏里的每个场景都是真实的,演员很快就能进入角色,他们只要演自己、演出生活里的感受就行。”

        王小帅说,《地久天长》其实是一部“不用戴眼镜的3D电影”,观众很容易沉浸在影片营造的怀旧氛围和生活场景里。为此,他在剧本上避免过度戏剧化,表演上要求演员克制含蓄,不过分煽情,镜头语言也尽量接近生活原态。片中结尾有一场真相大白的戏,王小帅本可以用闪回手法让观众看到几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但他说“生活是不能闪回的”,他想真实地把事情讲出来,让观众也感受到时间的流淌,看到主角们的老年只剩下回忆。

        此前王小帅曾透露,《地久天长》将是他“家庭三部曲”的第一部,如今首战告捷,至于第二部是否已提上日程,他表示一切还得看机缘:“类似题材其实有很多可写的,三部四部都有可能,但得一步一步来。”

  • 中锋中卫俩新援将首发

        本报重庆电(记者 李戈)“虽然我们周三晚上才在韩国全北打了一场亚冠小组赛,紧接着又要迎来和重庆队的中超第二轮比赛,这对球员们的体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但是,亚冠是我们去年通过比赛好不容易争来的目标,所以,现在这种双线作战所带来的赛事频密与旅途消耗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对此,我们没有一点儿抱怨,并且乐在其中!”昨天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面对本报记者关于国安队双线作战是否疲惫的提问,主教练施密特如是说。

        从2月23日的超级杯到今天下午将与重庆斯威队进行的中超联赛,北京中赫国安队在15天内已辗转国内外四座城市,总行程近8000公里。不过,在施密特看来,这不是太大的问题,“去年我们也经历过类似的赛程,开局也曾输过球,但后面我们挺了过来,球队的状态越打越好。而且前面客场较多,意味着我们后面会有较多的主场比赛机会,届时恰好是联赛中期,对我们主场抢分是有利的。”

        本周三亚冠小组赛失利后,新加盟球队的韩国中卫金玟哉曾自责地流下眼泪。谈及这会不会影响他的心态以及球队对他的使用时,施密特说:“我们在那场比赛中确实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赛后我与队员们进行了及时的总结,一起寻找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这种总结也会对我们备战与重庆队的比赛有帮助。重庆队与去年相比变化不大,他们的两名外援边锋很有冲击力,中锋卡尔德克的身材很高,头球有威胁。虽然我现在不能告诉大家,金玟哉到时是否上场,但我确实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不过,昨天随施密特参加赛前新闻发布会的国安队球员是张玉宁。根据中国足协的有关规定,这意味着张玉宁将在与重庆队的比赛中首发出场。由此不难看出,其实施密特已经决定在对阵重庆队的比赛中舍弃外援前锋巴坎布,派出奥古斯托、比埃拉和金玟哉三名外援。

        加盟国安队还不到半个月,张玉宁已经在中超首战对阵武汉卓尔队的比赛中被列入首发阵容,并在与韩国全北现代队的亚冠比赛中替补登场。虽然这一方面得益于他U23球员的身份,但国安队对于这名年轻中锋的器重也可见一斑。对于自己在这两场比赛中的表现,张玉宁评价道:“我加盟球队后还没有参加过几次全队的合练,与队友之间的配合确实还不太默契,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融入球队。不过,我相信通过努力,我会把最好的状态表现出来。”

        国安队球员昨天下午在重庆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球场进行了适应性训练。像往常一样,在对媒体开放的15分钟内,球员们只是在助理教练的带领下进行了一些简单的热身活动。施密特表示,由于一周双赛,为了缓解比赛及旅途疲劳,球队并没有安排太多技战术方面的训练,“当前让队员休息调整好,甚至比一堂训练课还要重要。”他说。

  • 考验北汽女排心态的时候到了

        本报讯(记者 黄志阳)今天16时,2018至2019赛季中国女排超级联赛总决赛将展开第三回合角逐,北京汽车女排继续坐镇主场迎战卫冕冠军天津渤海银行女排。总比分已经2比0领先的北京队若能再胜,将获得队史上首个联赛冠军。面对看似仅一步之遥的奖杯,北京队主帅张建章昨天要求队员们保持平常心,“一切归零、放平心态,按部就班地做好备战工作。”

        前两回合较量,北京队相继以3比2和3比1获胜,抢到“冠军点”。昨天下午,光彩体育馆里先是进行了颁奖仪式的彩排,随后,北京队走进场馆开始赛前最后一练。训练伊始,张建章特意召集队员“训话”,他指了一下场地,不动声色地说:“场馆已经在渲染(夺冠的)气氛了,但我们关注的只是这一块,其他事情跟我们关系不大。”

        长达3个小时的训练课上,北京队重点练习了发球、一传、拦网等技术环节。在分组对抗时,曾担任北汽男排接应的孙权特意模拟天津女排头号攻手李盈莹扣球,意在加强北京队拦防的针对性。决战一触即发,但球队的训练氛围比较轻松,张建章叮嘱弟子们注意技术细节之余,也不忘开几句玩笑调节气氛。接受采访时,他坦言,头脑必须冷静下来,“虽说心里会有些小激动,但我们该训练就训练,该看技术录像就看技术录像,踏实走好每一步。比如上一场对手快攻打得多,我们就要在发球以及对快攻的拦防上做足准备。”

        此前天津女排曾在场上遇到体能透支的情况,被迫作出换人调整,外界担心北京队也会出现类似问题。对此,张建章表示:“两场比赛相隔三四天,我们在训练中想了许多办法,让队员们好好恢复,体能不成问题。”

        回顾第二回合比赛,老将曾春蕾替补登场稳定了军心,但很多人不知道,她当时胃炎发作。赛后,她第一时间赶赴医院进行了治疗。昨天训练后谈及自己的病情,“大花蕾”笑着说:“吃药和打针过后,感觉好多了,我现在的状态还不错。”

        上个赛季,临时转会至上海女排的曾春蕾也曾触摸到“冠军点”,但最终遭天津队逆转。此番代表北京队再战总决赛,曾春蕾直言要“吃一堑,长一智”,“对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大家不要盲目乐观,应当沉下心来,做好应对困难的准备。毕竟天津队背水一战,可能会打出强于以往任何一场比赛的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两队球星众多、争冠悬念依旧,本场京津对决吸引了大量排球迷的关注,门票早已售罄。

  • 全球百余名摄影师图解“当代”

        本报讯(记者 李洋)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春季大展“文明:当代生活启示录”昨天正式亮相。UCCA最大的展厅变身“蜂巢”,呈现了来自五大洲120余位摄影师的作品,通过“蜂巢”“流动”“说服力”等8个章节呈现人类当代生活的方方面面。

        展厅内最大的一幅作品是瑞典摄影师卡西奥·瓦斯康塞洛斯的作品《飞机场》。他用1000多张照片组合处理后形成了这幅犹如绘画的作品,来表现全球化浪潮下各地之间的连接。在一系列名为“标准”的作品中,摄影师罗格·艾伯哈特在威尼斯、伦敦、上海、开普敦、莫斯科等16座城市,各选一家酒店进行拍摄。每张酒店房间内的照片与房间窗外的景色并排摆放,让人既陌生又熟悉。“那些经常在世界各地穿梭的人,常常一觉醒来坐在酒店房间里,想不起来自己身处哪个城市。”策展方代表解释,这便是全球化的“副作用”。

        而在全球这个“大集体”中,个人的生活也变得不太一样了。中国摄影师洪浩的作品《结算2007年B》让许多人心生熟悉感。洪浩将自己2007年每一天生活中所消费的物品用扫描仪逐个扫描下来,又拼接在一起形成这幅作品。感冒冲剂、方便面、怀柔甘栗、滴露洗手液等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品都出现在画面中。“这是我的消费日记,而看了我的日记,很多人会觉得,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生活差异并没有那么大,大家都在使用着同样的东西。”这个系列洪浩自2001年开始一直持续了12年,成为独特的当代生活记录。

        另一位中国摄影师王庆松摄于2012年的作品,折射了他对快节奏生活的思考。这幅作品拍摄的是德国著名建筑设计师奥雷·舍人在北京的工作室。画面中,工作室的建筑设计师们虽然在进行画图、讨论模型等日常工作,可他们都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办公桌旁立着输液设备。王庆松将这部作品命名为《工作!工作!再工作!》“现在的人时刻都在忙,节奏快、不停歇,我觉得过度地忙都有点儿病态了。”

        展览将展至5月19日。

  • 《杨宪益中译作品集》结集出版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杨宪益先生是我国首屈一指的翻译家,被誉为“翻译了整个中国的人”。他不仅中译作品颇丰,而且在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学方面居功甚伟。今年是杨宪益逝世10周年,昨天,《杨宪益中译作品集》首度结集出版。

        杨宪益完整的中译作品共有九部,均为世界名著,且在成书年代、语言风格、文学体裁等方面跨度极大。《杨宪益中译作品集》(全五卷)收录了九部作品,包括《奥德修纪》《鸟》《凶宅》《牧歌》《地心游记》《罗兰之歌》《凯撒和克莉奥佩特拉》《卖花女》《近代英国诗钞》,上至西方文明发源的古希腊时代的史诗、戏剧,下至近现代欧洲工业文明崛起之后的新式文学体裁——科幻小说及现代诗歌,可谓时跨古今,无所不包。其中,《凶宅》《凯撒和克莉奥佩特拉》《卖花女》等均为杨宪益独家的珍贵译本,而《奥德修纪》《地心游记》《近代英国诗钞》等经典作品已断版多年。

        这部作品集将这些篇目依年代体裁整合为五卷。《奥德修纪》采用突破性散文体翻译,是西方文明源头——荷马史诗独一无二的译本;《鸟·凶宅·牧歌》涵盖了古希腊“喜剧之父”阿里斯托芬唯一的神话类作品,古罗马戏剧家普劳图斯的代表性喜剧,以及古罗马桂冠诗人维吉尔的扬名之作;《罗兰之歌·近代英国诗钞》是中世纪英雄史诗与现代诗歌的隔空相遇;《凯撒和克莉奥佩特拉·卖花女》囊括了爱尔兰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萧伯纳的两篇经典作品,既有对历史的回望,也有对现实的批判;《地心游记》则是科幻小说之父儒勒·凡尔纳代表作品之一。

  • 北体大队中甲联赛首战梅州

        本报讯(记者 赵晓松)2019赛季中甲联赛今天开幕。明天下午,在冬歇期经历了股权和队名变更的北京北体大队将在客场挑战梅州客家队。昨天,北体大队全队已飞赴梅州,准备新赛季的首场联赛。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原北京控股足球俱乐部完成了股权变更,北京北体大体育培训中心有限公司成为球队大股东,俱乐部也正式更名为北京北体大足球俱乐部,并以北京北体大足球队的新名称征战新赛季中甲联赛。

        北体大队休赛期也引入多名新援。上赛季,北控队阵中仅有多米尼克和戈武两名外援,这个休赛期,北体大队不仅留用了上赛季的两名外援,又签下曾在日本联赛效力多年的巴西前锋利马;内援方面,北体大队更是一口气引入王炯、田玉达、陈泽鹏、梁学铭、么旭辰、姜灏、东航共7名球员,其中陈泽鹏、梁学铭曾入选U25国家集训队,么旭辰曾入选U19国家集训队,18岁的小将田玉达则是2001年龄段国青队队员。

        在此前的新赛季出征仪式上,北体大俱乐部方面表示,北体大将集中自身在运动训练与竞赛、体育科技支撑与保障等方面的优势资源,通过运用运动营养、运动康复、运动心理、体育大数据分析等诸多方面的先进技术与手段,为球队提供全方位的科技支撑与技术保障,助力球队训练竞赛科学化、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

        根据赛程,北体大队将在第二轮比赛客场挑战梅县铁汉生态队,第三轮比赛,北体大队将回到奥体中心球场,在新赛季首个主场比赛中迎战呼和浩特队。

  • 顺义举办健体康评进社区活动

        本报讯(记者 黄志阳)“城乡体育手拉手 共建和谐新顺义”群众体育公益行——健体康评进社区活动,日前在顺义区李遂镇举行,吸引了来自该区各镇、街道的200余名居民参加。他们通过仪器检测自身健康状况,并接受了科学的健身指导。

        据介绍,顺义区体医融合、健体康评活动按照科学随机抽样原则,兼顾人口年龄结构、性别比例、职业分布等实际因素,进行健康数据采集,可准确、客观地反映全区人口的健康信息状况。其内容包括国民体质测试、抽样人群功能健康风险状况测评、运动健康知信行调查等6个部分。

        这项活动由顺义区体育局、区体育总会主办,北京立方社会经济研究院有限公司承办。主办方相关负责人表示,活动面向基层19个镇、6个街道开展,分3个阶段完成25个单位4000人的检测任务,实现全区镇、街道健体康评全覆盖。举办此类活动的目的是让居民在了解自身健康状况的基础上科学健身,把“看病”转化为“看健康”,进一步落实体医融合战略。

  • “回天”地区居民比拼羽毛球

        本报讯(通讯员 徐雅芬)乐享生活“回天”地区全民健身系列活动——羽毛球交流赛日前在温都水城篮羽中心羽毛球馆举行,共有来自回龙观、天通苑及周边地区的14支队伍约200人参赛。

        作为本市最大的社区,“回天”地区的全民健身和社会体育发展得到市级、区级体育部门的高度重视,本次羽毛球交流赛就是在北京市体育总会秘书处、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昌平区体育局的指导下,由北京市羽毛球协会主办、昌平区羽毛球协会承办的。比赛旨在推进《优化提升回龙观天通苑地区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落实,调动和发挥市区体育社团的专业优势和作用,为“回天”地区羽毛球爱好者搭建交流的平台。

        除此之外,乐享生活“回天”地区全民健身系列活动还包括足球、篮球、自行车、桥牌、徒步、回春操,以及冰雪、体质促进项目等赛事活动、培训讲座、交流体验和志愿服务,计划将陆续于每月开展,贯穿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