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国深海探测立体技术体系初步建成

        2019年2月26日,我国“海洋地质十号”调查船完成印度洋科学考察,返抵广州。此前“海洋地质九号”2018年12月完成入列首年调查科考任务,“海洋地质八号”同年8月赴南海北部海域,首航执行海洋资源调查任务。

        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有关负责人6日在此间表示,三条船成功实施首航作业,标志着我国深海探测立体技术体系初步建成。

        印度洋:91天26100公里

        历时91天,航程26100千米——此次“海洋地质十号”入列后执行首个远洋调查科考航次,中巴两国科学家圆满完成印度洋航次任务,实现了预期科考目标。

        “海洋地质十号”是由我国自主设计、建造,集海洋地质、地球物理、水文环境等多功能综合地质调查船。该船总长75.8米,宽15.4米,排水量约3400吨,续航力8000海里,可实施全球无限航区海洋地质调查工作,并填补了我国小吨位大钻深海洋地质钻探船空白,丰富了我国海洋地质调查船舶体系。

        作为我国自主建造的全新一代高精度具有钻探功能的综合海洋地质调查船,“海洋地质十号”自2017年12月26日入列以来,累计海上作业262天,稳定航行57000千米,整体性能和调查设备得到全面检验。

        三剑客:构建深海探测技术体系

        “海洋地质十号”与“海洋地质八号”“海洋地质九号”调查船调查能力各有侧重,组成我国深海探测的立体技术体系。

        “海洋地质九号”2017年2月28日下水进入码头舾装,同年12月28日交付入列,2018年5月首航远赴西太平洋。该船5178总吨,最大航速大于15节,设计自持力60天,续航力10000海里,适用于全球海域。2018年12月7日,“海洋地质九号”船完成入列首年调查科考任务,返抵青岛。

        作为国内唯一同时具备专业地震调查与综合地质地球物理调查功能的调查船,“海洋地质九号”近1年间安全航行作业258天,累计航程25000余海里,分别赴东海、南海、黄海以及西太平洋海域,完成深海地质调查科考及地震调查测量等任务。

        “海洋地质八号”6918总吨,最大航速大于15节,自持力60天,续航力16000海里,适用于全球海域。这是我国第一艘高精度短道距六缆三维物探调查船,我国由此站上国际海洋勘探领域制高点。自2017年12月26日入列,该船累计开展海上科考作业203天,安全航行26000千米,调查设备功能得以验证。

        七十年:从小渔船到万吨远洋船

        “海洋地质八号、九号、十号坚持自主设计和建造,弥补了中国地质调查局船舶年龄过长、性能单一的不足,实现了调查船设计建造与固定翼飞机改装功能优化提升有效衔接。”中国地质调查局有关负责人指出。

        海洋调查船随着国家强大而成长。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海洋调查船经历了从近海到远洋,从几十吨的小渔船到数千吨级乃至万吨船舶的发展历程。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国将渔船、拖船、旧军用辅助船改造成海洋调查船;六十年代,我国成为全球第一批专门设计建造海洋调查船的国家;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我国开启了自主设计和批量建造大型远洋调查船的时代。

        进入21世纪,我国迎来海洋调查船发展高峰期,先后建造“海洋六号”“科学号”“张謇号”等较先进的调查船。随着海洋地质八号、九号、十号等成功入列首航,实现装备技术飞跃,我国海洋地质、地球物理及钻探等海洋地质调查能力跻身世界前列。

        新华社记者 王立彬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  

  • 披露新方案!韩美今年终止三大军演

        韩国政府人士6日说,军方打算5月下旬举行首次“乙支太极”演习。这一演习由韩美军演中的部分项目与其他演习合并而成,而原定八九月举行的韩美大规模军演“乙支自由卫士”预期将予取消。

        这意味着,“关键决断”、“秃鹫”和“乙支自由卫士”韩美三大军演今年都将终止,由小规模演习取而代之。

        两场演习合并

        一名韩国政府人士6日告诉韩联社记者,韩国军方计划5月27日至30日首次举行代号为“乙支太极”的民官军联合演习。

        往年,韩国政府举行“乙支”演习,作为韩美大规模联合军演“乙支自由卫士”的组成部分;韩国军方则单独举行“太极”演习。

        从今年起,“乙支”演习和“太极”演习合并为“乙支太极”演习,采用民间、政府、军方共同参与的新演习模式,不仅操练抵御外部军事侵略,而且练习应对恐怖袭击、大规模自然灾害等事件。

        据这名消息人士披露,通常8月举行的“乙支自由卫士”今年预期会正式取消。

        “乙支自由卫士”美韩大规模联合军演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最初代号为“乙支焦点透镜”,2008年改为现名。美朝领导人2018年6月首次会晤,美韩随即叫停同年8月“乙支自由卫士”军演。这一军演2017年8月举行,为期11天,美方出动大约1.75万名军人。

        三大军演停办

        自1953年朝鲜半岛停战以来,韩美每年例行举行三场大规模军演,分别是春季的“关键决断”和“秃鹫”、八九月份的“乙支自由卫士”。

        朝鲜认定这类军演是对朝方的威胁和恐吓,一直强烈要求韩美停止。

        韩国国防部和美国国防部本月3日分别宣布从今年起停止举行“关键决断”和“秃鹫”联合军演,为旨在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外交努力创造条件。

        韩美官员说,韩美商讨并决定缩减春季军演规模“已经有一段时间”,与2月底朝美领导人第二次会晤无关。

        其中,2007年以来以电脑模拟为主要形式的“关键决断”停用这一代号,改为韩文名称“同盟”;延续58年的实兵野战演习“秃鹫”完全终止,改由贯穿全年的小规模演练替代。

        韩美4日至12日举行今年第一次“同盟”指挥所演习,故名“19-1同盟”演习,与“关键决断”相比兵力减少、日程减半。

        随着韩国政府人士6日披露“乙支自由卫士”同样将取消,这意味着韩美三大军演今年都将终止,由小规模演习取代。

        杨舒怡(新华社特稿)  

  • 蓬佩奥说美方代表团有望访朝

        据新华社电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4日提及美方代表团今后几周有望访问朝鲜,说将继续探寻两国共同利益。

        蓬佩奥4日在艾奥瓦州出席活动时提及总统特朗普上周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第二次会晤。他说:“我仍然抱有希望,虽然我没有得到保证,但我们将回头处理这件事,我今后几周将派代表团前往平壤。”

        特朗普与金正恩2月28日在越南首都河内提前结束第二次会晤,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路透社报道,双方就后续磋商留有余地,特朗普强调朝方弃核将获得经济方面的“好处”,朝鲜媒体在报道中没有提及两国领导人的分歧。

        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5日说,韩方与美方正在就韩朝恢复朝鲜开城工业园区运营和朝方金刚山旅游项目作初期磋商;韩方相信这些项目有助于促进各方对话,为后续磋商创造有利氛围。

        赵明均说,对朝制裁不涉及旅游项目,但是全面重启金刚山旅游需要维修当地设施,“因而有必要在一些领域放松制裁”;韩方考虑分阶段采取措施,打算与美方及国际社会讨论解除制裁相关事宜。

        韩国媒体报道,美朝领导人河内会晤时,美方没有回应朝方安全关切,缘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搅局”。

        韩国前统一部长官丁世铉5日在首都首尔一场研讨会上说,美朝领导人河内会晤没有达成协议,应“怪罪”于博尔顿参加第二天的会晤。“博尔顿(就弃核)提出更高要求,朝方回以解除制裁的更强烈要求,”丁世铉说,“这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 瓜伊多高调回国,马杜罗引而不发有何考量?

        王珍

        3月4日,委内瑞拉“自封总统”瓜伊多高调回国。委司法、检察和军警部门既未拘捕,亦未有任何阻难,任其在支持者簇拥和欢呼下迳赴欢迎大会发表“凯旋宣言”,扬言要以“新规则”推进推翻马杜罗政府的斗争。此事引起普遍关注和热议。我的看法是:

        第一,瓜伊多只是美国手中的一粒棋子,是美为操控委局势而打出的一张牌,是美为在不得已而必须使用军事手段制造借口投下的一个饵。他此次在境外活动十天,主要就是在做这件事:从强运“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到游说哥伦比亚、巴西等国助力对委军事干预,再到挑战禁令回委以身试法,都是为美“投石问路”和蹚雷。对美国来说,只要能把“导火索”引爆,牺牲一个瓜伊多并不足惜。反之,如瓜伊多探路得逞,美则可兵不血刃而迫马杜罗退缩。

        第二,对马杜罗而言,抓与不抓,实为两难:不抓落骂名而有损形象;抓则授人以柄,招致严重后果,何况德、法、西、荷等十国使节为美充“急先锋”前往“护驾”,这是国际罕见的举措。如果委军警贸然抓捕,难免与使节们发生肢体接触,从而造成外交事件,后果更加严重。在此情势下,客观地说,不抓是明智的。以忍避乱,从容处置,有利全局。对瓜伊多来说,法律之剑也高悬着。

        第三,破解委危机的多种可能性依然存在。在相对平静地度过“2·23”强运“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关键一天”之后,入侵,内乱和在国际社会劝和促谈之下,委内瑞拉人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和平谈判解决问题这三种前途都在有关各方考虑之中。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宣称“努力争取由一个广泛的联盟取代马杜罗实现和平过渡”,国务卿蓬佩奥主动提出就委问题与俄罗斯磋商,俄则在坚持联合国宪章前提下予以回应;马杜罗多次表示愿与美国和反对派对话和谈;瓜伊多在游说邻国组建联军干预无望的情况下,也不得不接过“和平斗争”的口号。可见“对话”之路没有封死,马杜罗不抓瓜伊多,或有留有余地的考量。

        瓜伊多已在国内,重要的不是他个人的命运,而是关注形势的发展和较量各方的立场变化。委危机起自内政,本质是内政问题,但越来越被国际化,牵涉面很广,博弈微妙复杂,须深入冷静,全面客观观察。

        (作者系中国驻委内瑞拉前任大使)  

  • 李汉卿:长在战场血染战场的抗日英烈

        据新华社武汉3月6日电(记者 冯国栋)李汉卿,1903年出生在湖北新洲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家靠种田度日。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农民运动。1928年当选中共黄冈县县委常委。1935年,李汉卿被国民党抓壮丁,此后受尽折磨痛苦,在几次私逃未能成功后,终于在1938年9月的一天夜里逃离虎口。

        随后,李汉卿参加共产党领导的独立游击5大队(隶属于国民革命军第21集团军),曾任排长、连长。1940年7月,参加彭思桥战斗。战后,奉命率部至蕲(春)广(济)开辟抗日根据地。9月任中共蕲广边县委委员、武装部部长。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中共中央决定重建新四军军部。1月25日,新四军新军部在苏北盐城成立,随即将全军整编为7个师和一个独立旅,以李先念率领的豫鄂边区部队编为第5师。李汉卿历任新四军第5师独立1团2营营长、独立1团参谋长、独立4团团长、第4军分区挺进17团团长、赣北指挥部指挥长等职。

        1941年9月,在反击日、伪军对蕲广边军政联合办事处驻地黄土岭“扫荡”的作战中,李汉卿率部队击毙日军指挥官以下数十人,粉碎了日军的“扫荡”。1942年12月至1943年3月,日军在“扫荡”大别山和进攻鄂西的同时,对豫鄂边区各地进行了“扫荡”。第5师主力军一面出击敌伪,牵制敌人对大别山和鄂西的进攻,一面配合民兵广泛开展游击战,粉碎日、伪军对边区的“扫荡”“清乡”,抗击国民党顽军一次又一次的“清剿”。

        在全面抗战的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阶段,新四军第5师发展、壮大成坚持敌后抗战的坚强的人民武装力量,创建并巩固了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其中,李汉卿参与了开辟鄂豫敌后抗日根据地和赣北抗日根据地,并发挥重要作用。

        1944年11月,李汉卿率部攻打湖北省广济县杨家桥张家湾日、伪军据点时,在指挥作战中牺牲,时年41岁。

  • 巴基斯坦称驱离印度潜艇

        据新华社电 巴基斯坦军方5日说,巴海军舰艇4日晚间监测到一艘企图入侵巴领海的印度潜艇,随后成功将其驱离。印方对这一说法予以否认。

        巴三军新闻局发表声明说,这艘印度潜艇试图从巴南部海域进入其领海,但巴海军监测到该潜艇位置,并采取行动迫使其撤回了印度领海。

        巴海军发言人在另一份声明中说,巴海军将继续保卫本国海疆,也有能力对任何侵犯进行反击。

        印度海军随后发表声明,指责巴基斯坦“散布错误信息”。印度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巴方发布的相关视频是根据2016年11月的一段视频篡改的。

  • 忧“无协议脱欧” 宝马考虑迁移在英业务

        据新华社电 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公司5日放风,如果英国无法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继而有序“脱欧”,它可能会让部分发动机生产和“迷你”品牌撤出英国。

        当天在瑞士城市日内瓦出席一场汽车展览会时,宝马“迷你”品牌主管彼得·施瓦茨鲍尔说,“我们在发动机生产方面有一些灵活性”,或许有必要“作一些调整”,让宝马在奥地利工业小镇、著名金属加工中心斯太尔的工厂接手在英格兰中部汉姆斯霍尔的部分发动机生产业务。

        他告诉路透社记者,宝马公司没有最终决定。宝马去年在汉姆斯霍尔生产超过37.5万台发动机。

        接受英国天空新闻频道记者采访时,施瓦茨鲍尔说,“无协议脱欧”无疑会对“迷你”品牌构成“危险”。至于是否迁移英格兰南部牛津郡工厂的“迷你”车业务,“我们至少必须考虑这么做”,因为企业无力承受必然增加的成本。

        生产一台宝马“迷你”汽车发动机,物料需要多次穿越英吉利海峡,往返汉姆斯霍尔、斯太尔、牛津郡等地。汽车制造商预期,英国“脱欧”将导致车企成本增加、竞争力弱化,主要原因是边境检查增加供应链中断的风险,而且可能加征关税。

  • 以色列探月器发回首张自拍照

        据新华社电 以色列首个月球探测器“创世纪”号5日向地面控制中心发回首张自拍照。黑色天幕背景中,蓝色地球格外醒目。这张自拍照呈现探测器部分机身,可见一面以色列国旗。

        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创世纪”号当天把照片传输至大约3.76万公里外、位于以色列中部城市耶胡德的任务控制中心。视觉中国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