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赐尺盼公正 祭神祈丰年

二月初一中和节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3月07日        版次: 16     作者:

    郑学富

    “二月二,龙抬头”,流传数千年的青龙节,至今仍然深入人心,而前一天的中和节却渐行渐远。其实在唐朝乃至之后的几个朝代,无论在官方还是民间,中和节都是一个重大节日。

    皇帝赐尺寓意深

    中和节起源于唐朝。据《新唐书·李泌传》记载,唐德宗时,宰相李泌上书,建议“废正月晦,以二月朔(初一)为中和节,因赐大臣戚里尺,谓之裁度”。德宗十分赞同,下诏曰:“自今宜以二月一日为中和节,以代正月晦日,备三令节数,内外官司休假一日。”此日,皇帝宴请文武百官,并有歌舞助兴,场面盛大,唐德宗还亲自指导制作了《中和乐舞曲》,并有诗曰:“肇兹中和节,式庆天地春。欢酣朝野同,生德区宇均。”设立中和节,应是受儒家文化的影响。《礼记·中庸》曰:“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正平和、和谐相处应是君臣百姓的共同理想。

    皇帝在中和节要向大臣赐尺。仲春二月是日夜平分的月份,古人顺应天时,选择在二月份校正度量衡器具,认为这样可使度量衡器具公平准确。皇帝给臣下赏赐尺子,更是寄予了深远的意义,希望臣子们在今后的工作中权衡利弊,统筹协调好各种关系,执法要像尺子一样,有法度、有尺寸,公平公正,廉洁奉公。

    贞元八年(792年),朝廷举行博学宏词科考试,就是以《中和节诏赐公卿尺》为题,作诗赋一首。此举之目的就是要求参加科举考试的文人士子们不忘皇帝寄予的殷切希望,入仕后在执法办事中要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则,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当年参加考试者大多留下了佳作,描写了皇帝赐尺时的场景,反映了受赐者千恩万谢的心情和不负厚望、建功立业的志向。如参加本届博学宏词科考试,后来曾任监察御史、御史中丞,数度出镇拜相的裴度赋诗云:“阳和行庆赐,尺度及群公。荷宠承佳节,倾心立大中。短长思合制,远近贵攸同。共仰财成德,将酬分寸功。作程施有政,垂范播无穷。愿续南山寿,千春奉圣躬。”

    太阳宫祭神祈丰年

    中和节“百官进农书,司农献穜稑(谷类)之种”,体现了重农务本的意义。明清时期,皇帝在此日还要举行亲耕仪式,象征性地赐给民众百谷,以劝农桑重耕织。吴自牧《梦粱录》载:“民间以青囊盛百谷、瓜、果种子,相问馈,号为献生子。里闾酿宜春酒,以祭句(音勾)芒神,祈丰年。”此日,人们在家中摆设香案,请来太阳星君和神马。以太阳糕作为供品,祭祀太阳神,以此来报答太阳神的恩泽,乞求丰稔。

    清人让廉撰《京都风俗志》有记载:“(二月初一)相传为太阳真君生辰,太阳宫等处,修崇醮事,人家向日焚香叩拜,供夹糖糕,如糕乾状,上签面作小鸡,或戳鸡形于糕上,谓之‘太阳糕’,亦有持斋诵太阳经者。”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一至初三,太阳宫开庙会三天,香客云集,商贾辐辏,集市上除琳琅满目的商品外,还有赛马、赛车、杂耍等游艺节目,热闹非常。

    太阳宫供奉的是太阳神。太阳神又称“日神”,是最古老的自然崇拜之一,二月初一是其生辰。为祭祀太阳神,北京有多处太阳庙,北京城南左安门内大街的太阳宫是其中之一,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清顺治五年(1648年)时重修, 前后有两层大殿, 殿内供奉着太阳星君神像,塑有一只雄鸡。雄鸡一唱天下白,古代视雄鸡为太阳的化身,远古时太阳神的形象就是三足鸟,《西游记》中二十八星宿之一的昴日星官原形也是一只大公鸡。所以,祭祀太阳神的庙宇就要塑个雄鸡。清代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有载:“二月初一日,市人以米麦团成小饼,五枚一层,上贯以寸余小鸡,谓之太阳糕。都人祭日者,买而供之,三五具不等。”祭祀的人群熙熙攘攘,香火旺盛,《帝京岁时纪胜》说:“左安门内有太阳宫,都人结侣携觞,往游竟日。”

    太阳糕又称“太阳鸡糕”,是用糯米加糖制成,上面用红曲水印昂首三足鸡,或在上面用模具压出“金鸟圆光”,代表太阳神。太阳糕既是祭祀供品,又是京城的节令食品。

    焕然一新迎春耕

    出了正月,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人们从震耳的鞭炮声和浓浓的年味儿中走了出来,迎来生机勃勃的春天。老北京人在中和节这一天,家家户户大扫除,将被风吹雪浸而残缺不全的春联、门神、挂笺、福字等清理干净,迎着太阳的方向焚烧,给太阳神送钱粮,请求太阳神保佑一年里风调雨顺。这就是《帝京岁时纪胜》所云:“焚帛时,将新正各门户张贴之五色挂钱,摘而焚之,曰太阳钱粮。”老北京有歌谣说:“中和节庆龙抬头,春祭句芒祈丰收;白天耕田忙播种,夜里切草喂牲口。”此时,气温回升,雨水渐增,人们以崭新的面貌投入到春耕春种的繁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