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神女”重生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3月07日        版次: 16     作者:

    阮玲玉塑造的“神女”形象

    上世纪30年代的默片《神女》

    王双喜

    《神女》是一部无声电影的名字,阮玲玉主演,影片讲述了一个为了生存和抚养儿子而出卖肉体的“神女”的悲剧故事。影片于1934年上映,被国际影坛誉为中国电影黄金年代的最佳默片之一。

    1949年,北平在一夜间封闭了全市妓院,解放了全部“神女”,彻底废除了娼妓制度。

    “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

    中国的娼妓制度由来已久,明清时北平的妓院已有规模,主要集中在前门地区附近的王广福斜街、朱茅胡同、留守卫、石头胡同、百顺胡同、陕西巷、韩家潭、小李纱帽胡同这“八大胡同”。

    辛亥革命后,北平的妓院迅速增加。1917年,注册妓院达391家,妓女3500人,私娼过7000人。而嫖客多是新上台的权贵,他们志得意满,恣意享乐。

    抗战时期,日军占领北平,战乱饥荒,大批良家女子被逼良为娼,落入烟花巷。三四等妓院的“下处”主要集中在前门外大街兴隆街路北銮庆胡同附近的小观胡同和崇文门外大街磁器口南侧的黄花苑东胡同、中胡同、西胡同、九道湾、竹头胡同几条巷内。这里的嫖客多是国民党下级军官、士兵、小商人、车站脚夫、三轮车和人力车夫等。至1949年北平解放前,全市妓院有200多家,妓女1200多人。

    1949年2月,当解放军的威武之师进入这座千年古都,欢迎人群中也不乏从妓院跑出来看热闹的妓女、老鸨。她们没有想到新政权将给她们的命运带来突变。

    为了尽快争取民心,稳定社会秩序,北平新政府优先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取缔妓院。3月,北平市政府下发对妓院进行管制的若干暂行条例。5月,市长叶剑英召集政府官员,开会研究清理妓院的问题,叶剑英指示,先把妓院情况调查清楚,然后制定处理办法。

    新政府如此果断决策,与毛泽东进城后的一次经历有关。

    有关史料记载,5月,毛泽东已入住香山双清别墅。一天晚上,他乘吉普车进了北平城。在一个胡同口,汽车被吵嚷的人群阻断,原来是妓院老鸨正带着一帮打手对逃跑的小妓女拳打脚踢。毛泽东十分愤怒:“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

    7月,市民政局、公安局、妇联等单位联合对全市妓院进行调查,了解情况。市委书记彭真和组织部长刘仁亲自巡视八大胡同,得知连13岁的妓女都染上了性病,更坚定了取缔妓院的决心。

    以雷霆之势查封妓院

    8月9日,北平市召开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们提出了取缔妓院改造妓女的提案。9月19日,《北平市处理妓女办法(草案)》出台,决定“先集中力量处理明娼,暗娼另行处理之。对妓女采取集中统一集训,分别处理的方针,对妓院老板和领家,采取取缔政策,除命令停业外,对于罪恶昭彰、伤害人命者依法惩处,对其敲诈剥削非法致富的财产,予以没收;对茶房、跟妈、伙计则一律遣散。”《办法》颁发后,市民政局、公安局、卫生局、企业局、人民法院共同组建了处理妓女委员会。

    10月15日,上述单位又共同组建了封闭妓院总指挥部。公安部部长兼北京市公安总局局长罗瑞卿任总指挥。11月21日下午,在中山公园中山堂召开了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17时30分,全体代表一致通过立即封闭全市一切妓院的决议案。新任市长聂荣臻庄严宣布:封闭妓院,立即执行!

    罗瑞卿以雷霆之势指挥这场行动。在出发前,罗瑞卿向行动组成员再次强调六条纪律:一是必须立场坚定,态度严肃,依法执行任务,不得与妓女调笑或受勾引,不得有讽刺、看不起的态度;二是不得接受任何贿赂或任何款待;三是对妓院财物须按规定手续进行登记,不得疏忽;四是不得私自拿取妓院物品或假公济私;五是执行任务应小心谨慎,严防意外;六是服从命令听指挥。

    18时整,身着墨色棉制服的管片民警,带领行动小组的同志走进妓院。见管片民警进来,有的老板热情招呼,有的领班点头哈腰,命人沏茶伺候。民警们严肃地说:“你们马上到分局去开会!”这并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到了分局的大会议室,被“请”来开会的老板、领家坐在长条椅子上,有的互相点头打招呼,有的聊闲天,有的板着脸一言不发。

    “市各界代表会议通过一项决议:立即封闭全市妓院!”听到这里,老板、领家们呆若木鸡,他们没有想到,共产党竟要封闭妓院,行动又如此突然。全市妓院的老板、领家无一漏网,其中罪大恶极分子被立即拘捕,押送市公安局警法科。

    20时整,2400余名干警、27个行动小组、37部汽车,扑向5个城区及东郊、西郊的妓院。卫生部的消毒组带着消毒药水和药品,也同时出动。

    次日凌晨5时许,全市224家妓院全部封闭,集中拘留了424名老板和领家,收容了1268名妓女。经甄别,被暂时拘留的跟妈、茶房等大多释放。至此,北平的娼妓制度被取缔。

    教养院培养自力新女性

    《北京崇文公安史料》中有这样的记载:妓女们对封闭妓院欢欣鼓舞,收容时坐在卡车上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文记电镀厂经理说:“政府封闭妓院,人人都赞成,妓女们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老板吃的是妓女们的血肉,早就该天诛地灭了!”

    查封妓院后,市公安局、人民法院组成的审讯委员会审讯处理了老板、领家,罪大恶极的依法判处死刑,其他有的判处无期、有期不等的徒刑,有的处以劳役,个别保外就医、取保释放。市公安局、民政局组成的财产处理委员会没收了老板、领家剥削妓女所得的财产。

    市妇联、民政局、卫生局组建了妇女生产教养院,原来的“春艳院”等妓院挂上了“北京市妇女生产教养院”的牌子,昔日的妓女成为学员。生产教养院对学员们进行教育,医治她们的疾病。学员们纷纷揭发控诉老板们肆意打骂、蹂躏摧残、残酷盘剥等罪行。

    在教养院里,教养员启发学员们的阶级觉悟,培养她们的劳动观念,不仅给她们讲劳动英雄的故事,还经常请工人们到教养院与学员们座谈,谈如今的工人如何处处受尊重,让大家认识到劳动最光荣。同时帮助学员们从日常的生活起居开始,练习收拾房间、打扫院子、洗刷厕所、烧开水,逐渐改掉好吃懒做的习惯,努力适应新生活。

    学习结束后,有的学员就留在教养院里,教养院为她们购买织布机、织袜机,建起“新生棉织厂”,学习生产技能,让她们工作有安排,生活有着落。有的被送回家,与家人团聚。有的和对象结婚,政府给操办婚事,帮着成家立业。

    走出教养院后,一些学员进入被服厂、地毯厂等单位,从事手工业劳动,开始新生活,走向新人生。一些学员后来还被评为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有的还入了团、入了党,当了干部。 

    取缔妓院,废除千年娼妓制度,赢得社会各阶层人民群众的热烈拥护和普遍赞扬。当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封闭妓院的决议,报道了封闭妓院的经过,发表了《解放妓女》的短评。11月23日,又在显著位置发表了《千余妓女开始新生活,正组织学习改造思想》《欣闻千余姐妹跳出火坑,首都各界妇女万分兴奋》等文章。北京被服厂的女工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女同学纷纷写信,表示坚决拥护政府的行动,并给学员们送书,鼓励姐妹们好好学习,成为自强自立的新女性。

    《中国人权发展50年》铭记了这一历史成就:“1949年11月,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率先作出禁娼决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这种在中国延续三千多年、严重摧残妇女身心健康和尊严的罪恶渊薮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