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金花加油

        李迪

        电影《五朵金花》是大理的名片。

        剑川小伙儿阿鹏寻找大理姑娘金花的爱情故事,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流传至今。

        中石油在大理有座加油站,也叫金花。 金花站坐落于大理万花路,背靠苍山,面朝洱海。打听来的,导航来的,轻车熟路来的,宁绕二里也要来的,各种车慕名来加油,车头连车尾。油站的姑娘小伙儿,穿戴起金花和阿鹏的绚丽服饰,把客人带进了电影场景。蝴蝶飞来采花蜜,油站销售拔头筹。

        电影里,阿鹏为寻找心爱的金花,历经磨难,受够白眼,甚至被洗牛犊的脏水泼一身。

        金花加油站呢?同样有欢笑也有哭泣,有歌声也有委屈。

        我跟金花陈学艳的谈话就从这儿开始。她是这个站的经理。

        现金与IC卡

        有一次,加油站的系统坏了,我急忙请人来修,干了一上午,IC卡还是没装上。这时候,来了一个客户,西装笔挺。一停车,就掏出卡,跟加油的小金花说,93号,200块!

        小金花说,师傅,不好意思,我们的系统坏了,IC卡暂时不能刷,只能付现金。他一听眼珠子就翻成大元宵,我干吗要给你现金?我早把现金存卡里了。你今天能加也要加,不能加也要加!小金花花容失色,赶紧跑到办公室喊我。

        我出去一看,哎哟,是一个老客户,物流公司的老总。我说,哎哟,好久没见您来加油了,一定很忙吧?今天是加满吗?还是要上大理古城吗?

        没等我往下说,他就单刀直入,IC卡怎么不能用?我说,您消消气儿,您是咱们的老客户,能照顾一定照顾。今天我们的系统出了点儿小问题,正紧锣密鼓修呢,暂时不能刷卡。他说,你们系统坏了关我什么事?我就是要加油!我说,您照顾我们生意,谢谢您!您看这样行吗,您先付现金,等系统修好了,我打电话告诉您,您过来,我把现金退给您,您再用卡刷,行不?他说,我没带现金!

        他把话撂这儿了,再跟他较真儿,事情就僵了。我笑得一脸山茶花开,您是老客户了,您没带现金没关系,先把油给您加满,您先用着,等您方便的时候,您再把钱给送过来或者再补刷卡,您看行不?

        一连七个“您”,就差给跪了。

        他说,这还差不多。

        我把油给他加满了。他跟我一挥手,拜拜!

        车屁股一冒烟走了,我这才想起没他的电话,他要是不回来怎么办?这样的事多了去了!

        我傻站在那儿,想来想去,算了,这200块我认赔!

        这样想着,回到办公室。还没坐下,电话就来了。我一阵小激动,可能是他打来的,这年头儿还是好人多。可是,拿起电话一听,脸就绿成山茶叶了。电话是公司投诉管理岗打来的,说我们这儿有一单投诉你!

        啊?没发生什么事啊,怎么会有投诉?投诉什么呀?

        管理岗说,你打开手机看看就知道了!我一看,哎哟妈呀,投诉的就是刚才这件事,说我们系统坏了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为什么他有卡却不给加油?我不但给他加了油,连油钱能不能要回来还两说着,他还点名道姓投诉我,这也太不厚道了!

        我给管理岗回电话解释,没说两句,就哭了。说不下去了。

        我都认了赔钱,还落这么个结果!公司规定,只要有投诉,就形成记录列入绩效考核。我倒没什么,全站的人跟我倒霉。老天啊,还有地方说理吗?

        管理岗跟我说,你也别哭了,哭得我们也难受。既然有投诉,你就要给客户道歉!他的电话是……

        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散了架。

        他的电话倒是有了,可是这是让我道歉的呀。

        我真想说,不干了,受不了这份气!

        这时,窗外飞来一只小鸟儿,冲我叽叽叽。我抬眼看,它翅膀一扇,扑棱棱,飞走了。叽叽叽,别生气!

        是啊,我不能生一时之气。我是金花标杆站的经理,难道就被这不讲理的客户打败了吗?再说,他是我们的老客户,以前没少来,以后还会来。如果他生意场上不顺,难免会发脾气。你不是知道他是狗脾气吗?为什么还要计较呢?

        我抹抹脸上的泪,缓缓神儿,拿起了电话。

        还没拨通,脸就笑成了山茶花。电话是听得出表情的。

        我是金花加油站的经理,我跟您道歉……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上班,办公室就打来电话,有人把200块钱放我办公桌上了……

        灌汽油与柴油

        这样的悲喜交加,时时在站里上演。

        有一天半夜,一位女客户来加油。那是台好车,180多万的路虎。平时都是她老公来加油,加的是98号汽油。她说老公喝醉了,所以她来加。

        她下车后,就给老公打手机,问加什么油。老公说的什么旁人也听不见,只听她说好好好,扭脸儿对员工说,加柴油!

        员工是个新来的小姑娘,一听就蒙了,好像路虎都是加汽油的,没听说加柴油啊。她探头看看油箱盖,很多油箱盖上都写着柴油或汽油,多少号。可这台车没写。小姑娘拿不定主意,就跑来找我,经理,这个客户要给路虎加柴油。

        啊?我也一哆嗦,好像要往我嘴里加柴油。怎么办?我就问女客户,您这车平时加什么油?柴油。都是您来加吗?不是,是我老公。您再问问老公,是加柴油还是加汽油?柴油,柴油,柴油!

        于是,加了。柴油!

        油箱很大,加了小七百块的。

        加满后,开出去不到半小时,她来电话了,说再怎么踩油门也没劲儿,咔嚓一下熄火了。

        我一听,完了,加错油了!

        我问,您这车在哪个4S店保养?她说哪个哪个。我找到了那个店,把车拖修理厂去了。修理工说,拆油箱清理!老板说,路虎的油箱安全系数高,两个人最少也要拆一天。说不定油已经到油路管里了,那就麻烦了,整个修下来得六七千!我一听,心跳陡然加速,张嘴能吐出来。如果当时去医务室测心率,每分钟过百没悬念。

        这都在其次,如果发动机受了伤,那就更惨了。油站的规定是谁加油谁负责,加错自己赔。我央求老板,这是我们客户的车,能不能一边儿拆油箱,一边儿让人检测一下发动机?老板说,得嘞,你们也不容易。

        这时候,女客户的老公赶来了,酒还没醒,糊里糊涂地问,咋回事?他老婆伸长手指头指他,还咋回事?我问你加汽油还是柴油,你说柴油。得,加错了!

        我真后悔当时没把他们说的录下来。

        第二天,改口了!两口子都说,当时说的是加汽油。

        我一听,差点儿疯了!

        昨天他们说柴油,我还想,如果发动机没坏,清理油箱的钱,大不了他们一半,我们一半,还能将就。现在,两个人都反悔了,全成我们的事了。

        就在这时,老板送来好消息,说发动机没问题!啊,真的没问题?真的没问题。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

        接下来就是清理油箱的费用。一算,果然,6800元!

        如果都让我们赔,真是六月下雪窦娥冤。

        我决定跟他一搏。

        我笑着跟女客户的老公说,昨天您们说的话,大家都听见了,您在手机里跟您爱人说的是加柴油,您爱人也当着我们面埋怨您。可今天您们又说是汽油,这合适吗?

        他两眼一瞪,什么合适不合适?昨天我跟媳妇说的就是汽油!我媳妇还问,是不是98号的?我说是。她就让你们加汽油。你们员工是怎么加的?明明加错了还不承认?你是怎么管理员工的?

        我说,您是我的前辈,比我见多识广。现在,事情已经发生,后果已经造成,再多的埋怨也挽救不了这个后果。我们要想办法,把损失降到最低,把您的车处理好,让您没有后顾之忧。现在您看,油箱清理好了,我们加了98号汽油,让两个司机先后试开了,没问题。我们又把试了车的油放出来,重新加满98号。光油钱就2000多,还不算清洗油箱的6800元!

        他说,你们这么大的国企,几千块都解决不了吗?

        我说,不错,我们是国企。但国企有国企的制度。油站的规定是谁加错油谁赔。为您加油的小姑娘是新来的,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拿到手。因为您的一句话,她就要赔几千块。她是穷人家的孩子,出来找这份工作是为了养活多病的父母。她赔了您的钱,还拿什么养父母?我们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多的客户,一个员工一天要服务上千人,哪有百分百不出错的?就算您对了,您说的是加汽油,我们这个小姑娘给加成柴油了,难道您一点儿也不能原谅她吗?一点儿也不能帮帮她吗?

        他说,好吧,那我们认赔一千。

        我说,账是明的,您都知道是多少钱了。如果您说赔一千,剩下的全落在我们员工身上,那我们员工无非不干了。您是公司的领导,您要处分一个员工,员工也大不了不干了,但您作为管理人员,还得继续干下去,对吧?如果下面的人都走了,您还怎么干?所以咱们处理事情,不能说绝对公正,起码要相对公正吧?

        他笑了,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出三分之二,你出三分之一,行吗?

        我说,行,我代表油站感谢您!

        尽管冤枉,尽管委屈,尽管一百个不愿意。

        但是,我还得这样说。而且,出于真心。

        借坡下驴,给他面子。

        因为,他是我的客户。他今后还会来加油。他的路虎油箱很大!

        这次意外的损失,我们承担了3000元。

        个人承担。油是我同意加的,能让员工承担吗?

        20块与200块

        难受归难受,活儿还要接着干。

        不管实际情况如何,这也算一次加错油的事故吧。我再说一个加错钱的。这件事是我任职十多年经历中最难忘的。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差两天就请产假了。那天本来不该我值班,有人值。我跟他说,我再过两天就休息了,今明两天你就别来了,班我全值了。

        当天晚上十二点多,我正在楼上值班,班长来电话,说现场有个客户,加进去的油又不要了。哎哟,我一听赶紧下来了。

        我问班长什么情况?他说,你看见那辆本田了吗?看见车里的小平头了吗?他过来加油,车窗都没摇下来。天冷风大嘛,我就轻轻敲敲车窗,师傅,加多少号?他摇下车窗,92。说完又把车窗摇上去。我问加多少钱的?这时候车窗已经摇得只剩一条缝儿了,他从缝儿里伸出两个指头,然后就把车窗摇死了。我追着问,师傅,是不是200块?他没再理我,头扭一边儿去了。我心想,算了,天这么冷,他懒得开车窗,别问了,肯定是200块。我就给加了200块钱的。加完后,他把车开一边儿停着,我过去收钱。他拿20块给我,我说,师傅,您加的200块。他一瞪眼,我要加20块,谁让你给加200块的?找你们经理来!

        哦,员工这样一说,我明白了。我朝本田走过去。

        客人很年轻,二十来岁,小平头。

        我说,帅哥,是没带钱吗?

        他说,没带。

        我说,没关系,以后过来补上就行。天这么冷,走吧,祝你开心!

        谁知他说,我说加多少就加多少,多的我也不要,不占你们便宜。你给我抽出去,只留20块的!

        修理工早下班了,谁给抽?本田油箱安全系数高,一般人都没法弄。再说了,加进去的油跟油箱里的底子掺和了,抽出来也废了。就别跟他较真儿了,放他走得了。

        帅哥,油钱你不用付了,我给你免一单!

        我不用你免单,你给我把油抽出去!

        啊?我一听,他不是来加油的,是来搞事情的。

        你要是想在这儿闹事,我就打110了。

        你打呀!说完,他先打起手机来。

        他这一打不要紧,突然从地里冒出二十多号人,呼啦啦!把油站围住。这些人,大冬天的穿着短袖,胳膊上还刺着龙啊虎啊的。

        在油站干了这么多年,我见人见多了。看他们来者不善,我稳住神儿,悄悄告诉员工去报警,同时跟他们好言周旋。我不能激化矛盾,只能来软的,不然他们砸了加油设备就坏了。

        我说,各位帅哥,对不起,我们员工疏忽了,没听清客人说要加20块的,加多了。我代表油站道歉,所有损失由我们自己买单,请你们多多原谅!

        这帮人不听,大呼小叫着,快把油放出来!

        我说,你们看,我是一个孕妇,天这么晚了,我到哪儿去请修理工?没有修理工就没法儿放油。那这样行吗?先把车摆在这里,天亮后我让修理工过来放油,到时候邀请你们一起来处理这件事,好不好?

        不行,不行,必须现在就放!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逼得我无路可走。这帮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一打手机就到了?

        噢,我忽然想起来,旁边儿有家KTV,他们准是在那儿唱歌来着。我灵机一动,说你们等一会儿,我上个洗手间,回头再想办法放油,一定满足你们的要求!

        我来到楼上,打114查号台一查,查到了这家KTV的电话。他们的经理姓刘,也是油站的老客户。电话一接通,我说,刘经理,您快来救场啊!怎么啦?刚才是不是有二十多个小年轻在您那里唱歌?是啊,他们刚走。他们跑到油站来捣乱了!啊?这还行,我叫人去收拾他们!刚撂下电话,KTV的保安队长就带人过来了,怎么着?两泡猫尿就把你们灌成这样了!加油站是好闹的地方吗?出了事谁也跑不了!警察来了全把你们抓走!再说,你们看见没有,人家经理要当妈妈了,怎么连这点儿爱心都没有?你们一个个我都认识,以后还想不想来唱歌?

        保安队长这么一吼,这帮人全老实了,大眼瞪小眼。嗷的一声跑散了。本田车也开跑了,油钱也没付。

        他们刚跑,警察就到了。员工一下子就哭了。

        小平头伸出两个指头,谁会想到他要加20块钱的?这是本田轿车啊,又不是摩托!再问他加多少钱的,他也不理了,我们的员工有错吗?我们也是人,凭什么对我们这样?要不是保安队长抢先赶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回到宿舍,坐在床上,想到刚才的惊心动魄,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我难过得再也忍不住泪……

        失而复得的钱包

        金花陈学艳讲到这儿,门外忽然有人喊,经理,经理,有人来送水果啦!啊,谁呀?她起身去看,我也跟着出去。

        只见一个中年汉子开着一辆皮卡车停在门口,满满一车水果,足有二十几大箱。他笑着说,站里人都有份,每人一箱!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前几天他来加油,把钱包丢在了油站,被员工捡到。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万多现金,还有几十张银行卡、信用卡和一部手机。手机关机了,谁也打不开。这是谁丢的?失主一定很着急。怎么办?

        看着这些卡,陈学艳忽然想起,信用卡一般都带两个电话,说不定去银行能查到。她拿着卡来银行一查,果然,失主还预留了另一个电话。银行马上打过去,接通了这个中年汉子,说你的钱包被金花加油站捡到了,快去取吧!中年汉子高兴坏了,说他离开加油站后,又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几个景点,怎么也想不起钱包丢在哪儿了,还以为在景点被偷了。他来油站领取,当场拿出现金感谢,被陈学艳婉拒了。他心有不甘,就买了一车水果,说什么也要站里收下,不收就不走。

        陈学艳笑成一朵山茶花,谢谢你啦!全收是不行的。你已经拉来了,我就破例收下一箱,让站里的金花和阿鹏都尝尝!

        这时候,迎着阳光,我看见她眼里泪花闪烁。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