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看北京冬奥会转播“黑科技”

        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当地电视台成功转播了比赛,约16万观众通过荧屏,感受了奥林匹克的魅力,也开创了奥运会转播的先河。此后80余年里,每逢夏奥会和冬奥会,电视转播都是绕不开的环节。那么3年后北京冬奥会转播工作,又会有哪些新意?

        正在北京召开的世界转播商情况介绍会期间,奥林匹克转播公司(OBS)首席执行官雅尼斯·埃克萨尔霍斯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将通过8K、VR、云等“黑科技”,让北京冬奥会的转播工作成为“史上最富创新性”。

        技术:

        人工智能和云平台有望同时登场

        在奥运会赛时,OBS负责使用最先进的技术采集赛场的图像与声音,全方位满足持权转播商的需求,将精彩的奥运赛事传播到亿万观众眼前。

        随着新技术的发展,与奥林匹克一样追求卓越的转播工作需要主动改变,用更创新的方式呈现奥运会。一年前的平昌冬奥会上,4K、8K、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等先进技术已经应用到转播当中。

        埃克萨尔霍斯表示,在北京冬奥会上,这些技术的应用将更加完善,并增加新元素,“清晰度方面,我们希望在北京冬奥会上应用8K技术,另外VR和AR也会有更多应用。此外,我个人对人工智能技术很感兴趣,我们正在与中国的一些顶尖科技企业一起探索,争取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北京冬奥会的转播当中。”

        在当下,年轻人已经不再局限使用电视观看奥运会,各种智能设备成了他们感受奥林匹克运动的新终端。鉴于此,OBS还与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阿里巴巴一起,将云平台技术应用到北京冬奥会的转播当中,满足不同终端的需求,“通过云平台技术,我们能更大量地处理内容,并能根据观众的个性化需求,推出专属的定制化内容。”

        通过各种新技术的应用,OBS希望在3年后为世界奉献一次“最富创新性”的冬奥会转播,埃克萨尔霍斯告诉记者。

        规模:

        5000小时内容不只在场内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观众对于奥运会的内容需求大增,并且已不仅仅局限在比赛本身。为满足时代的新需求,北京冬奥会期间OBS将制作约5000个小时的内容,创下历届冬奥会之最。埃克萨尔霍斯说:“冬奥会的全部比赛时长累加一般不超过1000个小时,因此我们会给用户讲更多的诸如幕后花絮、运动员故事等比赛之外的内容,这些内容将不只提供给电视台,还要提供给社交媒体,让更多人了解冬奥会。”

        埃克萨尔霍斯透露,为实现5000个小时的内容制作,OBS将雇佣4300位全球顶尖专业人员参与北京冬奥会的转播工作,其中也包括大量本地专业人士,“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我们就曾与很多本地专业人士合作,近年中国的转播产业发展迅猛,我们希望3年后有更多本地人才参与冬奥会转播。”此外,OBS还计划与中国高校合作,培训并雇佣一部分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参与北京冬奥会转播。

        完成一次成功的冬奥会转播,需要的不仅仅是人才。埃克萨尔霍斯坦言,相比夏奥会,冬奥会的转播工作更难,“在封闭的场馆内你能控制大部分情况,但冬奥会很多场地是在户外,天气、海拔、地形等因素复杂得多。在平昌,我们就曾面临过极寒的考验,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在严寒中站几个小时,设备也有可能无法工作。”

        克服困难的唯一方法是提前准备,而北京冬奥会场馆的相关设施建设,则给了埃克萨尔霍斯信心,“北京冬奥会场馆都是以最高标准、最先进技术建设的,我们的专家曾到部分场馆做过调研,他们一致认为设施非常棒。北京冬奥组委的各项工作也非常优秀,我相信3年后我们会有很棒的转播条件。”

        目标:

        通过转播普及冬季运动

        55岁的埃克萨尔霍斯有数十年的体育转播经验,在他看来,奥运会为观众提供了一个了解他们此前不熟悉运动的绝佳机会,“大部分人可能只对两到三项运动比较了解,但看奥运会时,一般人会关注六七项体育运动。还有的人平时不看体育比赛,只是有奥运会时看。而在冬奥会上,这一特点体现得更加明显。”

        正因此,对埃克萨尔霍斯和OBS转播团队来说,在北京冬奥会期间通过镜头最大程度地展示冬季运动的魅力,就是首要工作目标,“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我们要让观众首先理解、看懂冬季运动,然后再让他们爱上这项运动。”

        “中国‘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非常远大”,埃克萨尔霍斯谈到这个话题时很兴奋,“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冰雪普及目标,希望OBS的转播能帮助实现这一目标,让中国观众了解更多冬奥知识和冬季运动,并且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能在冬奥会后有兴趣去尝试一些冬季运动。”本报记者 赵晓松  

  • 雪上“大医生”——郭祁

        穿上白大褂,他是积水潭创伤骨科的一名主治医生;换上滑雪服,他是一位具有高级道技能的滑雪爱好者。把两者结合起来后,他已然成为北京冬奥组委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战将。他叫郭祁,今年42岁。

        说起爱上滑雪,郭祁和他的妻子算是近年来北京冰雪热的头一拨儿人。2010年,爱好广泛的郭祁喜欢上了滑雪,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两年,便可在高级道驰骋,体会雪上飞的感觉。郭祁的孩子四五岁时,便被他拉到了雪上。两年过去,6岁半的儿子居然也达到了上高级道的水平。

        以每小时90多公里的速度高速滑下,那畅快的感觉难以言表。不过,作为一名医生,郭祁自然有一份职业敏感和仁者之心。郭祁在近十年的雪上经历中,目睹了很多受伤案例,其中包括自己的妻子。两年前,妻子和他在崇礼一起滑雪时不慎摔伤,大腿骨折。与郭祁同行的积水潭医院很多科室的大夫迅速将他的妻子送到附近医院,采取了相应措施,然后送回北京进行了手术。还有一次,郭祁看到一位男孩摔倒后肩部脱位,他迅速赶到事发地点,向男孩父母表明身份,随后进行了复位救治,使男孩在短时间内摆脱了伤痛。出于职业素养,郭祁和他的同事们每遇受伤事故,总会在第一时间出手救治,他们也为自己在雪场上能够客串“雪上医生”感到骄傲。

        2017年底,北京冬奥组委通过医务部门向各大医院发出通知,招募北京冬奥会冰雪项目赛场医务人员,这让郭祁非常激动,因为有了“转正”的机会——能够真正成为一名“雪上医生”,而且还能服务冬奥会。

        不过,当郭祁加入医疗保障团队后,才发现要做一名合格的冬奥会赛场医生,要努力的事情很多。有着19年医龄的郭祁,医术没的说,但在野外进行救治伤员,要学习的知识还真不少。在众多滑雪爱好者中,郭祁的滑雪技能可谓上乘,但想在冬奥赛场上大显身手,差的可就远了。去年,北京冬奥组委带着这些“大医生”去加拿大考察世界杯赛医疗保障工作,他们才知道在真正的比赛中什么叫冰面雪,从滑行难度到装备,都跟业余滑雪不是一码事。国际雪联规定,赛时如果发生运动员摔伤事故,医务工作者必须在4分钟之内赶到现场。看来这难度还是蛮大的。但是,从不畏惧挑战的郭祁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当一名合格的“雪上医生”。

        作为一名医生和有着较高滑雪水平的人,郭祁几年来的经历也让他总结出一些滑雪心得。他也希望讲述一些东西与所有滑雪爱好者分享,以尽快掌握滑雪技能并避免受伤。

        ——滑雪前要做充分的准备活动,拉伸肌肉,活动关节;

        ——最好刚开始就请一名合格的滑雪教练,并在教练指导下,循序渐进加快滑行速度;

        ——不要当雪场“鱼雷”(横冲直撞者),很多受伤是两者相撞造成的;

        ——提前将雪场救援电话输入手机中并置顶,以备不时之需;

        ——受伤后不要慌乱,尤其是骨折后,要尽量冷静等待救援,防止二次受伤。

        本报记者 吴东  

  • “雪上马拉松”滑进京城

        2019国际雪联中国北京越野滑雪积分大奖赛将于3月11日在国家体育场“鸟巢”拉开帷幕,本次赛事总奖金高达150万元人民币,共有来自21个国家的200余名顶尖高手展开竞逐。这是目前中国奖金最高的雪上赛事,也是这一冬季奥运会第一基础大项首次亮相京城。

        “四天三场城市越野滑雪赛,全世界首创,这必将创造越野滑雪的历史!”国际雪联越野滑雪委员会委员、此次越野滑雪赛的竞赛主任德国人乔治·吉普福表示。这项比赛无疑给北京创造比肩“北马”的品牌赛事增加一粒重要的砝码。

        城市越野滑雪赛此前在欧洲十几个国家都曾举办过,德累斯顿站、莫斯科站和去年的延安站城市越野赛,竞赛主任兼技术代表都是吉普福。作为国际雪联越野滑雪委员会委员,他致力于越野滑雪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推广,他最近18个月已经13次来到中国。他表示,此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在四天内举办过三站城市越野滑雪赛,这对组委会的整体计划、分工、统筹、协调都是挑战。北京赛事组委会听取了国际雪联专家的建议,采用最先进的造雪、储雪技术,在高温造雪和科学储雪方面有了大幅度提高。

        毗邻鸟巢和水立方,夹在其中的奥林匹克公园庆典广场游人如织,如今这里被皑皑白雪圈出了一条环形赛道。两台制雪机正在紧张忙碌着。3月的北京,白天室外温度已经超过10摄氏度,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越野滑雪赛的雪。事实上,去年3月,这项赛事第一次走入中国时先到了延庆,那个时候室外气温能上20摄氏度,但雪道依然不会融化。

        赛事主办方已铺设好总长1.74公里的滑雪赛道,来迎接这一北京首场城市越野滑雪赛事。此外,3月2日和4日该赛事还将分别在首钢工业遗址公园和延庆八达岭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两站赛事。首钢工业遗址公园赛道长度1573米,延庆八达岭国际会展中心赛道长度1408米。本报记者 刘大伟  

        冬奥知识

        越野滑雪是世界上最古老、最传统的滑雪赛事之一,被誉为“雪上马拉松”。越野滑雪起源于北欧,又称北欧滑雪。

        越野滑雪是以滑雪板和滑雪杖为工具,滑行于山丘雪原的运动项目。赛道路线中的上坡、平地、下坡地形约各占总距离的三分之一,选手需要使用传统式或自由式滑雪技巧进行比赛。传统式技巧要求选手在比赛中的蹬动(包括两脚交替滑行、同时滑行、滑行中的开脚踏步、滑降以及转弯等)不得有任何的蹬冰式(即侧蹬)动作。而自由式技巧则对蹬动动作不作限制。较之其他滑雪项目,越野滑雪受伤风险较小,安全系数较高。

        个人比赛,选手们以15秒至30秒的间隔出发,使用传统式或自由式滑雪技巧滑行完成比赛。

        双追逐比赛,要求选手在比赛前半段采用传统式滑雪技巧,后半段则采用自由式滑雪技巧。

        个人短距离比赛,选手可使用传统式或自由式滑雪技巧完成比赛。

        团体短距离比赛,是2名选手在3至6个区间内交替滑行的短距离接力比赛。比赛时,每队有两名运动员轮流在雪道上滑行。

        集体出发比赛,顾名思义是所有选手同时出发的越野滑雪比赛,选手可使用传统式或自由式滑雪技巧完成比赛。

        接力比赛,每队共4名选手参赛,第一和第二位选手使用传统式滑雪技巧,第三和第四位选手则使用自由式滑雪技巧。本报记者 刘大伟  

  • 冰雪短波

        ●19日,北京冬奥组委正式发布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遗产战略计划》。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官网也发布了该计划。国际奥委会北京冬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胡安·安·萨马兰奇发来贺词,称“战略计划的发布对国际奥委会和北京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1日,北京冬奥组委运动会服务部在张家口市崇礼区举行了北京冬奥医疗保障医护人员滑雪技能强化培训启动仪式,“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正式成立。来自北京市和河北省的71位掌握中高级滑雪技能的医护人员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参加4期培训,并接受国际雪联专家的指导和评定。

        ●北京冬奥组委滑雪战队小海坨分队23日在延庆举行了第三纵队的选拔测试,来自北京地区的92人参与测试。本次选拔测试侧重于竞赛组织工作所需要的滑雪技能,考官由第一、二纵队中长期从事滑雪教学和竞赛组织的国家级考评员和国家级裁判担任。北京冬奥组委将于近期公布入选队员名单,并在3月份依托东北、河北举行的相关赛事继续实战练兵。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白俄罗斯站比赛2月23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郊区的拉乌比奇滑雪场进行,中国选手徐梦桃摘得女子组比赛金牌,队友徐思存、邵琪分获银牌和铜牌。徐梦桃本赛季状态出色,此前在莫斯科站比赛中曾收获一枚铜牌,目前她的总积分排名世界第一。

        ●24日,2018至2019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世界杯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展开平行回转项目的争夺。宫乃莹在女子平行回转比赛中摘金,为中国队实现该项目突破。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与单板滑雪比赛场地,本赛季云顶滑雪公园完成了冬奥规格的平行大回转赛道,此次世界杯比赛也吸引了来自12个国家的91位顶尖运动员参赛,不乏冬奥会奖牌得主和世锦赛冠军。

        ●2018至2019年度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24日在长春落下帷幕,来自黑龙江省滑冰训练中心的金博洋技压群雄夺得男单比赛冠军,北京选手安香怡获得女单冠军,彭程/金杨组合摘得双人滑金牌,冰舞项目冠军则由陈宏/孙茁鸣组合获得。

        (晓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