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告别寒冬,影视行业“回春”

        本报记者 李夏至

        伴随着股市一片利好,这两天,持续低迷了一两年的影视上市股也开始随着大盘“回春”。上周刚刚公告转让股权并易主的慈文传媒昨日涨停,而此前出品了春节档票房冠军《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也因票房利好在年后涨停,当代明诚、上海电影、华闻传媒等影视股均涨幅居前。

        曾经一度因为与资本过度捆绑,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们经历了较为严峻的寒冬——对赌协议无法完成,宣布商誉减值,甚至需要以一折变卖股权以求存活。成也资本,败也资本,对国产影视制造者们来说,游资退却,回归创作,这场脱困之路刚刚开始。

        慈文“易主”,为缓解资金压力

        开局不利,是2019年开春后不少影视公司的普遍感觉。为了解决财务危机,上周,老牌制作公司、在业内有着“爆款制造机”之称、先后制作过《花千骨》《老九门》等电视剧的慈文传媒发布公告,宣布其创始人马中骏将减持公司15.05%的股份,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江西省人民政府将成为慈文传媒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中毫不掩饰地表示,此次股权转让其实是为了解决慈文之前的股权质押难题。作为上市公司,慈文传媒2018年的业绩报告显示,其预计亏损额度超过9.5亿元,而此前作为公司的大股东,马中骏个人已多次质押股权。慈文传媒副总裁、首席品牌官赵斌透露,这次股权转让后,公司的财务压力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公司未来将从民企转变为混合所有制的上市公司。

        面对外界“慈文易主”“折戟资本”的说法,赵斌表示其实略有偏差。据他介绍,此次改革后慈文将保持原有团队和创作方向不变,虽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再是创始人马中骏,但华章投资与慈文的合作并不会介入创作。“国有资本的进入,很大程度上是为慈文的未来发展纾困,并不是因为走不下去了。新的资本注入,也只会让慈文未来的发展更好。”据他介绍,解决了资金难题后,慈文未来将投入更大体量的影视项目,着力提升国剧品质,做出更多能代表中国国际化的重头作品,像2019年恰逢发现大熊猫150周年,慈文方面计划抓住这个契机与国际合作,联合开发相应的文创项目。

        影视股“爆雷”,并购热埋下祸根

        对更多的影视上市公司来说,因为受困于2018年的影视税收风波,回款困难,发行遇阻,如何止损并重新回到运营的正轨才是正题。

        年后,19家影视动漫股相继发布了2018年的业绩预告,其中10家业绩预亏,6家虽然盈利,但业绩预减。其中,曾经出品过《媳妇的美好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等知名国剧的华录百纳成为影视动漫行业的“亏损王”,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业绩亏损大约33亿元,而在上年同期公司盈利超过1亿元。根据华录百纳的解释,业绩亏损主要是因为综艺招商不达预期、内容营销收入大幅下滑,影视项目未能及时确认收入,同时因子公司出售喀什蓝色火焰、北京蓝色火焰也形成了接近16亿元的投资损失。

        来自财经专业媒体的分析显示,前几年,影视行业资本运作较为活跃,利润承诺协议几乎是影视上市公司兼并收购的标配,多数公司是“轻资产+高估值”模式,以三年业绩对赌为主,部分对赌期延长至四年。这就导致了高溢价的并购重组会背负高额的商誉,而一旦被并购的公司业绩不达标,商誉减值的风险就不断增加。2014年,蓝色火焰作价25亿元被华录百纳收购,创下了综艺行业投资并购的最高值。蓝色火焰在2016年盈利达到2.7亿元,2017年净利润达到1.5亿元,但到了2018年前10个月巨亏4.7亿元,并最终在2018年12月分别以400万元和10万元的价格,将喀什蓝色火焰、北京蓝色火焰两家公司打包出售给南京大道行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种“贱卖”被外界普遍视为是对不良资产的甩卖清仓。然而,这种情况在影视行业并不鲜见,像遭遇税收风波后,以接近一折的价格将子公司盛世星辉股权转让的当代东方,上周发布的2018年财报就显示,其2014年以七倍溢价收购的子公司盟将威影视,去年因电视剧销售情况不佳、回款遇阻,“使得收入大幅下滑,业绩不佳,计提约8.76亿元的商誉减值”,而当代东方也因为子公司的拖累预计全年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

        与资本松绑,退回创作主体

        引入国资、变更股权和实际控制人,从上市公司发展的角度看,慈文此次脱困不仅渡过了资金难关,而且还能保持原有制作方向不变,似乎已经是最好的选择。经过一周的观望和利好消息发布,昨日慈文传媒股票已经涨停,恢复了市场信心。

        “目前传媒行业的困难是共性问题,需要大家抱团取暖,并需要资本的加持,争取赢得资本的青睐来渡过危机。”当代东方副总裁李泽清透露,目前影视公司的过冬方式包括盘活现有资产,清理回款旧账,同时要多方位增加资产布局的维度,分担现有的风险。

        与慈文引入有江西省人民政府背景的华章投资相似,有着“国产影视第一股”之称的华策影视,在2018年12月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转让不超过3549万股(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给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而华闻传媒也将股权转让给了国资背景的投资机构。除了引入国资,还有不少公司选择与视频网站平台深度捆绑,像腾讯视频与《琅琊榜》制作公司正午阳光已经合作了多部自制剧,还将《如懿传》制作公司新丽传媒直接收购,而慈文此前也宣布将与爱奇艺联合成立全资子公司。

        从过去的游资遍地,到如今更为专业的资本和平台进入,对于历经寒冬的影视行业来说,回暖正在发生。赵斌也表示,过去一年的影视寒冬一方面给影视从业者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国资背景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对作品的品质和口碑有一定要求,视频网站等平台也不会贸然拿自己的播出效果试险。真金不怕火炼,我们虽然经过了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但最后留下的一定是能够扛住市场风险,能够持续产出优秀作品,得到市场认可的制作者。”漫画/琚理  

  • “艺播计划”助专业艺术院团上直播

        本报记者 韩轩

        “我是花椒直播负责人,很想直播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的演出作品,我们加一下微信吧。”2月27日中午,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高峰论坛刚刚结束,好几位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就把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宋官林围住,希望交换联系方式。在高峰论坛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了“直播+艺术院团”的“艺播计划”倡议书,受到艺术院团和直播平台的欢迎。这意味着,以后有望在酷狗、快手等众多直播平台上看到专业艺术院团的高端演出。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为很多草根歌手和素人明星提供了展示自我的空间,但入驻直播平台的资深艺术家很少,更别提专业艺术院团把优质剧目搬到直播平台开播了。在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高峰论坛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秘书长潘燕发布了“艺播计划”倡议书,倡议专业院团与直播平台强强联合,把优质的演艺内容传播得更远。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中芭演出公司等院团,酷狗直播、斗鱼直播等直播平台纷纷响应这一倡议。

        “传统表演艺术需要插上新的翅膀。”宋官林对这种新的尝试十分看好。他暗暗算了一笔账,他曾在国家京剧院任院长,国家京剧院每年演出300至350场,每场观众人数是800至1000人,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每年200至220场演出,每场观众人数在1200人左右,“要是通过直播传播,会有数以万计甚至更多观众观看,我们在北京登台,身在全国各地的观众都可以看到,影响力被扩大!”

        观众都通过手机看直播,会不会影响进剧场的人数,使演出票房降低?宋官林没有这个顾虑。他认为舞台艺术具备让观众重复欣赏的能力,京剧爱好者看《龙凤呈祥》,一定要听其中的《甘露寺》,歌剧爱好者看《图兰朵》,也一定会听《今夜无人入睡》。“大多数观众是在知道剧目情节走向之后才走进剧场,所以我不担心观众看了直播就不再来剧场。”宋官林透露,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将于五月推出最新的作品歌舞音画《美丽中国》,准备尝试直播排练、首演等重要环节。

        由于专业院团拥有大量高水平的演艺人才,其中不乏传统文化的传承人,让他们登上直播平台也有利于传统文化的传播。论坛上,一位明星主播“庄妃”也来到现场,她是广东粤剧演员出身,擅长粤剧、京剧、川剧等传统艺术,2016年入驻酷狗直播。“作为戏曲演员,我们每天都忧虑观众在哪里,加入直播平台后,我发现喜欢戏曲的观众有很多,通过直播他们不进剧场就了解传统艺术。”“庄妃”定期在直播间表演川剧变脸,还将网络直播特效与戏曲结合改编为莲花舞。目前她在酷狗直播平台已拥有7.7万粉丝,对于一个地方戏曲剧种来说已相当有人气。据了解,酷狗直播曾和广东粤剧院合作,将大型古装轻喜剧《狮吼记》免费直播,吸引了24万观众围观。

  • 回避道歉,遮羞布难遮羞

        李洋

        今年61岁的当代艺术家叶永青正在经历其人生中也许是最难熬的一天。27日凌晨,中新社打造的新媒体“华舆”爆出,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指责叶永青的作品涉嫌抄袭,同时提供多图加以佐证。十余个小时后,叶永青通过媒体发声,“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是对我影响至深的艺术家”,但是对于两者画作之间为何会这么相似等问题未作出回应。

        叶永青近年来一直被圈内人尊称为“叶帅”。一句轻描淡写的“影响至深”,却让人感觉不那么帅。大家都明白,这句托辞不过是这位资深艺术家焦急中找到的一块遮羞布。只是,这样的回应不禁让人联想到许多类似的事件。影视作品抄袭了,就被冠以“致敬”的名义;文学作品抄袭了,就解释为“作者灵魂深处的拷问是相似的”。每每有此类事件出现,都会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被端出来加以粉饰,却没有哪个抄袭者敢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求生欲”是时下很流行的词。从抄袭类事件当事人的反应来看,他们普遍没有很强烈的“求生欲”,反而都很“淡定”。恐怕,这是因为即便有了这样的污点,他们也并未真的遭遇生存危机。郭敬明涉抄袭门之后,书照样出,电影照样拍,便是明摆着的例子。此番轮到当代艺术领域,圈内人也断言,市场是健忘的,大众也是健忘的,过不了多久,涉事艺术家的作品该参展参展,该售卖售卖,并不会受太大影响。在只追捧“名声”的艺术生态里,信用污点显得微不足道。克里斯蒂安·西尔万在求告国外艺术机构停止销售这些涉嫌艺术品时,就明确遭到了拒绝。理由是,叶永青太有名了。

        忽然为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感到悲哀。那些带着鸟、笼子、十字架等典型元素的作品最早是他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叶永青的相似作品则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如今,两个人都一把年纪了,克里斯蒂安一幅画最多能售出6000欧元,但是叶永青的类似作品却可以卖到100倍以上的价格。曾有人开玩笑说,谈钱,是对艺术最大的尊重。可本该受到尊重的独创者,却没能得到这份尊重。

        艺术是人类创造性的体现,独创是其最大的魅力。而随着信息共享技术越来越发达,无论哪个艺术门类,无论什么地位的艺术家,抄袭之举只会被以更快的速度“检索”出来。叶永青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在信息如此透明的时代,面对睽睽众目,又何必再找遮羞布。毕竟,您什么都有了,唯独丢失了对艺术独创性的尊重、虔诚和敬畏。若大家都毫无所谓的丢失掉这些品质,最终遭到反噬的会是艺术本身,吞没的会是整个艺术创作群体。到那时,哪还会有艺术家,又哪来的那些个名声?

  • 《生于1978》记录两代企业家创业路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2月27日,王春元、万芊纪实作品《生于1978》在京首发,该书聚焦于改革开放40年来涌现出的优秀企业家,讲述他们精彩的创业故事和人生轨迹。

        “作为一个电视人、一个作家,面对波澜壮阔的时代,不能无动于衷,一定要留下些什么,否则就会愧对历史、愧对后人。”说起这本书的创作缘起,作者王春元记忆犹新。早在1998年,改革开放20周年的时候,王春元和他的团队创作过一个纪录片,并由此开始关注企业家群体。2008年,在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王春元创作了纪实作品《转身》。时至2018年,他仍然希望用文学和影像的方式来反映这个时代的人和事。最终,历经近18个月、行程10万公里的采访,王春元、万芊以10组具有传承关系的两代人为对象进行了创作。

        这其中有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张玉玺、张琳父子,太平洋集团的严介和、严昊父子,方太集团的茅理翔、茅忠群父子,原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汪小菲母子,岳成律师事务所的岳成、岳运生父子,金港汽车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叶明钦、叶志成父子等等。书中所记录的第一代创业者代表人物,大多是某一领域的开拓者和翘楚,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受益者。他们的讲述和思考不仅有对历史的回顾,有对现实的担当,更有对未来的憧憬。而写他们的继承者,则是审视他们所承袭、积淀下来的改革开放成就所产生的催化作用。

  • 舞协牵手花滑协会培养“两栖”人才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昨天,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主席、花滑名将申雪出现在中国文联,代表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与中国舞蹈家协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未来双方将利用各自资源优势,共同为中国花样滑冰运动的发展进步而努力。

        申雪表示,虽然舞蹈和花样滑冰分属文体两个行业,但舞蹈素养对花样滑冰运动员格外重要,我们从小就要学芭蕾,随着技术和年龄的增长还要学习更多舞种。以往,中国花样滑冰队邀请过许多国际顶尖编舞创作作品,与中国舞蹈家协会合作,则是为了让花滑队员在国际舞台上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

        协议签署后,中国舞协将选派高水平专业师资,指导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运动员进行舞蹈专业训练、比赛节目编排、音乐解析与表达,提升运动员艺术修为和艺术表现力;组织专家团队创编花样滑冰题材的剧目,组织舞蹈表演团队,参与花样滑冰各类赛事、宣传推广活动的表演和展示;双方还将共同合作,推进花样滑冰项目与艺术类院校的合作,研制花样滑冰各级别舞蹈训练、评估方案,进一步完善花滑行业培训标准建设,打通花样滑冰专业人才跨领域参加舞蹈行业专业演出、培训的通道。

        在未来3年半的时间里,中国花样滑冰协会和中国舞蹈家协会将围绕2022年北京冬奥会备战、探索舞蹈艺术与花样滑冰运动的融合发展等展开深度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