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回避道歉,遮羞布难遮羞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2月28日        版次: 12     作者:

    李洋

    今年61岁的当代艺术家叶永青正在经历其人生中也许是最难熬的一天。27日凌晨,中新社打造的新媒体“华舆”爆出,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指责叶永青的作品涉嫌抄袭,同时提供多图加以佐证。十余个小时后,叶永青通过媒体发声,“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是对我影响至深的艺术家”,但是对于两者画作之间为何会这么相似等问题未作出回应。

    叶永青近年来一直被圈内人尊称为“叶帅”。一句轻描淡写的“影响至深”,却让人感觉不那么帅。大家都明白,这句托辞不过是这位资深艺术家焦急中找到的一块遮羞布。只是,这样的回应不禁让人联想到许多类似的事件。影视作品抄袭了,就被冠以“致敬”的名义;文学作品抄袭了,就解释为“作者灵魂深处的拷问是相似的”。每每有此类事件出现,都会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被端出来加以粉饰,却没有哪个抄袭者敢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求生欲”是时下很流行的词。从抄袭类事件当事人的反应来看,他们普遍没有很强烈的“求生欲”,反而都很“淡定”。恐怕,这是因为即便有了这样的污点,他们也并未真的遭遇生存危机。郭敬明涉抄袭门之后,书照样出,电影照样拍,便是明摆着的例子。此番轮到当代艺术领域,圈内人也断言,市场是健忘的,大众也是健忘的,过不了多久,涉事艺术家的作品该参展参展,该售卖售卖,并不会受太大影响。在只追捧“名声”的艺术生态里,信用污点显得微不足道。克里斯蒂安·西尔万在求告国外艺术机构停止销售这些涉嫌艺术品时,就明确遭到了拒绝。理由是,叶永青太有名了。

    忽然为克里斯蒂安·西尔万感到悲哀。那些带着鸟、笼子、十字架等典型元素的作品最早是他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叶永青的相似作品则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如今,两个人都一把年纪了,克里斯蒂安一幅画最多能售出6000欧元,但是叶永青的类似作品却可以卖到100倍以上的价格。曾有人开玩笑说,谈钱,是对艺术最大的尊重。可本该受到尊重的独创者,却没能得到这份尊重。

    艺术是人类创造性的体现,独创是其最大的魅力。而随着信息共享技术越来越发达,无论哪个艺术门类,无论什么地位的艺术家,抄袭之举只会被以更快的速度“检索”出来。叶永青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在信息如此透明的时代,面对睽睽众目,又何必再找遮羞布。毕竟,您什么都有了,唯独丢失了对艺术独创性的尊重、虔诚和敬畏。若大家都毫无所谓的丢失掉这些品质,最终遭到反噬的会是艺术本身,吞没的会是整个艺术创作群体。到那时,哪还会有艺术家,又哪来的那些个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