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科创突破的不竭动能

        本报记者 孙奇茹 涂露芳

        今年1月8日,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北京市主持完成的69项成果获国家科学技术奖,占全国通用项目获奖总数的三成。引人注目的是,2016年以来,北京已连续三次斩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而此前这一奖项曾九度空缺。

        累累硕果,彰显了北京在国家原始创新领域的核心地位,也成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重要讲话精神、寻求更高质量发展的生动写照。

        放眼全球,新一轮科技变革和产业变革浪潮奔涌,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突破前沿,时不我待。五年间,北京不断谋求体制机制的创新,推动三城一区科技创新主平台建设,努力为北京转型发展输送新动能,更为中国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储备战略资源。

        高技术:

        三城一区展宏图

        翻开北京科技创新地图,中关村“一区十六园”已被纳入“三城一区”的宏大布局。中关村科学城、怀柔科学城、未来科学城、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共同构成了北京科技创新中心的主平台。

        2017年2月,总书记再次视察北京时强调:北京的发展要着眼于可持续,在转变动力、创新模式、提升水平上下功夫,发挥科技和人才优势,努力打造发展新高地。

        构建三城一区新格局,正是北京谋求可持续发展的重大举措,将以三大科学城的错位发展积蓄原始创新的蓬勃力量。

        就在1月初,北京市发改委宣布,中科院高能所承担建设重任的“北京光源”已获国家发改委批复,计划年内开建,建设周期长达6.5年。这个堪称“国之重器”的高能同步辐射光源,将具有世界最高光谱亮度,比目前瑞士最先进的光源还要亮10倍,帮助科研人员洞悉物质内部的细微变化,极大推动新材料、医药等领域的研发进程。

        类似这样的大科学装置,正在怀柔科学城密集落子。雁栖湖畔,中科院力学研究所高铁动能实验室里,严格按高铁列车八分之一比例打造的“迷你高铁”正在轨道上进行试验。通过高压空气加速,这个“迷你高铁”可以加速到时速600公里以上。复兴号、和谐号,未来的洲际高铁,都会在这个全球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高速列车试验平台上进行试验。

        按计划,今年怀柔科学城还将实现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土建完工,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主体结构封顶,空间环境地基综合监测网和多模态跨尺度生物医学成像设施全面开工。到2030年,一座世界知名的综合性科学中心将全面建成。

        “怀柔科学城不会是简单的科学园,而是要吸收此前中关村园区建设的所有经验教训,打造让科学家们宜居宜业的百年科学城。”从中关村转战怀柔的北京怀柔科学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佘京学透露,科学城核心区内新建设施全都不设围墙,大多数街区将建成小尺度街区,给人以亲切感,让科学家的工作、生活在城中无缝融合。

        以中关村大街、创业大街、智造大街为标志的中关村科学城,依然是北京创新资源最为密集、创新活动最活跃的区域。在北京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明确后,中关村科学城范围已扩大至海淀全域。

        坐上没有司机的无人车游览公园,游累了就去亭子里和AI对话让它给你唱歌播新闻。2个多月前,全球首个AI公园在海淀落地,上至耄耋老人,下至牙牙学语的孩子,走出家门就能和当下最新科技亲密接触。前沿科技融入日常生活,背后依托的是中关村科学城极高的创新密度。

        中关村科学城和怀柔科学城连接线上,未来科学城也正加速建设。“打开院墙搞科研”,未来科学城正加快实现由中央企业创新创业基地到国家科技创新中心主平台的重大转变。

        与“三大科技城”遥相呼应,位于北京东南部的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则是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的主战场。

        在这里,以北京0.35%的土地贡献全市近20%工业增加值的奇迹还在延续。去年,开发区内高端汽车和产业互联网集群双双达到千亿级规模。目前,集成电路IP设计、汽车整车开发、诊断试剂等10个产业中试基地及智能车联、新型显示、下一代互联网等20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技术创新中心正在开发区建设,将加速“三城”科技创新成果的产业化落地。

        科技创新的竞争,从根本上说,就是人才和机制的竞争。除了硬件设施的高投入,创新软环境的完善也至关重要。

        在北京,也门人阿哈迈德已生活了十多年。最近,他出门时身上多了件东西——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俗称“绿卡”。“坐高铁不用取票,直接拿着‘绿卡’刷卡就进了检票口。感觉自己跟中国人一样,真是太方便了!”

        像阿哈迈德一样的外籍人才,在北京比比皆是,过去每年需要办理工作签证让他们深感不便,直到三年前,公安部支持北京创新发展的“国际人才二十条”正式推出。目前,联想、百度、小米等北京创新企业,都通过新政为其聘雇的百余位外籍高端人才办理了在华永久居留证,解决了困扰这些外籍人才在华工作和生活的后顾之忧。

        41岁的旷视科技首席科学家、旷视研究院院长孙剑,去年同样迎来意外之喜。他第一次参加职称申报,就成功获评了正高级工程师,相当于高校的教授职称。“以前没敢想的事儿,想不到现在竟然一步到位了。”孙剑很是兴奋。

        传统职称评审制度限制很多,而且压根儿没有涵盖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领域,很多科技人才想申报也找不到途径,许多像孙剑这样的“码农”被挡在了评职称的大门外。为此,中关村针对高端领军人才开通了职称评审“直通车”,只要满足曾取得重大人才表彰奖励、曾获得重要科技奖项、曾担任国家重大科技项目负责人、在自主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取得突出成绩等任意一项,就能不受诸多限制,“坐电梯式”一步申报正高级职称。

        “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总书记的嘱托,成了北京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指路牌。打破体制束缚、释放创新活力的改革举措最近几年密集出台:

        真金白银,鼓励“耐心资本”:中关村天使投资和创业投资支持资金管理办法出炉,只要敢于投资高风险、长回报、具有战略性意义的新兴产业,为创新买单,风险资本就能获得中关村的“伯乐”奖金。

        给科研人员松绑,为创新人才赋能:北京科技新政不仅简化了财政预算编制,不再简单套用行政预算和财务管理方法来管钱管事儿,而是赋予承担单位和科研人员更大的科研自主权。

        去年,海淀又出台创新发展十六条,创新创业服务方面三年内将形成1000亿元规模的“海淀创新基金系”,推动一批科技型企业上市,探索打通创新发展的“痛点”和“堵点”。2019年,海淀区还将细化落实中关村科学城规划,在类脑智能、量子信息、高端芯片、生命科学、颠覆性新材料、空间科技等领域及交叉创新方向,争取重大创新平台和项目落地,强化中关村科学城在基础研究、原始创新领域的“基石”作用。

        高质量:

        减量提质聚焦“白菜心”

        从山到海,再到人工智能。这个冬天,经历过由石景山到渤海湾大搬迁的首钢,又上演了新故事。昔日火花四溅的高炉旁,出现了智能机器人、无人车往返穿梭的身影。携手中关村,首钢园北区2.91平方公里的地盘,即将变身世界最大的AI创新应用园。

        老厂新生,过去五年,无数个这样的故事在北京上演。

        去年开始,当了11年北人集团董事长的张培武换了一张全新的名片。卸下旧头衔,他成了“北京亦创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过去三年,上百家企业、数千件机器人产品参与的世界机器人大会,每年都在北人经过改造的老厂房上演。改造后,过去生产印刷机的厂房,摇身一变成了科技会展中心和高科技产业园。经过一段挣扎与转型阵痛后,公司的人均营收,达到原厂的好几倍。

        初尝“白菜心”的甜头,老北人转型的步子迈得更大了。“要进一步集聚力量,轻装上阵发展‘白菜心’。”张培武说,北人集团的智能制造、文化创意板块已单独组建亦创科技文化公司,甩掉包袱,从内到外专攻“白菜心”,人工智能、数字科技、文化创意成为公司的主要业务方向。

        海淀区建材城东路10号院,枝繁叶茂的杨柏遮挡住了斑驳的厂房。经历4次陆续腾退后,这片老厂房在建厂的第50个年头,选择颠覆性转型。不久,这里将升级改造为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智能制造科技产业园。

        转型动力,源自发展思路的调整。“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的时代之问,让北京重新审视过去数十年聚集资源求增长的路径依赖。

        “北京要放弃发展‘大而全’的经济体系,腾笼换鸟,构建‘高精尖’的经济结构,使经济发展更好服务于城市战略定位。”总书记的讲话,为北京减量提质发展指明了方向。

        痛下决心、壮士断腕,不宜发展的产业就不再继续发展。2014年7月,北京出台全国首张新增产业禁限目录,三分之一的国民经济行业被拉入“负面清单”。一年后,“负面清单”再度加码,禁限比例由32%提高至55%,其中城六区更高达79%。

        由“聚”到“疏”、减重减量,北京经济结构和空间版图重新布局。截至2017年年底,北京累计不予办理登记业务1.86万件,关停退出一般制造企业1992家,调整疏解各类区域性专业市场594家。

        疏解非首都功能,是不是意味着北京就不发展了?2017年12月,北京发布《加快科技创新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等十个高精尖产业的指导意见》,给出了明确答复——“北京要发展,而且要发展得更好,要高质量的发展”。

        “减肥瘦身”、“腾笼换鸟”,为北京高精尖产业提供了宝贵的增量发展空间,高产出的“白菜心”随之不断扩展。

        土地稀缺、拿地成本高昂,曾是北京创新型企业面临的“老大难”问题,连华卓精科这样肩负重大科研成果产业化重任的企业,也一度陷入缺乏产业基地、产品无法量产的困境。

        “从2012年开始到2015年,我们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工业用地,尤其在2015年,当双工件台项目成果通过专项测试验收,要展开产业化落地的时候,急需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建厂。”北京华卓精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朱煜说,他和团队跑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园区,都无功而返。

        身为民营企业的华卓精科,实力非同一般。它在集成电路制造装备的研发制造方面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是国家战略产品光刻机最核心子系统——双工件台的唯一供应商。

        在芯片行业,荷兰ASML公司几乎无人不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光刻机制造商,ASML垄断了全球高端光刻机设备供应,目前极紫外线光刻机,单台售价高达1.2亿欧元。而华卓精科,则是有望打破ASML技术垄断的全球第二家可生产光刻机双工件台的企业。

        考虑到集成电路产业配套较为完善的因素,华卓精科最终决定入驻亦庄,并就建厂难题向开发区管委会求助。巧合的是,当时开发区房地局正好收回了区内一家企业闲置的2公顷土地。根据北京市各类资源配置向高精尖倾斜的原则,2017年5月,华卓精科如愿获得了这块位于科创十街与经海路交叉口的工业用地使用权。

        目前,华卓精科光刻机工件台产业化园区项目进展顺利,已经进入生产厂房建设阶段,计划今年10月正式投产。这个产业化园区的建成投产,对于打破我国集成电路制造设备与工艺完全依赖进口的状况、带动相关产业提升和结构调整将具有重大意义。

        在海淀、西城、通州、朝阳……低端请出去、高端引进来的巧妙腾挪与置换遍地开花。剥掉“白菜帮”,精育“高精尖”的主动抉择,也让北京经济的提质增效立竿见影。

        高辐射:

        阔步迈向全球科创中心

        中国本土研发抗癌新药获美国食药监局突破性疗法认定!1月15日,来自中关村生物医药企业的消息刷爆朋友圈。

        百济神州公司宣布,公司正在研发的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Zanubrutinib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FDA突破性疗法认定,旨在加快候选药物的开发和审评,以用于治疗严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随着百济神州成为国内生物医药明星企业,这家公司由顶尖国际人才组成的豪华团队也备受关注。

        “8年前刚刚回国时,有上海的生物医药公司开出了极其优厚的条件,家人大部分也都在上海。当时我有很多理由去上海,可最终还是来到了北京。”谈起海外工作多年后与北京的结缘,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生物医药研发负责人李康回忆。顶尖人才集聚、前沿创新涌动,是李康选择北京的原因。

        不只是李康,百济神州最初的百余名研发人员中,大部分人都曾在辉瑞、拜耳、葛兰素史克、礼来、诺华等国际制药巨头从事药物研发。董事长王晓东,更是凭借在细胞凋亡领域的杰出成就,41岁就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成为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陆20多万留美人员中获此荣誉的第一人。

        海外学人归国创业的同时,越来越多的外籍人士也直接将北京作为了创业梦想的起点。海淀区苏州街,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巴基斯坦小伙纳伊姆每天骑着电动车,到创业大街6号楼打卡上班。一年前,结束在北理工的留学生涯后,他成了落脚在北京的瑞士智能制造公司Swie.io(施内森)的硬件工程师。

        中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苏格兰人、俄罗斯人、印度人……20多人的团队囊括了全球十来个国籍,施内森的电动摩托车项目Evoke,简直像一个“迷你联合国”。

        如果绘制一幅全球创新创业人才流入的热力图,颜色越深,代表这个区域吸引的人才越多,那么,在亚洲,颜色最深的区域当属中国北京。

        2017年,仅中关村集聚的留学归国人员和外籍从业人员就突破了4万人,同比增长7.2%。过去五年,苹果、默沙东、特斯拉、宝马等跨国公司纷纷在京设立总部型分支机构或研发中心,美国Plug&Play、以色列Trendline等顶尖国际孵化器也相继落子,寻找创业伙伴和优质创新项目。

        与此同时,北京企业和创业孵化机构积极走出去,链接海外创新资源,这成为最近几年北京创新创业发展的重要特征。

        白色林肯轿车,车顶、车身布设着雷达、摄像头等传感器。在硅谷核心地带南湾区的实验室里,滴滴无人车正在加快研发。2017年3月,滴滴美国研究院在硅谷腹地山景城成立,紧邻谷歌、赛门铁克等科技巨头。两个月后,滴滴就拿到了由美国加州车辆管理局颁发的自动驾驶路测牌照,这意味着,滴滴将可以在加州全境所有公共道路上测试无人车。

        去年“6·18”和“双11”网购高峰期,京东物流的高效配送超出人们预想。在上海、广州、武汉等重点城市布局的京东“亚洲一号”仓库,拣货员无需穿梭于各个仓储区,只需将货品放置在机器人上方的货筐,机器人就能自动来回往返,与人类拣货员接力完成货品拣选和运输。这个融入自动驾驶技术的机器人“飞马”,无需对仓库进行改造,就能快速投用。而它的创意和源头技术,全都来自京东位于硅谷的美国研究院。

        滴滴、京东、今日头条、百度……设立硅谷研发中心的企业名单越来越长,众多创新企业将自己定位为总部位于北京的跨国公司,从以产品国际化为主的发展阶段,迈向以品牌、技术、资本国际化为主的新阶段。

        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白俄罗斯等国家,碧水源正助力解决当地水资源匮乏问题;得益于滴滴精密的动态安全算法,墨西哥、巴西因治安问题严重而被在线打车企业划为“禁区”的贫民区里,开始出现了能够手机叫车的点点“绿洲”;2014年7月进入印度市场的小米,如今力压三星,成为当地第一大手机品牌……

        根据美国知名市场调研公司CB Insights发布《2018全球科技中心报告》,北京位列十大高速成长的科技中心,在孵化科技公司方面表现尤为突出。自2012年以来,北京六年间诞生了小米、滴滴、美团、今日头条等29家独角兽公司,仅次于硅谷位列全球第二。

        英国《自然》杂志刊登的《2018自然指数-科研城市》则显示,北京蝉联全球第一科研城市,在全球创新版图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高。

        改革释放活力,创新决胜未来。在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上,市委书记蔡奇强调,要“坚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科技创新要增量,向服务提升要潜力,加快培育发展新动能,形成新的经济发展方式。”

        过去五年的实践证明,面对实现更高质量发展的大考,北京交出了一份优秀的创新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