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劝君莫要逼花红

        陈思炳

        细究沉浸在“逼花红”臆想中的某些人,其实大抵不过两类。如果不是认识太过短浅,就是功利心作祟,是为了搞个人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

        有这样一则故事:很早以前,一位胡姓秀才到朋友家做客,见一盆花长得绿叶吐翠,红花喷霞,美不胜收,十分羡慕。回到家里,胡秀才也买来一盆,置于大厅之中。过数日,不见长。又一日,他意外看到这么一句话:“阳气者,万物生长之本也。”不禁茅塞顿开,忙唤来仆人吩咐道:“今小雪将至,万木凋零,厅大室寒,故花不长。速将其移于内室,取炭生火。”仆人照话办了。数日后,果然花出红蕾。

        这天吃罢晚饭,胡秀才乐滋滋地蹲在花前,得意地思忖着:“花移温室,十日暴蕾,若近火盆,五日当绽。”于是,他又唤来仆人,移花近火,两盆相依。既毕,顿感情同盆火,兴奋得很晚才入睡。夜里,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的花开了,开得比朋友家那盆还美。大梦醒来,他急忙披衣坐起,秉烛而视,不禁愕然:花,竟然枯萎了……

        这个故事很发人深思。联想现实,当前有些地方干部,不正有“逼花红”的思维吗?据媒体披露,在扶贫攻坚工作中,有地方不从本地实际出发,定过高的脱贫指标,甚至按村摊派指标;有的地方违背客观规律强行发展经济项目,企图一举将经济“烘”上去,甚至不惜数字造假掺沙兑水;有的地方为建“脱贫示范村”,逼村民贷款、借款大建“新农村”别墅群,结果村民非但没小康,反而欠一屁股债;有的地方大肆兴建文体广场、高堂馆所,盲目攀比,年财政收入不足千万元也敢建万人体育场。 

        实事求是,本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方法论。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从实际出发、讲究科学态度,按科学规律办事,也是最寻常的道理。当前,脱贫攻坚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更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切莫拔苗助长,切忌像胡秀才那样去“逼花红”。

        要多干“强筋健骨”的实事,少做“花拳绣腿”的虚功。此处笔者想与诸位分享一个正面例子——兰考,当年是自然条件恶劣的贫困之地,后来能顺利“摘帽”,正是因为焦裕禄带领当地百姓治盐碱、战风沙,打下坚实基础。既要治标,更要治本;既要解贫困户的燃眉之急,更要做打基础利长远的工作,干部俯下身子、放下架子、撸起袖子,才能踏踏实实扶真贫真扶贫。

        细究沉浸在“逼花红”臆想中的某些人,其实大抵不过两类。如果不是认识太过短浅,就是功利心作祟,是为了搞个人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倘若如此,那就得好好管管,加强教育、完善考核、落实监管,让投机取巧者捞不到政治资本,无法为个人升迁铺路,那么这一套就会很快没有市场。

  • 现实人不比虚拟人更可怕

        李景阳

        “人情冷漠”,是当下人们常提到的一个字眼。但细细想来,冷漠,也跟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提防有关。本来有愿望跟陌生人说话的,忽然想起——“不要跟陌生人谈话,以免……”,于是作罢。

        有一回我去酒店开会,走着走着迷了路。正巧,身旁一位青年女士说她的公司就在那个大楼里,并主动提出给我带路。走了几步,她要出示证件给我看。一个弱女子,大白天岂可对一位男子构成威胁,竟要以证件来消除疑虑?我感谢她的好意,却也由此看出人和人之间的提防到了何种程度。

        这种不自觉的提防和紧张,从何而来?笔者以为可能来自现实生活中的经验教训,但也未必全然如是。从一段时间以来的舆情热点和新闻热搜看,倒可能大半来自虚拟的网络世界。“和你热聊的美女,背后是抠脚大汉”“待遇优厚的招聘,可能做的是‘传销生意’”“让你交罚款的‘警察’,正是警察要抓的人”……时不时传来的消息,不断刷新传统认知,突破着社会信任的底线。

        相较而言,活跃在现实世界的人,无论是骗局还是规模,的确都比网上小得多。即便都是心怀鬼胎搭讪,“现实人”诱使你上当,毕竟要暴露面孔。常言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若在街上,行骗者得顾他那张脸;若在店里,他得考虑人跑了还有“窝”在;若在家里行骗……世界上没有这么傻的。倒是利用网络技术的“虚拟人”,藏在荧屏后头,让你无法识得其为何人。不露面,做坏事就大胆得多。网络犯罪之所以猖獗,原因也在于此。其一,“虚拟”为犯罪行为提供了便利,使它能够极迅捷并有极广大的覆盖面。其二,许多人参与网络犯罪,并非与被伤害者面对面,减弱了犯罪感。

        从这个角度看,说“虚拟人”比“现实人”更可怕,应该不会错。相当程度上说,前文所述社会心理紧张,是虚拟世界的乱象在现实世界的投射。我倾向于相信现实世界中,大多数人是正经的、良善的,因为人类生存的基础是劳动,劳动也造就了“自食其力为荣,侵害他人为耻”的基本价值观。我也实在希望,意识到网络与现实的冲突后,及时重建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在相互照面的时候,不要如临大敌、草木皆兵。毕竟,我们视野的拓展、智力的开发,都需要坦诚而广泛交流。那种因过度的疑惧和提防造成的交流壁垒,应该打破。

        当然,如今我们已经触网许多年,互联网早已深度融入现实生活。虚拟网络打造的“虚拟人”,并非洪水猛兽,我们也并非无计可施,关键是对其进行卓有智慧的防范。怎么防范?这个话题该交由网络或通讯专家去说。

  • 本分官与简僻地

        林义成

        清人汪辉祖在《学治臆说》一书中说:“欲为本分官,利于简僻之地(人口稀少的边远之地)。”他认为,“简僻地易尽职”,“简则酬酢无多,僻则送迎绝少。六时功课尽归案牍,随到随办,无虞壅滞。日日理事,常与士民相见,不难取信于人,而吏役无能为弊。官职易尽,官声易著。冲繁之处,劳我心力者纷至沓来……非具兼人之才,鲜能自全。” 文中,“冲繁之处”的“冲”指交通频繁之地,“繁”指政务纷纭之地。

        汪辉祖这个见解劝人向善,想必是经验之谈。去“简僻地”任职,因地僻事简,迎来送往应酬少,便于集中精力处理公务,当天事当天毕,既易尽官职,又能取信于民,身边的随从很难从中作弊,会很快做出政绩,彰显本官声誉。而官居“地当冲要,事务繁重”,应酬杂多,忙碌艰辛,费力劳心,若没有大本事、一人能顶两人用,会很难保全自己。

        若依常言“人往高处走”,汪辉祖这个说法似嫌“消极”。本来“地当冲要”、肥得流油之处,该是众人瞩目和向往之地,甚至会削尖脑袋往里钻。到“简僻地”为官,因环境和条件较差,油水不多,愿去者未必会多,也属人之常情。而且如今时代不同了,“简僻地”的外延要更宽一些,包括条件苦、发展慢等地都可纳入此列。居于其中的为官者们,会如何选择?

        其中,固然有一部分人谨记“党员干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但也的确有一些人在职位选择时“挑肥拣瘦”。面对工作调动,对离家远的、收入少的、难题多等地方摆条件、讲价钱,很难“搬”得动。更有甚者,变着法儿向组织伸手,讨价还价,甚至走歪门邪道。

        其实这些人没想明白,温室中如何培育参天大树?见识、视野、能力都是在经风历雨中积累的,去条件相对艰苦的地方任职,会更有利于锻炼自己。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党员干部在艰苦复杂环境中磨炼过、考验过,才能有大作为大发展。更何况,多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解决问题,多到发展最困难的地方去打开局面,敢于应对,勇于担当,有所作为,是党员干部的职责所在、使命所系。

        当然,为官去“简僻地易尽职”,最根本的是坚守为官一任的本分:不畏艰难困苦,恪尽职守,竭诚为民服务。若无这种心态,不论在哪里任职,都很难赢得信赖和拥戴。

  • 清清白白送礼

        漫画/何青云

  • 禹恶旨酒与隐己所好

        齐世明

        入老境,最得意之事唯有闲。闲来好翻书,一页一拂如拭镜。

        首面镜子是“禹恶旨酒”。《战国策》载: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夏朝禹帝喝了这位中国造酒祖师仪狄的优质酒,明明知道味道甘美,却疏远了仪狄,并且再不复饮,更痛指:“后世必有以酒而亡其国者。”禹之言虚掷了么?

        这第二镜是“羊续悬鱼”。说的是东汉南阳太守羊续为官清廉,在拒腐方面有独家“秘籍”:把下属送来的鲜鱼,高挂在大堂屋檐下风吹日晒。从此,风干之鱼便成为活生生的教材,警示欲投其所好者别再进贡。

        夏禹的肺腑之言、羊续的为官操守,源自慎微的情怀。

        “慎”字由一个“心”和一个“真”组成。以笔者之见,“心”和“真”合起来,或可理解为“抛开头脑中的其他要求,一心一意认真地对待”。《国语·周语》也有云:慎,德之守也。这是做人的本分。

        于“微”,明代思想家王阳明亦有深刻见解:“克己必须要扫除廓清,一毫不存方是,有一毫在,则众恶相引而来。”其意,要求人们讲修养时不仅要讲大节,也要注意小节。一念疏忽是错起头,一念决裂是错到底。

        古人向来讲究慎微、慎独,如果有座右铭的话,一定是慎己所好。

        不过,拿到当代,就未必了。怎么讲?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主角赖昌星有一“心得”:“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据传对于赖某的行径,海关副关长起初很不屑。岂料,赖某不知从何处得知“关座”酷爱书画,花重金邀请九位知名书画家联袂创作一幅《牡丹图》呈上,还请他为自产品牌香烟题写烟名,终于一步步把他拉下了水。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古今一律。高官也好,循吏也罢,显露甚至炫耀自己的兴趣爱好,很容易被人看在眼里,如若被别有用心者捕捉,“糖衣炮弹”不是一打一个准么?是故,自己的嗜好示人,如示大坝“缺口”,暴露自己弱项被下套,可能是分分钟的事情。

        于此,古人常常自悬明镜。清朝皇家曾有规定,“吃菜不许过三匙”:皇帝如果吃哪道菜超过三口,这道菜会立即撤下去。且此后一阵子,皇帝都不会见到这道菜,再想吃也不行。何故?原来皇帝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家人。这样做一是怕有人下毒,更主要的是担心太监或者大臣们因此邀宠,用口腹之欲来讨皇帝欢心,做出些“犯规”“逾矩”的事来。

        隐其所好,还算有廉洁清正之自觉者的追求。至于那些一开始就“坐不正”的,其所好瞒也瞒不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晃晃摆在那里的。那就不用客气了,监管者拿着扫帚往虱子那儿一扫,自然就干净了。

  • 此类正义得套个“笼子”

        游宇明

        写下这个标题,我马上预感到某些看官可能会拾起五寸厚的板砖砸过来。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要追求公平正义,怎么可以给正义套上“笼子”呢?作者难道是要提倡无视是非黑白的“鸵鸟思维”吗?

        看客息怒,且听我先讲个故事。

        一位老大爷将自家蔬菜拿到小区的围墙外面卖,没有堵门,也没有占道。一个年轻的小区保安问他要200元“管理费”,老人交不出,保安就殴打老人。有保洁大姐看不惯,偷偷将保安行为录下来传到网上。几个年轻人得知此事愤怒不已,决定替老人出头。第二天,他们安排老人照常卖菜,自己躲在不远处观察动静。当保安再次殴打老人、毁掉蔬菜时, 这些年轻人飞速冲了出来,一边大骂粗话,一边强扒保安衣服,并对他拳打脚踢一番,最后将其押送到物业公司处理。 

        看到这个视频,我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慌。不能说这几个年轻人没有正义感,他们跟老大爷非亲非故,如此出头帮他,没得一分钱好处,足以说明问题,但他们行使正义的方式却值得商榷。小区保安敲诈、殴打老人当然不对,年轻人替维权意识不强的老人撑腰也无不可,但这样以恶制恶,侮辱加害者人格、暴力侵犯加害者身体,除了证明几个年轻人的拳头比保安更厉害,似乎并不能说明别的问题。

        不给此类正义套上“笼子”,有时会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安徽钱某教育儿子的方式有些粗暴,孩子淘气时有时会打骂。住在旁边的幼教徐某看不惯,将钱某儿子收留在家,并与钱某发生肢体冲突。后来徐某又发了一条朋友圈,附了钱某及其妻子范某的照片5张、孩子身上有伤痕的照片3张,写着“不求点赞,大家都往死里传上网吧”等内容,迅速引起大量网友注意。钱氏夫妇不断接到电话谩骂,有些人还跑上门来指责,并抵制钱某生意,两人只好关门歇业,最后不得不选择报警并将徐某告上法庭。后来,警方调查证实钱氏夫妇的教育方式虽有些过火,但并未达到虐待孩子的地步,法院经二审裁定:徐某刊登对钱氏夫妇的道歉函,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元。

        遇见不平,既要敢于管,也要善于管。没有必要的正义感,遇到黑暗的事物拔脚就跑,黑暗就会气焰嚣张。不过,提倡人要有“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悲悯情怀,颂扬“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正义感,不等于鼓励水浒式的“替天行道”,更不等于鼓励以肉体或精神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

        有句话叫“真理向前一步就是谬误”,一个人行使正义也得有必要的边界意识。正义越出了边界,也就变成了非正义。此种非正义跟其他的非正义纵使形式上千差万别,本质上也无多少相异。

        此类正义得套个“笼子”,套的永远不是正义感本身。

  • 名人脸谱

        郑玉超

        时下,有点名气的文化人似乎都有属于自己的“牌位”,仿佛只有进了艺术馆、精英馆、名人馆,那才般配自己的身份。其实,细究起来,名人还是原先的那个人,本质并未发生什么变化,不过是换了包装而已。这让我想起家常豆腐,炒得好了,就能走进大牌饭店,甚至星级宾馆的餐桌。不是炒作得好,谁又会另眼相看呢?

        然而,这馆那馆毕竟不多,“牌位”也有限,所以,有点文化又想着进馆的人挤破了头,想方设法挤进去。挤进去了,仿佛就不再默默无闻,从此一唱雄鸡天下闻了。

        在圈内人看来,要进殿堂占个“牌位”,方法也简单:出三两本书,搞三五次展,弄七八场专场报告,三选一即可。可是,档次也不能低,书出了得找个名家作序,要么就觍着脸皮请个领导随笔写上几句话,贴上金了,东西便光鲜得紧。

        而搞展会必须轰轰烈烈,人挨人、脚挨脚,长镜头、短镜头、广角镜头,噼噼啪啪一顿狂拍,展会主人就有了十足的面子。然后,千方百计登上电视台,或者大小报刊,若上了头版或封面,那更了不得,足以荣宗耀祖了。

        至于专场报告得请个知名专家出场,支撑门面,不然压不住阵脚。主持的或点评的,起码得是当地的文化名人,若是早几年就进了馆的名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几番折腾后,好不容易成了名人,才知道名人很累。今天你请,明天他请,即便坐在好位置上,也浑身不自在,能说会道倒也罢了,能让邀请者脸上有光,蓬荜生辉。倘若名人没有多少道行,腹中本无存货,那岂不砸了人家的场子,扫了对方的颜面?

        其实,各个领域总有一些人想方设法进馆立“牌位”的,他们又岂能超凡脱俗、不入此流呢?即便终于进了馆,又岂能不闹出笑话?

        细细想来,对于很多人来说,即便有点文化和墨水,还是俯下身子做个凡人好,别绞尽脑汁,一心做个馆中人了。这就像平常小菜,藏身街头巷尾的小酒馆,让普通人称道也就行了,民间也许才是它最好的落脚之地。又何必费尽心机,为贴上绝等佳肴标签而上下翻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