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奖项悬念不大却也频频“作妖”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我是埃及移民的儿子,我的一部分故事正在被书写……余生我都会珍惜这一刻。”

        北京时间2月25日,第91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典礼现场发生了戏剧性一幕,首获提名就凭借《波西米亚狂想曲》拿到影帝的拉米·马雷克,在发表完获奖感言走下台时,不慎摔下舞台,手里还紧紧攥着小金人。医护人员紧急赶来检查,所幸并无大碍。随后,他还在台下激动地开香槟庆祝。

        《绿皮书》获最佳影片,拉米·马雷克凭《波西米亚狂想曲》夺影帝,奥利维亚·科尔曼凭《宠儿》拿到影后,《罗马》获最佳外语片,阿方索·卡隆也凭此夺得最佳导演。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看似庸常,没有爆冷,但台上台下并不缺热闹。

        火药味十足

        争议频上演,话题度够热

        当美国演员茱莉娅·罗伯茨宣布最佳影片为《绿皮书》时,凭借《黑色党徒》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的斯派克·李愤怒地挥手,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人,但在大门口被拦住了,并被要求回座位。

        尽管被一些影迷吐槽入围名单寡淡,但这届奥斯卡从一开始就颇具话题性:主持人因负面言论提前下线,超级英雄电影《黑豹》有无资格角逐奥斯卡的话题吵得沸沸扬扬,学院还曾打算把一些次要奖项放在广告时间颁发,更是引起影视界普遍不满。

        颁奖礼前“作妖”不断的奥斯卡,在揭晓颁奖结果时却四平八稳。“今年的结果比较符合大家的预期,没有特别出乎意料的。”影评人赛人说。电影产业专家蒋勇也坦言,获奖结果没有太多意外。无论是获得最佳影片的《绿皮书》,还是最佳外语片《罗马》,都是人们竞猜的热门种子。

        在美誉度上,《罗马》受到许多中国影人的青睐。在影评人周黎明看来,《罗马》作为一部私人回忆录,艺术上很高级,“它其实有点像散文,观赏性不那么强,很多电影专家觉得这部片子把大时代和主角隔开了,但这就是卡隆的风格,故意造成距离感。”而对于《绿皮书》,他评价“即使观众不了解那段历史,它传达的情感也直指人心。”

        新气象不少

        冲奥片失灵,超英片登场

        “哇,我得奖了……这个奖来得好漫长。”当露丝·E·卡特凭《黑豹》获最佳服装设计时,发出激动的感叹。电影《黑豹》连获最佳服装设计奖、最佳艺术指导奖、最佳原创配乐奖。这是漫威影业有史以来获得的第一、二、三个奥斯卡奖项,开创了漫威电影的历史,以至于让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泪洒现场。

        虽然超级英雄的电影系列近年来一直深受大家喜爱,然而奥斯卡金像奖却一直对其表现得不感冒。此次《黑豹》连斩三奖,既与其在全球引起的现象级观影热潮密不可分,也离不开这位超级英雄的最大特征,即漫威首位黑人超级英雄。

        “《黑豹》在艺术性上与一些其他入围影片相比并不出众,但它对黑人族群而言有很大的示范作用,奥斯卡对它的偏爱,传达出对首位黑人超级英雄的鼓励和认可。”蒋勇说。

        去年,加里·奥德曼凭借在《至暗时刻》中塑造了铁血首相丘吉尔,拿下了奥斯卡影帝。而今年的《副总统》似乎如出一辙,同样由堪称“橡皮人”的克里斯蒂安·贝尔演绎美国前副总统迪克·切尼。二者同为传记片,主角同为最有权势的矛盾体,演员也是通过整容般的特效化装和演技震惊观众。不过,这部看起来为冲击影帝量身打造的《副总统》最终只是收获了最佳化装与造型设计奖。这样的结果对于为了扮演副总统而增肥40多斤的贝尔来说是遗憾的,因为他称因健康原因不会再为作品忽胖忽瘦,“我不能再这样做了,真的不能,死亡就在面前。”

        “贝尔在《副总统》里牺牲特别大,大家之前猜测他有获得男主的可能性,但是的确拉米·马雷克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欧美呼声更高一些。今年的影帝之争比较激烈,《副总统》的表现显得更套路了一点。”蒋勇评价说。

        中国资本深入

        命中《绿皮书》,超快上映

        在《绿皮书》荣膺最佳影片的同时,该片3月1日将在中国上映的消息令中国影迷更添期待。《绿皮书》在奥斯卡奖宣布后仅仅五天就能登陆国内影院,成为本次颁奖季最快与国内观众见面的奥斯卡获奖电影。

        在这部影片的身上,闪现着多方中国资本的身影:由阿里影业联合出品,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进口、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发行,长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责任公司译制。据阿里影业方介绍,早在去年9月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就已选中《绿皮书》进行投资。

        “中国资本涉足奥斯卡影片其实早已有之,这是中国经济活动深入全球的结果。”在影评人赛人看来,中国资本对奥斯卡的涉足已经逐渐走向常态化。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绿皮书》也是中国资本首次投中奥斯卡最佳电影。

        此外,《罗马》也传出正在引进国内的消息。不仅在电影市场,图书出版行业也瞄准了奥斯卡获奖作品。由雷吉娜·金摘得最佳女配角奖项的电影《假如比尔街可以作证》,改编自美国著名黑人作家詹姆斯·鲍德温的同名长篇小说,上海译文将于今年年中出版小说的简体中文版。

        今年奥斯卡红毯上还出现了中国主创的面孔,《冲破天际》剧组获得最佳动画短片提名,不过最终由皮克斯首位华裔女导演石之予执导的《包宝宝》获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而在本届奥斯卡例行的纪念这一年里去世的影人环节,香港传奇影人邹文怀被致敬。

        供图/视觉中国  

  • 郎朗:它们浓缩了我的人生!

        本报记者 韩轩

        对一个职业演奏家来说,举办现场演出和发表专辑是最不可或缺的两件事。昨天,钢琴家郎朗在北京宣布,他的2019全新独奏专辑《钢琴书》将于3月29日全球同步发行。两年前,郎朗因左手受伤稍作休整,但从去年末起,他与柏林爱乐乐团携手在北京登台,如今又推出了手伤以来的首张专辑,这无疑向乐迷传达了一个好消息:郎朗正式复出了!

        时隔两年半推新专辑

        作为古典音乐界的明星,郎朗的一举一动一直备受公众关心。

        2017年,郎朗因练习拉威尔的《左手钢琴协奏曲》过度劳累,左手患上腱鞘炎,还因此取消了部分演出。此后郎朗虽坚持举办一些大师班,但直到去年底,他才携手柏林爱乐乐团在国内登台,而在专辑方面,他上一张专辑推出还是在两年半以前。“我都闷了这么长时间了。”一向以“劳模”著称的郎朗显然对新专辑的推出非常兴奋。

        《钢琴书》,这不是一张高难度炫技专辑,其中收录的是大众流传度最广的曲子。40首曲目中,有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德彪西的《月光》、肖邦的《雨滴》、中国民歌《茉莉花》、朝鲜族民谣《阿里郎》,甚至还有当代影视剧集中耳熟能详的曲目,如电影《天使爱美丽》中的《爱美丽圆舞曲》,动画《麦兜故事》主题曲等。

        “这些曲子大多数是我小时候学琴时经常练习的。”说起录制这张专辑的初衷,郎朗想起了自己的童年。3岁开始学琴的他,正是接触了这些启蒙曲目才拥有了成为钢琴家的梦想,可当他很想找它们的录音版时竟发现很难找到。毕竟,录制这些小曲目的知名钢琴家太少了。

        “我小时候听过那么多场音乐会,最难忘的就是著名钢琴家霍洛维兹,他在一次音乐会上弹奏了舒曼的《梦幻曲》。”那是1986年,郎朗只有4岁,在舞台上演奏的霍洛维兹已经80多岁高龄,“《梦幻曲》听着音不多,但弹好不容易,他把这首简单的曲子弹出了比他之前演奏的大作品更多的魔力。”

        这场音乐会在郎朗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因伤休整这一段时间,郎朗又把它想了起来,“我想让更多朋友知道,大家最经常接触的曲子,不只有小朋友在弹,成熟的艺术家也会弹。”

        小曲却是人生“浓缩版”

        去年七八月间,手伤痊愈的郎朗开始为复出音乐会忙碌。复工后第二周,他就一头扎进了国家大剧院的录音室,为这张专辑连续录制了五天。“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五天北京一直在下雨,我想外面下着雨,我正好在室内录音,什么都不耽误。”郎朗的兴奋溢于言表,听得出来,当时的他对推出一张新专辑有多么期待。

        郎朗一直在想,怎么能把这些经典的小曲子弹得更加艺术化又富有个性。“小时候弹《致爱丽丝》,当时我还不怎么会用踏板,只知道踩踏板、组装乐句,全凭心里的感觉在弹。”但当现在的他再坐到钢琴前,脑子里不仅“装满”了贝多芬的所有交响曲,手上也弹过了他的五首奏鸣曲,再摸这支小曲子时,所有的技巧自然而然地从指间涌出。“还有踩踏板的层次,对节奏的剖析、结构的安排都不一样,现在它可以说是我人生的浓缩版。”

        在大剧院录音时,郎朗先录制了专辑中的30首曲目,录音效果很好,但他觉得自己对这些曲目还没有完全消化。一个月后他到了伦敦,突然之间感觉来了,便重新录制了肖邦的《雨滴》、门德尔松的《纺织歌》等几首曲目,“这样更接近我的想象,让我感觉到这些大师的作品不只是练习曲,同样是伟大的艺术作品。”

        这次“重新返工”还给他带来启发,“看来出一张专辑应该录两次。”郎朗饶有趣味地盘算着,“我下一张专辑会录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春天先录一次,消化消化再录一次。”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可是个难啃的骨头,下一张专辑选择它,看来郎朗的手恢复得还不错。

        “自黑”中推广古典音乐

        在公众心中,郎朗不仅是蜚声国际的演奏家,还是一个接地气的“段子手”。说起这张专辑,郎朗想起不少儿时往事,就又毫无偶像包袱地“自黑”起来。

        “专辑里有太多曲子是我从小登台就弹的,就像车尔尼练习曲,那都是上了邻居黑名单的曲目。”郎朗一顿,突然想到了自己5岁第一次登台,“你知道吗?小时候登台演出是要化装的,穿得像杂技团一样夸张,脑门儿中间还点个红点。”他把自己也说得笑了起来,“当时我觉得舞台上光一打,一片光亮,特别温暖,在家里练琴的时候却很冷,我就爱上了在舞台上的这种感觉。”

        一直以来,郎朗就是个走下神坛的演奏家,他的幽默赢得很多观众喜爱,他动作夸张、表情丰富的演奏片段也被网友做成表情包传播。但同时,评价郎朗“表演浮夸”“表情炸裂”的说法始终存在,也有人认为他的行为让古典音乐失去了庄严的面孔。郎朗对此照单全收,甚至还曾登上《吐槽大会》的综艺舞台,听网友对自己犀利吐槽。

        在《吐槽大会》上,这样一则评价得到了网友的广泛点赞:“一般像郎朗这个段位的钢琴家,都在维也纳等西方国家,为欧洲的皇室演出,如今却出现在综艺节目上。我们能够‘嘲笑’郎朗,其实是他给了我们嘲笑他的机会,否则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认识他。”

        诚然,郎朗走红以来,频频出现在聚光灯下,与此同时,他举办音乐会、出专辑、做大师班、网上授课、推广古典音乐一件也没落下。就像在这张最新专辑里,他特意加入了《茉莉花》等中国民间曲目,“有机会我就想向西方推荐中国曲目,每次我在国外弹了中国作品,总有外国小朋友跟我要谱子。我确实还挺有影响力的!”

        本报记者 方非摄  

  • 流量造假: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普曼

        流量“放卫星”,成了压垮流量明星的最后一根稻草。近日,央视一期调查节目揭开了一些明星假流量和假数据背后的灰色产业链。原来,现在一些明星在社交媒体和新媒体平台上动辄突破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点击量和转发量,大多是人为造假,好看的数据主要是借助可登录多个微博账号的“外挂”软件完成。

        流量造假背后,不得不提非理性追星的粉丝,也就是所谓的“饭圈”。依托微博、豆瓣小组、天涯讨论区等平台,各路明星的“饭圈”们为了维护自家“爱豆”,拳打“黑子”,脚踢“路人”,动辄把自己的“爱豆”送上流量顶端。为集中力量支持共同的偶像,由粉丝自发组建或经纪公司安排成立的明星微博数据站应运而生。据曾经在数据站参与过打榜的粉丝透露,个人转发艺人微博只能算日常签到任务,想要快速增量,花钱买数据早已是“饭圈”捧偶像的共通手法。

        当然,在流量造假的骗局中,不能把板子都打在“饭圈”身上。造假产业链的逻辑是,任何人只要肯出钱,就能在相关平台上“买赞”“买粉”。而在这场狂欢中,艺人经纪公司的推波助澜,社交媒体平台方监管的缺位,以及演艺市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都难辞其咎。看似夸张的虚假数据,在一环扣一环的“合谋”中应运而生。

        影视圈唯流量至上的恶性循环,是伴随着前几年资本大量涌入影视行业而兴起的。好看的流量,意味着资本在短时间迅速聚集,饮鸩止渴的游戏里,人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主动“犯傻”。可悲之处在于,尽管泡沫被戳破是迟早的事情,但所有局内人都心存侥幸,不相信自己会是这场“击鼓传花”游戏的最后一棒。

        当下最难的一点,是要重塑大众对数据的信任。从去年开始,电视收视率和视频网站播放量的造假黑幕被相继揭开,唬人的数据已经不能忽悠观众,当然也很快被无情的资本抛弃。事实上,继视频平台爱奇艺去年关闭前台播放量后,微博平台也于今年2月3日进行了数据显示调整。调整后,微博转发、评论数高于100万时,均显示100万+,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流量数据带来的“囚徒困境”式攀比。

        流量,永远是影视圈这个名利场难以回避的话题,它代表的不再是单纯的人气,更是艺人、粉丝、平台、监管机构、产业链条利益环节之间的多方博弈结果。流量明星的口碑要持续,若无优秀影视作品的滋养,只能是无本之木。随着市场越来越趋于理性,流量的虚假繁荣注定难以持久,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忽悠大众的,终难逃被大众抛弃的命运。

  • 网络文学现实题材整体性崛起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2月25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在京联合发布“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名单,《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挚野》《零点》《白纸阳光》《运河码头》等24部作品入选。

        自2018年10月下旬发出评选通知,至2018年11月30日作品征集截止,经各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和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组织报送,组委会共收到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浙江等15个省(区、市)52家网站、机构报送的530部原创网络文学作品,较2017年的385部申报总量大幅提升,报送数量为历届最高。其中,北京地区报送数量达284部,位居榜首。

        据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介绍,本次征集的作品呈现出明显的“趋主流化”现象,“网络文学界已具有较为理性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在保持网络文学特征与活力的同时,正日益向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文化传统、主流文学审美靠拢。”

        值得关注的是, 2018年申报作品中,一批反映创新创业、社区管理、精准脱贫、物流行业、志愿支教、大学生村官等生活领域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脱颖而出。如描写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竞争、创业创新风貌的《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真实反映青年一代支教山区、改变贫困面貌的《明月度关山》和《大山里的青春》;记录底层百姓生活、探索新型社区管理模式的《白纸阳光》;赞美公安干警卧底扫毒惊险业绩、展示真挚爱情友情的《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等。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部分原先专事玄幻等题材创作的网络作家,开始尝试现实题材创作。入选作品中,知名网络玄幻作家唐家三少创作的现实题材作品《拥抱谎言拥抱你》、网络悬疑推理作家丁墨创作的《挚野》,均将视角投向现实领域,体现了他们跨越不同类型题材的创作能力。

        从2004年开始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唐家三少的大部分作品都以幻想虚构类为主,对于近年开始涉足现实题材创作,唐家三少说:“最近两年,感觉到自己的笔力足以支持,同时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更多去承担社会责任,一份是文以载道的责任,另一份是对行业发展的责任。”

        “年度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于2015年首次启动,旨在遴选追求真善美,传播正能量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给读者,并通过其示范作用,引导网络文学健康有序发展。推优活动已连续举办四届,共向社会推介了63部优秀作品。

  • 蒙特卡洛“灰姑娘”舞动时装秀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3月14日至16日,享誉世界的摩纳哥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将再度登台国家大剧院,上演艺术总监让-克里斯托弗·马约的得意之作《灰姑娘》。

        蒙特卡洛芭蕾舞团曾多次到访国家大剧院,以《睡美人》《罗密欧与朱丽叶》《天鹅湖》《浮士德》《仲夏夜之梦》等现代芭蕾作品,为北京观众呈现了无与伦比的视觉盛宴,一展百年名团的不朽魅力。

        《灰姑娘》是马约四部“重编经典”舞剧中的其中一部,锐意创新的编排、充满张力的肢体,使得该剧不仅成为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的“看家好戏”,更是成为马约享誉国际、荣获多项大奖的代表作之一。

        马约试图用现代芭蕾语汇重新诠释经典,用带有当代风格的“后古典主义”挖掘故事背后的社会含义,以此让作品更贴近现代社会,并与人们的生活产生紧密联系。马约打破常规,用充满现代感的创作手法营造出如梦如幻的舞台空间,既强调了《灰姑娘》的梦幻色彩,又突出了现代芭蕾的与众不同之处。剧中,闪闪发光的金粉取代了精灵的魔法棒,裹满金粉的赤足替代了经典童话中的水晶鞋。

  • 电台名嘴现场挑战北京人艺名角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他上哪去了?”“谁?”“你父亲”……昨天下午,在北京人艺菊隐剧场,北京人艺演员龚丽君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一位主持人演起了话剧《雷雨》片段。这是北京电台和北京人艺联合举办的“有声有戏·经典剧目情景朗读会”。

        郭炜、李莉、嘉佳、立新、李锐、刘佳等16位北京电台知名主持人和蓝天野、濮存昕、龚丽君、唐烨等人艺艺术家,一起演绎北京人艺经典戏剧片段。电台主持人先后再现了《蔡文姬》《雷雨》《茶馆》三个作品的经典片段。虽然他们都不是专业演员,手里还拿着台词本,但表演中却不乏亮点,李莉饰演的蔡文姬,孙畅饰演的蘩漪,立新饰演的鲁贵、王利发都给人印象颇深。这背后也有人艺艺术家的功劳。本次朗读会的导演由执导过《李白》《蔡文姬》《洋麻将》等剧目的北京人艺导演唐烨担任。今年1月初选定角色后,她迅速开始组织排练,耐心引导参演的每一位主持人,毫无保留地与主持人分享了对角色的理解。甚至每句话里包含的情绪和时代背景,唐烨都亲自表演示范。表演艺术家濮存昕也参与到前期主持人排练指导和演出联排、合成工作中。这些都让此前没有太多表演经验的主持人表示,如同上了“大师表演公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