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雾灵山动植物家底摸清了

        本报记者 王可心 通讯员 吕吉

        冬去春来,天气转暖,常在都市生活的人们就开始计划着到郊外去踏青了。郊游中或许你真的有机会和“植物大熊猫”不期而遇,可千万小心莫要误踩生于郊野的珍稀植物们。密云城区75公里外,雾灵山林场,有两种植物,像大熊猫一样珍贵,曾因无人辨识,濒临灭绝。一群林业职工悄悄为轮叶贝母、大花杓兰这样的珍稀植物撑起了保护伞,还对山上的所有植物、动物进行“摸底”并整理出书,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动植物图谱”。

        新城子镇境内的北京雾灵山自然保护区,是北京东北大门的生态屏障,更是动植物栖息繁衍的家园,但究竟有多少植物和动物?其中又有多少重点保护对象?这事儿在几年前,问谁谁傻眼。误踩珍稀植物的事,还真发生过。几年前,职工张德怀陪着北京林业大学的师生在林场做外业调查,走着走着,林大老师看到了两株外形特殊的植物,还没等靠近分辨,走在前面的林场职工一不留神踩到了这株植物,老师急忙上前,认出眼前的植物正是难得一见的大花杓兰。大花杓兰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在北京地区生存数量非常稀少,上一次被发现还是在1959年。看到大花杓兰被“踩伤”,这位林大老师竟难过得连午饭都没吃。林大老师的举动让林场的同事们十分自责。还有一次,林场职工陪着市里的专家做资源调查,专家们兴奋地发现山里存活着北京罕见的轮叶贝母植物,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不足10株。听到这种植物的特殊性,林场职工们再次汗颜,他们难为情地告诉专家,曾在2013年做植物抚育工作时就见过这植物,但因为不认识,没有进行特别的保护,致使二十几株轮叶贝母遭到伤害。

        面对接二连三的“无知事件”,张德怀和同事们下定决心,要走遍雾灵山的沟沟谷谷,摸清本地区植物和动物的“家底”。“没有技术,我们就学,时刻和林业大学的老师专家保持联系。缺少调查资金,我们就克服,自己联络需用的仪器和设备。”张德怀说,场里共有6个职工,分成了2组,分别以马志红和王德志两人为组长,开始了漫长而辛苦的“摸底”工作。

        四年的时间,他们走遍了雾灵山,拍摄了十多万张植物照片。在山场办公室的书柜里,张德怀捧出了一本厚厚的《野生植物资源图谱》,“保护区内共有植物739种,重点野生植物52种,其中国家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23种,北京市级44种。”他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来,在调查中还发现了北京地区树龄最大、胸径最粗的野生青杄个体,以及全市数量最多的岩生报春种群,还有仅在雾灵山区域可见的轮叶贝母和膜家黄芪。

        在进行植物调查时,动物小组的几位成员也没歇闲。对野生动物的观测难于植物,因为动物有脚,行踪不定。除了通过观察动物粪便这种传统方式,林场员工们跟市里区里林业部门东拼西凑借了70台红外相机,分区域分布在保护区里,用来捕捉动物们的身影。张德怀回忆,从2012年的零散拍摄到2014年后的大规模拍摄,他们的团队陆陆续续拍摄了6年的动物照片和视频,布设红外相机点300多处,采集动物粪便400多份,步行累计1万多公里。共记录到保护区内有陆生脊椎动物246种,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3种,国家二级31种,北京市一级25种。此外,还有中国特有种15种。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摸家底的同时,林场职工们也开始有意识地对这些野生动植物进行科学保护和管理。经过几年的时间,大家欣喜地发现,那些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植物无论在规模还是在数量上都有所增加。“濒危的大花杓兰,在我们的抚育下,现在已经有了上千株,轮叶贝母也从10多棵繁衍到千余棵。”张德怀的脸上写满了骄傲,“上一回有记录的调查时是2000年,当时北京雾灵山保护区内植物有701种,而这一回调查后种类已达到了739种,动物也从165种增加到251种。”张德怀说,希望能减少误踩这些“植物大熊猫”的事发生,唤起社会各界对保护区内,乃至密云地区、北京地区植物动物资源的关注,留给子孙后代更多更好的金山银山。

  • 大兴瀛海“限竞房”限价5万5

        本报讯(记者 陈雪柠)昨天,本市拍出两宗“限竞房”地块,分别位于大兴区瀛海镇和黄村镇。两宗用地土地面积共约11公顷,建筑规模约27万平方米。

        整体看,这两个地块区位条件良好。其中,大兴区瀛海镇YZ00-0803-6024、6025、6032、6035、6038地块F1住宅混合公建用地、A33基础教育用地、S32公交场站设施用地,位于京台高速东侧,京福路旁,附近还有去年底刚开通的地铁8号线瀛海站。周边教育、商业、医疗等配套较为齐全。该地块房屋销售均价不超过55128元/平方米,最高销售单价不超过57884元/平方米,并且套型建筑面积90平方米以下住房面积所占比重需达到70%以上。最终北京中海地产有限公司以44.4亿元竞得,溢价率为22%。

        据了解,该地块附近新房也多为“限竞房”,价格约52449元/平方米。而周边较老二手房的均价为38899元/平方米。

        位于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村DX00-0202-6009地块F1住宅混合公建用地,地处大兴新城内,兴业大街和兴旺路之间,临近地铁4号线清源路站和黄村西大街站,交通较为便利。该地块土地面积约3.5公顷,总建筑规模约9.4万平方米,房屋销售均价不超过55800元/平方米,最高销售单价不超过58500元/平方米,套型建筑面积90平方米以下住房面积所占比重同样需达到70%以上。最终北京金地达远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24.6亿元竞得,溢价率为17%。

        专家表示,这两个住宅地块的供应将促进区域职住平衡。一方面,根据正在公示的《亦庄新城规划》,瀛海将作为亦庄新城的生活配套区,近期北京供应了多个位于瀛海的住宅地块,且都是共有产权住房或限房价普通商品住房地块,这将有效增加这一区域刚需住房供应,为经开区的就职人群提供住房,促进职住平衡。另一方面,随着今年新机场的开通,大兴区的产业发展会带来居住需求的增加,在大兴新城的核心区黄村镇供应普通商品住房用地则能有效缓解职住平衡问题。

        解疑

        “限竞房”价格是如何制定的?

        据介绍,所谓“限竞房”,就是采用“限房价、竞地价”的土地出让方式,通过引导预期,让市场逐渐平稳健康,房价趋于平稳。这种土地出让方式,意味着在地块出让前,相关部门就已测算好并公布将来这个地块商品房销售的两个价格,一个是均价,一个是最高售价。开发商的最终售价,都不能高于这个价格限定。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地块上的商品住宅最终销售限价是以周边项目成交均价为基础,综合考虑出让地块周边配套水平等因素后确定。

        以首批上市的海淀区永丰产业基地等4宗地块的价格为例,是对地块周边可比项目近三个月的成交均价进行测算。其中,不仅要考虑到地块成交到上市需要约一年半的周期,以及新房与二手房的价格差异,还要剔除大户型、高端住宅项目,参比项目为普通住宅。最终,选定项目后,经加权平均测算出近三个月销售均价,作为出让地块限定价格的基础。

        在制定这个价格时,为了防止不同户型价格差异过大,同时兼顾不同楼层、朝向房屋销售的客观需求,销售限价便采取了“双限”规则,即不仅规定项目销售均价上限,也规定了单套的销售单价上限。

        地块周边的配套也是影响房价的关键因素,在制定价格时,也会专门考虑公共配套设施水平。

  • 3·15晚会公布五大投诉热点

        本报记者 董禹含

        2019年的3·15晚会即将到来。近日,3·15晚会陆续公布了其投诉平台上收到的五大类投诉热点,分别是网购、预付装修、保健品夸大宣传、汽车消费和房地产乱象。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部主任张德志解读表示,消费者远程购物,家居大件产品售后服务难;装修预付费跟贷款结合,变身“套路贷”,是今年投诉中呈现出的新热点。

        服装成网购山寨重灾区

        根据公布信息,在3·15晚会接到的投诉中,有关假货、山寨货的投诉占比较大,服装类产品是山寨货的重灾区,食品类、饮料类、家用电器类的产品也常出现山寨货的情况。

        去年11月,安徽的宁先生在某平台店铺购买品牌服装,店家称其为正品。但宁先生在试穿时却发现多处线头、脱线,衣服吊牌正面是品牌,反面还有“xxx卫衣”标志。商家虽然声称是正品,却无法提供专卖授权。宁先生在与商家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于去年12月申请平台深入调查,工作人员原本承诺24小时办结的投诉,结果一再推脱,至今仍未给予正面的解决回复。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费用的3倍。但从实际投诉案例上看,商家往往一退了之,并不额外赔偿。同时,平台也处理得比较简单草率,甚至缺乏严格审核导致出现假旗舰店,给不法商户售假提供了“安乐窝”。

        装修公司网贷合伙坑人

        3·15晚会接到的投诉中,不少消费者举报了预付装修的骗局。受害消费者在装修房子时交了预付款甚至全款,但都在还没怎么动工阶段,施工队就不再来了。有关预付装修的投诉也成为了新的热点。

        青岛的逄女士就是一位受害者,装修公司协助她在网贷平台成功申请了装修贷款,在逄女士支付了11万元的装修贷款费后装修公司跑路。家里还未开工装修,已还贷款4期,剩余的8期网贷公司每天都发催款通知。

        对此,3·15晚会投诉平台呼吁相关部门应该加大惩处、管理力度,对于这类新型诈骗绝不能姑息放纵。同时提醒消费者应尽量签订正规的纸质合同,在申请装修贷款时,也一定通过正规的银行、金融机构办理并签署正规的贷款合同,切忌盲目信从。

        “权健们”虚假宣传还没停

        在“权健事件”发酵之后,大家都明白了“保健食品不是药,不能代替药”的道理。一些无良商家却依然大肆夸大保健食品的功效,进行虚假宣传。

        一些消费者投诉表示,自己或家人购买的、“能治病”的保健食品实际上没有任何治病功效。而当他们质问销售人员时,销售人员却诡辩道“那是因为吃的时间短、量不够”。除了保健食品,关于保健仪器的投诉也不少。购买保健仪器的主要群体是老年人,不法商家往往会通过健康讲座、赠送礼品等方式,吸引他们进行消费。

        “无论是保健食品还是保健仪器,都不能代替药和医院的正规治疗,无良商家的这种行为,无异于是拿人命当儿戏。”3·15晚会投诉平台相关负责人直言。

        电动汽车隐瞒续航实情

        近年来越来越热的新能源汽车也成了投诉热点,集中在经销商为了销售业绩向消费者隐瞒续航里程的真实情况。

        新疆张先生买了一辆电动汽车,购车时出厂设置标明了续航里程是305公里,但实际驾驶中未能达到100公里。“有回我夜间行车电量耗尽,车子抛锚在高速公路上,情况非常危险。后来我去找车辆经销商和厂家反映情况,却没有得到解决和赔偿。”张先生说。

        3·15晚会的投诉平台收到了大量关于汽车消费的投诉。除了经销商翻新旧车、以次充好之外,消费者在买车时还会遭遇捆绑高价保险等商品等问题。尤其是热门车型的经销商利用消费者急于提车、不想排队等待的心理,强迫消费者购买附加商品。此外,还有的经销商为消费者代办贷款手续后,却不向消费者提供银行借贷合同,甚至强制消费者到指定银行贷款并收取高额手续费。

  • 亦庄筹建5G产业应用园区

        本报讯(记者 陈强)近日,北京亦庄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开展深度合作并启动5G通信基站布点工作,以科技创新引领高精尖产业发展,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产业营造更好的升级发展环境,努力打造国际一流的5G产业应用园区。

        信息产业对于加快经济增长、调整产业结构和转变发展方式具有不可替代的拉动作用。近年来,开发区积极围绕城市感知、城市数据和城市体验,开展了政府大数据、视频智能感知、物联网智慧城市管理等工作。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签约将有利于开发区精心谋划超前布局5G产业,紧紧围绕国家智慧城市的总体要求与规划,助力亦庄新城智慧城市产业发展,打造智慧城市样板,将开发区升级建设成为高端科技新城,丰富首都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展现形式,推动“三城一区”建设和首都经济高质量发展。

        建设智慧城市的首要任务是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签约后,亦庄控股作为专业产业新城运营商,北京铁塔作为专业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服务商,将发挥各自优势资源,根据开发区产业基础和发展情况,就存量和新建资源的经营、5G产业规划、传输管道规划、能源经营、物联网和智慧城市等方面展开合作。

  • 街道设专席全天接听居民诉求

        本报讯(通讯员 许雪楠)今年1月1日起,海淀区香山街道将12345和96181两条热线升级,专门设置6个工位,专席、专员、专线,“7乘24”全时段接线、转派、办理、反馈居民诉求,并对热线电话进行录音,以督促提高办理质量和效率。截至目前,24小时热线共接诉案件76件,已解决74件。

        2月5日是大年初一,市民丁女士致电12345反映,植物园卧佛寺到香泉环岛路段私家车停满了,导致公交车无法进站,影响市民通行。

        香山街道热线专员接诉后,立即启动“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香山街道安全生产办、黄庄交通支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立即安排专人定点驻守并加强管理。

        经核实,因香山地区环境改造工程需要,植物园内已无停车场,初一正值植物园新春游园庙会,游园乘客将车辆放置路边导致了交通堵塞。

        香山街道在该路段设置了禁停标志指示牌,并与黄庄交通支队协调减少公交车辆进站停车,合理布置保安力量加强交通疏导,尽可能缓解此地区交通拥堵问题。

        热线专员将办理结果告知丁女士,丁女士对街道的快速反应表示满意。

        “我们将继续高度重视和落实热线办理工作,真正做到全天候、高效率,让群众家门口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有人办、马上办、能办好。”香山街道城市服务管理指挥分中心主任王炜表示。

  • 图片新闻

        昨天,北京市第二中学举行了《从“破窗理论”谈高中生自护意识》为主题的开学典礼,两位检察官走进校园,为同学们上了法制教育第一课。本报特约摄影 周良  

  • 酒后扶酒友致伤 法院判无责

        本报讯(记者 高健)翟某酒后搀扶,本是一番好意,可是却在摔倒时压伤了朋友。该不该赔偿?近日,海淀法院对这起案件做出判决:翟某没有过错,不用赔偿。

        原告董某诉称,2016年6月27日,在朋友的邀请下,其和翟某等人在海淀区某饭店吃饭,用餐完毕,从出饭店门开始,翟某就一直搂着自己,自己想要挣脱,但不慎摔倒在地,翟某也跟着摔倒,身体正砸中自己的头部,致自己当场晕厥。翟某拨打急救电话后,董某被送至医院抢救,诊断结果为左右侧硬膜下血肿、脑挫裂伤、左额顶骨骨折、肝功能不全、肺部感染等13项症状。

        法院认定,本案中,翟某并未实施可能导致董某受伤的侵权行为,也不存在主观过错,且在董某饮酒后尽到了必要、合理的照顾义务,翟某不应对董某的受伤承担侵权责任。最终,法院驳回了董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提出,根据一般生活常识判断,共同饮酒人之间在酒后互相搀扶,是基于朋友间的情感做出的示好和帮助行为,此种行为本身无论如何都不能、也不应当被认定为侵权行为,否则会对长久以来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习惯造成不良影响。本案中,两人不慎摔倒,这是双方均无法预料的结果,翟某对此不存在主观故意和重大过失,相反,翟某在饮酒过程中未过度劝酒,饮酒过后尽到了必要合理的照顾义务,因此,不构成侵权。

        法官认为,司法过程中应优先考量对案件本身的法律判断,在此基础上还要充分考虑到诉讼结果可能对社会生活产生的影响,然后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适当权衡,而不应过分追求对弱者的同情和损害的弥补。本案中,董某受伤的结果固然值得同情,但翟某良善的帮扶行为却不应成为承担侵权损害结果的原因,因此,无论从法律还是道德的层面考量,董某的诉讼请求均不应得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