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永定河上游今年实现通水

        本报记者 孙杰

        北京的“母亲河”——永定河,何时能再度流动起来?这个带着乡愁的心结,一直埋藏在无数北京人的心底。好消息是,就在今年,永定河上游自官厅水库以上河段将实现通水,未来将实现全线通水。

        几十年“河床见底风沙扬”的永定河,将逐步重现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美景,这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实施5年来,在生态协同治理方面结出的硕果。不仅如此,随着大气污染协同治理,北京PM2.5年平均浓度创有监测以来历史新低,蓝天回归的日子越来越多。

        北京通水段将再添60公里

        来到早春的园博湖,湖面依旧冰封,但已显出消融的迹象。虽称之为“湖”,园博湖却是不折不扣的永定河河道。这处2013年建成的景观湖,与早两年建成的门城湖、晓月湖、莲石湖、宛平湖连成一线,形成18公里长的永定河河道,水面面积足有400公顷。

        “这在过去不可想象。”市永定河管理处副主任赵强见证了永定河这些年的变化,河床裸露、风沙弥漫的景象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河道内60多种植物,还有大批来此栖息的水鸟。生机恢复后的永定河岸边也是市民遛弯、休闲的好去处。

        市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领导小组办公室项目组负责人胡明罡表示,今年上游先实现通水,经过几年努力,争取实现全线通水的目标。具体到北京段,现有通水河道会继续延伸,大致从卢沟桥往南一直到新机场附近,这60公里很快将成为“流动的河”。

        水从哪里来?据介绍,水源一方面是万家寨引黄河水向永定河应急补水1亿立方米,另一方面是通过加大上游农业节水力度,增加永定河的天然径流量0.85亿立方米。此外,本市也将调配0.75亿立方米再生水补充到永定河。

        永定河治理共含26个水务项目,7个项目已整体开工,今年是项目重点开工建设年,丰台、房山、大兴段的9个干流项目如马厂湿地、新机场滞洪湿地等都将开工。

        协同治理进出京都是好水

        莲石湖左岸,紧邻着京原路南侧,是占地120公顷的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公园内的一处施工现场,几十个50米长、30米宽的大池子依次排开,这些一米多深的池子内,正在回填石灰石、火山岩、再生陶粒,未来还将种植水生植物,建成面积30公顷的潜流湿地。这就是正在建设中的南大荒湿地。

        南大荒湿地去年4月正式动工,预计今年底达到主体竣工条件。在永定河上游,官厅水库的生态屏障——黑土洼湿地已建成,八号桥湿地也已开建。如果不是丰水期,来自桑干河、洋河的上游来水,将经过两大湿地净化后才会入库。

        “用生态的办法解决生态问题,是永定河综合治理的一大亮点。”胡明罡说,几乎每一个治理项目都有面积不等的湿地,到2022年,永定河北京段预计将新增7万亩湿地。

        永定河流经数省市,上下游生态共治共享,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生动样本。“上游来水过境河北张家口时,当地要保证好水进北京,而北京也要保护好水质,确保流出北京进入河北廊坊时,仍是一河好水。”胡明罡说。

        不仅如此,永定河沿线的京津冀晋四省市还携手中交公司,共同成立了永定河流域投资有限公司,探索流域治理的创新模式。胡明罡介绍,今年新开工的9个干流项目,将全部由永定河流域投资公司统一实施,相比原来分段实施将大大提高治理效率。

        三地联手筑牢生态屏障

        水环境改善的同时,北京的蓝天也越来越多了。2018年,本市PM2.5年平均浓度为51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累计下降42.7%。在更广阔的京津冀大地上,2018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PM2.5年均浓度为60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8%。

        区域空气质量持续改善的背后,是京津冀三地联防联控的生态环境守护。

        2017年建成的京能涿州热电厂,即将陪伴北京房山、河北涿州的居民度过两个取暖季,这家热电厂直接替代了京冀两地488台高能耗、高污染的燃煤小锅炉。

        针对空气污染矛盾集中、问题突出的秋冬季重点时段,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连续开展了2017至2018、2018至2019两个年度的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京津冀三地还完成了新一轮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修订,统一了预警期间主要污染物的减排比例。

        “生态环境协同治理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市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市委市政府京津冀协同办副主任刘伯正表示,京冀两省市还签署密云水库上游潮白河流域水源涵养区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对密云水库上游实行生态补偿,原则上每年3亿元,根据考核结果据实支付。5年来,京冀生态水源保护林建设合作项目累计造林50万亩,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完成建设任务122万亩,进一步筑牢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绿色生态屏障。

  • 一份《监察建议书》
    挽回财政损失436万元

        本报讯(通讯员 姚苗苗)架空线入地是北京城市环境治理的重要工程。2018年,因为4家施工单位和1家设计单位违约,致使西城区架空线入地工程进展缓慢。日前,西城区纪委区监委驻区城市管理委员会纪检监察组向区城市管理委员会制发了一份《监察建议书》,督促政府职能部门让施工和设计单位在《违约告知书》上签字,挽回财政资金损失436万余元。

        西城区纪委区监委驻区城管委纪检监察组发现,2018年负责该区第一批架空线入地工程的4家施工单位和第二批工程的1家设计单位,未按照合同要求,按时保质推进相关工作,施工、设计进展缓慢,严重影响工程进度,未能在合同规定的期限内完成施工任务。

        针对5家单位违约造成工作延缓的情况,纪检监察组向区城市管理委员会制发了《监察建议书》,要求其认真履行主体责任,严格按照合同约定追究违约方责任,确保依法监理、依法履约、规范施工,并明确提出了办理时限要求,确保监督检查的相关情况能够有效反馈、落实到位。

        监督执纪工作规则和监察法等党纪国法明确规定,纪检监察机关制发《纪律检查建议书》和《监察建议书》是强化监督职责的重要手段,有一定的强制力。收到纪检监察建议书后,西城区城市管理委员会主要领导牵头,架空线入地办、法制科、法律顾问等相互配合,就收取合同违约金问题多次约谈施工、设计单位法人代表,强调违约问题的严重性,必须按照合同约定追究违约责任。最终,违约的四家施工单位和一家设计单位分别在《违约告知书》上签字确认,同意支付违约金436万余元(竣工结算时扣除),并采取多种措施,加快施工进度,较短时间内完成了整个工程任务。

        2018年,西城区各级纪检监察组织立案146件,同比上升108.6%,结案139件,同比上升59.8%,给予党政纪处分136人,同比上升68.3%。

  • 腊梅花开春意浓

        昨天,颐和园乐农轩前的腊梅悄然绽放,沁人心脾的花香给早春增添了一抹亮色,吸引了众多市民赏花拍照。本报特约摄影 樊甲山  

  • 从接诉大户到综合排名第二

        本报讯(记者 王可心 通讯员 王娜)从“12345”接诉大户,到综合评分排名全市第二,在群众考核评价体系的督促下,顺义区后沙峪镇将市民需求分级处理并直派主管部门,快速响应群众诉求,实现办结率、反馈率、解决率、满意度、契合度全面提升。

        地处朝阳、昌平、顺义交界地带的后沙峪镇,人口密集, 需求多样化,这也使得后沙峪镇成为了“12345”的接诉大户。仅2018年,后沙峪镇接到市民投诉案件共计3200余件,在全市街镇接件量日统计中,曾有4次排在全市前十位。处理数量如此巨大的诉求,后沙峪镇针对不同的情况设置了分级处理的标准,并严格规范了处理时间。在近期全市“12345”热线组织的回访中,市民满意率达82.35%,平均综合评分排名位列全市第二。

        近日,记者来到后沙峪镇便民服务热线办公室。早上8点半,工作人员吴学静来到办公室,接替夜班的同事,她和同事们要轮班在办公室内进行7×24小时的值守,一方面要负责接收市民求助热线以及“12345”转派的投诉案件,还要第一时间电话回访并联系主管部门进行处理。

        “不同的诉求,对应着不同的处理方式,流程更加细化和标准化。”吴学静解释说,涉及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的紧急的问题,2小时内必须到现场;涉及水暖电气等民生保障的问题,紧急情况3小时内必须到现场处理,政策咨询类一个工作日内解答,其他需现场处理的要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毕。短期无法解决,需要长期努力解决的,15日内反馈进度。给予市民的反馈必须有进展报进展、有成果报成果,问题解决后立刻电话回访,询问解决情况。

        “快捷有效的处理程序,使市民的诉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反馈,得到群众认可。”吴学静指着办公室内一面写着“热心接待亲临现场,协调沟通解决难题”的锦旗说。

        这面锦旗来自家住东亚创展国际小区的单大妈,因小区内堆放了大量建筑垃圾,小区居民见状也将废弃的大件家具、生活垃圾等弃置于此。接到单大妈的求助后,后沙峪镇便民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立刻跟她去现场查看了情况,并且第一时间联系城管执法部门与小区物业公司以及施工工地的所属企业进行协商。第二天,在城管执法队的帮助下,三趟大货车清空了小山一样的垃圾堆。单大妈和小区居民们都十分满意,一面锦旗表达了大家的心声。

        市民的诉求就是哨声。为了畅通社情民意反映渠道、对群众反映的问题予以快速响应,本市整合各类热线归集到“12345”市民服务热线,建立了全市统一的群众诉求受理平台,实现事项咨询、建议、举报、投诉“一号通”。与此同时,为了保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市民服务热线以“三率两度”为依据,即办结率、反馈率、解决率、满意度、契合度,对接办问题进行分类评比,定期通报排名靠后的街道和工作不力的部门单位,督促问题解决,完善群众考核评价体系,把群众满意度作为重要评价指标。

        在“综合排名”机制的督促下,顺义区形成受理、分派、处置、督办、反馈的闭环管理体制,同时,将便民电话工作纳入大党建考核并定期在镇街党工委书记会上进行通报。接下来,该区计划利用“雪亮工程”、物联网技术、网格员巡查等手段,构建区、街镇、社区村三级信息化管理体系,重点强化源头治理,从“被动呼叫”转向“主动治理”。

  • 世园会专设展区留住原生态

        本报记者 李瑶

        妫水河南岸、世园会园区北侧,留住了一大片自然生态展示区,湿地中央小岛上生长着挺拔的乔木,毛白杨、新疆杨等栽植时间超过20年的大树成荫,100多种植物、鸟类、昆虫在此栖息繁衍,书写着生态绿色的动人故事。60多天后,世界友人们来到世园会园区,不仅能欣赏一场奇花异草的大联展,更能拥抱青山绿水、湿地鸟语,享受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诗意景观。

        自然生态展示区位于世园会园区北侧,与世界园艺展示区、中华园艺展示区等共同组成世园会多个片区。自然生态展示区共分为滨河休闲体验区,生态保护、修复的实验和展示区,湿地净化科普展示区,绿色市政试点示范区。在展示区内,原有大片林地,是延庆新城万亩滨河森林公园工程,源于历史上大规模平原造林工程,遍植着毛白杨、新疆杨、银中杨、速生杨、国槐、刺槐、云杉、丁香、红瑞木、芦苇等不同种类的植物,有的栽植时间已超过20年。

        如此珍贵的生态价值,世园会建设中对其进行了大面积保留。“在世园会建设之初,我们就本着‘生态优先、师法自然’的规划理念,生态效益最大化,包括自然生态区的植物在内,整个世园会园区共保留了5万棵树木,并进行抚育管理和林下清理,结合设计营造更美的景观。”北京世园局副局长叶大华表示。

        除了绿荫,自然生态展示区域内还保留了一片植被覆盖的湿地,这里曾是许多动植物的栖息地和生长地。在规划自然生态展示区之前,设计团队曾在此做过一个实地调查,发现这里的植物、鸟类、昆虫等种类非常丰富,有100多种。“其中有一种学名叫三叶黄丝蟌的小蜻蜓,是北京特有的蜻蜓物种,对环境质量的要求比较高,这进一步说明了湿地环境的优质。”世园会自然生态展示区设计团队成员马迪说。

        为此,园区特意保留了湿地中间小岛上生长的植物,从而不干扰这些原有物种的生存生长。同时,重新整理了原有湿地驳岸,种植了适当的湿地植物、挺水植物、沉水植物,优化水质。“湿地还具有减缓雨水冲刷影响、削减内涝风险、调节微气候等生态功能,可为鸟类、鱼类、两栖类等野生动物营造出一个良好的栖息地,也可作为景观美化和科普宣教场所。”马迪说。

  • 贾利民:打造高铁,就是利国利民

        本报记者 任敏

        “哐当、哐当……”蜿蜒的绿皮车,在蒸汽机车牵引下,犹如钢铁长龙,冒着浓烟,一路呼啸,将乌鲁木齐甩在身后。7岁,第一次坐火车时,贾利民就被这庞然大物震撼,自此迷上火车。

        从上海铁道学院,到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再到北京交通大学,贾利民的求学与科研始终聚焦铁路;从铁路运行控制、铁路智能自动化、铁路安全测控到铁路运输与国民经济关系,贾利民经历了中国高铁的一次又一次飞跃。

        2004年,青藏铁路建设进入攻坚期。穿越上千公里的冻土层,一旦列车或者线路发生故障,巡查、维修人员很难第一时间到岗,需要高灵敏的综合监控、应急指挥系统。贾利民带领3位青年教师和6名硕士研究生,往返于北京、西宁两地,历时一年半,成功开发出“青藏铁路运营与安全综合监控系统”。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正式开通运营,贾利民守在实验室紧盯后台,他自信满满地回忆,“如今系统已在全线部署,运行效果怎么样,我们在后方都能掌控。”

        2008年《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联合行动计划》发布,中国高铁开启大规模体系化自主创新之路。作为联合行动计划总体专家组副组长以及此后的国家高速列车科技发展“十二五”重点专项专家组组长,贾利民和专家们一起规划出我国高铁科技发展的技术方向、战略路径、总体架构、重点任务与核心技术指标。

        集体攻关之下,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享誉世界的CRH380系列高速列车上路;国际首套智能化高速列车系统和高速列车谱系化技术平台也成功研制,高速列车产品设计与制造实现定制化。

        贾利民和中国高铁人朝着新目标继续奔跑:现今,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和时速400公里的跨国互联互通高速列车系统总体方案都已确定;在空天车地信息一体化的铁路运营与安全保障系统中,静态制空平台原型已经研发出来,空天车地一体化的网络系统原型机已完成联调。

        领跑,须自我加速。熟悉贾利民的人都知道,他虽热爱高铁,但出差首选夜间航班,为的是不占用白天的工作时间;从专业到专项,要思考的太多,枕上、厕上、路上,他书不离手,读书成了工作间隙最大的嗜好;作息也有些超常,中午大多不吃饭,常常深夜两点后才睡。前年夏天,贾利民出差时左侧锁骨摔成粉碎性骨折。手术后,皮肉刚长好,他就拿掉绷带照常工作。不料,骨头长变形,把钢板都顶起来了,半年后不得不接受二次手术。医生叮嘱,“好好休养,别来第三回了!”可刚出院,缠着绷带、打着石膏的他,又当起了“空中飞人”。

        贾利民说:“16岁那年,祖父为我改名。过去几十年,正应了老人的期待——打造高铁,就是利国利民!”                    素描/琚理

        记者手记

        从一无所有到世界第一,中国高铁,何以领先?

        靠的是爱国为民的情怀。贾利民回忆,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所有参与者都憋着一股劲儿,非整出中国人自己的高铁不可。这背后是铁路人为国争先的情怀,更是科技工作者勇于创新的担当。

        靠的是稳扎稳打的实力。高铁汲取中国几代铁路人的集体智慧,和谐号的火箭造型既符合空气动力规律又兼具设计感,“立硬币不倒”的奇迹代表中国高铁极致的稳定性……一流技术打造领先优势。靠的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定力。从联合行动计划到后续国家科技计划的各个重点专项,一拨拨高铁人久久为功,步步为营,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