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勇敢者小队

        本报记者 任珊

        开栏的话

        近七十载笔墨馨香,记录着共和国的砥砺前行,记录着古都的日新月异,也记录着普通市民的家和业兴。

        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我们翻开报纸,重温过往,并邀请曾在我们版面上留下痕迹的人们,一起重温家国记忆,不变初心;一起畅想幸福明天,继续前进。

        这一个个普通人的奋斗故事,汇聚在一起,讲述着共和国繁荣昌盛的光辉历程。

        小时候的照片,梅宜静只保存着一张(见下图)。

        泛黄的黑白照片上,6个女生肩并肩,站在一起,有的笑逐颜开,有的害羞地低着头。梅宜静个子最高,站在后排,穿着白衬衫的她,梳着小辫,浅浅地笑着。

        照片拍摄于63年前,拍摄地点是官厅水库。

        为何会一直保存这张合影?

        因为这是一场梅宜静一直铭记在心的聚会。

        1956年,电影《董存瑞》全国热映,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气概,感动了很多人,也包括梅宜静。

        当时,17岁的梅宜静正在北京女二中(现东直门中学)读书。

        临近暑假,几个小伙伴儿,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电影。

        “我们要不要去他的家乡,了解一下英雄小时候的故事,替英雄去看看他的家人?”李凤莲提议道,小伙伴儿一下安静了,片刻,平时就喜欢到处跑的梅宜静头一个响应,“这个主意好!”

        梅宜静立即张罗起来,她叫来地质小组的好姐妹杨璐,还找来另一个伙伴李庆芳,“咱们一起去,路上肯定特有意思。”

        4人小组很快组建,她们找到校团委,说明了自己的想法,校团委老师不仅支持她们,还给4人小组起了名字,“你们真勇敢,不如就叫‘勇敢者小队’吧。”比梅宜静她们大不了几岁的姚剑英老师也要加入小组,“你们几个学生哪行啊,我跟你们一块去。”

        说走就走,到东城区团区委开好介绍信,“勇敢者小队”出发了!

        “勇敢者小队”以为董存瑞的家乡就在北京沙河,她们决定徒步前往,走了一整天,赶到沙河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河北怀来县沙城附近的南山堡村。

        怎么办?

        “我们不能放弃啊,都走了一天了。”梅宜静说。

        “对!对!咱们继续走吧。”小队员们无人反对。她们没想到,这一走,就是4天3夜。

        时隔63年,一路上的苦,梅宜静她们似乎已经忘记,一路上的笑,她们记忆犹新——

        似乎是要考验“勇敢者小队”,风夹着雨,扑面而来。“勇敢者小队”并不害怕,她们撑起了伞,继续前进。

        “嘶——”姚剑英的伞被风撕破了,杨璐打趣道:“您的伞真成‘散’了。”话音未落,她的伞也散了,大家哈哈大笑,雨水灌了满口。

        冒雨爬山,更是艰难。脚陷在稀泥里,费半天劲儿,才拔出来。山路太滑,向上走一步,立刻滑回来,李凤莲提醒大家别摔跤,谁知自己先摔了一跤,大家谁也不比谁好,都是浑身泥水。

        最长的一天,“勇敢者小队”走了90里路,脚上都磨起了泡。出发时也没有准备,大家都没带铺盖卷,晚上只好夜宿长途汽车站,把桌椅一并,直接睡在上面。

        一路上,“勇敢者小队”还见识了英雄的魅力。得知她们是去寻访董存瑞的家乡,康庄火车站铁路职工招待所免收住宿费;路过果园,主人还请他们随便吃水果……

        一步一步,“勇敢者小队”终于找到董存瑞的家。

        “那里有整齐的梯田,茂盛的庄稼,满眼望去,全是绿色。”

        “董存瑞妈妈用江米做丸子招待我们,那可是当时过年才能吃到的好东西。”

        已是满头白发的梅宜静闭着眼,回忆着,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美丽的英雄故乡,仿佛又闻到江米团子的香味儿。

        听了英雄的故事,祭拜过英雄祠堂,“勇敢者小队”启程回京,此时,小队员又多了一位——董存瑞的妹妹董存梅。董存梅接受了“勇敢者小队”的邀请,到北京做客。

        归途中,“勇敢者小队”参观官厅水库,留下了梅宜静一直保存至今的那张合影。

        “右边这个梳着麻花辫,羞涩低头的姑娘,就是董存梅。”梅宜静说。

        回到北京之后,李凤莲执笔,“勇敢者小队”写下纪实文章《访问董存瑞的家乡》和诗歌《给董存瑞的妹妹》,记录下此行的经过和感受,发表在1956年8月28日的《北京日报》第3版(见上图)。

        从女二中毕业,“勇敢者小队”的小伙伴各奔东西,和董存梅的联系也中断了。但他们都记得自己在《访问董存瑞的家乡》中许下的诺言——“我们这一生将永远记得这一件事情。学校就要开学了,董存瑞的家乡的一切,将鼓舞着我们更好地去学习!为了祖国,我们时刻准备着。”

        梅宜静后来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先后在女14中(现164中)、124中学和北京三中工作,教中学生物,多次担任班主任。她把“勇敢者小队”的经历,讲给一届又一届学生听——

        “孩子,你们是祖国的未来。董存瑞那种危难时刻为祖国献身的选择你们虽然不用再面对,可那种勇于担当的精神,却历久弥新,永不过时。”

        “除了战斗英雄,当今还有科研英雄、大国工匠,普通却不平凡的企业家、教授、工人等,都值得我们学习。”

        “不惧怕、不退缩、积极面对,这就是勇敢。”

        ……

        2016年,年逾古稀的梅宜静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她担心不已。儿子鼓励她,“妈,您拿出‘勇敢者小队’的精神上手术台,肯定没事儿。”后来,手术成功。

        李凤莲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毕业后留校工作,也做了老师。虽然从没和子女、孙辈提过“勇敢者小队”,但英雄的精神和那段经历像一颗种子,在她心里不断生根发芽,“我像一棵树一样,靠着追寻英雄精神的那份果敢和坚持,在雨露滋润下健康成长、逐渐成熟。”李凤莲说。

        “勇敢者小队”再相聚,是梅宜静和李凤莲心中共同的愿望,这个愿望正在实现。

        今年1月26日,梅宜静偶然从电视上看到董存梅参加“最美警察”颁奖典礼,辗转联系后,这对分别了63年的姐妹,终于在大年初二重逢了。此后几天,李凤莲也和董存梅通上了电话。

        在本报和东直门中学的努力下,“勇敢者小队”的队员们正在一一归队。

        “等我们聚齐了,勇敢者小队再一起去找董存梅”“我们再来一张大合照!”梅宜静和李凤莲兴奋地讨论着,她们仿佛又回到了63年前的那个暑假。

  • 追梦

        通讯员 赵盈春

        新学期开学,魏芳站在学校门口,迎接着孩子们。“校长好!”“孩子们好!”孩子们的笑,鼓励着魏芳,魏芳的笑,也鼓励着孩子。

        当老师,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魏芳出生在部队大院,小时候,她曾想做个法官。有一次和父亲聊起将来,父亲说,“当老师吧,当老师多好啊,所有的文化人都是老师教出来的;当老师整天跟孩子们在一起,无忧无虑,永远年轻。再说,我们家还没有人当老师。” 魏芳想想也是,最终选择师范专业。

        真能最终在北京当上老师,则完全靠魏芳的自信。魏芳原本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某学校的高中英语教师,1994年,因为爱人工作调动,28岁的魏芳也来到北京门头沟区。

        人生地不熟,还要继续当老师吗?魏芳有些拿不准。

        一天,魏芳在街头散步,一抬头,看见一所学校——新桥路中学。望着学校,望着进进出出的孩子,魏芳一下子有了决定——“我还要当老师!”

        魏芳鼓足勇气,直接走进学校,找到学校领导,“我想应聘当老师。”魏芳的直率,让学校负责人有些惊讶,但还是给了她当场试讲的机会。魏芳抓住了机会,当场被录用。

        到新桥路中学后,魏芳从零开始,教英语课,当班主任……她很快发现,无论是课堂还是学生,北京都与兵团有着很大的差别。北京的教育教学资源丰富,学生思维活跃,有自己的见解,但不够认真刻苦。

        如何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让孩子们喜欢学英语?魏芳有办法。

        一天上课,魏芳立了个规矩——每天上课先进行“单词接龙”,谁接不上来,谁就要表演节目。

        “cake!”魏芳抛出第一个单词,没想到第一个接龙的小峥卡壳了,他足足想了1分钟,也没想起一个“e”开头的单词,脸蛋憋得通红。魏芳允许他求助,但如果求助还是失败的话,就两个人一起展示才艺。小峥赶紧求助,还好,接出了单词——“egg”。

        自此,大家课下都努力“背单词”,谁也不愿意在“单词接龙”中失败。渐渐的,大家的词汇量丰富了,英语成绩也好起来。

        春游、升旗仪式、班会、艺术节……魏芳千方百计地为学生创造“开口说英语”的机会,她还给学生们办起英语戏剧节。

        排练英语剧时,英语成绩好的学生一般捞不到“主要角色”,成绩差的同学反而更有机会。一次,魏芳把男主角给了班里英语成绩最不好的崔小。崔小很兴奋,但无奈基础太差,越学越没信心。已经负责学校管理工作的魏芳,竟每天陪着他练习到晚上10点钟,连续一个多月。

        演出成功,崔小开心极了,他一改往日的状态,开始主动学习, “魏老师,我要是不好好学习,都觉得对不起您。”崔小的话让魏芳很开心,她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2009年,魏芳成为大峪中学分校校长,新的挑战接踵而至。

        门头沟区决定将大峪中学分校迁入石门营地块,率先试点实施教师全员竞聘上岗。

        “这边新校舍评估还在进行,师生还不能入驻。那边老师待聘,人心浮动……”想起那段日子,魏芳皱了皱眉, “我天天提心吊胆,八百多名学生,近百名教师,一定不能出乱子。”

        经过反复推敲试点方案,全校所有老师都需要竞聘,包括特级老师……魏芳顶住压力和误解,使竞聘以及转岗分流顺利实施。

        一块大石头落了地,魏芳的身体也亮起了“红灯”。2012年11月,魏芳进医院接受手术。术后,考虑到她的身体,区教委准备给她调整岗位,但魏芳拒绝了,“是我把师生带到这新校址,我要在这儿继续我的事业。”

        2016年2月,门头沟教委决定开展“集团化办学管理实践”,魏芳接管京师实验中学,成立教育集团,她的担子更重了。

        魏芳对两校一视同仁,很快,就将“勤勉、高效、廉洁、自律”的作风带到了京师实验中学,学校蒸蒸日上。

        如今,魏芳正带领团队筹备大峪中学分校附属小学的开学事宜,虽然辛苦,但一看到孩子们的笑脸,魏芳就不觉得累了。父亲的话,她一直记在心里,教育出更多有文化、有理想的人才,是她一直追逐的梦想。

  • 甜蜜鸢尾

        本报记者 王天淇

        “你给我一个故事,我给你一个蛋糕。”

        这是赵雨杭的梦想,她希望自己制作的每一个蛋糕都能为人们带去爱和幸福。

        小女孩儿都喜欢玩“过家家”,但别的小女孩儿抢着披纱巾、戴项链,扮公主,小雨杭则总是撸起袖子,沙土和泥,做蛋糕。

        渐渐长大,别的小女孩儿早就不再扮公主了,但赵雨杭的蛋糕则一直做着。

        上初中时,赵雨杭作为交换生到英国学习。这个甜品王国,令她大开眼界。

        “很多样式都是国内没有的!”课余时间,赵雨杭走街串巷搜罗精致美味的甜点,上网找教学视频自学甜品制作,她还到英国最负盛名的翻糖蛋糕大赛观摩……她梦想着把这些异国的甜蜜带回祖国,分享给更多的人。

        回国后,赵雨杭考入北京联合大学艺术设计专业,她向父母借了10万元,决定自己开一家甜品店。父母虽没明说,但赵雨杭心里明白,“看好我的人不多。”她憋足了劲儿要把这事儿干成。

        租场地、买设备、买原料、订包装、做海报……兼顾创业和学习,赵雨杭平均每天也就睡三四个小时。

        2017年夏天,鸢尾甜品工作室开业,赵雨杭既是老板,又是面点师、采购员、收银员、清洁工、销售员甚至外卖员。平常没课时,她还要带上饼干、甜点去校园里发广告,她脸皮薄,怕碰上同学,还有的人刚接了广告单,转身就扔了,赵雨杭很难受,她默默的把广告捡回来,继续坚持着……

        坚持总会有收获,来找赵雨杭定制蛋糕的人多了起来。

        “你给我一个故事,我给你一个蛋糕。”赵雨杭的蛋糕很少有相同的。

        一位客户要为结婚46周年的父母定制蛋糕,赵雨杭用糖艺制作出深浅不同的红色系玫瑰花,在蛋糕表面摆成心形,得知老人患有糖尿病,她特意使用木糖醇,整整试验了7次才成功;

        一对情侣,从海边毕业旅行归来,要庆祝恋爱纪念日。赵雨杭看了旅行照片,设计了一款以海洋为主题的蛋糕,海水、浪花、沙滩、贝壳,蛋糕顶端还用拉丝糖做了些尖刺似的装饰,她说,那象征着涌起的浪花,希望这对情侣的爱情不管经历多少风浪都能始终如初;

        一位男士为自己恩师的60大寿定制蛋糕,明确提出不要传统的寿桃元素。赵雨杭就选择了金色的大朵花卉式样,代表着老师多年来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

        ……

        如今,工作室扩大了店面,年销售额已高达近百万元。赵雨杭计划着,今年开设烘焙美学培训,培养烘焙师对糕点制作方面的色彩应用、创意和灵感。

        “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爱和甜蜜。”赵雨杭笑着,她手边的糕点包装盒上,寓意爱与吉祥的紫色鸢尾花,娇艳地绽放。

  • 年画

        通讯员 王明月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花……”

        小时候,一进腊月,郭玉峰就黏着哥哥去买年画。家附近的集市上,卖年画的很多,各式各样的年画或是摆在地上,或是搭在两棵树中间拉起的绳子上,郭玉峰左瞧瞧,右看看,流连忘返。

        腊月二十八这天,郭玉峰早早起床,大人们贴年画,他跑前跑后;大人们贴完年画,他搬个小椅子,瞅着年画出神;大人们带他去拜年,满桌糖果,他不感兴趣,就愿爬上炕头去看年画……

        “那时候年画也就一两毛钱一幅,很多是四条屏、八条屏的,一般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画下有字,就像小人书。”郭玉峰回忆着,“西游记、水浒、三国的故事,还有仁、义、礼、智、信、忠、孝这些传统美德,都是年画告诉我的。”

        如今,贴年画的少了,郭玉峰也已年至不惑,但他对年画的兴趣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痴迷。在他眼中,年画早已不是“小人书”,而是一部浓缩万千中国人面貌和愿景的“大部头”。“年画中蕴藏着传统文化中的审美标准,比如说仕女一般都是瓜子脸,樱桃小口一点点;娃娃则胖乎乎,大脑壳,虎头虎脑。”郭玉峰说,一张张小小的年画,包含着人们生活的全部内容和最朴素的希望。他总觉得,自己得做点儿什么,不能让这流传千年的艺术消失。

        2016年,郭玉峰开始全职收藏年画,以藏养藏,三年时间,他的足迹遍及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百余个城市,收藏了10万余张年画。

        小时候喜欢传奇英雄年画的郭玉峰,如今更偏爱收藏年俗和有时代烙印的年画,“前者能体现绘画技法,后者则能记录历史。”“各地的年画风格各异,什么样的水土和人物,就会有什么风格的年画。海派年画比较秀美细腻,内蒙古、新疆、西藏地区的年画则有很明显的少数民族特征。”郭玉峰说。

        有一年,郭玉峰正在青海西宁出差,听闻甘肃陇南有人出售工业和农业题材的年画,郭玉峰当即坐了7个多小时的火车,赶到陇南,收到30幅心仪的年画。就算是春节回老家过年,别人都抓紧时间买年货,他则一头扎进古玩市场,淘换年画。今年春节,他就一口气收了包括伟人形象、民族团结、工农兵形象等在内的60幅年画。

        2018年,郭玉峰在怀柔区新房子村渔阳文化艺术园开了一家年画馆,定期组织各类主题年画展,9月,年画馆举办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百余位年画宣传画收藏爱好者参加。郭玉峰还带着藏品,到各地办展,并创建了年画主题微信公众号,通过新媒体传播传统年画艺术。

        “时代特征明显的年画不可复制,未来将越来越珍贵。”郭玉峰期待着,能有更多的人喜欢年画,能让年画重新走进老百姓的生活。

        推荐人:于雪梅(怀柔区北房镇政府)

        线索邮箱:rbshx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