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城区将首设动植物保育区

        本报记者 王海燕

        一座有活力的大都市,必定少不了鸟儿的啁啾,松鼠的跳跃,蜜蜂、蝴蝶、蜻蜓的翩跹起舞。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更高质量发展为目标,今春,本市将在城区开展首次野生动植物栖息地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划分栖息地保护等级。其中高价值保护地将设保育区,严格限制人类活动,任凭草长莺飞,给小动物们留一片自由栖息的乐土。

        鸳鸯长耳鸮首次普查

        小动物多不多,是一座城市生物多样性是否丰富的直接体现。从今年年初开始,市园林绿化局野保部门先后启动了鸳鸯和长耳鸮等野生动物的种群调查,分析它们在北京的种类、数量、分布情况、生存状况以及受威胁因子。

        羽毛艳丽的鸳鸯,市民们都不陌生。以往,北京城区只在春秋迁徙季和夏季繁殖季节才能看到鸳鸯,但现在冬季也能看见,越来越多的公园出现了野生鸳鸯的踪迹。今年,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组织志愿者启动了对北京五环以内鸳鸯的分布调查,重点是玉渊潭、北海公园、北京动物园、农展馆后湖、颐和园团城湖等城区9个鸳鸯栖息地。刚刚结束的冬季调查中,志愿者们共发现547只鸳鸯,其中农展馆后湖、北京动物园和玉渊潭数量较多。春季调查将在3月中下旬进行。

        对长耳鸮的种群调查正在进行中。长耳鸮,俗名猫头鹰,是猛禽的一种。“长耳鸮等鸮类野生动物以老鼠、蝙蝠、小鸟等小动物为食,在食物链条处于较高的位置。通常一个地区的猛禽分布越多,生物多样性也越丰富。”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处处长张志明说。

        北京师范大学、研究野生鸟类20余年的邓文洪教授参与了这次鸮类野生动物的专项调查。据他统计,入冬以来,北京地区有确切观测记录的长耳鸮个体是62只。综合各类因素推算,目前北京地区的长耳鸮种群数量在300只到700只。大部分长耳鸮把家安在了郊外,城市公园因为游人惊扰多、可捕食的小动物少,长耳鸮分布数量相对较少。

        此前两年,本市还开展了雨燕专项调查。过去,雨燕在北京极为常见,但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数量锐减。在雨燕专项调查中,人们发现,曾经酷爱在城楼和古建房檐下筑巢的雨燕也在寻找新的生存策略,大型立交桥下、T3航站楼的屋顶上都发现了雨燕的巢穴。

        栖息地保护名录将建

        在专项野生动物调查的基础上,覆盖北京城市建成区的野生动植物栖息地调查将在今年春季启动。不同于对某种动物或者植物的专项调查,栖息地调查更多是生物生境的综合评价,是对生态环境的综合考量。考察内容包括动植物的种类和数量,重要物种的生存状况,林地、水系的自然环境保护状况等。

        这也是本市首次对城区的动植物栖息地进行摸底。根据调查情况将建立城区动植物栖息地保护名录,并按照保护价值划分为高保护价值、中保护价值、低保护价值三类保护地。对于高保护价值栖息地,将划出保育区,限制人类活动,让野生动植物自由栖息。

        “只要没有人类活动干扰,自然生境的恢复是很快的。”张志明介绍。例如海淀翠湖湿地公园,其核心区封育了十多年,孕育出的各类生态物种蔚为大观。目前翠湖湿地公园范围内观测到的野生鸟类数量达到200多种,湿地高等植物达到400多种。白眼潜鸭、红嘴鸥、大鸨、金雕、遗鸥、丹顶鹤等多种珍稀鸟类成了翠湖常客。植物方面,除了睡莲、芦苇、香蒲、菖蒲、千屈菜、水葱等常见植物,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野大豆,北京市二级保护野生植物芡实、茭白和花蔺,以及华北地区罕见的食虫植物狸藻等也在翠湖湿地现身。

        生物多样性恢复示范项目也将在今年启动。在平原、山区和城区三类区域,分别开展生物多样性恢复试点。初步计划,今年市园林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建设6处生物多样性示范区,为下一步动植物栖息地生境修复提供经验。

        加强栖息地保护立法

        保护野生动植物,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护它们的栖息地。但强有力的保护,离不开完善的法律法规支撑。结合修订《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办法》,市园林等相关部门正在进行前期调研,争取在《实施办法》修订过程中将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作为立法的重要内容,为对干扰或者破坏野生动物栖息的各类行为进行执法提供法律依据。

        栖息地保护面临的另一大难题,是频繁的人类活动干扰。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北京城区重要的野生动植物栖息地主要在各大公园,这些公园又承载着市民休闲娱乐的功能。市民希望公园拿出更多的空间,供大家唱歌、跳舞、锻炼身体,这和动植物的栖息地保护是存在一定矛盾的,希望这项工作能够得到更多市民的理解和支持。

  • 新机场将添高铁联络线

        本报讯(记者 曹政)中国铁路设计集团近日对天津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联络线进行首次环评公示。记者注意到,未来天津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联络线跨越京津冀三地,为高速铁路。根据有关部门的规划,这条线路预计今年开工,建成后从天津到北京新机场的时间大约36分钟。

        由于是首次环评公示,透露的信息还相对较少。不过,环评信息中仍然披露了线路基本走向等工程概况。新建线路起自津保铁路胜芳站,在小惠庄村与廖家村之间设廊坊高新区站,出廊坊高新区站后线路折向西北于大刘庄村西侧跨过廊沧高速公路,后折向西在西麻村南侧设永清南站,出永清南站后折向西北引入京雄城际固安东站,均位于河北省廊坊市境内。

        新建车站都在廊坊市境内,未来如何连接天津和北京新机场?实际上,环评公示的只是新建线路,未来运营时还将利用或衔接其它已开通、正在建设的铁路线。

        根据河北省发改委的审批公示信息,这条线路其实是起自天津西站,利用津保铁路至胜芳站,由胜芳站新建线路引出,经安次区、永清县引入京雄城际固安东站,利用京雄城际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换句话说,联络线在天津利用的是津保铁路,到河北后才驶入这次新建的线路上,到达固安后引入到京雄城际上,最终通过京雄城际建成的线路进入大兴国际机场。

        联络线未来是什么级别的铁路线?审批公示信息也已经披露了联络线的主要技术指标,是高速铁路、双线、电力牵引。

        从规划上看,这条联络线的新建规模并不算大。环评信息也披露,联络线的新建线路长度仅有47.36公里,其中桥梁长度为42.02公里,桥梁比为88.7%。全线新设廊坊高新区、永清南等2座车站。此外,还将新建本线至廊涿城际固安南上、下行联络线,长度分别为5.1公里、4.9公里。

        从目前新机场的配套轨道交通项目来看,北京旅客可以搭乘地铁新机场线和京雄城际铁路北京段到达新机场,河北旅客可以搭乘京雄城际铁路河北段和廊涿城际铁路到达新机场,而天津旅客则可以搭乘这条新建的高铁联络线到达新机场。

        稍早前,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吴秉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天津市今年在高铁方面将率先启动天津至北京新机场联络线建设,这一项目已经得到国家发改委、铁路总公司、河北省政府的大力支持,线路建成后天津到北京新机场预计仅用时36分钟。

        记者获悉,天津至新机场联络线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工,工期3年。也就是说,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有望在2022年开通。

  • 京城医院首次开通5G信号

        本报讯(记者 赵鹏)京城医院首次开通5G信号了。记者昨天获悉,北京移动携手华为完成了中日友好医院5G室内数字化系统部署,为移动查房、移动护理、移动检测、移动会诊等应用提供了5G网络环境,为后期院方进行5G远程医疗新模式的探索与实践也打下了基础。对于今后首批拥有5G手机的市民来说,这也为其提供了相应的5G信号。

        据悉,此次三方合作,是远程医疗解决方案在示范应用方面的一大进步,具有重大意义。北京移动方面表示,2019年是5G发展元年,充满无限挑战,又孕育着巨大机遇。为此,北京移动在快速高效推进5G网络建设的同时,也紧密联系5G产业联盟合作伙伴,在诸多垂直领域内进行互促共赢的应用探索。中日友好医院5G基站的开通,就是北京移动在此类道路上的一次重要探索。

        未来北京移动还将与5G产业联盟合作伙伴携手,进一步开展多维度、大纵深、强示范的合作,逐步构建在本市覆盖全产业链的5G产业生态圈。

  • 图片新闻

        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暨成果展日前在国家会议中心开幕。展览展示了工业互联网最新动态、关键技术及产业方向,其中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等项目、产品及解决方案。陈晓根摄  

  • 大兴国际机场完成飞行校验

        本报讯(记者 董禹含)昨天10时20分,一架奖状680校验飞机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北跑道平稳落地,标志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飞行校验工作圆满完成。此次校飞历时34天,比计划提前19天完成。此次飞行校验结束,意味着大兴国际机场飞行程序和导航设备具备投产通航条件,并可以申请模拟机试飞和飞机现场试飞。

        飞行校验是每一座新建机场通航前的先决条件,也是对机场前期建设情况的检验。整个校验内容包括了4条跑道,7套仪表着陆系统,7套灯光,1套全向信标及测距仪和飞行程序。据中国飞行校验中心主任熊杰介绍,大兴国际机场导航设备全部符合设计参数标准,完全能够满足未来开放安全运行的需求。此外,华北空管局表示,目前空管工程建设及运行筹备工作顺利进行,将确保9月30日顺利开航。

        据悉,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将于今年6月30日竣工,9月30日前如期通航。

  • 今起早高峰提前至7点前

        本报讯(记者 孙宏阳)今天,本市各中小学开学。交管部门预测,早高峰将提前至7点前,校园周边及各环路、联络线交通压力增加。随着春运进入最后一周,各交通场站周边交通压力仍然较大。

        交管部门介绍,开学首日,早高峰将提前到来,校园周边高峰将提前到6时45分左右,部分道路将出现短时车流集中和行驶缓慢的情况。中关村、广渠门、丰台西南四环等学校较为集中的地区交通压力较为突出。

        工作日早高峰期间,东部、西部、北部城区的环路,莲石路、万泉河路等联络线,京藏、京承、京开等高速进京方向将出现车流集中的情况。晚高峰期间,东部、西部、北部城区的环路交通压力较大,各条联络线、高速出京方向也将出现车行缓慢的情况。春运最后一周,各客运场站周边交通压力仍然较大。

  • “百科全书式学者”李学勤去世

        本报记者 任敏

        覆满爬山虎的清华大学图书馆老馆,是稀世之宝清华简珍藏之处。自2008年以来,清华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李学勤先生带领团队在这里孜孜不倦地释读古老竹书,破译古文字密码。2月24日0时11分,这位集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等身份于一身的“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溘然长逝,享年86岁。

        李学勤先生1933年生于北京,1951年至1952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哲学系。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李先生到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后属中国社科院)参加编著《殷虚文字缀合》,此后一直在这里工作。2003年起,先生回归母校,出任清华文科高等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他也是为数不多的成为母校教授的清华“肄业生”。

        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古文献学家和教育家,种种身份,让李学勤先生有了“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之美誉。

        李学勤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文明的研究,在多学科领域都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例如,在甲骨学研究方面,他建立了殷墟甲骨“两系说”的分期理论,发展了“非王卜辞”的研究,并首先鉴识出西周甲骨文;在青铜器研究方面,他从“形制、纹饰、铭文、字体、功能、组合和铸造工艺”等方面开展综合性研究,推进了商周年代学的建立和商周史研究的发展;在战国文字研究方面,他率先提出战国文字“五系说”;在简帛研究方面,他参加了马王堆帛书、定县汉简、张家山汉简的整理,并主持了睡虎地秦简、五一广场东汉简等多种珍贵出土文献的整理研究工作。

        人生最后十年,李学勤的名字与清华简牢牢“绑定”。在他主持之下,清华简的抢救、保护、整理与研究有条不紊地推进。

        中心研究员李均明回忆,释读清华简,先生既当“指挥”又亲自上阵,除了释读自己的篇目,对于别人的篇目也会拿回去一一过目,反复斟酌。一般竹简释读时,都要在文末添加注释,他记得,李先生会帮助别人修改注释,“会结合自己的经验,尽量引用最好的资料,以做到精益求精。”

        2011年至今,清华简以每年一辑报告的节奏出版,至今已有八辑,创造了战国竹简整理公布的新速度。

        从第一到第七辑整理报告,清华简每年的发布会,李学勤都亲临现场。然而身体的预警信号早已有端倪,在2016年那次发布会,记者采访时就注意到,李学勤因身体不适,发言时没有站立而是坐着,为此,他还当场道歉:“这样做是很不礼貌的。”去年11月,清华简入藏十周年之际,第八辑整理报告同时公布,李学勤“缺席”了,那时,病榻之上的他正在和病魔抗争。

        或许是预感到身体的衰退,去年年初,李学勤盛情邀请曾任安徽大学校长的著名文字学家黄德宽先生出任中心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黄德宽回忆,此前李先生一直希望他过去,因为在安徽的任务也挺重,无法做决定。一次,黄德宽来京开会时,即将住院的先生又提到这事儿,“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来了,要不然对不起李先生。”如今,在黄德宽主持下,清华简第九辑整理工作已正式启动。

        昨晚,清华的官方讣告如是评价李先生:他的去世,是清华大学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学术、文化、教育事业的重大损失!

        从今天起至27日,清华将在新斋(人文学院)105室为先生设立缅怀厅,接待社会各界和师生缅怀悼念,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月28日上午10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 图片新闻

        东城区分司厅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日前举行了以“习传统文化、扬冬奥精神”为主题的开学典礼。学生们体验了一次旱地冰壶和旱地滑雪等旱地冰雪课程,享受旱地冰雪运动带来的快乐。本报特约摄影 周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