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公布
    “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调查结果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 2月22日,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根据各部门依据各自法定职责开展的调查工作,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以下简称“凯奇莱案”)卷宗丢失,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岚县大源采矿厂侵犯出资人权益纠纷案(以下简称“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等问题的调查结果。

        联合调查组查明,所谓“卷宗丢失”系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对于网传王林清自述视频中反映最高法院二审的“凯奇莱案”问题,联合调查组经审查认定,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将案涉合同性质认定为合作勘查合同并认定合同有效是正确的,认定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违约并判令其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判决驳回凯奇莱公司要求转让探矿权等其他诉讼请求是正确的;最高法院鉴于凯奇莱公司坚持其继续履行的诉讼请求不变,而作出继续履行合同的判决,有相关法律依据。最高法院领导根据有关法律和规定,对凯奇莱案这类重大复杂案件加强了审判管理和监督。对于王林清视频反映的另一起案件——“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联合调查组经审查认定,最高法院二审判决对双方合同性质和效力的认定正确,但在经营利润的认定和计算上存在瑕疵。联合调查组调查发现,最高法院监察局原副局级监察专员闫长林涉嫌接受当事人请托,通过打招呼等方式过问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但不存在对王林清“打击报复”问题。联合调查组已经将调查中发现的王林清涉嫌非法获取、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犯罪线索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将闫长林涉嫌违规过问案件违纪违法问题移交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调查。联合调查组同时指出,最高法院存在内部管理不规范、保密制度落实不到位等问题,并责成最高法院进行认真整改。

        “凯奇莱案”卷宗丢失问题

        经联合调查组调查,网上反映的“凯奇莱案”二审卷宗丢失,实为王林清利用工作之便窃取相关材料。

        王林清在“凯奇莱案”当事人赵发琦于2011年上诉到最高法院后,担任该案二审合议庭的承办人。2014年,王林清因与他人违反规定,私自以最高法院某直属单位名义举办培训班并私分办班利润被单位纪律处分;2016年11月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时,又因此前在干部档案审核中,被查出多处涂改个人档案受到诫勉的组织处理而未被推荐,由此对单位有积怨。2016年11月25日傍晚,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某某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凯奇莱案”二审法律文书,遭王林清拒绝,程某某告知王林清如不愿意加班就让别人承办。王林清认为在案件收尾期将其调整出合议庭,对此十分不满,加上前期积怨,遂产生藏匿案卷材料、给单位制造麻烦的想法。据调查,王林清于当晚23时许来到办公室,将该案临时装订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带回家中。王林清向调查组讲述,其拿走案卷材料时进行了挑选,将单位不能复制或者没有备份的都留在了办公室文件柜中。王林清后来在视频中提到的4份在新的二审案卷中出现的文件,包括案件流程表、是否申请回避确认单、阅卷笔录、舆情报告等,均来自当时留在办公室的材料。

        联合调查组与最高法院有关人员分别谈话了解和外围调查的情况可与王林清自述内容相互印证。调查显示,11月28日(星期一)上午,王林清向程某某谎称二审案卷丢失,程某某当即让王林清仔细查找无果。11月29日,程某某在请示分管院领导同意后,正式通知王林清退出合议庭。

        据王林清向联合调查组陈述,其窃取卷宗材料的目的是想给单位制造麻烦,使新合议庭承办人不能顺利进行后续工作,最终迫使单位让其继续担任承办人。实际上,王林清拿走的是上诉状、代理词、第一次合议庭合议笔录等合议庭工作电脑中有备份或可复制的案卷材料,并不能影响案件继续审理工作。2018年1月该案二审宣判后,王林清认为案件卷宗“丢失”仍正常宣判,单位对卷宗“丢失”也没有追查,遂臆测有“黑幕”,加之前期积怨,于是决定通过写“举报材料”、拍摄自述视频的方式向上级“反映情况”。

        对于网传视频中王林清声称最高法院“监控录像黑屏”问题,联合调查组也进行了详细调查。因事件发生距今已有2年多时间,最高法院监控录像按规定保存3个月后自行覆盖,相关监控录像现已无法调取,但根据最高法院监控录像中控室操作规程,调取录像、设备故障均有书面记录。联合调查组调取了2016年12月15日程某某在最高法院保卫处人员陪同下调看监控录像的登记表及相关登记资料,显示在程某某调看录像及“卷宗丢失”事件前后,监控系统运行正常,没有“黑屏”和报修的记录。对于王林清反映的程某某等人在其报告案卷丢失后“并不着急”的问题,程某某说,当时认为案卷不是丢了,只是没找到。调查也表明,最高法院有的庭室存在案卷存放混乱、归档不及时问题。综合上述情况,联合调查组认为,王林清的口述及相关调查材料能印证其窃取相关材料的事实,监控录像问题不影响调查结论。

        联合调查组的调查还证实,王林清除窃取二审部分案卷材料外,还拍摄视频、偷拍二审部分副卷材料,其中部分视频、材料后来被发布到网上。

        调查发现,“凯奇莱案”二审判决之后,王林清多次与当事人赵发琦见面。据王林清讲述,2018年7、8月左右,赵发琦为王林清录制视频提供帮助,王林清在视频中讲述了“凯奇莱案”和“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2018年8月前后,赵发琦将王林清介绍给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凯奇莱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

        调查还发现,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院相关副卷材料也来源于王林清。王林清被调出合议庭后,无权调阅该案案卷材料。2018年8月,王林清谎称经程某某同意,从书记员李某某处骗取了案卷副卷,并用手机偷拍了部分材料,通过微信发给赵发琦;2018年12月28日,崔永元将相关内容在互联网上发布。据王林清向联合调查组讲述,他还给崔永元提供了向上级“反映情况”的信件及部分材料。经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拍摄、后在网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秘密。鉴于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联合调查组认为,“卷宗丢失”等问题暴露出最高法院内部案卷管理不规范的问题,在工作人员报告“卷宗丢失” 后,相关责任人没有按规定及时上报,也未及时启动调查问责程序;保密规定也有落实不到位的问题,给一些人提供了可乘之机。

        两起案件审理是否公正问题

        联合调查组对“凯奇莱案”和“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的审理情况进行了全面审查,调阅了两案全部案卷材料,询问了两案有关当事人、案件承办人、合议庭成员以及其他有关人员,经综合审查判断,得出了具体、明确的调查结论。

        联合调查组认定,首先,“凯奇莱案”的案涉合同应为合作勘查合同,而非探矿权转让合同。合同内容主要围绕双方如何联合勘查煤炭资源,约定合作方式、权益比例、勘查费用、成果处置等,未就探矿权转让作出明确表述。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将该合同认定为合作勘查合同是正确的。其次,案涉合作勘查合同是有效的。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能认定双方存在恶意串通行为,同时,合作勘查合同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应当办理批准、登记手续生效的合同,有关行政规章也没有规定此类合同备案后才能生效,合同本身亦不存在影响合同效力的其他法定情形。最高法院终审判决认定上述合同有效是正确的。其三,应当根据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确定各方违约责任。凯奇莱公司逾期付款、不足额付款,西勘院对同一项目另与第三人签订合同并履行,双方均存在违约行为,应根据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分别承担违约责任。由于凯奇莱公司明确要求西勘院承担违约责任,而后者没有要求前者承担违约责任,故最高法院根据双方诉讼请求认定西勘院违约并判令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其四,案涉《合作勘查合同书》约定的主要内容已经西勘院与第三方另行签订合同并实际履行完毕。最高法院鉴于凯奇莱公司坚持其继续履行的诉讼请求不变,而作出继续履行合同的判决,有相关法律依据。其五,凯奇莱公司主张探矿权于法无据。案涉合同中没有关于探矿权转让的明确约定,且探矿权转让合同必须经批准才能生效,凯奇莱公司要求将探矿权转入其名下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最高法院判决驳回凯奇莱公司包括转让探矿权在内的其他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对于王林清在视频中反映最高法院领导过问案件办理问题,联合调查组指出,最高法院根据有关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有关规定,对凯奇莱案这类重大复杂案件加强了审判管理和监督。

        同时,调查显示,该案在审理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在最高法院对该案第一次二审期间,陕西省政府曾于2008年5月4日发出函件,对案件审理提出意见,试图给最高法院正常审判活动施加影响。二是最高法院审判管理不规范,存在超过法定审理期限等问题。三是王林清违规接受当事人吃请,帮助打探案情,其行为违反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落实廉政准则防止利益冲突的若干规定》等有关规定。

        联合调查组同时认定,最高法院关于“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的二审判决及再审结论实体正确,但在经营利润的认定和计算上存在瑕疵。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年3月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王见刚与王永安合伙关系成立,王永安构成侵权,应给付王见刚3710余万元。王永安上诉后,最高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王永安不服二审判决,申请再审。最高法院于2014年5月决定提起再审,由最高法院审监庭组成合议庭审理。2015年8月,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经充分讨论研究,决定维持原判,但至今未作出再审判决。联合调查组经审查认定,山西省高院一审判决、最高法院二审对该案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对双方合同性质和效力的认定正确,但是在经营利润的认定与计算上存在瑕疵。一、二审判决均以利润加本金的方法计算王永安应返还的利润,违反了当事人的约定。此外,一、二审判决均参照该案中合资各方签订的《股金确认及分配方案》认定双方合作期间的经营利润,依据不充分。

        联合调查组对王林清视频反映的最高法院监察局原副局级监察专员闫长林“干预办案”问题进行了核查。闫长林,山西交城人,2014年9月退休。2012年“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上诉到最高法院后,当事人王永安找到其老乡闫长林帮忙向王林清打招呼。闫长林通过民一庭有关领导联系王林清,王林清带着案卷到闫长林办公室介绍相关情况,闫长林请托王林清关照王永安,王林清明确告诉闫长林说,王永安没理,没法作出有利于王永安的判决。王林清多次表示,闫长林过问案件未影响自己对此案的办理。鉴于闫长林的行为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纪检监察机关已对其立案审查调查。

        联合调查组指出,该案二审判决后,王永安向最高法院申请提起再审,最高法院启动再审的程序完备,并无不当;随后,最高法院审委会决定维持原判,但案件历时3年多未作出再审判决,违反了有关审判纪律规定。

        王林清是否受到“打击报复”问题

        对于王林清在视频中反映最高法院监察局(以下简称监察局)对其“打击报复”的问题,经调查不属实。

        关于王林清在视频中称“因讲课受到处理”的问题,经联合调查组调查,王林清违纪问题是监察局在对其他人员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调查过程中带出来的,起初并不是直接针对王林清进行调查;后查明王林清存在违规参与营利性活动行为,最高法院依规依纪对其作出的党纪政纪处分是恰当的。具体事实是:

        2014年3月,监察局对反映最高法院某直属单位在举办培训班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核查,发现该单位部门负责人陈某某违规和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某两人口头约定合作举办培训班,陈某某涉嫌侵吞办班利润。2014年5月30日,监察局将相关涉嫌犯罪线索移送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

        2014年6月下旬,监察局与最高法院机关参与培训班授课的部分法官(包括王林清)谈话了解情况,与王林清两次谈话时,王林清承认参与授课,但否认与陈某某、郭某某有其他经济往来。6月24日下午,王林清到达江苏沭阳入住智慧大厦(并非视频中讲的“6月17日”和“沭阳宾馆”),准备次日上午为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培训班授课。

        6月24日下午,郭某某、陈某某先后交代王林清参与合作办班牟利问题,以及三人曾有串供行为。考虑到监察局和东城区检察院与陈某某谈话将在当晚结束,为防止陈某某与王林清再次串供,监察局派2名工作人员赶赴江苏沭阳。当晚9时左右,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沭阳县人民法院负责同志将王林清从智慧大厦接到沭阳县人民法院办公楼。出于安全考虑,沭阳县法院安排5名法警到智慧大厦院内备勤,法警自始至终未与王林清有过直接接触。当时,江苏省高院承办培训班的多名工作人员在现场,均证明没有对王林清采取强制措施。6月25日上午,监察局工作人员将王林清带回北京过程中,沭阳县法院安排2名法警着便装陪同,目的是保障途中安全,全程未对王林清使用戒具。6月25日下午,监察局、东城区检察院先后与王林清谈话,王林清承认有关事实。谈话结束后,约晚7时左右,监察局安排王林清回家休息。

        监察局调查认定:2013年7月至12月,王林清与郭某某、陈某某合作举办培训班4期,盈利共计30余万元,王林清个人分得11.3万余元。2014年12月,因王林清违规参与营利性活动,依据《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有关规定,监察局决定给予王林清记过处分。2015年4月,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关规定,最高法院机关纪委决定给予王林清党内警告处分。王林清在当时的检讨材料中表示:“郭某某之所以愿意和我一起办班,甚至分给我三分之一的利润,一方面是出于他自身经营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考虑我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利用我成为他们培训班的牌子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感谢组织给了我一个自我纠正的机会,我将深刻铭记从此事件中得到的教训,用一生去品味它的前因后果,并用它去衡量要做的每一件事”。联合调查组与王林清进行谈话核实时,王林清承认在视频中反映的“打击报复”问题与客观事实不符,表示“我现在知道了,监察局实际上是要调查陈某某的,不是冲着我来的”。

        同时,联合调查组通过调取有关案卷、会议记录、有关参与办案人员工作笔记,证实闫长林未参与王林清违纪案的调查工作;参与办案人员在与联合调查组调查人员谈话中均证明,闫长林未向他们打听过王违纪案情况。

        关于王林清在视频中反映不推荐其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是对其“打击报复”的问题,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不存在这一事实。实际情况是:2016年8月,最高法院政治部根据中央组织部统一部署,在对干部档案进行全面审核中,发现王林清档案中有16处涂改出生日期(均将其出生日期从1972年7月改为1974年7月)。同年10月29日,最高法院政治部给予王林清诫勉的组织处理。王林清承认上述错误,表示接受和服从组织处理。2016年10月31日,中国法学会研究部就王林清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征求最高法院政治部意见。因王林清正在诫勉影响期内,根据有关规定,最高法院政治部决定不推荐王林清参评。联合调查组与王林清谈话核实时,王林清承认“这次评选把我拿下来,也是事出有因,并不是给我过不去”。

        此前,2016年6月,最高法院政治部就王林清参评第二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征求意见,监察局回复“同意推荐其参评”的意见。后王林清获得“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提名。表明监察局并未对王林清参评荣誉称号设置障碍。

        对于网络热议的王林清未进入最高法院“员额法官”序列问题,经联合调查组调查,2017年和2018年,最高法院先后开展了两次员额法官遴选工作。王林清所在的民一庭领导曾做过其思想工作,动员其报名,但王林清均未报名。联合调查组与王林清谈话核实时,王林清表示“因为当时我对组织上取消我参加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评选有些成见,所以没有报名”。

        联合调查组于今年1月8日成立后,本着对党中央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法律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严格依法依纪开展调查核实工作。在1个多月时间里,联合调查组对包括王林清、赵发琦等在内的相关人员逐一谈话,调取相关案卷,开展外围调查核实,共进行谈话210余人次,调阅相关案卷上百本,查询了大量相关信息;围绕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对相关案件的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和程序问题进行了充分的研究论证;对监控录像设备和运维数据等资料进行了认真核查,对有关笔录等案件材料依法进行了鉴定;认真接听举报电话,接收举报材料,接谈举报人,为最终查清事实、得出正确结论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支撑。

        联合调查组表示,对调查中发现的违纪违法犯罪问题线索,已移交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处理;对于调查中发现的其他问题,联合调查组也责成有关责任单位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同时,联合调查组建议,最高法院对超过法定审理时限、承办人拖延执行审判委员会决定、内部管理不规范、保密制度不落实等问题认真整改,进一步加强司法责任制配套制度建设,完善院长、庭长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明确院长、庭长依法行使职权的边界和责任,确保司法责任制落实到位,确保严格执法公正司法,维护司法权威和公信力。

  • 除个别超大城市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记者 安蓓 齐琪)记者22日从国家发展改革委了解到,我国将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在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积互认,加快消除城乡区域间户籍壁垒,统筹推进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市民化,促进人口有序流动、合理分布和社会融合。

        根据近日印发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我国将以促进中心城市与周边城市(镇)同城化发展为方向,以创新体制机制为抓手,以推动统一市场建设、基础设施一体高效、公共服务共建共享、产业专业化分工协作、生态环境共保共治、城乡融合发展为重点,培育发展一批现代化都市圈,形成区域竞争新优势,为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经济转型升级提供重要支撑。

        城市群是新型城镇化主体形态,是支撑全国经济增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参与国际竞争合作的重要平台。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近年来,我国都市圈建设呈现较快发展态势,但城市间交通一体化水平不高、分工协作不够、低水平同质化竞争严重、协同发展体制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依然突出。

        根据意见,到2022年,我国都市圈同城化取得明显进展,基础设施一体化程度大幅提高,阻碍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行政壁垒和体制机制障碍基本消除,成本分担和利益共享机制更加完善,梯次形成若干空间结构清晰、城市功能互补、要素流动有序、产业分工协调、交通往来顺畅、公共服务均衡、环境和谐宜居的现代化都市圈。到2035年,现代化都市圈格局更加成熟,形成若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都市圈。

  • 三问石家庄“西美金山湖削山造地建别墅”事件

        连日来,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西美金山湖”项目涉嫌违规“削山造地建别墅”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河北省主要领导批示要求立即组成调查组全面深入调查,坚决依法依规依纪查处,石家庄市联合调查组已进驻鹿泉区展开全面调查。目前,“西美金山湖”项目现场已拆除违法建筑10余栋。

        涉事项目是否存在违法开工、无证销售情况?是否触碰生态红线?是否存在监管查处不力?“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一问:是否违法开工无证销售?

        据初步调查了解,石家庄丽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土地后,在未取得规划与施工许可手续的情况下,擅自违法进场施工。建成部分实际占地229亩,其中210亩在出让的300亩土地范围内,属于合法用地;约19亩超出了出让用地范围,属于违法占地。20日,现场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调集大型挖掘机昼夜不停作业,主要是对已查实的19亩非法占地上的建筑进行拆除。

        “西美金山湖”项目目前共建成160余栋低层建筑,其中也发现了1栋独栋住宅,此外还有婚庆广场等配套设施,但鉴于该项目尚未建设完成,容积率还不能最终确定。

        “西美金山湖”项目方负责人回应说,拿地后如果超过一定时期不建设,土地就可能被收回,包括土地出让金在内,企业在该项目上已累计投入10多亿元,考虑到资金压力,他们卖出过一批房子,后来因为给业主办不了证,又陆续开始退房。

        鹿泉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西美金山湖”项目取得土地手续后,开始出现未批先建违法建设行为,区国土、规划、住建等有关执法部门多次依法进行查处,但项目开发单位持续违法进行施工,至2016年上半年基本建成现状。

        另据当地住建部门对项目所在地日常巡查,发现涉事项目设有咨询中心。住建部门曾对咨询场所进行查封并向社会进行了曝光和风险提示。

        二问:是否触碰生态红线?

        “西美金山湖”项目位于鹿泉西部山前区域的铜冶镇岭底村。在项目现场记者看到,一座当地人叫作“玉山”的山体北侧,密密麻麻、依山就势分布着一片联排建筑群,房屋多为三层高,里里外外有八九排。

        登录一些房产销售网站搜索“西美金山湖”即可查询到这样的项目简介:金山湖小镇位于石家庄西部山前大道,总占地面积1800亩,是石家庄首座体量庞大的高端低密度住宅社区,其中商业配套35万平方米。项目开发商为石家庄市丽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容积率0.6,绿化率35%。

        “西美金山湖”项目方一名负责人表示,他们的项目已取得300亩土地证。“1800亩”的说法是他们之前做推广时宣传的开发设想和愿景,并不是真正已开发了这么多土地。他还称,“别墅”是他们推介宣传的通俗叫法,其实定位是“低密度住宅”。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2013年5月份,金山湖小镇项目经国土部门审批,获得300亩用地许可。一些岭底村村民告诉记者,“西美金山湖”项目用地大多征收自岭底村。鹿泉区自然资源与规划局一名领导干部称,项目所在的“玉山”是一座相对孤立的山体。

        该项目是否触碰生态保护红线?目前,仍有待已入驻鹿泉区的石家庄市联合调查组深入调查。

        三问:是否存在监管查处不力?

        记者采访了解到,自2013年5月9日至事发前的2019年2月10日,鹿泉区国土、规划、住建、综合执法等部门针对“西美金山湖”项目违法建设和违规销售行为,进行查处累计达40多次。就在事发前的2月10日,有关部门还联合执法拆除项目内的7座塔吊。

        多位受访人士说,“西美金山湖”一直被查却一直建,直至建成规模,暴露出相关责任部门执法不严、方法过于简单、解决问题不彻底。违法建筑之所以“野蛮生长”,除因政策调整造成遗留问题比较难解决之外,关键还在于监管措施失之于宽、松、软。

        2月18日,河北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对媒体报道的“西美金山湖削山造地建别墅问题”作出批示,要求石家庄市委、市政府立即组成调查组,全面深入调查,坚决依法依规依纪查处。当日,石家庄市成立由市委书记、市长担任组长的联合调查组,连夜进驻鹿泉区展开调查,调查处理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此外,石家庄市、鹿泉区两级纪委监委也已全程跟进介入,继续进行深挖严查,对发现的问题,坚决予以查处。

        据悉,河北省委、省政府已组成由有关省领导牵头,河北省住建厅、省自然资源厅等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督导组,进驻石家庄市进行督导检查。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闫起磊  

        (据新华社石家庄2月22日电)  

  • 外交部回应外企高管安全担忧:没有根据、没有必要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记者 侯晓晨)针对个别外企高管对来华从事商务活动表达出安全担忧,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2日表示,所谓的安全担忧完全没有根据,也完全没有必要。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近期,个别外国企业高管对来华从事商务活动表达出不同程度的担忧,担心安全方面没有保障。你对此有何回应?

        耿爽说,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在华外国公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任何国家的公民到了中国,只要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他们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他说,根据中方有关部门最新统计,2018年中国新设外资企业超过6万家,增长69.8%,实际使用外资1350亿美元,增长3%。这些数字背后是大量的人员交往,包括大量外国企业人员来华参访,开展商贸洽谈。

        “如果中国不安全,我想就不会有上面这些数字的取得。”耿爽说。

        他强调,中国奉行互利共赢的对外开放战略。中国40年来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也有外国企业的贡献,包括外企高管们对改革开放进程的积极参与和建言献策。

        “正如中国领导人多次指出,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我们将继续致力于为外国企业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也一如既往地欢迎外国企业高管来华参访,从事商务活动。”

  • 美官员说第二次“金特会”将寻求
    就“无核化”含义达成共识

        据新华社华盛顿2月21日电(记者 朱东阳 刘品然)美国政府官员21日表示,美朝领导人将在即将举行的第二次会晤中寻求就“无核化”的含义达成共识。

        美国国务院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当天就美朝领导人第二次会晤举行吹风会时说,会晤形式将和去年相仿,即一对一会晤及双方代表团参加的扩大会议,并计划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

        吹风会说,美国仍不确定朝鲜是否已决定弃核,但相信存在这种可能。为推动朝鲜无核化,美国需要迅速行动。美朝领导人将在第二次会晤中寻求就“无核化”的含义达成共识,这将是双方会谈的一大重点。此外,美方将推动朝鲜冻结全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导弹项目。

        吹风会还说,朝鲜最终实现无核化需要其完整公布核项目,美方希望这一环节能够在无核化进程结束前实现。

        白宫当天发表声明说,美朝领导人去年在新加坡会晤中承诺改善双边关系,为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而努力。两位领导人的第二次会晤旨在推动双方在上述领域继续取得进步。

        声明说,只要朝鲜坚持履行其对完全无核化的承诺,美国将努力确保朝鲜拥有多种经济发展方案,美国和合作伙伴已准备好研究如何在朝鲜调动投资、改善基础设施、加强食品保障等。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1日在纽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常期待美朝领导人能够在即将举行的会晤中迈出“真正历史性的”一步。他说,如果确信朝鲜对美国的核威胁已“大幅减少”,美国可能减轻对朝制裁,并开始推进朝鲜半岛和平与安全事业。

        蓬佩奥还积极评价中国在推动朝核问题解决过程中所做的努力。他说,美国对此非常赞赏,期待中国继续发挥高度建设性作用。

  • 非洲猪瘟核酸阳性不影响猪肉制品食用安全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些食品加工企业个别批次产品检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问题。为什么猪肉制品会检出非洲猪瘟核酸阳性?是否影响猪肉及其制品食用安全?原国家首席兽医师张仲秋日前就公众关注的问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

        可能存在健康猪处于潜伏期携带病毒

        问:为什么猪肉加工企业的产品会检出非洲猪瘟核酸阳性?

        答:这是非洲猪瘟病毒特性决定的,非洲猪瘟的潜伏期可达3周,初期没有临床症状,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和确认,可能存在健康猪处于潜伏期携带病毒的情况。如果处于潜伏期的生猪进入屠宰环节,食品加工企业使用了相关原料进行加工,不排除会检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针对这些问题,农业农村部已发公告,要求自2019年2月1日起,屠宰企业要实施生猪屠宰非洲猪瘟检测制度。

        核酸阳性不一定代表有活病毒

        问:猪肉食品中检出非洲猪瘟核酸阳性,是否意味着食品中含有活的非洲猪瘟病毒?

        答:非洲猪瘟病毒的基本化学组成是核酸和蛋白质,活病毒是由完整核酸和蛋白质组装而成的。核酸阳性是病原学检测的专业术语,只要样品中含有病毒的特定核酸片段,就有可能检测阳性。

        换句话说,样品中检出核酸阳性,并不一定代表样品中有活病毒的存在。另外,现有针对非洲猪瘟核酸的检测方法,检测灵敏度高,某些批次产品中存在微量核酸也会被检出。

        高温可杀灭病毒

        问:猪肉加工产品中检出非洲猪瘟核酸阳性,对人是否有危害?

        答:首先,非洲猪瘟发现近100年来,全球范围内没有发生过人感染非洲猪瘟的情况,不会感染人。

        其次,研究表明高温可杀灭非洲猪瘟病毒。非洲猪瘟病毒对高温较为敏感,70摄氏度持续加热20分钟即可消灭病毒活性。目前市场上销售的猪肉制品,包括熟制、半熟制和鲜(冻)肉制品,其中熟制、半熟制的猪肉制品,其加工条件均可使该病毒失去活性。而家庭烹饪鲜(冻)猪肉时,其温度往往在90至100摄氏度,病毒更加容易失去活性。

        严格落实企业防疫主体责任

        问:屠宰加工企业如何加强原料管控?

        答:我国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以来,所有已发疫情均已得到及时有效处置,目前疫情呈点状发生,总体可控。但非洲猪瘟病毒在我国已形成了一定污染面,传统的生产、流通、消费方式短期内难以根本改变,疫情传播途径错综复杂,风险难以完全阻断。农业农村部为进一步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降低生猪屠宰以及生猪产品流通环节病毒扩散风险,发布公告明确要求自2月1日起,生猪屠宰厂(场)应当按照有关规定,严格做好非洲猪瘟排查、检测及疫情报告工作。企业要严格落实防疫主体责任,开展非洲猪瘟检测,并主动接受监督检查。新华社记者 于文静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  

  • 马杜罗手里还有什么牌?

        王珍

        最近几家媒体问我:委内瑞拉危机四伏,马杜罗手里还有什么牌?美国屡以动武相威胁但引而不发,何时“图穷而匕首见”?  

        无论有多少国家承认“自封总统”瓜伊多,从法理上讲都无法改变马杜罗是合法当选总统的事实。他现在处境艰险,但仍掌握着一些控局要素,手里还有几张可打之牌:

        第一张牌,国际声援牌。美国再霸道,终不能一手遮天。迄今为止跟着它支持瓜伊多的仍然只有因有求而听命的盟国和自有打算的部分拉美国家,在全球近200国中占少数。强权干涉和武力威胁使大多数国家感同身受,深恶痛绝,50国反干涉小组的成立就是明证。委政府应抓住时机争取国际社会发挥更大促和作用,使美国有所忌惮,使劝和促谈进程得以推进。    

        第二张牌,民众支持牌。一些媒体宣传瓜伊多支持率已远超马杜罗,马不得人心众叛亲离。这种唱衰论调有悖实情。执政党是团结的,多数贫苦民众仍站在政府一边,部分反马群众因鄙视瓜伊多挟洋自重而“骑墙”。委国内力量对比无大变化,广大民众仍是现政府的可靠根基。

        第三张牌,国家机器牌。马杜罗仍牢牢掌控行政、司法、公民参与和选举“四权”,瓜伊多“自封”近一月,除固守议会外其他都是虚张声势,无实际进展,各种“任命”均无实效,且他本人已被多项调查和冻结资产,限制离境。马杜罗如能用好手中权力,可以掌控局面。  

        第四张牌,军队牌。这是当前具有决定作用的一张“王牌”,各方都在争。特朗普和瓜伊多都给委军方下了“最后通牒”并加以利诱,但从整体上看尚未能动摇委军高层和广大官兵维宪、守法和捍卫国家主权的决心。争夺军心之战仍在继续,委政府不可掉以轻心。 

        对马杜罗政府来说,这些牌都应善加利用,但时不待人。危机已到关键时刻,决战可能在分秒之间,容不得疏忽和失误。 

        “图穷匕见”的典故其实并不适用于美国,因为特朗普不是荆轲,不需要用匕首行刺,也不必用“图”包裹,而是堂而皇之地以巨大的军事优势恫吓强压,摆出随时出兵之势。对美国来说,最佳方案是以压促降,不战而屈人之兵。但如果压而不降,制裁失效,兵变无望,瓜伊多能量有限,对美来说就是“图”穷了,必须动手了。这个时刻有可能就在2月23日,以强运“人道救援物资”入境为“特洛伊木马”向委派兵。如马杜罗应对得法使其一时不能得手,则美将另辟蹊径徐图之,不达政权更迭之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作者系中国驻委内瑞拉前任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