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吴桥石影雕:点石成画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2月22日        版次: 13     作者:

    方士英在打理石影雕作品。                          新华社记者 牟宇摄

    本报记者 白波

    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方士英说,做石影雕,最难雕的也是眼睛。

    “眼睛里打的点,大一点不行,小一点也不行;黑一点不行,亮一点也不行。只要差一点,表情就变了。”做了整整20年的石影雕,方士英坦言,到现在为止,每次雕到人物的眼睛,她还是会非常紧张。

    方士英是沧州吴桥人,石影雕技艺有上百年的历史,传到她已是第五代。

    石影雕的制作过程与画家作画颇有几分相像。一把足有两斤重的铜制錾子,就是方士英手中的“画笔”;黑色的天然花岗岩放在木架上,如同画布。錾子头是坚硬的合金,加上本身的重量,才能在硬度超强的花岗岩上留下痕迹。

    一幅栩栩如生的石影雕“画像”,是由錾子无数次的点击制成的。

    石影雕并非方士英的“独门”技艺,在一些地区,石影雕制作早就应用机械,实现了规模化生产。一幅作品用机器只要两小时就能完成,而坚持手工制作的方士英得花一个星期。

    手工石影雕作品有着机器作品无法比拟的质感和立体感。“很多人第一次看到,都不相信我这是手工的。”每当有人提出疑问,方士英都得拿出正在制作中的半成品才能让对方信服。

    1999年,接触石影雕还没多久,方士英就来到北京发展,这一呆就是十来年。她的作品在北京友谊商店进行售卖,一度也教过不少学生,但没有一个能坚持下来的。

    为了石影雕,方士英落下了“职业病”。“我每天往那一坐就是一天,右手拿着錾子用力,左半边身子几乎不动,血液不循环,干得时间一长,左胳膊、左腿是又麻又凉又酸又没劲儿。”

    由于以黑色花岗岩为材料,石影雕从制作到展示效果都对光线有较高要求。有段时间,方士英发现新作品上打的点都突然变得很不均匀。原来,又是日复一日的工作让她的视力有所下降,影响了作品的精细度。

    方士英想过通过锻炼对抗“职业病”,但却有心无力。每到晚上,辛苦了一天的她一动也不想动。

    “做手艺就是这样的。”方士英告诉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就是她选择坚持的理由。

    努力付出总会有所回报。2013年,河北公布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吴桥石影雕位列其中。一起入围的,还有吴桥的3项杂技非遗,这是吴桥享誉世界的名片。

    去年,方士英又收了一个徒弟。这一次收徒的方式也颇为“时髦”:这位徒弟已经36岁,山西大同人,竟是通过网络了解到方士英的石影雕技艺,慕名来拜师学艺的。而方士英刚上初中的儿子,也在去年暑假第一次跟着妈妈拿起了錾子。

    除了做活儿,方士英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四处奔走,参加各类展览。记者两次与她见面,都是在展览活动上。“我每次都犯同样的‘错误’,就是总想把箱子装满。”一个旅行箱装满石影雕作品,最少有五六十斤重,于是,提着箱子上下火车站的台阶,成了每次外出时最大的难题。但方士英说,石影雕想要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就得让更多的人知道它,看到它,被它的魅力所感染,“所以每次出发前,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