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守护北京“城之源”

        本报记者 陈强

        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的西周燕都遗址,被称为北京的“城之源”。这处发现于上世纪70年代的遗址,把北京的建城史从八百年一下子上推到了三千年。

        董家林、黄土坡两村,分别位于遗址宫殿区和墓葬区。国宝级青铜器“伯矩鬲(lì)”“堇(jǐn)鼎”“克盉 (hé)”“克罍(léi)”均出土在这两村。“伯矩鬲”已进入文物禁止出国(境)展览目录;“堇鼎”被誉为首都博物馆镇馆之宝;而“克盉”“克罍”则是探究真正到燕地就封的第一代燕侯名字的最有力佐证。

        目前,这两个村的近2000名村民,正在以自主腾退的方式进行搬迁准备,以便遗址区开展接下来的考古发掘工作。未来,被称为北京“城之源”的琉璃河西周燕都遗址,将建设考古公园,让游人一窥3000年前的古城风采。

        2月14日,记者冒雪出城,沿京港澳高速向西南驱车一小时,来到了西周燕都遗址所在的董家林和黄土坡,驻村探寻村民与北京“城之源”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村民成了义务文保员

        董家林、黄土坡村相传明代成村,董家林因有董姓人家的坟地在此而得名,黄土坡则因村北侧有黄土岗而得名。记者刚进村,便随机采访了几位村民,令人惊讶的是,对于出土于该村附近的“伯矩鬲”“堇鼎”“克盉”“克罍”这四件国宝级文物,村民们虽然大多不知道怎么写复杂的文物名,但都能正确发出读音。

        提到村民与遗址的渊源,不能不说黄土坡村村民施友。1964年,施友在家挖菜窖时意外挖出了两件青铜鼎爵。当时因为缺乏文保意识,他便拿着这两件文物坐火车来到了当时的琉璃厂古玩城,想要看看值多少钱,没想到被派出所逮个正着。两件国宝被收了去,换回了一本文物保护手册,施友也因此成了村里第一名义务文保员。从那时起,村民逐渐有了文保意识,黄土坡村地下有国宝的事也不胫而走。后来,考古队发掘文物需要帮手,大家伙儿也争相报名。

        “我们这岁数的不少人,当年都帮助过考古队发掘。”村民苏才已经70岁,每天还坚持和老街坊们一起遛弯儿,遛弯儿的路线,就是围着遗址区走上那么几圈,为的是看看有没有盗墓的不法分子,“范振全曾经发现过盗洞、张洪生抓到过盗墓贼、刘健捡到过作案工具……”用老爷子的话说,进了村,脚下几米深的位置,就有可能是大墓,里边很有可能存在国宝,“老哥儿几个守护了一辈子,马上搬迁了,更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屋外的雪下得正紧,老爷子披上外衣,拉上记者向村东头步行了五分钟,来到了遗址区。眼前出现的是一片林地,杨树长势旺盛,每棵都有十多米高,“上世纪70年代,就是在这里发掘出了堇鼎,现在被称为首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我是见证者!”老爷子的话语中透着自豪,他从怀里拿出一本红色封皮的证书,“我是发掘工作先进个人。那时我20多岁,每天穿着土黄色外套、手拿铁锨和小铲子给文物专家打下手,每周末还要听专家的培训课长知识,爵、鼎、鬲一般都是什么造型,干什么用,咱都分得清。一天能拿8毛钱工资,比种地挣得多,还有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荣誉感。”

        31年未引进投资企业

        琉璃河镇紧邻河北涿州,是房山区平原第一大镇。宽阔笔直的107国道旁,底商、厂房、民居鳞次栉比,几乎各个村庄都是一派“田园都市”模样。然而,黄土坡和董家林却是例外。村内除了民居,就是农田和林地,进入村庄,看不到任何工业厂房的影子,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上世纪70年代。琉璃河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这是该镇最穷的两个村,距离他们仅一公里的立教村,却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黄土坡村主路仅两米多宽,记者的车刚刚驶进村口,恰巧碰到几名村民骑着电动三轮车要出村,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成功会车。“就这条水泥路,还是2005年美化村庄时候修的,在之前,是更窄的土路,开车根本进不去。”同行的黄土坡村党支部书记曹宏,一边指挥记者倒车一边红着脸说,“早些年,卖蜂窝煤的都不来我们村,因为路不好走,十块煤得颠碎九块。”

        冬天的早晨很冷,西北风刮得人脸生疼,村民刘凤荣裹得严严实实出了家门,她要到几公里外的一家工厂上班,每月能拿到2000多元的收入。像她这样的上班族,在董家林和黄土坡并不多见,更多的村民生计来源主要还是种地。

        “1988年,遗址被国务院颁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1年来,按照文物保护要求,村里不能发展产业,也不能引进投资企业,村里也就一直没有厂子。大家伙儿种地,一年到头,攒不了几个钱。”站在雪地里,曹宏的言语中满是无奈,“为了守护好这片遗址,我们村放弃了很多发展机遇。”

        村内土坯房还有不少

        沿着窄路向村东头走去,一路上,所见都是上了年纪的老房子。按照文保要求,遗址上不能新增宅基地,因为挖地基有可能破坏文物,村里只有一些危房得到了翻建许可。

        打开曹宏家的大门,沧桑感扑面而来。西厢房窗户下的部分已经坍塌,露出了内部的土坯子和半头砖,“您留神!”曹宏很怕房子突然塌掉。记者透过门缝看到,房子的主梁已经断裂,后墙上也有个大口子,墙皮更是不复存在,地上的灰尘足有好几寸。“这房子建于清末,已经不能住人了。好在去年加了铁皮顶,平安度过了汛期,没倒塌。”院内三间正房也同样是低矮破旧,房顶只有两米多高,“我今年50岁了,就是在这房子里出生的,还得管它叫声哥。”曹宏打趣道,“马上就搬迁了,老房子也没有修的必要了,留着钱给新家装修吧。”

        在董家林、黄土坡两村,几乎每条街巷里,都会有不少像曹宏家这样的老房子,仅黄土坡村,土坯房就要占至少六成。“为了文保,不增宅基地,有的是几代人生活在一个院子里。”“没有新房子,有些嫁出去的姑娘都不愿回娘家。”沿路采访,记者碰到不少村民诉苦。

        多年来,董家林、黄土坡两村村民的处境,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早在1993年,房山区政府就曾提出《关于解决黄土坡等村生产生活严重困难的建议》。2004年之后,房山区政府、房山区文委又曾多次向上级提出黄土坡等村搬迁的方案,然而,因资金、规划、审批等复杂因素,导致搬迁迟迟没有实施。

        直到去年,房山区重启了两村的搬迁工作,目前正在进行入户清登,琉璃河镇相关负责人介绍,董家林、黄土坡的腾退搬迁补偿标准,将与本镇其他棚改项目一致,确保“一碗水端平”。

        回迁房有望今年开工

        “搬迁消息传了不少年,这次应该是没跑儿了。”提到搬迁,66岁的村民范振全很是期待,“去年10月,村里开了村民代表大会,在这之后,要建设考古公园的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听说正在编制规划,真想看看,住了一辈子的地方以后会是啥样。”

        目前,房山区目前正积极对接全国文化中心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建设,在市文物局的指导下,组织专业力量编制考古公园的相关规划。规划中,首先要保证有利于保护已发掘的及地下待发掘的文物,然后再考虑如何完满、丰富地展示悠久的西周文明,最后还要着眼于改善当地民生,促进区域经济和社会协调可持续发展。

        未来,房山计划建设一个由遗址本体和遗址博物馆群组成的西周时期燕文化特色遗址公园,让琉璃河西周燕都遗址这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瑰宝,成为首都文化新地标,提升燕都遗迹的社会影响力,打造国家申遗后备资源。

        范振全是个有心人,几年前翻盖房子之前,特意请人给住了几十年的老院子拍一组照片。老爷子捧着照片拿给记者看,照片上那三间低矮土坯房,还有一米多高的院墙,全是老人珍贵的回忆。

        按照搬迁规划,董家林、黄土坡两村的回迁房有望今年开工,位于琉璃河镇政府所在地洄城村,几乎是全镇最好的地块,“那地方不错,有学校,有医院,周边的商业配套也比较充分。”范振全手里捧着老照片说,“现在的家具能用的也都不扔,留个念想儿。”

        在西周燕都遗址公园南侧,目前正在建设琉璃河湿地公园,洄城村距离董家林的直线距离仅1000多米,回迁后的村民住在楼房里,不仅可以看到西周燕都遗址公园,还能一览大石河秀丽风貌。“搬了家,也一定多回来看看,继续守护咱北京的‘城之源’。”范振全说。

  • 朝阳“城市大脑”上线

        本报讯(记者 朱松梅)利用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对城市运行过程中产生的海量数据进行分析和整合,为综合治理提供科学合理的决策依据。记者获悉,朝阳“城市大脑”已于近日启动试运行,今后,城市管理将因大数据的助力而更加精准、智能。

        走进朝阳区信息办指挥大厅,“城市大脑”大屏幕上滚动显示着实时交通、智慧物业、信用体系、人口数量、群租房密度等几个模块的实时信息。除了可展示全区情况,还能进行分街乡的数据分析和可视化展示。

        屏幕的背后,是海量的数据资源。“此前,交通、人口、经济等数据的搜集和上报往往依靠各级政府部门来进行,不但大量占用政府部门的精力,还存在速度滞后、存在偏差等问题。”朝阳区信息办相关负责人说,“城市大脑”数据平台则是在政府部门数据的基础上,综合了互联网公司的资源、通信信令、市民上报等社会数据,更为快速、精确。“感知迅速是‘城市大脑’最大的特点。”

        “比如,实时交通监测平台引入的是百度地图的社会数据资源,能系统化、立体化地对交通路况态势进行综合展示和分析研判。”在指挥大厅,工作人员点击进入“城市大脑”的“实时交通”模块,朝阳全区主次干道的实时路况立即在屏幕上一览无余。同时,平台还实时显示核心交通路网的平均时速、拥堵里程,以及道路拥堵排行。

        针对交通高峰时段、交通事故多发路段,“城市大脑”还能提前预警,便于区域交通管理,提高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和水平。

        楼宇经济是朝阳区的一大特色,由楼宇经济而生的智慧物业平台也是朝阳“城市大脑”建设的重点模块之一。

        目前,智慧物业平台已累计收集2295万余条数据,形成楼宇、人口、企业、事件、设施、风险6大主题数据资源池,在43个街乡、4个功能区管委会的176家商务楼宇推广使用。在该平台上,可以清晰看到楼宇入驻企业信息饼状图、企业规模分析柱状图等,并实时监控楼宇的消防安全情况等。如果有楼宇硬件设施的不足,或者楼宇入驻企业存在风险,通过智慧物业平台可以第一时间发现。此外,针对楼宇的风险监控入驻企业的金融风险、纳税情况等内容,都能够进行动态查询和综合管理。

        “今后,随着智慧物业平台的完善,可以对朝阳各区域的产业发展、经济活跃度、消费活力等数据进行分析,从而精准定位消费者需求,找准经济的增长发力点。”朝阳区信息办相关负责人说。

        “城市大脑”将会给城市带来哪些变化呢?“顾名思义,它就像一颗大脑,能帮助政府部门进行思考和决策。”朝阳区信息办相关负责人说,有了它的助力,城市管理将进一步向精细化发展。

        就拿防范金融诈骗来说,朝阳区在重点商务楼宇门口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并与朝阳区金融办的鹰眼系统对接。一旦监测到进出商务楼宇的老年人数量异常增多,就意味着金融诈骗案件发案的可能性增加,系统会进一步对驻厦企业进行风险评估,避免或减少经济损失。在交通方面,还将通过与相关部门进行信息共享,为区域交通规划提供量化指标。

        随着“城市大脑”进入试运行阶段,平台数据也正式向各街乡和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开放。今后,朝阳区将进一步推动“城市大脑”的建设和完善,让它变得更加敏捷、聪慧,为城市的精细化治理提供技术支撑。

  • 什刹海邀劳动者赏花灯

        本报讯(通讯员 杨二丽)昨晚,西城区什刹海街道举办“漫品什刹海”之恭王府里赏花灯活动。活动特别邀请了地区保洁、保安、科站队所代表、驻区官兵代表等300余人,以精彩的演出向他们表示节日的问候。

        活动在热闹的舞狮表演中开场。舞狮者时而空翻,时而跳桩,时而又卧倒酣睡,形态逼真,活灵活现,台下观众不住叫好。随之登场的是杂技艺人,转碟、柔术、登技、集体草帽等各类扣人心弦的表演引人入胜。

        老北京传统非遗项目展示是本次活动的一大特色,观众在现场不仅能够看到剪纸、毛猴、风筝、鬃人、蜡果、脸谱等多种非遗项目的作品展览,还能够体验它们的制作过程。传统宫灯、花灯以及十二生肖创意灯将现场装点得流光溢彩。在非遗传承人的专业指导下,不少观众还体验了手工制作宫灯,并将亲手制作的宫灯悬挂起来祈福。

        猜灯谜是历届元宵灯会的传统,今年主办方特别设置了“咱自个儿的胡同”灯谜,把什刹海地区一些胡同名字作为“谜底”设计“谜面”,受到居民的欢迎。

  • “五边”绿化为村庄增靓丽

        本报讯(记者 王海燕)本市正在全面推进美丽乡村绿化美化工程。在去年完成4741亩村庄绿化的基础上,今年拟再实施村庄绿化4200亩,让有条件的村庄实现“村口有一片林”。

        2018年,本市按照“村庄周围森林化、村内道路林荫化、村民庭院花果化、村内集中绿地宜人化、河渠公路风景化”的要求,在10个区234个村实施村庄绿化美化工程。充分利用村庄房前屋后、河旁湖旁、渠边路边、零星闲置地等一切可种树的边角空地,植树增绿。截至去年底,共实现挖潜增绿4741亩,完成计划任务4200亩的113%。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桃园村、怀柔区长哨营乡西沟村、潞城镇兴各庄村等一批村庄,通过绿化美化,大大改善了村庄环境。

        今年,本市将结合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实施“百村示范、千村整治”工程,完成村庄绿化美化4200亩,特别是要通过整合平原造林、新一轮百万亩造林资源,鼓励每个有条件的村都要建设一处有特色、有一定规模的村头片林,着力打造集中连片、点线面结合的美丽乡村风景线。

        市园林部门还将完善相应管护办法,实现对村庄绿化美化成果的精细养护,让美丽乡村从“一时美”变为“持久美”。

  • 土城沟河路再现坝河古韵

        本报讯(通讯员 朱壮文)土城沟河是坝河的重要支流,历史悠久。香河园街道在对土城沟河路进行整体环境改造过程中,通过挖掘坝河文化内涵、增加人文景观等措施,让这条路再现坝河古韵风情。

        土城沟河路呈拐杖形,全长1200米,贯穿光熙门北里南、北社区两个社区。2018年,土城沟河路被列为香河园街道背街小巷整治项目,不但拆除了老旧花池、更换了小区围栏,还重铺了路面,施划了车位,加装了隔离护栏。除了硬件提升之外,香河园不断挖掘文化内涵,修缮地区文物,再现坝河古韵风情。

        坝河是京杭大运河进京的最后一段,用于缴纳关税的光熙门水关是千里漕运的终点,原址便在如今的光熙门北里。在如今的重庆饭店南侧路东,香河园街道新建了“帆船”主题景观,错落有致的四面墙排列组合,看来就如一艘扬帆而来的古船。

        再往南,一座木质亭台矗立路边,名为“春亭”。香河园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香河园的柳芳,是明朝万历年间一年一度的鞭牛迎春之地,历史上也曾有一春牛亭。为了传承坝河文化,复兴历史传统,决定复建春亭。

  • 新能源扫地机顺义上岗

        本报讯(通讯员 李在滨)顺义区天竺镇、后沙峪镇、南法信镇8辆新能源电动扫地机日前正式上岗,投入使用后可以达到降尘、环保、节能、高效的保洁效果,高效清洁镇村道路。

        一边清扫路面,一边洒水,8辆橘黄色电动扫地机在天竺镇二十里堡、楼台、小王辛庄、杨二营等村庄上路。新能源电动扫地机更加节能环保,采用电瓶驱动可连续工作8小时,实现全天候清扫;双风扇控尘设计和四级雾状喷水避免扬尘产生;纯电动零排放,实现了绿色环保清洁。

        新能源电动扫地机为一主刷和四边刷配置,作业宽度达到2米,一小时清扫面积为1.8万平方米,一台车清扫效率相当于20个清洁工人,大大提高作业效率。设备运行安全、稳定,工作噪音控制在5.6分贝,远远低于国家要求的40分贝以下,避免工作噪音污染。

        新能源电动扫地机的上岗,实现了农村道路清洁新能源化,代替以往手工捡拾、清扫,实现了农村道路清洁工作精细化,助力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美丽乡村建设。

  • 首部明十三陵专业志书出版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 通讯员 杜凯英)首部介绍明十三陵的专业志书《明十三陵志》日前出版,全书共计50余万字,记述了自明永乐至今600余年的历史风貌,阐述客观,内容详实,集中展现了明陵文化的独特魅力。

        《明十三陵志》是北京市第二轮修志中的专业志书,编纂工作于2010年4月启动,编辑部成员历时4年半,先后查阅了大量历史文献档案,并多次进行实地田野考察,于2014年年底完成初稿。期间,编委会还邀请了北京市及昌平区的史志专家进行专业指导,对篇章结构、内容优化提出了修改建议,经过初审、复审、终审以及多次修改后,最终交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发行。

        记者了解到,《明十三陵志》记述内容上起永乐七年(1409年)明成祖朱棣营建长陵,下至2010年,时间跨度达600余年。志书设概述、大事记、正文、附录、索引、后记六部分,文字总计50.2万字,图片540余幅,涉及自然风光、地形地貌、建筑、古树名木、出土文物等。正文包括皇帝陵寝及其陪葬墓、陵区附属建筑及设施、陵寝礼俗、管理、考古与文物等内容,内容详实,阐述客观。

        昌平区史志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首部关于明十三陵的专业志书,《明十三陵志》是昌平区第二轮修志工作的一项重大成果,也是第二轮《北京志》68部分志之一,突出反映了昌平地方文化特色,体现了地方志书作为资料性著述的特点。

  • 创业大街启动企业服务周

        本报讯(通讯员 钟辉雄)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创业会客厅,围绕工商服务、知识产权、财税服务、认证服务、法律服务、金融服务、政策咨询、人力资源、IT服务九大服务板块为创新创业企业提供服务。为提高服务的针对性和精准度,今年,启动了企业服务主题周活动。从2月份起,创业会客厅每周会从九大服务板块中挑选其一,进行为期一周的主题咨询和业务办理活动。

        主题周咨询窗口地点位于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一层创新创业会客厅·双创服务中心。每个主题周,会客厅将精挑细选最优质的创业会客厅合作机构或业内知名企业服务机构进驻咨询窗口,为来访的创客答疑解惑、指导相关的业务办理。  

        “企业服务主题周将选择行业内的标杆机构助力,如工商服务方面的掘金、省心办,财税方面的永恩力合,知产方面的中细软,金融方面的北京银行、工商银行等。”创业会客厅相关负责人介绍。 

        企业服务主题周2月依次举办IT服务和财税服务,3月将举办工商服务、人力资源、金融服务和法律服务主题周,知识产权、认证服务和政策咨询服务主题周也将在后期陆续开展。线上平台、微信公众号等也将同时开展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