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换书,成为一种时尚生活方式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图书互换是一种古老传统,老一辈人都经历过,那些挑灯夜读的场景甚至成为他们最美好的记忆。在社区、书店和网上,这个古老的传统近来正在满血复活。图书互换绿色、环保、节约,其以富有活力、生机的鲜活形式参与人们的阅读生活,也日益成为不少人选择的时尚生活方式。

        社区换书

        小读者养成了习惯

        快乐小陶子公益童书馆位于丰台区紫芳园南里社区活动室内,图书馆位于地下室,没有好看的外表,抬头看,屋顶有两根粗大的暖气管道穿行而过。书柜里的书码放整齐,它们在安静候着小读者呢。

        书柜里几百本书来自社区居民家中,换书看,在这个社区已成为一种习惯。志愿者汪佳玉告诉记者,这些书包括《1000种可爱图案》《一学就会的简单铅笔画》《神奇知识大百科》《果壳中的宇宙》等,绘本、科普、童话书居多,它们品相都不错,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都是不像样子的书。

        图书馆还会组织换书大集,志愿者王兰对一个小女孩印象深刻。看到大家都带来了各自的图书进行交换,上午,这个小女孩蹓跶来蹓跶去,下午,她就和爸爸抱来了一堆书,她忽闪着大眼睛说:“这些书就不拿回去了。”王兰发现,这些书里有不少都是经典绘本,比如宫西达也的,“这个小女孩看来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拿来这些绘本。”很多孩子刚开始并不愿意把自己的心爱之物拿出来。赵淑鹤的女儿今年上五年级,在妈妈的鼓励下,她把自己小时候看的画报、杂志都拿出去交换。

        让孩子们感到安心的是,他们拿来交换的书,往往还能在图书馆看到,这让他们有了回家的感觉。“每个孩子关注的类型都不太一样,有的孩子关注科普,有的关注奇幻,互相换着看,无形中扩展了孩子们的阅读范围。”赵淑鹤说。

        据快乐小陶子公益童书馆项目执行人胡珊介绍,居民交换到图书馆的书并非来者不拒,“我们要求绘本要八成新,快餐书、盗版书、教辅书不在接收范围。”而利用居民手中的图书,图书馆还组织过50个漂流书包,一个书包里少则5本,多则10本,每个书包里的书都不一样,且一个书包在一个家庭一般停留7天。这些图书,让孩子们每天充满了期待。

        以旧换新

        旧书也能重新上架

        以旧书换新书,很多读者在每年的书市都见过,但如今,中国书店的以旧换新,已经走出店门,面向镇乡街道的居民。

        中国书店前门东大街店经理洛飏说,书店曾在丰台区长辛店镇组织过活动,大受欢迎。“我们这样做也是想以面对面的方式,将中国书店旧书收购推广出去。”

        “当时,很多人拿来了儿童类的图书,我们也都以旧换新了。”洛飏说,以旧换新流程很严格,一定要亲眼看,才能定价,现场活动一般都往高里估价,每本旧书折价大约为几元。而这次活动,书店带来几百本新书,几乎都换完了。

        长辛店镇大灰厂村的赵淑英,把大孙女的小学生优秀作文选、故事书带了去,换回来三本童话、绘本新书,她开心地说:“我大孙女5岁多了,现在都认得五六百个字了,那天带回来新书,她高兴坏了。”这几本书,现在已成为孩子每晚的必读书目。

        长辛店镇大灰厂村的胡宝强带着孩子参加了换书活动,他带去几本历史书,换回《送给孩子的诗》等两本书。他的女儿挑选书中一首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参加学校朗诵才艺比赛,喜获三等奖。“通过换书,小朋友还能互相交流,挺有意思的。”胡宝强说,单纯的买卖图书形式呆板,这种活动形式新颖。

        什么样的书更适合换?中国书店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东晓告诉记者,时政、教辅、时效性很强的书,再流通的价值并不大,而像《一千零一夜》《鲁迅全集》《史记》等文史类旧书,是旧书常销品种,这些收购来的旧书经整理后会重新上架流通,如果是散本,有的凑成整套就会有更大价值,“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老一辈学者治学严谨,很多学术性旧书对今后的人有很大的价值。”

        网上“换”

        一辈子只买一本书?

        扫自己看过的《我在故宫修文物》ISBN码,获得7.5评分,并将48元收入囊中,同时这些收益变成积分,你就可以继续换书看了。一个叫联书的小程序,喊出了“一辈子只让你买一本书”的口号,引来众文艺青年纷纷尝试。

        联书是五位90后开始的全新事业,联书CEO张亮说,去年9月5日联书上线,刚上线时通过自筹资金以及朋友赞助,平台拥有1万册图书,现如今增至20000册书。他统计过,用户群中男性占6成,女性占4成,大家最热衷的图书包括技术类、传记类书籍以及时下畅销图书,其中《三体》《腾讯传》是交换频率最高的。

        这样新鲜的换书方式,源于张亮和小伙伴的共同体验,“我大概有一个行李箱的书,看完后就放在那儿,书的价值也就无法发挥,但我发现共享、交换、循环后,书的价值得到极大释放。”张亮和他的技术合伙人陈远洋,创造性地借助了金融学远期合约的概念,采取提前将价值回馈给用户的做法,即扫码就能获得图书定价,并以此作为积分来换书。

        不是每本书都能有机会得到交换,记者手头的好几本书因没有达到7.5分评分,而没有共享资格。张亮透露,图书评分规则是根据评价和历史销量,来判断收与不收。值得一提的是,联书的盈利模式是靠会员费,99元的会员费,以及1元的服务费,目前已有数百位会员。

        张亮和他的团队拥有一个美好愿望:让世界更美好,减少资源浪费。他总在不断激励小伙伴们,“作为中国人来说,要更好利用资源,从人均而言,我们可利用的资源很少,要珍惜资源。”

  • 拍出有里有面有滋有味的北京人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去年一部《情满四合院》,让导演刘家成和演员何冰的搭配成了京味儿电视剧的王牌组合。本周五,二人再度合作的55集京味儿年代大戏《芝麻胡同》将正式登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爱奇艺、腾讯视频全网首播。

        该剧以1947年的北京为背景,讲述在北京“沁芳居”酱菜铺中,老板严振声(何冰饰)与牧春花(王鸥饰)、林翠卿(刘蓓饰)三人之间的情感故事。围绕四合院、胡同等标志性京味儿文化载体,《芝麻胡同》通过还原一家人几十年的生活点滴,真实反映老北京普通百姓有里有面、有滋有味的百态人生。刘家成接到《芝麻胡同》剧本时,《情满四合院》正在热播,《正阳门下小女人》还未播出。虽然他拍京味儿剧声名远播,找上门来要合作的戏也很多,但当时对他来说“真的是不想再拍京味儿剧了”。可拿到《芝麻胡同》剧本,刘家成坦言,自己一下子就看进去了,只能“食言”。

        《芝麻胡同》剧本上至故事结构,下到每一个人物,都非常准确细腻,“这个戏我不能放过。”何冰对京味儿剧倒不算抵触,对他来说,作为北京人拍京味儿剧,既对脾气,也是传导表演情绪最为顺畅的。何冰说,他和导演刘家成很早就认识,双方的审美志趣也相同,拿到本子后没怎么磨合,很快就针对细节聊戏。

        何冰饰演的主角严振声和之前《情满四合院》中的傻柱截然不同,严振声是京城老字号酱菜铺“沁芳居”老板,吃穿用度是“一爷”,买卖上事必躬亲。在何冰看来,“严振声是个丈夫,是个父亲,是个买卖人,也是个好兄弟。”不同于傻柱更鲜明的个性,严振声身上呈现出了更丰富的侧面,“他的棱要更多一点。首先这两部剧的历史阶段不一样,《芝麻胡同》是在民国时期,他要面对的世界更加复杂,兵荒马乱、时代变迁;其次他要面对的人物关系也更丰富,上有老下有小,还要照顾好媳妇,孙男娣女一大家子,当这些都负荷在一个人身上时,就会更加饱满。”

        “傻柱实际上是北京人的个例,浑不论。真正的北京人可能更多是严振声这样的人,有一种隐忍,按北京人自己讲话就是比较惜命,遇到事儿时不会轻易去拼命,反而是隐忍到极致,而那一瞬间的爆发才体现了他男人的一面,这样的人物更真实细腻。”刘家成导演对人物的定位,也是何冰十分认同的。对他来说,要演好严振声一定把人物放在家庭关系之中,“当我看到这个剧本时就知道有个错误是一定不能犯的,那就是去扮演一个老爷。如果谁都去演他的社会身份,那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他是个丈夫,是个儿子,在家里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不在买卖铺子里的时候他就不是个老爷了。”何冰说,他最喜欢这个人物的一点也在于他对家庭的忠诚,“剧中给人物设置了很多难以逾越的障碍,但严振声忠于自己的家庭,关键时刻拉着一大家子人往前走。”

        和之前的《情满四合院》一样,这次刘家成团队为了让观众迅速融入到那个年代和环境,花费近130天将芝麻胡同以1:1比例造景,搭景面积达数万平方米。为了严谨打磨京味儿酱菜制作流程,还专程请北京酱菜老字号六必居的师傅在剧组示范如何腌酱菜。“我们希望拍出来的东西不被观众挑刺,不跌份儿,我们能自豪地让人说:这是正经的北京味儿。”刘家成说。

  • 故宫“幸福的烦恼”考验管理智慧

        王广燕

        这两天,故宫博物院建院94年来即将首次晚间开放的消息火遍网络。据故宫博物院官网消息,故宫将在正月十五、十六开放“紫禁城上元之夜”,办元宵灯会。该活动免费,但需网上预约。消息一出,活动门票迅速被抢空,抢票激烈程度堪比春运,2月18日凌晨故宫官网甚至被挤到瘫痪。

        故宫门票一票难求,已上过多次热搜。今年春节,故宫首次在淡季达到参观人数极限,假期每天门票都提早售罄;2月12日北京迎来首场大规模降雪,故宫里人山人海;14日天气预报可能有雪,闻讯赶来的参观者也是爆满……根据马蜂窝旅游网发布的报告,春节期间故宫旅游热度同比增长126%,已成为北京最热门景点。

        故宫成最红的“网红”参观地,首先得益于它日益开放的姿态。“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拿出800余件难得一见的文物,赋予传统节日厚重的文化底色;元宵节期间邀请市民夜游故宫,揭开落日后故宫的神秘面纱,这些充满吸引力的活动,都是送给人们的重磅精神文化福利。

        尽管故宫不断扩大开放面积,但爆满成为故宫常态对管理者而言也会是“幸福的烦恼”。在刚刚举办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谈道,故宫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观众增速太快,最复杂的问题是如何为每个参观者服务好。“黄牛”的出现和故宫官网的崩溃,是观众在第一个环节——购票所遇到的问题,而在后续参观过程中如何保证观众良好的体验,也考验管理者的智慧。

        无论如何,参观者热情旺盛都是可喜的现象。故宫拥有庞大的文物体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北京还有许多文物宝库,若能各自散发独有风采、独特魅力向观众打开大门,整天爆满的故宫也许就能喘口气儿了吧。期待更多文博机构以更加开放接地气的姿态、更有创意性的活动策划、更加人性化的服务举措,让观众“幸福的烦恼”变成“没有烦恼的幸福”。

  • 语言类节目担当热点和笑点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正月十五闹元宵,2月18日下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北京卫视各自公布今年元宵晚会节目单。

        《2019年元宵晚会》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成立后的首个元宵晚会。其中,语言类节目将再次成为热点。据晚会总撰稿秦新民透露,本次语言类节目兼顾全国不同地域观众听众的审美喜好。谢娜、王迅、鞠婧祎、吕一、杨迪将合作小品《快说,我愿意》,全程用西南官话表演,讲述了一个等待和陪伴的爱情故事。白鸽、郭金杰等表演的小品《东北大集》,以东北集市为依托,展现出各地劳动者的精神风貌。

        相声新锐董建春、李丁、金霏、陈曦、陈印泉、侯振鹏将为大家带来相声连说《请你耐心点》,密集的包袱和创新的节目形式将让观众耳目一新;杨少华、杨议父子合作的相声《欢声笑语》,孙涛、贾旭明、小潘潘的跨界混搭相声《唱歌给你看》,都将烘托出元宵节的喜庆氛围。

        老将新人共同出场、形成合力是今年央视元宵晚会歌舞类节目的特色。90岁的郭兰英将搭档张也、周旋,老中青三代歌唱家共同演唱《我的祖国》,表达对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祝福;75岁的李谷一将和歌手徐子崴搭档演唱《你养我长大 我陪你变老》,讲述家庭的温暖。除了“文艺老将”外,这次晚会还有不少青春洋溢、活力十足的年轻演员。罗云熙、魏允熙、李沁、张彬彬将一起带来歌舞《团圆年》;秦岚、景甜、古力娜扎将共同演绎歌曲《传人》。

        北京台元宵晚会的语言类节目笑点十足。苗阜、王声带来的《寻侠记》,笑看金庸迷苗阜遍访三山五岳寻找高人,“盘他”“来啦,老弟”等流行语层出不穷,直戳观众笑点。去年一部热剧让“尔晴”这个反派角色深入人心,晚会上,“尔晴”扮演者苏青将变身家庭主妇跨界演小品。

        歌舞类节目方面,唐嫣将一袭红色绣花裹身旗袍亮相,演绎一曲缠绵甜蜜的《月圆花好》。关晓彤、许魏洲将带来一首京味儿十足的歌曲《北京乐章》。凤凰传奇新歌《山河图》、新生代男子组合乐华七子NEXT的单曲《借口》都将在晚会上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