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文化庙会成非遗传播“放大器”

        本报记者 李洋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京城庙会再次成为留京过年的市民全家出行的热门目的地。相比于早些年,如今的京城庙会普遍以文化为特色,借助春节庙会这个难得的平台传播、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成为许多非遗传人的自觉行为。

        巨大客流量提供大舞台

        “平常若参加一个非遗主题的展会,一天能有几千、上万的客流量就非常难得了,可庙会上一天就是几万人、甚至十几万人。”2月11日,刚忙完地坛庙会和朝阳国际风情节上两个剪纸艺术摊位的青年剪纸艺术家王磊异常疲惫,可说起春节庙会,他觉得这份辛苦很值得。“从早站到晚,饭都顾不上吃,可看到那么多人明明家里的福字窗花已经贴上了,还是愿意来买一幅剪纸摆在家里,一天可以卖上百幅甚至更多,就觉得很受鼓舞。”

        来自市文旅局的统计显示,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北京的庙会文化活动共接待市民310.6万人次,其中龙潭庙会接待55.3万人次,地坛庙会接待48.4万人次,朝阳国际风情节接待38.5万人次,圆明园庙会接待29.1万人次……另有重在展示传统文化的前门大街接待99万人次游客,故宫博物院接待40.7万人次游客。

        短时间内聚集的巨大客流量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提供了罕见的大舞台。仅以前门大街街区50多家非遗主题店铺组成的首届华韵非遗年味儿市集来说,超过100种非遗主题年货所拉动的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增长50%。剪窗花、苏绣缫丝、荣宝斋木版水印、泰山皮影戏等体验类、互动类文化活动,格外受市民欢迎。

        在地坛庙会非遗展区设立摊位的毛猴制作技艺传承人邱贻生还新结识了许多小朋友。“这几年许多中小学开展非遗进校园课程,有个孩子告诉我,他和他的哥哥都学过毛猴制作。”邱贻生记得,许多孩子和家长不满足于观看,还向他预约时间,要前往他的工作室去学习和体验,这让他始料未及。

        全家老小集体“路转粉”

        “平时的展览展示上,了解、喜欢的人才会来购买非遗技艺的艺术品。可春节不同,一家老小一起逛庙会,热热闹闹的氛围里就算面对一些认知度不高的技艺作品,男女老少也都会买。”邱贻生说,来逛庙会的多是普通家庭,平日里可能没有太多时间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在春节期间,这些家庭最容易“路转粉”,“一家人出来逛,孩子高兴了,全家人就都高兴了。那些可以给孩子提供玩乐又蕴含文化信息的非遗技艺格外受欢迎。”

        从天津赶来北京参加凤凰岭第六届新春游园会的糖画艺人李景忠,也感受到了同样充满热情的好奇心。“初三那天,有个家长想让我给他的孩子画一幅糖画的龙。我低头画的时候,耳畔不断传来他们一家子用手机拍照的声音,全家人围着我啧啧称奇。”李景忠回忆,一大家子围着他问了许多问题。“能吃吗?”“当然能啊,糖画的糖浆采用的是最好的白砂糖,与麦芽糖等按一定比例熬制的,既可以观赏也可以食用,这也是糖画的魅力啊。”“那这糖要化到什么程度才能作画?”“没有固定的温度,全凭经验,糖浆不同的浓稠程度有不同的画面效果。”“如果会画‘一笔画’是不是就能会画糖画了?”“有一笔画的本领当然可以画糖画,但糖画创作不仅需要连贯性,还需要精美和完整性,您看我给您画的这条龙,复杂一些,就不能一笔画完。”……伴随着一问一答,李景忠无形中就把一大家子人成功变成了糖画艺术的粉丝。

        市民为非遗传承支招

        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在传承传播中尝试将创意设计与传统技艺、传统文化相结合,这样的尝试也在庙会上得到了回报。

        “第一次来参加庙会,结果超出我的预期。”“敬人纸语”是著名书籍装帧设计大师吕敬人创办的创意品牌。第一次把文人雅士喜好的纸艺、纸制品带到接地气的地坛庙会上,“敬人纸语”的摊位上就冒出许多“爆款”。“我们利用北京人都体验过的民俗‘翻花’,制作了一款纸艺品。用折纸结构把纸固定在两根棍上,翻动起来可以出现多幅不同的画面,很受欢迎。”该品牌的推广负责人蒋祯雄介绍,其余如唐诗宋词、成语故事等类别的口袋书,有老北京元素的便笺纸,胡同风情明信片等,也都特别受欢迎。“有许多人来问,你们的纸艺这么漂亮,做不做宫灯啊?”蒋祯雄说,庙会上市民的随口一问还启发了他,明年还真的想尝试把一款四维纸灯修改设计,打造为宫灯类的纸艺品。

        绒花绒鸟技艺传承人蔡志伟也收到了热情粉丝的建议。有几位老人不光给自己买,还有给女儿、孙女买。她们建议在色彩搭配上也可以考虑小姑娘、少女的审美需求,制作更多样式的绒花让孩子们欢欢喜喜戴在头上。 

        专家点评  

        守住传统 守正创新

        去年我曾在全国考察了河北井陉、河南浚县等30多个庙会。单就正月里举办的庙会来说,普遍具有合家欢乐、人流量大、信息传播快、双向交流及时等特点。对非遗传播传承来说,春节庙会在短时间内的传播力非常大,也有助于非遗文化的传播。那些便于制作和运输,且售价不高的小件非遗技艺商品,非常适合利用这个平台来推广。生活在变化,庙会也在变化。在庙会上展示的非遗文化,只要守住传统民俗基础,守正创新,不仅可以吸引老年人,也能吸引孩子和年轻人。 ——中国民协副秘书长 侯仰军  

  • 《中国诗词大会4》英雄出少年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13岁的邓雅文,小小年纪成为连续四期的擂主;第六期节目里,年仅12岁的少儿团选手陈滢也因为庞大的诗词量而上了微博热搜,“这一季选手虽然年龄小,但是强者真心厉害!”从大年初一至初十,《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在央视一套持续播出。

        作为一年一度的诗词盛会,今年的“大会”显得更加重视诗词的生活实用功能。节目组导演介绍,今年更加突出古典诗词与当下生活的关联性,首次增加传统诗词在现实生活场景中的应用题,生动展现经典诗词活在当下的魅力。观众喜爱的“飞花令”环节,还创新增设“双字超级飞花令”,比往季挑战加大,难度升级,在“熟能生巧,巧中成趣”的节奏感中提升赛制的趣味对抗。

        本季参赛选手更加趋向选择素人,选手覆盖空乘人员、工程师、保安、出租车司机、个体户、公务员等33个行业,他们中有把所有业余时间都交给诗词的超市生鲜售货员,有每天爬楼56层、用诗词自我鼓励的自来水查表员,有在飞行途中传播诗词之美的飞机机长。年龄最小的仅5岁,最大的71岁。在保留40人预备团组成的第二现场基础上,第四季将第一现场“百人团”划分为少儿团、青年团、百行团、搭档团四个团体,家人、情侣、同事、朋友均可结伴入组搭档团,其中18岁以下青少年选手人数高达53人。节目组透露,这次低年龄选手比例偏高,也是考虑希望通过选手间更多的交流互动,突出体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社会各界,特别是对青少年群体的影响。

        第四季节目的题库首次尝试按主题分类,分为节令类、咏物类(花草鸟兽类)、乡情类、亲情类、爱情类、友情类、英雄类等十多个主题,分类标准大致也是按照古诗词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频率高低以及主题立意的吻合度。每个上场答题选手在个人追逐赛环节选定一个主题包,包里的题目则在对应的主题范围内。主题包中,传统节令与四季更替内容的诗词数量较多,传统文化容量较大,应用度也较高。

        在这种出题方向下,百人团就带来了不少惊喜。节目中第一轮飞花令,选手李洋面对题目中的“一”字,就说出了“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道霜剑严相逼”的诗句,其实就来自他读了十遍的《红楼梦》。李洋表示,不少朋友受他参加《中国诗词大会》影响,开始接触诗词与中国传统文化。诗词改变了他的生活,现在他想用诗词影响更多身边的人。

  • 这届格莱美实在出人意料!

        本报讯(记者 韩轩)作为全球音乐界备受瞩目的奖项之一,北京时间2月11日(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2月10日晚),第61届格莱美音乐奖在洛杉矶举行,公布本届年度歌曲、年度制作等年度大奖。唐纳德·格洛沃(Childish Gambino)的《这就是美国(This is America)》包揽年度歌曲、年度制作大奖,凯茜·马斯格雷夫斯(Kacey Musgraves)的《黄金时刻(Golden Hour)》斩获年度专辑。

        格莱美奖是由美国国家录音与科学学会主办的音乐奖项,本届在30个领域中设有84个奖项,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四大通类奖项:年度歌曲、年度制作、年度专辑和最佳新人奖。今年年度歌曲、年度制作奖由唐纳德·格洛沃的《这就是美国》包揽,这首歌曲反映了美国社会枪支泛滥、种族歧视等现实问题,被誉为今年以来最强大的音乐录影带。1995年出生的杜阿·利帕(Dua Lipa)获得最佳新人奖,年度专辑则由凯茜·马斯格雷夫斯的《黄金时刻》斩获。除了年度专辑外,歌手凯茜·马斯格雷夫斯还捧走了最佳乡村歌手、最佳乡村歌曲和最佳乡村专辑三项大奖。

        此前公布提名时,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以8项提名领跑入围名单,“公鸭”德雷克(Drake)以7项提名紧随其后,其中不乏通类大奖的提名。网友预计两人在多个奖项中正面“对决”,结果二人并未在四大通类大奖中有所斩获,德雷克凭借《上帝的计划(God’s Plan)》战胜拉马尔,获得了最佳说唱歌曲。

        今年奖项爆冷的还有“霉霉”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此前公布提名名单时,“霉霉”没有入围四大通类奖就使歌迷倍感惊讶,正式颁奖时她本人因身在伦敦拍摄电影没有出席,而她入围的最佳流行演唱专辑也被“A妹”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截胡”,爱莉安娜·格兰德的《甜味剂(Sweetener)》获此奖项。

        Lady Gaga的获奖情况及她的现场表演是观众最期待的部分。在今年颁奖典礼前,部分奖项已经公布,当时Lady Gaga就已经拿下了5个提名中的2座奖项——最佳流行歌手和最佳影视歌曲奖。颁奖现场,Gaga和布莱德利·库珀凭借《一个明星的诞生》主题曲《Shallow》还获得了最佳流行乐队/组合,身穿满身亮片服装的Gaga还带来了风格迥异的现场表演。

        今年格莱美奖还颁给很多新人,1992年出生的卡迪·B(Cardi B)凭借首张个人录音室专辑《Invasion Of Privacy》获得最佳说唱专辑,这也是她的第一座格莱美奖杯。“我要感谢女儿不只是因为她是我的女儿,因为我在发现怀孕的时候专辑还没有完成,但专辑还要做下去。”卡迪·B几乎哭了出来,“只能在肚子还没变大的时候,每天都熬夜拍MV。”卡迪·B的感言让现场观众十分感动。此外,休·杰克曼主演电影《马戏之王》的原声大碟,获得了本届格莱美的最佳改编影视音乐专辑,这是他作为主创之一首次拿下的格莱美奖项。

  • 四万观众大剧院享受艺术新春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春节假期北京文化市场热热闹闹,仅国家大剧院就精心策划组织音乐、舞蹈、戏曲、儿童剧等演出21场,演出上座率达到97%,共有2.6万人次观众观看各类演出。此外,还有1.4万余人次观众在节日期间走进国家大剧院,参观游览剧场和艺术展览,欣赏公共空间公益演出。

        节日期间大剧院演出类型丰富、精彩迭出。2月6日至10日,爱尔兰国家舞蹈团踢踏舞剧《舞之韵》尤其引人注目。作为爱尔兰的文化名片,踢踏舞一直以繁复的舞步、整齐的队列、悠扬的音乐著称于世,是国内外观众喜闻乐见的舞蹈形式之一。此次,由爱尔兰国家舞蹈团带来的《舞之韵》是与《大河之舞》《舞之王》齐名的一流踢踏舞制作,被誉为“历时两个小时的艺术奇迹”。舞剧讲述了一段极富传奇色彩的自由传说——相传多年前,莱恩斯特和乌尔斯特两个凯尔特部落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在一次大的战争之后,两个部落赖以生存的翡翠绿岛被毁灭,部落的勇士们只好开始联手重建失落的家园。渐渐的,和平代替了战争,勤劳换来了希望,自由与祥和也终于降临到广袤的凯尔特土地。看着台上演员欢快的舞步,观众郭先生表示比期望中精彩多了,“演出风格热烈欢快,舞姿好看,踏出的节奏也好听,舞台效果真是美轮美奂,仿佛台上的他们才是在载歌载舞庆祝新年。”

        节日里的大剧院音乐厅,也是乐音悦耳。2月6日至7日,北京管乐交响乐团上演两场主题分别为“拉德斯基进行时”和“春之声”的新春音乐会,为观众们演绎《春节序曲》《西区故事》《金色年华》《胡桃夹子组曲》《春之声圆舞曲》《雷电波尔卡》等中外经典曲目。2月8日至10日,中国电影乐团在指挥家张冰冰的带领下,连续上演三场“中外经典名曲交响音乐会”。既有欢快浪漫的波尔卡和圆舞曲,又有《春节序曲》《火把节》《我的祖国》等中国节日庆典乐曲,描绘出华夏大地热烈欢腾、互庆互贺的图景。

        在音乐、舞蹈之外,传统艺术也是魅力非凡。春节期间,国家大剧院上演了《四郎探母》《锁麟囊》《红娘》《龙凤呈祥》四台传统名剧,让戏迷朋友们在皮黄京韵中过足戏瘾。北京京剧院杜镇杰、张慧芳、迟小秋、常秋月、谭孝曾、朱强、李宏图等梨园名家都奉上了自己的拿手好戏。

  • 新一季《奔跑吧》“伐木累”终散场

        本报记者 徐颢哲

        昨天是农历猪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浙江卫视《奔跑吧》官宣了新一季“跑男”阵容,坐实了传言已久的嘉宾阵容“大地震”——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集体退出“伐木累”家族。原“跑男团”只有李晨、杨颖(Angelababy)和郑恺留任。新加入的阵容为朱亚文、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档国产户外真人秀的代表节目,将何去何从?

        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4人集体告别“跑男”,令不少观众感到唏嘘。毕竟,“伐木累”组合已深入人心,它不仅是一个团体,更是积累了5年的默契。昨天下午,刚过40岁生日的邓超发了一条微博:“老邓头”这个绰号就是跑男送给我的礼物之一,每一位曾经用这个梗欺负过我的队友,你们的名字我都默默记在心里,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需要交代的一个背景是,去年底席卷影视圈的补税风波,以及来自政策方面的对综艺节目嘉宾薪酬的限制,多少影响了明星参与“跑男”录制的热情。更重要的一点是,影视圈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优秀的影视作品,而录制“跑男”这样的大型户外综艺节目,需要占用大量演戏时间。这一点,在2015年一年播出两季节目的时候最为明显——由于上半年和下半年录制马不停蹄,“跑男团”中的任何人都无法保证3个月完整进组时间,所以几乎无法出新的作品。

        过去几年,“跑男”这种以全明星阵容为看点的节目,一直在“星素结合”“贴合传统文化”等方面进行探索,但一直没有从模式上发生根本性变革。新的嘉宾阵容,事实上由李晨、杨颖、郑恺、朱亚文四位明星和三位准艺人作为常驻嘉宾,试图从根源上解决“过度明星化”的症结。《奔跑吧》节目总导演姚译添表示:“全新的阵容更有利于节目组跳出固有思路,制作出有别于以往的节目。另一方面,阵容与节目是相互成就的,跑男带动新人,新人的发展反过来也增加了节目的价值,这不仅仅是调整,更是一种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新一季《奔跑吧》,打破了原来6男1女的韩国模式嘉宾阵容,而变成5男2女的全新阵容。回顾过去五季“跑男”阵容的变动,大多是在七位主嘉宾基础上的微调。这种模式在保证模式稳定的同时,给观众带来新鲜感。鹿晗、迪丽热巴,就在节目遭遇第三季和第五季的“瓶颈期”时,为跑男增添新的动力。姚译添说:“新旧阵容的每一位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存在替代或对应的关系,为了发掘出每个人的个性,节目组不断构思大量突破想象极限、有趣又有意义的环节与游戏。”

  • 先锋作家残雪写就《赤脚医生》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先锋作家残雪耗费3年时间精心打磨的最新长篇小说《赤脚医生》日前出版。

        书中主人公亿嫂年轻时不甘平庸,出外闯荡,进入了县城的医疗培训班,成为一名学员——未来的赤脚医生。残雪通过对赤脚医生亿嫂、米益、灰句等人的成长过程和他们行医故事的描述,将大自然与人、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依存关系不断加以披露,从一种崭新的角度来建构这种未来世界里的新型关系,其间有很多描述惊世骇俗。文学评论家白烨认为,每一个普通读者都有可能从这种境界里找到共鸣,得到生活的力量,发现既接地气又横空出世的真实风景——自由的风景。也有评论家认为,这部小说再一次用文学的方法精练而质朴地凸显出残雪的哲学观与自然观。

        1985年1月残雪首次发表小说,至今已有六百万字作品,其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黄泥街》《苍老的浮云》《五香街》等。截至目前,残雪是在全球范围内被翻译作品最多、入选外国高校教材最多、拥有研究机构最多的中国当代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