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养父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2月12日        版次: 09     作者:

    周红(右)给养父洗头。

    本报记者 王天淇

    一边是亲生父母,一边是突遭横祸的养父母,不到十四岁的周红选择了后者,尽孝至今。

    才出生两天,小周红就到了养父母家。养父母都是农民,除了干农活,还在工地上打工,虽然辛苦,但一家人其乐融融,小周红快乐长大。

    不幸,总是猝不及防。2000年10月,养父遭遇车祸,双腿先后被截肢,左臂也粉碎性骨折,身体严重伤残。为了照顾丈夫和70多岁的婆婆,养母辞去工作,全家仅靠每人每月20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只有12岁的小周红像个大人一样,帮家里种地、做家务、照顾养父和奶奶。

    一次,养母不在家,养父想吃烙饼,小周红挽起袖子和面、擀饼,当时,她的身高还够不着锅台,小周红搬个小板凳,踩着点火……看着小周红,养父泪流满面。

    祸不单行,两年后,养母被诊断出“急性淋巴白血病”,仅仅一个月,就撒手离世。“爸,你把我当男孩儿吧。”小周红对伤心欲绝的养父说。做饭、洗衣、缝被子、干农活……小周红用稚嫩的肩膀,扛起这个残破的家。

    周红的亲生父母听说后,执意要把周红接走。周红拒绝了,她选择留下,“爸爸妈妈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现在我成了爸爸、奶奶生活全部的希望,我不能走。”

    车祸后,养父只能靠轮椅出行。其他都好说,洗澡成了大问题。尤其是冬天,家里没条件,周红只能推着轮椅带养父到邻村的澡堂洗澡。澡堂怕出意外,不肯让周红的养父进门,周红就换一家,硬是推着养父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一家肯让养父洗澡的澡堂,不过要收20元,养父嫌贵,不肯洗,一贯节俭的周红,少有的没听养父的话,交了钱,把养父背进澡堂……

    生活的困境没有击垮周红,她刻苦读书,完成学业。2011年,周红大学毕业,她放弃了几家专业对口、工资较高的单位,选择回到顺义区的一家工资不高的单位上班,“离家近,方便照顾爸爸和奶奶。”周红说。

    2014年,周红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如今,31岁的她当了妈妈,爱人也成了她孝敬养父和奶奶的帮手……

    “小时候,是爸爸的爱给了我家庭的温暖,现在我长大了,也要让爸爸过得幸福、快乐。”周红说,这是她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