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钢工业园与北京冬奥会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2月12日        版次: 15     作者:

    首钢园区三高炉倒映在秀池中,工业遗迹和自然环境有机融合成京西又一处名片式景观。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邓伟摄

    工作人员在冬奥训练中心冰壶馆演示冰壶制冰的“打点”作业。 

    2018年12月26日,首钢冬奥训练中心冰球馆已完成制冰和竣工验收。

    孙晶岩

    从来没有一个企业像首钢这样与奥运结下不解之缘。十多年前,为了首都的碧水蓝天,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首钢率先搬迁到曹妃甸;2015年,奥林匹克再一次选择了北京,随着冬奥组委入驻,首钢工业园进行了再一次改造。变化的是时光,不变的是首钢期盼奥运、情系奥运、参与奥运的强烈愿望,是首钢人的历史担当。

    1 筒仓

    他们用液压剪剪开锥体,用风镐将漏斗凿碎,用气焊切割,再运走挖下来的钢筋混凝土,足足干了两个多月,才拆除筒仓里的漏斗和锥体。

    首钢停产后,首钢人实在舍不得拆掉厂里原有的建筑和设备,于是,首钢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首建投)应运而生。园区建设的宗旨是:第一要有工业风;第二要有首钢味儿;第三要有历史感;第四要和自然相结合。

    于是,他们招兵买马,很多学工程设计、土木建筑、园林绿化的精英人士云集首钢,具体规划是先从园区西北角的筒仓开刀。

    罗刚是首建投工程设计部部长助理,学土木工程的。2014年他入职首钢,看到的是满目的蜘蛛网、碎石、矿料,煤粉尘土飞扬,烟雾缭绕。他负责一线工程管理,确保工程质量。筒仓、料仓和转运站都是工业建筑,现在要改成住人的建筑,难于上青天。

    筒仓有30多米高,改造筒仓时,他想保留首钢原有的老工业遗址状态。首先要拆除筒仓上面的钢结构通廊和转运站通廊,再给筒仓开洞。筒仓里面黑洞洞、阴森森,空气污浊。毗邻永定河的筒仓,地下水位忽高忽低;挨着红光山的筒仓,雨季雨水顺着山根流淌下来,连地下二层都有水。储存的矿料对筒壁的侧面压力很大。他们用液压剪剪开锥体,用风镐将漏斗凿碎,用气焊切割,再运走挖下来的钢筋混凝土,足足干了两个多月,才拆除筒仓里的漏斗和锥体。

    他们用经纬仪和水准仪把窗户的圆心点找出来画好,用水钻头逐个打出眼儿来;站在筒仓周围的脚手架上放线定位,用金刚绳锯锯出窗户的形状,筒壁用机械吊装下来。

    筒仓变成了一个圆柱体,要建六层楼和两层地下室,就要改造建筑单体,每一层的空间都要分割开来,也就是说要用建筑材料铺设每一层的楼板,筒的外壁安装电梯,电梯外是一层玻璃幕墙。他们邀请汉能公司给南边的6个筒仓和料仓安装多晶硅发电板和薄膜发电板,它是一种由光能转化成电能,再由电能转化成光能的技术,通过光纤将阳光导入到灯罩上照明。

    首钢有大量的绿色植物,冬奥广场的绿色植物大多移栽自园区内部。他们通过人工方式在园区里收集草籽进行育种。北京水资源匮乏,水景花园不能用自来水,用的是中水。他们采用雨水调蓄池为主要调蓄设施,配以下凹绿地和透水铺装为辅助调蓄,调蓄总容积为1940立方米,雨水一次最大收集量为900吨,主要用于绿化景观补水、道路浇洒等。透水砖可以有效渗雨水,补充地下水源。

    建筑需要地砖,首钢首华科技公司研发了再生砖,用拆除的工业建筑垃圾制作而成,铺装面积1.6万平方米,使用再生骨料2万吨,占总骨料量的70%,既节省了开支,又使工业建筑垃圾变废为宝。

    冬奥组委入驻后,首钢设计院和中联筑境联合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首钢筑境公司,他们继续改造料仓、转运站和联合泵站。工人们早晨5点钟上班,晚上7点钟下班,加班加点,将N3-2转运站改造成会议室和员工餐厅;将N1-2转运站改造成人力资源部办公室;将料仓改造成规划发展部办公室;将N3-3转运站改造成办公楼,外面是玻璃幕墙,里面的钢柱和混凝土柱子都是原有的,安装了智慧照明系统,将光感应器安装在窗帘附近,当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屋里的灯自动灭掉;当外面的阳光较弱,屋里的光线就会增强,空调安装了温度感应器和红外线感应器,人不在屋里时空调会自动关闭;将N3-17转运站改造成综合服务楼,设立了邮局、医务室、美容美发室和服务人员宿舍。

    2 秀池与三高炉

    最有创意的是在秀池中挖了一个“碗”,碗的顶部蓄上10厘米的水,冬天,带有温度的水冒着一层热气,吸引来绿头鸭,别有一番风景。

    首钢的优势是有一山两湖:一山是石景山,两湖是群明湖和秀池。建设的宗旨是修旧如旧,缺啥补啥。料仓改建的办公楼保留了混凝土立柱和钢板横廊,还保留了一段原生态的建筑,粗犷与精致、原始与现代共存。冬奥园区最南面是联合泵站,露出的混凝土柱子和钢梁都是老物件,有一种沧桑感。联合泵站原来只有一层,他们改造为二层建筑,上面加了露台,站在上面可以眺望秀池周围的风景。本来首钢的建筑呈粗犷风格,他们在建筑的墙壁上种上爬墙虎等绿植,坚硬与柔软相得益彰。

    秀池仿佛一个美丽的公主,依傍着三高炉这个英俊的王子。随着三高炉的改造进程,秀池也迎来新的生机,改造成新型水下车库和下沉式圆形展厅。为了节省空间,建设者别出心裁将水放掉,将空间用楼板平行隔断,经过防水工程和混凝土浇注,下面是一个停车场,可以停放850辆汽车;上面蓄水,水深1.5米,水中种上浮萍芦苇,仍然是一座美丽的池塘。建设者将三高炉掏空改建成一座博物馆,设ABCD四个展馆,一个是中国工业博物馆,一个是首钢展示中心,保利和嘉德拍卖中心将在这里拍卖艺术品。

    三高炉和秀池通过水下廊道进行连接,地上部分采用折线形的地景建筑设计,将博物馆、报告厅、临时展厅、餐厅等配套设施以活泼的小尺度滨水建筑呈现,让高炉之刚与秀池之柔自然承接。

    最有创意的是在秀池中挖了一个“碗”,碗的顶部蓄上10厘米的水,冬天,带有温度的水冒着一层热气,吸引来绿头鸭,别有一番风景。碗底就是博物馆的一隅,叫做静水院,可以由秀池柳堤沿着清水混凝土砌筑的首钢功勋墙拾级而下,“潜”入池中。站在碗底仰望天空,刚巧可以看到三高炉的帽子。穿过水下廊道来到高炉内部,登高攀升,你可以饱览整个高炉炼铁的全部工艺流程,整座博物馆鲜活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动态地诉说着首钢曾经的峥嵘岁月。

    三高炉涂了一层铁锈红,这层红不是一拍脑门就决定的,而是集思广益的结果,光红油漆就选了很多遍。高炉的护栏也是精心设计的仿工业护栏,彰显着强烈的工业元素。晚上,灯光映照在三高炉上,一片火红格外抢眼,秀池水中红色的倒影分外妖娆。

    建设者还用建筑垃圾制作混凝土砖,与原来首钢的烧结砖搭配铺地;在园区栽种枫树、狼尾草等生命力强的植物,与粗犷的建筑风格十分协调。工人们还用工业废料做了几个雕塑,有炼铁高炉模型、吹萨克斯的乐手、鸵鸟、焊工用的焊把……煞是好看。

    首钢的西北角就是冬奥组委办公地,这里已经初具规模,筒仓、料仓、转运站和联合泵站改建的办公楼拔地而起,标新立异,彰显着青春的活力,呼唤着冬奥会的到来。

    3 四块冰

    用高压水雾喷射降尘完毕,瞬间衣服就变成了黑煤球,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煤灰,呛得人呼吸困难,跟井下的煤矿工人一模一样。

    秀池南面是精煤车间,长300米、宽66米,这个长方形的厂房是个储藏煤的老仓库,早先是为了卸煤方便而建设的,长度相当于一列火车。这里煤粉遍野、杂土飞扬,灰尘扑面,人穿着白衣服走进去,穿着黑衣服走出来。

    我国冰上项目运动员原来是在首都体育馆训练,为了迎接2022年冬奥会,首都体育馆改建,运动员需要有一个新的训练场所,国家体育总局决定在首钢建设国家冬训中心:一个短道速滑馆、一个花样滑冰馆、一个冰球馆、一个冰壶馆,俗称“四块冰”。精煤车间这块宝地就是留给其中“三块冰”的:短道速滑馆、花样滑冰馆和冰壶馆。

    曹雷是河北衡水人,北京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是首建投工程建设部冬训中心项目经理,负责“四块冰”的建设。2017年5月,他和同行初来乍到精煤车间,用高压水雾喷射降尘完毕,瞬间衣服就变成了黑煤球,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煤灰,呛得人呼吸困难,跟井下的煤矿工人一模一样。他们决定拆除屋面结构和周边墙体的围护结构,留下柱子和天车梁,做好场地清平。

    按照国际惯例,花样滑冰制冰整体厚度在40厘米-50厘米,由5厘米-8厘米底层冰、冰漆层和20毫米左右的冰面组成。冰漆层主要起到美观作用,需要喷洒专用冰漆才能成型。为了保障冰体坚硬度和平整度,每次浇水制冰都要用刮冰机刮平,清冰车轧实扫平,制成一块冰需要刮冰100次至200次。

    制作这样一块长60米、宽30米的国际标准滑冰冰面,一般需要10天到15天时间,决不允许中间有缝隙。冰下面的基层必须有缝,首建投聘请国际一流制冰团队AST公司全程参与制冰,昼夜加班,一个星期就完成了。他们将混凝土的配比做了要求,用远远高于国家标准的先进仪器进行冰面浇注,也就是通常说的打冰面。混凝土基层有9层-11层构造,加热管、制冷管、防水……加起来有50厘米厚,必须保证每层不能出错,专业团队要求冰面高低差在3-5毫米以内,而“四块冰”的冰面高低差在2毫米以内,30米×60米的冰面用了整体桁架技术,将工期缩短了3-5个月。

    走进花样滑冰训练馆,场馆整洁明亮,冰面水平如镜,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为了全力保障国家队队员在训练和参赛时真正感觉“无差异”,制冰工序及各方面设施均严格按照冬奥会标准,包括场馆灯光照度、空调温湿度、除尘等都有严格要求。制冰有十几道精密工序,冰面结构分为地板加热防结露冻胀层、防冻胀加热层、保温层、保护层、滑动层、防水层、混凝土制冷层等,最终才呈现出光洁的一块冰。

    设计师把厂房的结构保留了,红灰颜色水泥板材料的骨料是建筑垃圾做的,内装修秉承了“莫兰迪式”配色原则:朴素,不扎眼,让运动员把注意力放在冰上。厂房没有吸音效果,他们将混凝土板穿孔,木饰面也穿孔,以吸纳噪音。团队考察了国内很多比赛场馆,吸取经验教训,比如新疆冰上运动场馆走廊使用瓷砖地胶,运动员走在上面容易摔跤,于是首钢新场馆的地面就铺设了运动地胶,使运动员穿着冰鞋走在上面不至于滑倒。而在热身区,四条跑道地胶呈鲜红色,运动员进行训练就能感到神经兴奋,迅速进入比赛状态。

    现在,短道速滑馆、花样滑冰馆和冰壶馆已经可供运动员进行训练。花样滑冰馆内,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身穿羽绒服在指导运动员训练:跳跃、托举、旋转……运动员们在冰面上腾挪飞跃,似乳燕飞翔,赛天鹅起舞。赵宏博称赞道:“首钢花滑馆已经达到世界顶级水平,是现代场馆与工业遗存的结合。这是我见到的最好的一块冰,我们将以最高的训练标准迎接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到来!”

    花滑馆的邻居短道速滑馆的环境也很给力,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说:“感觉这里特别酷,非常有艺术感,这里是我们备战2022的‘风水宝地’。”

    冰壶运动对于冰面的温度、湿度和硬度有着极高的要求,在冰壶馆,加拿大制冰工程师吉米正带领首钢工人制冰。本来冰场应该半个月做好,但是运动员着急训练,吉米带领一班人赶制,7天就完工了。吉米说:“加拿大的冰雪运动十分发达,参加者很多。我今年59岁,有44年的制冰经验。我非常喜欢中国,一定给北京人带来一流的冰面。”

    如今,冰壶队已经来了130多个运动员住在酒店公寓,全力以赴投入到冬奥紧张的训练备战中。

    中国北方还没有一所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冰球馆,为此,首钢邀请了北美专业冰球联盟的比赛专家,参与设计中国最棒的冰球比赛场馆。目前,100米×100米的冰球馆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建成后这将是一座多功能场馆,铺上地板能够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