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孔夫子成了庙会文创主角

        地点:山东济南

        记者:王雅贤

        “走,去大明湖看灯去!”老爸一声招呼,我和妈妈顾不上碗里“破五”的饺子,裹上羽绒服就出了门。今年我们全家一起在济南过节,大明湖虽然游览了很多次,夏雨荷的痴情故事也听了一遍又一遍,但是节日气氛烘托下的“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之景象依旧令人向往。

        来到济南老城中心,周围的人流逐渐密集起来。天还没黑,看灯心切的我便迫不及待直奔大明湖畔,可一问才知,今年的灯会在趵突泉。虽然两处离得不远,但是眼瞅着湖水萦岸、残荷生姿,垂柳萌芽、迎春吐蕊,外面人群的喧嚣亦被隔绝,园中自得一隅安宁……犹豫间,寻常的灯饰也亮了起来,放眼望去如繁星点点,小桥、亭台亦倒映湖中,站在曾巩修建的百花堤上,望着远处现代化的大楼打出的“I Love 济南”,仿佛与历史达成了某种超时空对话,如此盛景,怎舍得弃之呢?

        不忍离去,那就接着逛。漫步湖边,这份安静似乎还没享受多久,人群鼎沸的声音再次袭来。定睛一看,嗬,“济南市第二十三届大明湖春节文化庙会”红底黄字映入眼帘。近几日总是看到北京的地坛庙会、龙潭庙会的报道,不在北京也能感受到那份热闹,现在正巧碰上了咱济南的庙会,这得好好瞧瞧,有啥自己的特色。

        要说今年北京庙会的一大特色,那就是地坛庙会上昔日最为火爆的羊肉串儿摊位,让位给了故宫文创。同样,这次在大明湖新春文化庙会上,记者发现文创也来“唱戏”了,而这出戏的主角儿,则是齐鲁大地的代表——孔子!

        在庙会的东北入口处,“至圣孔子官方体验店”的招牌格外吸引人,与其他摊点飘出的袅袅炊烟与腾腾热气不同,这里充满了书香气。Q版孔子公仔、孔子拼图、六艺徽章、明信片、邮折……各种与孔子有关的文创产品吸引了不少游客。据该体验店的主办方山东华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小张介绍,他们今年是第一年和大明湖景区合作,主打文创产品。“我们这儿有两版孔子的卡通公仔,买公仔可以赠送限量版的小邮折,里面还附有两张孔子的邮票,这也是第一版孔子的卡通形象,可以说是很珍贵的。”小张边展示边说,“在这上面还可以盖戳,有‘三孔’的戳,也有六艺的戳,非常有收藏价值。”

        如今,文创产品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已经被看到,依托品牌文化活动打造文创产品成了本次大明湖庙会的一次探索,这与北京地坛庙会不谋而合。

  • 团圆温暖了故乡的冬

        地点:河南信阳

        记者:袁昕

        上大学即离开家乡,只有寒暑假返乡,回家感受到的只有冬夏,没了春秋;毕业后工作在北京,只有春节回老家,于是,故乡似乎只剩下冬天了。因为回家,因为团圆,故乡的冬天却是这样的温暖。

        今年是记者工作后返乡的第一个春节,回家自然也比上学时的寒假要晚得多,真有点不适应。也正是因为晚,赶上了春运最高峰,又没抢到高铁票,只能乘坐普通列车,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次地道的春运。普通列车的“挤票”不亚于相声里的“挂票”,每个乘客都提着各式各样的特产、礼盒、年货,不顾一切地往车厢里挤,似乎只要挤上了火车,就像到家了一样。也的确像到了家一样,车厢里虽然拥挤,却人人喜气洋洋,嘈杂热闹的交谈声中,时不时会有熟悉的乡音响起,倍感亲切。

        过年期间的老家也是异常的热闹和拥挤,集市上、村道上、房前屋后都挤满了挂着外地牌照的私家车,走出乡村的游子们为着同一个团圆的目的,都回来了。像记者这样一年或更长时间没有回家的人们,都会惊喜于眼前的变化:以前挨着村委会的荒地变成了文化广场,有舞台,有灯光,一到晚上,总有好几个跳广场舞的舞蹈队跳舞。以前通往乡下的老家是一条土路,一到下雨天,满是泥泞,车不好过,人不好走,如今都是标准的水泥路。 从前破旧的低矮房屋没有了,崭新的独栋小楼多了。原来现在的国家扶贫政策越来越好,针对农村的土房、危房,国家有专门的建房补贴,帮助困难的村民建新房,不仅房子建起来了,自来水也通了。记者家房子后面原是一大片荒地,如今开发成现代化的商场和步行街,不仅方便了老百姓的购物,还为很多贫困户提供了工作岗位,增加了他们的收入。

        过年了,除了会见到熟悉的姨妈、舅舅,姑姑、姑父等血缘很近的亲戚,也会见到舅姥爷、姨姥娘,姑奶、姨奶等不熟悉、不常见的长辈,听着他们叙说家族结构、童年往事。因为团圆,一家人的枝枝蔓蔓扩展成了一个大家族,亲情将大家连接在一起,温暖着每一个人和这片土地。

  • 天津西站告别“太空”

        地点:天津

        记者:邓伟

        火车站,通常是一个城市最热闹的地方之一,然而在天津,却有这么一座车站,多年不见人气儿,即使在春运高峰也能享受进站不排队、大厅随便坐的VIP待遇,它就是天津西站,也被火车迷们戏称为“太空西站”——巨大空间利用率太低。不过就在今年,天津西站终于迎来新变化,停站车次大增,地铁配套完善,“太空西站”终于要告别“太空”了。

        “太空西站”这名字现代感十足,但其实天津西站在中国的火车站里算得上是爷爷辈儿的,1910年,随着京沪线的前身津浦铁路建成通车,便有了天津西站。百年之后,2011年,京沪高速铁路接棒老京沪线,原址重建的新天津西站也取代了平移保护的老站房。 天津西站新站房,总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超过了天津站,成为天津体量最大的火车站。然而在到发列车量和旅客发送量方面,天津西站却被天津站远远甩在后面,到发车次不及天津站的一半,从1站台一眼就能望到13站台,候车厅的座位本来就不多还坐不满,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太空”。

        同样地处市区,两座车站一个“爆棚”一个“太空”,有着多方面的原因。接发车次分配不均、配套交通设施差距明显、车站周边环境氛围迥异、旅客乘车习惯都制约了天津西站的有效利用。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和经济转型的推进,天津西站也在慢慢转型,特别是2018年到2019年,内外因素都为“太空西站”汇聚人气提供了有力支持。

        2018年4月26日,天津地铁6号线一期开通,天津西站成为两条地铁线路的交汇点,不用换乘就可以直达天津六个城区四个郊区中的9个。

        2019年1月5日,铁路调整运行图,26对京津城际列车从天津站转场天津西站,43列津秦方向列车改为天津西站独立停靠,上海、东北方向也加开了天津西站始发的动卧和高铁车次。

        2019年1月22日,天津西站南侧地块规划公布,定位为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即将建设站前商业服务配套。

        今年春运,天津西站迎来了车次大幅增加后的“首秀”,发送旅客140万人次,比2018年春运增加57.8万人次,增幅达到70%,春运期间日均旅客发送量预计可达3.5万人次左右,超过2018年春运最高峰的单日3.3万人次。

        新的一年,随着配套设施的继续完善和铁路车次的进一步优化,天津西站将能更好地承担起枢纽功能,彻底告别“太空”。

  • “贴心格格”守护平安节

        地点:湖北宜都

        记者:袁云儿

        “刘奶奶,新年好哇!这几天您在家用天然气烤火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门窗要通风,防止一氧化碳中毒。”大年初四下午,记者陪身为社区网格员的妈妈去做例行巡查。每到一个小区,妈妈都会提醒居民注意用电用气安全。

        2012年,记者的家乡湖北省宜都市开始实行社区网格管理制度,当了二十多年家庭主妇的妈妈重返职场,成为一名社区网格员。她所在的清江社区第14网格覆盖了三条街的面积,共有将近300户、约800位居民,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个个家属院和临街商户。近七年的工作后,妈妈对她的“格子”情况已经门儿清,谁家刚生了小孩,谁家是独居老人,谁家经济困难是低保户,谁家在街面上新开了一家铺子,她都能张口就来。

        掌握所在网格的居民信息只是网格员工作职责的一小部分,上传下达、安全隐患排查、计生政策宣传、社区矛盾调解都是妈妈日常的工作内容。别看都是些琐碎事务,但因为能为居民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妈妈和她的同事们被街坊四邻亲切地称呼为“贴心格格”。

        除了查看消防装备、下水井盖等常规安全设施,今年“巡街”还有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春节禁放烟花爆竹。继2017年宜都成功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后,2019年又开始准备创建全国卫生城市。为此,城区从去年开始就全面禁放。从腊月开始,社区网格员就开始在各个小区、街道张贴相关告示,挨家挨户宣讲禁放政策。如果发现有商户正在出售烟花、鞭炮,还要马上向派出所报告。在前所未有的执行力度下,今年不仅街上没了店铺卖鞭炮,除夕当晚也全程静悄悄,不像往年一样到了十点之后便全城“开炮”。家乡有除夕傍晚去给过世亲人坟上点灯祭祀的习俗,以往每到此时,农村漫山遍野都会有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今年也悄无声息。听说,明年还会进一步提倡文明祭扫,鼓励用鲜花替代纸钱等。

        巡查途中,每经过一个小区,妈妈都会查看小区内地面有无燃放烟花鞭炮的痕迹,拍照记录,碰到居民,还会再三叮嘱他们遵守禁放规定。“禁了好,禁了好,以前初一一大早就得扫院子里的鞭炮渣,现在又干净又安静。不过就是小孩子没得烟花玩了,但过年这么多好吃的好玩的,也不大要紧。”一位正要出门走亲戚的大爷看见我们,主动说道。

  • 县城也能看《天鹅湖》

        地点: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

        记者:关一文

        正月初二,记者和老同学去乌兰牧骑宫影城看电影。影城内人头攒动,排队领取电影票的人络绎不绝,工作人员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引导大家有序乘电梯进入观影厅。

        乌兰牧骑的蒙古语原意是“红色的嫩芽”,后被引申为“红色文艺轻骑兵”,是适应草原地区生产生活特点而诞生的文化工作队。从1957年第一支乌兰牧骑建立,到如今75支活跃在内蒙古大草原的乌兰牧骑,乌兰牧骑已经逐渐发展成了艺术文化传播的精神标签。而乌兰牧骑宫正在以更加开放多元的步伐,传承着乌兰牧骑精神,为草原人民的文化艺术生活添砖加瓦。

        2017年7月投入使用的乌兰牧骑宫,是近年来家乡精神文明建设的一张靓丽的名片,也是全国第一个以乌兰牧骑为主题的文化场馆,在外观上融入了蒙元文化的蒙元宫殿式建筑形式,具有鲜明的文化和地域特色。除了电影院,这座文化艺术殿堂也包括大剧院、音乐厅等多个功能。兴安盟乌兰牧骑、盟群众艺术馆、深圳聚橙、兴安盟礼堂和盟工会职工之家5家单位入驻乌兰牧骑宫,每年在这里的演出达到100余场。乌兰牧骑宫是满足市民精神文化生活需要的公共文化服务平台,是针对青少年开展科普、文化、艺术教育的教育平台,是兴安盟的“文化会客厅”。

        8岁的伊娜是乌兰牧骑宫的忠实粉丝。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一家人整日“驻扎”在乌兰牧骑宫,连看三场贺岁档佳片。除了看电影,热爱跳舞的小伊娜还参与过这里的文艺汇演,不久前她还在乌兰牧骑大剧院观看了世界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听说大剧院有《天鹅湖》的演出,我早早就订好了两张票”,伊娜妈妈颇为兴奋地感慨,“过去从来没想过能在家门口观看来自俄罗斯著名剧团现场表演的芭蕾舞剧,太振奋人心了!”

        的确,记者2011年离开家乡到北京读大学时,家乡还鲜有人去电影院看电影,那时小城里电影院数量少、基础设施简单,而剧院、音乐厅只能是电视机中的见闻。如今,一座乌兰牧骑宫将各色文化艺术汇聚一堂,将戏剧、音乐会等艺术形式首次引入兴安盟,为兴安人民奉上饕餮文化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