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画院里雅俗共赏过大年

        本报记者 李夏至

        对京城市民来说,春节过年除了逛庙会看大戏,走进美术馆看画展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用绘画艺术讲述文人雅士向往的清幽超逸,展示民间百姓生活中的风味意趣,北京画院正在进行的“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展从春节前夕开展以来,每天都吸引络绎不绝的参观者。

        走进北京画院位于朝阳公园附近的展厅,只见一层进门处的主题形象文化墙上,贴着杨柳青的门神年画,挂着红灯笼,从仇英所画的《汉宫春晓图》中截取的仕女形象以立体的方式呈现在文化墙上,居中的条案上还摆放着梅瓶。端着节庆礼品的仕女相互应和,条案上的梅花开得正艳,浓浓的年味儿顿时扑面而来。据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北京画院张楠介绍,梅瓶中所插的梅花是从上海空运而来的二月早春梅,是粉色的,更贴近老百姓。

        雅俗共赏,一直是中国人的审美追求。这次展览不仅介绍了中国文人所热衷的风雅之事,诸如读书、抚琴、观画、雅集;还有借物言志的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表达中国人寓情山水的自然哲学。同时,展览还介绍了市井百姓的传统习俗,例如对忠孝礼义的看重、对宗教信仰的信奉、对吉祥长寿的祈愿、对子孙满堂的期许,以及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戏曲歌舞与生肖纪年。市民朋友们既可以从《畅春修禊》中体味清末民初北京画坛的雅集盛况,也可以借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的梅兰竹菊看文人戏墨借物言志,还可以赏《寿桃》《百子》琢磨画家以绘事寓意吉祥,才思巧出。

        最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北京画院从院藏作品中甄选出110余件书画经典之作,其中尤以齐白石的《岁朝图》最符合主题。“每到岁末年初,提笔绘一幅《岁朝图》,是国画大师齐白石的过节方式。”张楠说,岁朝是指大年初一这一天,画《岁朝图》的习俗其实从宋代就已开始,“当时会画一些冬天没有的植物,象征着春天就要来了。到了清代以后,宫廷画师会画一些有吉祥寓意的岁朝图。”张楠介绍,齐白石的这幅《岁朝图》就把宫廷御用的这种习俗引入了民间,绘制的内容也是有着吉庆寓意的佛手和苹果,“佛手象征福禄,苹果象征平安,画中还有红灯笼和鞭炮,都充满了过节的气氛。”

        为了让前来看展的观众不觉枯燥,展览首次尝试增加了互动性。展览中不仅会讲述“福”字的来历,还会陈列剪纸的样式、年画的拓印、信笺的寄语。观众在馆中既可以剪一枚窗花,贴在窗上;写一个福字,粘于门前,请福禄平安到家;更可以寄一张信笺,送出新年祝福;印一幅年画,祈愿丰收富足。

        春节期间到馆的观众,有不少人都是人生中第一次剪窗花,小朋友们写下的“福”字虽然歪歪扭扭,但是真切地体会到了中国人传统的过节方式。老家在内蒙古的网友“暖阳”平时就是一个展览爱好者,大年初二这天他的选择就是来画院看这场主题展览,“春节除了热闹的庙会,还有许多其他可看可玩的,在北京画院这个展览,能看到齐白石、于非闇、吴昌硕等人的画作,还有版画、剪纸、书法等互动活动,老少皆宜。”张楠说:“家家户户写福字、剪窗花、贴年画、挂彩灯是我们过去传统文化中珍贵的习俗,这些年已经开始被慢慢淡忘。这次展览希望通过多方位互动的方式,带领观众找回‘年’的味道。”

  • 京南新春花会大兴上演

        本报讯(记者 陈强)前天是“破五”,按习俗,男女老少要聚在一起热闹一番。一大早,大兴康庄公园里,“新国门·新大兴”京南新春花会现场锣鼓喧天,人如潮涌,安定镇、榆垡镇、旧宫镇等6个镇的5支特色传统花会队伍云集于此,武吵子、小车会、踩高跷等传统民间艺术形式轮番上演,上千名居民一起热热闹闹过新春。

        “双龙戏珠”表演很是精彩,跟着鼓点,三十多人举着两条十多米长的金色“巨龙”起舞,龙尾相缠、龙头相碰、上下翻腾、活灵活现,场面热闹非凡,围观群众无不拍手叫好;脸上画着油彩,脚下踩着高跷,身穿戏服的高跷队刚一出场,就博得了阵阵掌声,再做上一套滑稽动作,引得大伙儿笑声不断……

        上午十点,好几支队伍都已亮了相,观众也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此时,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太子务村“武吵子”进了场,气氛一下子到达高潮。十几位大汉手拿大镲、身着金色武术袍,伴着鼓点跳起强劲有力的舞步,时而跳跃,时而奔跑,叫好声此起彼伏,伴奏的鼓声也是越敲越响。“武吵子”传承人赵建军介绍,“武吵子”起源于清乾隆年间,兼具武术的粗犷和秧歌的大方,是一种震撼的集体舞蹈,更是太子务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文化遗产。

        目前,榆垡镇在20多个村子都成立了“武吵子”队伍,还在3所学校设立了“武吵子”课程,今年还计划聘请专家丰富表演形式,把这项国家级非遗项目发扬光大。

        此次大兴区春节庆祝活动,还在榆垡、安定等10多个镇街开设了分会场,各镇街依据区域特色分别开展花会、秧歌会、元宵灯会、新春送福等传统文化活动200余场。

  • 日行三万步力促舌尖上的安全

        本报记者 赵鹏

        “这名胸牌是吕志强的服务员,请出示一下你的健康证。”大年初二上午,西城食药监局西长安街食药所常务副所长李一垅与同事对证件、看库房、验后厨、查碗筷,流动巡检了十几家餐厅。为了多查几家餐厅,他一溜儿小跑,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春节是万家团圆的时刻,但为了守护市民们舌尖上的安全,食药监管人员依然坚守在岗位上。

        从西单大悦城途经君太百货,再到对面的汉光百货,经西单商场最后来到老佛爷百货……春节期间在西单商业街负责食品安全监督,每天至少逛上两圈,正是李一垅与同事们的“必修课”。

        五年前调任西长安街食药所常务副所长,李一垅就与过年休假基本“绝缘”了。“过年是市民外出就餐的高峰,也是我们监管责任最重的时候,不能有半点疏忽。”他说。

        当天,李一垅与同事张辰和西城食药监局餐饮科张国顺科长来到汉光百货八层美食广场检查。在西贝莜面村,他们从库房到操作间细致地看了一遍。“把你们的进货台账拿过来我看看”,李一垅一边查看库房的食品原材料,一边对餐厅主厨说。随后他提出了开封后调料也应再次密闭保存等改进意见。

        “菜和碗盘一定要洗干净,生食熟食千万别直接接触,扁豆必须要炒熟……”从麻辣诱惑查完出来时,李一垅又跟店里工作人员嘱咐了一阵子。“有时候真嫌自己絮叨,可食品安全无小事,怎么叮嘱都不过分。”李一垅摸摸自己的头,不好意思地说。

        西单商业街春节期间日均客流量超十万人次,每天在这里吃饭的市民轻松过万,食品安全的守护确实一刻不能松懈。多数餐厅都面临人手不够的压力,临时雇工的健康证成为检查重点,同时还要盯紧餐具清洗消毒是否彻底。在李一垅看来,只有监管全覆盖,才能充分保障节日期间的食品安全。

        临近中午,李一垅习惯性地从兜里摸出一个灰色的小盒子。“李所的糖尿病都有12年了,一天得给自己打四针胰岛素。”张辰告诉记者。

        “我们所13个人,有4人因生育或癌症等原因在休假,我必须提醒自己按时用药,再倒下一个其他人压力就太大了。”李一垅说。就在2018年7月,由于工作太忙用药不规律,李一垅因急性糖尿病酸中毒在宣武医院住了半个月。

        “越是逢年过节,食药人越不能休息,每天检查总要走个两三万步,倒是经常能占领微信运动里的封面。”李一垅笑着说。

        不过,五年来的春节不能踏踏实实陪家人,也让李一垅颇为愧疚。除夕忙完检查和现场执法,就到了晚上10时、11时,李一垅又急急忙忙从西城往近四十公里外的海淀香山那边赶,就为了陪八旬的老母亲过个年。“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有几次除夕我回到家午夜的钟声都敲过了。”说到这里,李一垅的眼眶微微有点泛红。

        让他欣慰的是,五年来西城没出现一起食品药品安全事件。“看着市民吃着菜喝着酒,开开心心过大年,我们马不停蹄忙着巡查也高兴。”李一垅说。

  • “城市大脑特工队”呵护节日平安

        本报记者  于丽爽

        “……请各单位报一下今天的带班领导和值班员,以及今天重点的工作安排……”初四上午9:30,海淀区政府一层城市服务管理视频指挥中心,李健打开话筒,开始查班点名。大屏幕上,全区29个街镇视频会议室的实时画面中,值班人员依次汇报。

        李健是海淀区应急办应急管理科科长,今年40岁,身材偏高偏壮,穿着年味十足的红色运动鞋和运动裤,从六层值班室到一层视频指挥中心,健步如飞,这跟他长期从事应急工作有关。

        春节期间,海淀区发挥“城市大脑”系统迅速感知、迅速处置的优势,强化对安全、消防、水务、市容等关键领域的监管,保障市民过一个欢乐祥和、喜庆安全的节日。

        点完名,李健转身走进隔壁的视频监控大厅,进行例行视频轮巡。举办庙会的公园、人流集中的交通枢纽、烟花爆竹售卖点等重点区域,即便监控平台没有报警,也要挨个看一遍,做到心里有数。

        “过去,一个路口装一溜儿探头,公安的、交通的、城管委的,各装各的各用各的。启动‘城市大脑’建设以后,全区有需求的部门把需求报到应急办,由我们统一安装、整合使用。探头数量少了,功能更强大了。”李健说。据此建设的“城市眼”就在全区建设、联网了8000余路高清数字探头。“150米范围内,能看清车内副驾驶座位上的人系没系安全带。抓拍交通违法和渣土车什么的,没有车牌号也能进行车脸识别。这跟过去靠人巡、肉眼看的效率不可同日而语。”李健很感慨。

        “城市大脑”由多个项目组成,有在建的,有建成的。海淀区房管局就建设了全区房屋全周期数据系统,每一处建筑的建设时间、层数、产权方、负责人以及周边医院、加油站等公共设施情况,都标注得一清二楚,一旦出现突发情况,能第一时间为分析研判提供数据支撑。

        这些数据库一个个叠加、整合,建成“城市大脑”,就能不断提高城市管理和服务迅速感知、迅速处置能力。

        “圆明园南门的人不算多,颐和园门口排队的人够多的,不过也在正常范围内。凤凰岭一号停车场快满了,还有车在陆续往里进。”李健一边看实时画面,一边跟调取画面的操作员同事聊着。

        “军博那儿怎么那么多人?队排的都拐弯了,是有什么展览吗?”看到军博西侧地铁站口附近人流密集,李健把电话打给了羊坊店街道的值班人员,对方回复,现场有人值守,人流量算正常,李健才放下心来。

        视频轮巡结束,李健回到六层值班室,这里还有政府办和应急办的其他同事也在值班。坐在电脑前,李健开始查看相关应急系统里的信息。

        作为应急办的干将,李健已经连续7个除夕没休息了,今年也是值完除夕值初四。“遇到突发事件,信息的迟报和漏报是致命的。我干的时间长有点经验,万一出事,什么情况、该具体通知谁,都能把握得更好一点。”李健告诉记者,即使不值班,只要没出北京,应急干部都不能喝酒、必须24小时开机待命。

        傍晚吃过晚饭,回到办公室,李健整理了一下早上从家里带来的被子,今晚,他和同事们都得住在办公室。大家一边分享着水果和零食,一边聊着各家的过节故事。

        窗外,路灯亮了,万家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