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流浪地球》C位,国产科幻“出道”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八部影片,六天时间,57.8亿元总票房(截至2月10日22时数据)。

        昨晚,2019年春节档落下帷幕,既有亮点,又有遗憾。《流浪地球》成为整个档期内的“C位”影片,被观众誉为国产科幻片的里程碑制作;看电影作为春节新民俗热度依旧不减,一些受欢迎的大片一票难求;周星驰、成龙等老牌明星跌落神坛,票房和口碑均让人失望……经历了春节档大战后,不少业内人士预测,中国电影产业或将进入调整巩固阶段。

        欣喜

        《流浪地球》开启国产科幻元年

        春节档大战打响前,《流浪地球》的预售票房在八部同档期影片中仅排名第四,不及前三部喜剧片,该片甚至一度被认为“不太适合春节档电影氛围”。谁能想到,春节档鸣锣72小时之后,伴随着“远远超出预期”“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科幻片”“看哭了”等难掩激动的网友评价,该片便攀升至票房榜第一位,从此之后,冠军地位便再难以被撼动。截至10日晚10点,根据猫眼专业版的统计,该片总票房已达20.02亿元,最终票房可能高达51.47亿元。

        《流浪地球》的成功远不止商业成绩这一方面,更在于其对中国科幻片创作的突破性意义。“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中国科幻片的里程碑”“用四年时间重建中国科幻片的信心”……该片在春节期间引发的广泛热议,让该片成为2019年第一部现象级大片。

        “《流浪地球》是一部让中国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转型升级的代表性作品。”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指出,该片用世界级的高科技视听手段,讲述人类性故事,传递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题旨。“这部电影能有今天,是我们国家科幻想象力、电影工业体系及其技术水平合力形成的一个结果,是中国电影工业化和中国电影工业美学的胜利。”

        在该片推动下,未来一两年可能会掀起一阵国产科幻片热潮。影评人韩浩月表示,国产科幻可从《流浪地球》中获得大量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以前咱们都是‘土味儿科幻’,今后可以把格局打开,营造宏大的史诗效果;第二,在脑洞大开的基础上,要将创意和技术结合,用更好的制作落实;第三,创作过程中步子可以再大一些,比如《流浪地球》里出现了国内大城市的灾难镜头,这是以前的影片从来没有过的画面,给人的感受震撼而逼真。”

        遗憾

        周星驰、成龙丧失吸引力

        相比《流浪地球》的独领风骚,春节档其他几部影片的表现则有些一言难尽。

        合格但不及预期,或许能概括《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这三部喜剧片。在“疯狂”系列最终章《疯狂的外星人》里,宁浩放弃了他最擅长的多线叙事,一心一意让黄渤和沈腾逗乐观众,效果虽说还不错,但充满硬伤的逻辑、毫无成长的人物和平庸的镜头语言却让该片成为“疯狂”系列垫底之作。该片曾得到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28亿元的保底发行,但目前票房不足15亿元,豆瓣评分也跌至6.5分。按照猫眼预测,该片总票房可能落在23亿元左右,如果这样,这次保底将以失败告终。

        作为韩寒的第三部导演作品,《飞驰人生》此次加入了大量赛车元素,营造的热血气氛足够动人,但在节奏、故事和人物上依旧暴露出不少缺点。《新喜剧之王》基本把二十年前的《喜剧之王》故事再讲了一遍,不仅被网友吐槽“炒冷饭”“贩卖情怀”,频繁植入的广告也被批评“缺乏诚意”。目前该片的豆瓣评分已低至5.8分。“这两部作品作为春节档影片可以看看,但都没什么惊喜,也谈不上突破。”影评人周黎明说。

        相比这三部影片陷入的争议,《神探蒲松龄》和《廉政风云》可谓“扑得无声无息”。《神探蒲松龄》被吐槽为成龙版“捉妖记”,片中蒲松龄探案的喜剧故事和聂小倩宁采臣的悲剧爱情完全割裂,连成龙的招牌动作戏份也没了。《廉政风云》则完全达不到此前爆款片《无双》的水平,平庸无聊。

        “与其说是港片对观众彻底丧失吸引力,不如说现在的观众已经不分什么港片、台片,而是看故事是不是有吸引力,创意是不是奇特。《神探蒲松龄》是已经老化的古装奇幻类型,《廉政风云》听名字感觉二十年前就已经看过,相比之下,观众肯定愿意去看《流浪地球》。”韩浩月说,观众都渴望在电影里看到全新的东西,不拿出一点看家本领肯定没人买账。

        期待

        结构优化成中国电影新主题

        与2018年春节档57.38亿元的总票房相比,今年春节档略微超过去年。

        过高的电影票价,被认为是今年票房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大年初一虽然创下了14.39亿元的票房纪录,但平均票价达到45.2元,同比去年39.1元的票价上涨了6.1元,而观影人次同比去年还下降了4%。在饶曙光看来,国内电影票价一直偏贵,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观众观影习惯的养成,“就春节档而言,初一、初二一定程度上是刚需,票价贵一点,出于节日消费心理,观众也能接受,但到了初三、初四,短途旅游、拜亲访友就会提上很多家庭的日程,看电影也就成为众多选择中的一项。”此外,节日期间几部影片爆出的盗版网络资源,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票房增长。

        不少业内人士预测,2019年中国电影产业将迎来一个调整期。“中国电影经过多年高速发展,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个发展速度,现在是时候通过结构性优化,实现更好、更健康的发展。”饶曙光说,提高电影产业的整体实力,将取代票房增长,成为中国电影新的主题。“我们的制度建设要跟进,比如电影版权保护;我们要培养多元化、差异化的观众;我们要建设更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经过这一阶段的调整和巩固,我相信中国电影还会呈现出一个发展的新景观。”

  • 刘欢大胆改编尽显老顽童本色

        本报记者 徐颢哲

        《歌手》第五期节目最受瞩目的无疑是刘欢。他实力演绎代表作《好汉歌》,加上《沧海一声笑》的混搭说唱版本,获得了当场第一。很多观众都以为,这是到最后一期了吗?为什么今年最大牌的歌手这么早就发了大招?事实上,上一周刘欢的排名位列后三位,处于被淘汰边缘的他,就像《好汉歌》里唱的,“该出手时就出手”了。

        《沧海一声笑》唱的是金庸笔下的武林英雄,《好汉歌》唱的是施耐庵笔下的梁山好汉,二者本身各有韵味儿,而刘欢却把他们统一称为“大侠”。在他看来,这两类大侠气质有别,为此他将两首歌串接在一起时特意采用了两种不同的唱法,“这两首歌一种是草寇,另一种是仗义行天下,对话起来就像鬼头刀遇到青龙剑。” 考虑到过年喜庆热闹的氛围,刘欢也在改编中糅合了电子音乐和说唱元素。对这次改编,他很是满意,“我觉得这种气质上的东西,传统乐队,包括传统的电声乐队在内都做不到,必须要有电子的新的元素,这个劲头才到。”

        对于刘欢这次的改编,知名乐评人“耳帝”的反应是完全没想到,“琳琅满目,耳不暇接!”在他看来,《沧海一声笑》与《好汉歌》,一边是江湖侠士,一边是绿林草莽,两者可以相互转化但也有所区分,一边是浪漫、幻想且理想式的,一边是市井、悲凉的,“所以整个编曲让两者的融合有种黑暗的其乐融融之感,既硬核猛烈又游戏人间,大胆而有趣味儿。”

        在《歌手》舞台上,刘欢一直在强调,自己是来玩新潮玩意儿的,并不是来吃老本的。从目前的表现来看,他的确已经走上了老顽童的路线。在唱到《沧海一声笑》里的一句歌词“清风笑”时,刘欢忽然向舞台一侧候场主持的吴青峰指了过去。吴青峰马上意识到,“清风笑”谐音“青峰笑”,当场狂笑不止。

        尽管年年都有人唱衰,尽管年年都传言掌舵《歌手》的洪涛要撂挑子,这档已走到第七年的老节目,依然代表着国产音乐综艺的最高水准。最直接的表现是,嘴上说着没劲的观众用实际行动把这档节目一次次带上热搜。

  • 春节就这样在舞台上度过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北京人艺后台一号化装间的两张桌子上,左侧放着三顶春秀婶不同年龄的假发,右侧上放着王满堂的花白假发,作为话剧《全家福》中的男一号和女一号,冯远征和梁丹妮共用一个化装间。和丈夫一起演出,这是梁丹妮最喜欢的工作状态,这个春节假期就这么在舞台上度过了,虽然有点辛苦,但心里是高兴的。

        “戏比天大”是最真实的生活选择

        “干你们这行也太没劲了!”家里帮忙的阿姨听说冯远征两口子春节只能在年三十、初一休息两天有点不理解地说。“其实这么多年,我几乎每个春节都在演出,要不就是她在演出。”冯远征说他已经习惯了在舞台上度过春节。

        对梁丹妮而言,春节上舞台则有着一段痛苦的回忆。2017年大年初二她要演《日出》,而大年初一早晨传来父亲在广州去世的消息。如果当天回去,只能回家看一眼,就赶最晚的航班回来。思虑再三,她还是没有回去,由冯远征替她料理父亲的后事,她自己直到初八演出结束才回去。

        《日出》里梁丹妮饰演翠喜和顾八奶奶两个角色,翠喜本身是个悲剧角色演起来还好一些,顾八奶奶则是有点漫画化的喜剧角色,“我每一次在舞台上笑啊叫啊的时候,心里都在流泪。”

        这样的时刻冯远征也经历过,所以他格外理解妻子。2005年,他正在演出《茶馆》,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在演出与尽孝之间,经过艰难的抉择,他最终选择了演出,也因此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让他遗憾至今。

        “戏比天大,对我们来说不是挂在墙上的空话,而是非常实际的生活选择。”冯远征年轻的时候也听说过许多剧院老艺术家在父母去世的时候不能回家,还得坚持在舞台上演出,“那时候很难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感受,等我们人到中年的时候就开始一一品尝。”

        当老师也是一门“技术活”

        《全家福》对冯远征和梁丹妮而言,不仅是一次夫妻同台演出的工作,更成为他们俩人的代表作。梁丹妮把这部戏当作自己舞台演出的“里程碑”,因为这是她到人艺后第一部主演的作品,并因为这部作品获得当年的话剧“金狮奖”。对冯远征来说,剧中的王满堂也是第一个真正属于他的主角,而不是从前辈手里接过来的主角,他也因为这个角色获得了戏剧“梅花奖”。

        “居委会工作人员很容易演的脸谱化,但在这个戏里她加入很多自己的东西,让这个角色有了一种反差萌。”冯远征对于妻子这个角色很肯定,让梁丹妮开心地笑了起来。

        夫妻二人中,冯远征常常扮演的是老师的角色,梁丹妮习惯了有不懂的就向他请教。“我演的戏能得奖和他的指导分不开。”

        不过,梁丹妮发现冯远征教学生的时候比较耐心,教她的时候就没那么好脾气了,“他经常跟我说自己看去。”其实,冯远征的没耐心也是一种教学方法。“你不能上来什么都跟她说,她有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都说了就禁锢了她的能动性,所以我更愿意在她思考之后再提一些意见。”冯远征还“吐槽”说,给妻子提意见也是一门技术活。

        昨晚,《全家福》结束了本轮演出,而梁丹妮则期待着未来还能和爱人一起演绎一个爱情大戏,“是那种历经坎坷也痴心不改的恩恩爱爱的夫妻。”冯远征则计划着,再过四年,在他们的30年结婚纪念日演一部属于他们自己的大戏,请亲朋好友到剧场来看。

  • “博士”是个辛苦的人设

        牛春梅

        翟天临的这个年大概是没有过好。

        以往大家熟知的翟天临是那个手指头都会演戏的电影学博士,可如今却被质疑这博士含金量不够高,含水量十足,甚至博士期间发表的论文也被质疑抄袭。

        作为一个演员,翟天临是优秀的,他的表演水平有目共睹,无论是在爆款电视剧还是爆款的综艺中,他的演技都得到了充分展示。优秀的演员是否等于优秀的博士?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而且优秀的演员压根儿也不必是博士,更不必写什么劳什子论文。今天受到质疑的并非演员翟天临,而是博士翟天临。

        博士作为学历教育中的最高层次,培养的是深入的、专业的学术研究能力,只有拿出相对等的学术成果才能成为合格的博士。在校攻读期间发表符合要求的论文,是对每一个博士的正常要求,但因为学位级别高,对研究水准要求自然也高。这一点对于普通博士和明星博士都是一样的。正因如此,能够读到博士的演员在国内影视圈寥寥可数,博士的含金量也就愈发地可观了。

        因这博士难得,翟天临和他的团队都非常乐于提及这个独特的标签,成功打造了学霸人设。也许有人觉得,质疑者对翟天临要求过高,其实这都是自己选择的。在明星们热衷的众多人设中,选择张扬博士的学霸人设,就是为自己选择了一条更辛苦的路。当你收获掌声和赞扬的时候,人们也会用博士而非一个普通演员的标准来要求你。博士难做,一面做着高产的明星,一面还要树立学霸人设的博士更难做,顾了一头就很难顾好另一头,遭遇质疑是迟早的事。

        此次率先质疑翟天临博士含金量的是一位专业相近的博士,粉丝们觉得他是醋意十足的“柠檬精”,也许他更想维护的是博士的含金量,“若不专心治学却贪恋学者之名,是令人心痛且愤恨的”。毕竟,一个明星博士的影响力远胜成百上千个苦心攻读的普通博士,明星博士的学位含水量过高,可能会令人觉得各个行业的博士都如此一般。

        不仅仅是翟天临,在过去的一年,我们目睹了娱乐圈儿太多的人设崩塌现场,希望新年这样的“豆腐渣”人设工程能够少一点。要是没有扎实的根基,人设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随便立的比较好。非要有什么人设,做演员不如就立个好演员的人设,做歌手就立个好歌手的人设,大家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做到最好,没那么辛苦,也不容易出“事故”。今年1月,翟天临已经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录取为工商管理学博士后,想必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论文在等着他,还有更多的眼睛盯着他,但愿他能走得稳健些。

  • 中国美术馆春节迎来六万观众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今年春节假期,中国美术馆迎来近六万名观众,日均参观人次近万名,比去年同期增长近三成,到美术馆过大年成了更多人的选择。

        春节期间,中国美术馆为观众准备了三个大展。“美在河山”展涵盖了齐白石、林风眠、黄宾虹、刘海粟、李可染等享誉画史的精品力作,群星璀璨;“文明互鉴”展由中国美术馆与黑龙江省美术馆共同主办,展出了两馆收藏的外国版画精品200余件作品;“生命之树”展遴选115件馆藏非洲木雕,让观众感受到非洲木雕艺术中旺盛的生命寓意。

        除了搬出压箱底的藏品,中国美术馆与观众的互动也比平常更多了。据工作人员介绍,春节期间馆内安排的志愿讲解员比平常更多,每天定时讲解。“美在新春·祈福纳祥”艺术家为观众写福字、送祝福活动,是中国美术馆的节日传统,但与往年不同的是,过去每年春节的大年初一,中国美术馆为观众送“福”字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印刷品,而今年第一次由馆长吴为山与中国美术馆邀请的书法家在中国美术馆的一层方厅现场挥毫泼墨,书写“福”字,赠送给观众。

  • 九件国宝入驻《国家宝藏2》特展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CCTV-3)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第二季日前迎来了收官盛典。十七位馆(院)长与众专家学者、艺术家现场揭晓由观众投票和特展评选委员会共同选出本季最终入驻特展的九件国宝。

        九件国宝分别是故宫博物院推选的样式雷建筑烫样,广东省博物馆推选的金漆木雕大神龛,河北博物院推选的长信宫灯,四川博物院推选的后蜀残石经,云南省博物馆推选的聂耳小提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推选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博,甘肃省博物馆推选的铜奔马,山东博物馆推选的银雀山《孙子兵法》《孙膑兵法》汉简,山西博物院推选的侯马金代董氏墓戏俑。

        据了解,九大国宝特展将在己亥春节后于故宫博物院箭亭广场华彩上演。在九件国宝之外,还将再添一件国宝金瓯永固杯,借用吉兆祥瑞之意,祈愿国泰民安。

  • 《塞维利亚理发师》大剧院四度上演

        本报讯(记者 韩轩)罗西尼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是中国观众非常熟悉的歌剧作品之一,其中有如“贯口”一般的精彩唱段“快给大忙人让路”更是深受观众喜爱。2月20日至24日,国家大剧院制作的《塞维利亚理发师》将迎来第四轮演出,获得过多项国际大奖的马里奥·卡西和周正中将饰演“大忙人”费加罗。

        《塞维利亚理发师》是法国剧作家博马舍“费加罗三部曲”中的第一部,讲述的是一位聪明绝顶的理发师费加罗,施展妙计撮合一对美妙良缘的故事,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为其谱曲推出后受到欢迎。国家大剧院版本的《塞维利亚理发师》于2011年首演,2013年进行第二轮演出时,邀请歌剧导演皮埃尔·马埃斯特里尼执导,以更为紧凑的舞台节奏突出喜剧元素,让歌剧更有“笑果”。此次《塞维利亚理发师》第四轮上演,邀请意大利指挥家里科·萨卡尼执棒本剧。里科·萨卡尼曾担任布达佩斯交响乐团音乐总监、艺术顾问以及任职匈牙利国家歌剧院首席客座指挥近20年之久,他将率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唱团演绎此剧。除了饰演“大忙人”费加罗的马里奥·卡西和周正中,剧中阿玛维瓦伯爵将分别由男高音歌唱家沙布赫尔·安杜阿加和杨阳饰演,女主角罗西娜则由女中音歌唱家切奇利娅·莫利纳里和王宏尧饰演。

  • 何顿《幸福街》为50后群体塑像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20年酝酿,三年打磨,四度修改,作家何顿的长篇小说《幸福街》日前面世。该书通过小人物的命运遭遇,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变迁。

        《幸福街》讲述了生活在“幸福街”的两代人,在历经特殊时期到改革开放近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中,他们的遭际和情感故事。这部作品也是今年60岁的何顿为自己同时代人塑造的群像,他希望自己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很多年后的人们读到《幸福街》,能在书里看到中国南方真实的城市生活。

        文学评论家龚旭东把《幸福街》读了四遍,在他看来,小说很典型地表现了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何顿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及人生选择,他们的出生、性格、气质决定了他们人生的关键抉择,因而得到不一样的人生结果。

        何顿现为湖南省作协副主席、长沙市文联副主席,其主要作品有《湖南骡子》《我们像葵花》《黄埔四期》等,被评论界视为“新生代”和“新现实主义”的代表作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