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拆迁空地上冒出多座公厕

        “原本公厕已可以满足需求,可是在原有公厕附近,又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不少新公厕,甚至有人在拆迁空地上建公厕!”近来,本报陆续接到朝阳区的一些读者反映,拆迁地区新建公厕,或者新建公厕密度过大,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拆迁地区只剩个别农户

        方圆百米新建6座公厕

        1月24日记者来到十八里店村三队,在拆迁区域看到,东侧是京津城际铁路桥,西侧是东四环辅路,大片的拆迁废墟上覆盖着绿色护网,只剩路口附近个别农户的房子孤零零地立着。

        记者在这里看到2座老式旱厕,相距100多米。令人惊讶的是,在这2座旱厕周边方圆百米的区域,竟然发现了6座新建公厕。其中2座紧挨着老式旱厕,还有4座零星散落在周边。从已完成的主体结构看,6座公厕的形式一模一样,占地面积有10多平方米,中间俩门,旁边俩窗。窗户用塑料布蒙着,门用木板挡着而且锁上了。有些公厕附近地面上有新设的井盖。由于临近春节,施工现场已经没有工人了。

        沿着村中小路,记者而后来到十八里店村二队的拆迁区域。在十八里店村水站的前后分别有2座比较新的公厕,灰色墙面上挂着“朝阳环卫”标志牌,并有统一编号。推门进入,只见公厕内有水有电,有人维护,基本没有异味。有的公厕里面还挂着白纸黑字的保洁规范。而奇怪的是,就在这2座公厕旁边又新建了2座公厕。从主体结构看,新建的公厕格局样式与三队的那6座基本上一致。如果投入使用,就意味着水站东侧100多米的直线距离上,共有4座公厕。

        记者刚要离开,忽然发现此处向南的路口上,还有一座新建公厕,距离也不过百米。

        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记者随后来到十八里店乡的陈村和小武基村,王四营乡的垡头村和陶庄村,也都在拆迁区域发现了几座在建的公共厕所。

        去年底忽然集中建公厕

        多为新建而旱厕改造少

        从2018年底开始,记者陆续接到读者投诉,反映拆迁地区“雨后春笋般冒出新公厕”的问题。现场调查发现,有的公厕去年11月份还没有,12月份就冒出来了;有的地区开始只建了一两座,记者发稿前再去现场,竟然发现增加到五六座。

        在十八里店村二队公厕的施工现场,记者第一次调查时,看到里面正在安装便池的冲水管道。公厕里的渣土堆上有一本“旱厕改造项目”的图纸,标注着“拆址新建”。但该公厕旁边就是一座达标的公厕,并没有旱厕。在读者投诉的这些公厕中,记者调查发现旱厕改造的只是少数。

        据当地村民介绍,十八里店村二队、三队是2011年启动拆迁的,宅基地上的民房拆得所剩无几,而现在新旧公厕的总数量快赶上剩下的农户数了。有村民调侃道:“简直就是每户一座专用公厕,这待遇一般地方还真享受不到。”

        在陈村的一座新建公厕旁,记者和附近汽修店的工人聊天得知,这里拆除的都是集体土地上的厂房、仓库和市场,村民并没有搬迁。但这附近原来已经有4座公厕,他一一指给记者,并接着说:“市场拆了,很多外来人员都走了,所以原来的公厕也足够用了!”

        王四营乡垡头村和陶庄村于2017年底因绿化腾退而搬迁,仅剩下个别农户。部分拆迁空地已被开辟为停车场。记者在垡头村里发现了两座新建公厕,基本上是拆除旧公厕后原址新建。而在垡头村东北一个僻静的角落还修建了一座新公厕,入口正对着护栏封锁着的双丰铁路线。公厕周围空无一户,旁边虽然有一个大院,可是院门离这里有四五百米,且距离院门不远处就有一座在建的公厕,谁会舍近求远来这里如厕呢?施工工人告诉记者,这一带以后会建公园,附近可能要修20多座公厕。

        全区提升改造千座公厕

        拆迁区建公厕被指浪费

        记者在网上查到,朝阳区政府网站一则关于旱厕改造的消息中称,2018年区级财政投资近4亿元,全区1131座旱厕全部消除(以及150座公厕的提升改造)。其中王四营乡的消息称,该地区与各村最终核定共计改造旱厕50座,旱厕改造整体工程预计2019年3月底前完工。

        记者拨打了朝阳环卫的服务电话,咨询他们负责管理的标准公厕旁新建公厕的问题,可接线员表示对此一无所知。

        于是记者又电话咨询朝阳区城管委。工作人员确认,2018年全区启动了近千座旱厕的改造,有些达标的水厕也会进行节水升级改造。至于公厕密度过大等问题,他解释称,各个街道办和乡政府负责上报公厕改造的数量、位置等规划,而区里负责“出标准、给资金”。其中的问题他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看着拆迁地上冒出来这么多的公厕,一些村民不解:“以前没拆迁时,上厕所要排队;现在或是村民拆迁,或是租户搬走了,干吗还建这么多厕所?”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王青  

        背景链接

        ●市城管委2018年组织开展了全市的农村公厕普查,发现三类以下公厕1717座。2018年启动1081个村三类以下公厕的达标改造。

        ●农村公厕达标改造根据村庄人口数量、户厕覆盖率,规划布局公厕数量。如果是户厕全覆盖村庄,500~1000人设置一座公厕;如果是无户厕村庄,50~100人设置一座公厕。

        ●市城管委与市农委研究印发了农村地区公厕建设、运行补助标准(公厕建设:一类公厕补助40万元/座、二类公厕30万元/座、三类公厕20万元/座;公厕运行:一、二类公厕每年补助6万元/座、三类公厕4.5万元/座)。

        (记者综合相关资料)  

  • 马家堡西路瓶颈路段拓宽了

        “整整16年,占路多年的破房子终于拆干净了,这段路可以踏踏实实地走了!”2018年底本报报道了马家堡西路与角门路之间有一处拆迁废墟,有人在此搭窝棚收废品。拆迁地的围挡刚好建在马家堡西路的机非隔离带上,导致一段百米多长的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被“切去”,影响到人们的正常通行。

        问题曝光后,丰台区南苑乡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了解相关情况。经核实,马家堡西路遗留问题实施主体为市公联公司(马家堡西路工程项目部),窝棚搭建位置处于该公司遗留施工范围内,共涉及包括施工临时设施在内的6户、11间房屋。2002年马家堡西路开通时由于该处拆迁尚未完成,造成断路。而后留守人员利用场地收废品,造成其他脏乱问题。

        针对媒体反映的问题,南苑乡多次召集南苑片区调度中心、区建委、区交通委、乡城管执法队、右安门村等部门开现场会,研究解决问题。

        1月8日南苑乡完成了马家堡西路道路规划红线内的地上物清理拆除工作,拆除面积1050平方米,清运生活垃圾、建筑垃圾80余车、800余吨,并沿规划红线搭建围挡。公联公司作为道路施工责任主体,实施渣土清运、路面压实、水泥路面铺装等相关工作。

        据南苑乡介绍,由于冬季施工问题,目前隔离带和路面的铺装都是临时性的,目的是避免黄土裸露等扬尘问题。等开春以后,才能彻底铺好管线,并按照标准给路面铺油,人行道铺设盲道。

        关于路西侧城中村,南苑乡称,由于开发公司征地后未对该地块进行开发,造成该城中村脏乱等问题。现该地块已报相关部门进行棚改开发。南苑乡将大力推动棚改项目进程,该地块腾退后,将按规划建设为绿地,为首都“留白增绿”,并与嘉囿公园一起,进一步提升周边居民的生活品质。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蒲金燕  

  • 线杆折断

        ▲京藏高速公路与北清路西北角,有两根电线杆连根拔起砸在一棵树上,另一根电线杆拦腰折断,线缆散落在地,与枯枝落叶混在一起。丁杰 1月26日摄

  • 站台破损

        ▼上庄镇南站公交站亭破损严重,顶棚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伤人,希望有关方面能及时处理。杨先生 1月22日摄

  • 时间“穿越”

        ▼笔者乘坐44路公交车时,看到车厢内的显示屏字幕为“现在时间是2062年8月4日”,足足提前了40多年。

        罗先生 1月26日摄

  • 僵尸车占道做广告

        生命科学园东路位于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东侧,南起北清路,向北通往定福皇庄村,全长将近两公里。路两侧的自行车道上停放着很多机动车,其中还有一些僵尸车,十分碍事。

        比如在该路北段东侧的人行道上突兀地停放着两辆废旧机动车,将两米多宽的人行步道拦腰截断。其中一辆绿色的越野车,车身锈迹斑斑,两条车胎干瘪地贴在地面上。另一辆没有轮胎的香槟色小客车仿佛渔船一样歪着身子搁浅在人行步道上。破损的前挡风玻璃像抹布一般悬挂在窗框上,其它车窗没有玻璃。两辆车的车身都用黑色记号笔写着高价收旧车的广告和联系电话,还贴有几张膏药似的小广告。

        在生命科学园东路北口还停放着一辆蓝色小型卡车,车门严重变形。远远望去,车头好像戴着一副红口罩,走近才看清是一块印有批发水泥和沙子的广告布蒙住了车头。

        从车身上的尘土和车下堆积的淤泥和垃圾来看,这些僵尸车在这里拦路的时间不短了。一位路人告诉笔者:“这些破车太影响通行了。路东的绿化带是附近居民休闲散步的主要场所,因此路过的老人和孩子特别多。希望有关部门早些清理这些僵尸车。”  丁杰文并摄  

  • 小公园改造咋拆了阅报栏

        燕化星城中心十字街西南角有一个小公园,是居民休闲的好去处。几个月前小公园被围挡围了起来,开始施工。近日围挡拆除了,改造后的公园亮相了。露天舞场周围的水泥矮墙拆除了,面积扩大了,地砖更新平整了,爱好广场舞的大妈们在新的广场欢快地跳起舞。但一群大爷在公园里转来转去却有些失落,原来是因为阅报栏被拆除了,再想看报纸不可能了。

        笔者发现在公园的一个角落堆着拆除的阅报栏,满是灰尘的不锈钢橱窗躺在草丛里,被割断的橱窗铁管还残存在草坪里。大家议论着,这阅报栏也妨碍不着广场施工啊,为什么拆除呢?为了满足老人的精神文化需求,应该给阅报栏再找一处安身之地。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把阅报栏恢复起来,使老人的读报习惯能保持下去。

        顺便说一声,公园改造拆除的座椅也堆在公园角落里,一直没有复原。于是附近居民自发地把座椅抬回到宽敞平整的地方,但由于座椅腿上还带着用于固定用的螺栓,两条腿都不平,座椅摇摇晃晃,只能勉强坐坐。希望这些座椅也安装回公园相应的位置上,让年老体弱的人累了有个地方坐一会儿。 姬飞舟文并摄  

  • 站内指示牌为何不标注

        新开通的八号线有一个出口直通天桥艺术中心,奇怪的是,该出口的指示牌上没有天桥艺术中心,站口里挂着的街区导向图里也没有标注。

        前些天,笔者去天桥艺术中心看演出,通过地图导航得知,地铁8号线刚开通了天桥站,直达该中心。可是,到达天桥站后,我在站内的任何指示牌上都没找到该中心。于是我咨询了工作人员,得知从D口通道直达。果然,我从这条捷径直接进了艺术中心。

        晚上观看演出后,我走到地下一层想去地铁站,可又转向了。摸索着进入地铁站后,我留意了站口的指示牌,上面写着道路、公园和酒店的名称,还有“天桥剧场”,其实天桥剧场距离地铁口还有一段距离呢,为何不标注离得近的天桥艺术中心呢?

        据我观察,不少看演出的观众都是乘地铁往返。我来回走了两趟D口通道,竟然只碰到一个人。好好的通道,既然都打通了,就应该设置清晰的指示牌,方便来往观众。陈女士  

  • 地下车库总有人吸烟

        近日房山区的李女士反映,拱辰街道天星街1号院绿地新都会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总是有人吸烟,烟雾缭绕,还会给车库带来安全隐患。

        据李女士介绍,她们小区的地下车库总有人吸烟。特别是每天下午1点到4点、晚上8点到10点左右,在2号楼与车库相连的地下一层单元门口,有几位老人打麻将,还有一些人围观,其中有几个人不停地抽烟。有时他们弄得单元门口烟雾缭绕,地面好多烟头。

        记者查阅了《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其中第九条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地下车库属于公共场所的室内区域,显然应该禁止吸烟。于是笔者拨通了卫生热线电话12320,得知如果市民发现地下车库有吸烟现象,可以向小区物业方面反映,也可以向“无烟北京”公众号反映具体情况,他们会采取相应措施。

        李女士担心,地下车库空气不流通,吸烟会影响居民身体健康和车库安全。希望小区物业应该加强管理,杜绝地下车库吸烟现象。 于文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