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是什么支撑起“最大规模人类迁徙”

        崔文佳

        今年春运持续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近30亿人次,相当于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春运好比一个放大镜,透过它,你能看到今日中国的国家实力与制度密码。

        新春佳节日渐临近,天南地北的中国人又一次踏上了返乡之路。这场“地球上规模最大的人类‘迁徙’”,我们在关注,世界也在关注。近日,CNN就聚焦中国春运刊发文章,不无艳羡地写道:“在任何其他国家,这么多的人都会让当地的基础设施瘫痪。但是,中国不同于任何其他国家,有很好的条件来处理这个问题。”

        倘若不了解中华文化,便难以理解阖家团圆在中国人心中的分量,也不会明白为什么我们会为了赶赴一顿年夜饭不顾山高路远、不惜舟车劳顿。归心似箭的人群,让世界看到了这个在现代化道路上疾驰的东方大国的传统文化底色,更汇成了令许多国家叹为观止的大数据。今年春运持续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近30亿人次,相当于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的总人口。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此之巨的人口腾挪,放到任何别的国家都是不可想象的。但中国不仅能应对这种极端情况,还可以确保春运平稳有序,基建水平和组织能力之成熟可见一斑。

        其实,相较于外媒的惊叹,国人对春运之变的感受更为真切深刻。1981年3月,“铁路春运”一词首次出现在《人民日报》新闻标题中。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打工潮的涌动,春运在中国社会生活中的“存在感”越来越强。相信不少人都曾有这样的经历:通宵排队买票,肩扛大包小袋,上车差点挤成“照片”,下车感觉脱了层皮……但“春运的脚步”与“发展的车轮”始终协同前进。当下,不管是购票途径,还是乘车体验、旅途时间、路径选择,都已经比从前有了长足进步。虽然依旧不乏“槽点”,但人们的诉求已经悄然从“走得了”升级到“走得好”。

        春运之变的背后,正是中国综合国力和基建水平的沧海桑田。目前,我国高速铁路、高速公路里程等均位居世界第一,机场数量位居世界前列。基本贯通的“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构成了我们应对春运的底气。无处不在的“黑科技”,更不断优化着人们的出行体验。从刷车票到刷证件再到如今直接“刷脸”,从吃泡面到吃盒饭再到跨站点餐,旅客的便利与春运的效率得以兼顾。中国春运面貌在短短几十年间的巨变,再次雄辩地证明,发展才是硬道理,发展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

        “中国不同于任何其他国家,有很好的条件来处理这个问题”,外媒报道中这句总结意味深长。近些年来,面对国家发展,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的一日千里,“为什么是中国”的追问屡屡被提及。在问答网站知乎上,网友的回答言简意赅,“因为人民有需要啊”。在中国的价值取向里,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当理念的“定盘星”最大激发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我们国家就可以在有限时间内集中调配资源,将其投入到最紧迫、最重要的民之所需中去。为了港珠澳大桥安装沉管,七家采砂企业、两百多艘船停工;从一片荒芜上建起博鳌机场,只用了不到10个月时间……这些事情放在许多国家不知道要费多少周章。正如著名经济学家诺斯所言,有效率的经济组织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得益于强大的领导力,共识得以最大程度地凝聚,干成大事也是水到渠成。

        当然,不论是制度优势的发挥,还是现实工作的执行,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人的付出。仅就一场春运而言,为了大多数人能顺利回家,就要有一群人不能回家。他们是微笑服务、有问必答的志愿者,是悉心照顾旅客的列车员,是守护旅途平安的人民警察……正是无数守土尽责、默默奉献的劳动者,让我们的种种优势得以充分发挥,释放出了惊人的发展动能。一定意义上,春运好比一个万花筒,一个放大镜,透过它,你能看到中国人的团圆意识、家国情怀与奉献精神,也能看到今日中国的国家实力与制度密码。

  • 让统计数据与民众感受更合拍

        范荣

        连日来,“月入2000元就是中等收入”的话题火了。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中,月收入在2000-5000元间的人群被划分为中等收入组。数据一经发布,旋即引发质疑,很多网友反问:“这点钱养活自己都费劲,怎么就成了中等收入群体?” 

        毫无疑问,处于舆论暴风眼的,就是“中等收入群体”一词。一听到这个词,许多人脑海中即刻浮现出一幅富足安逸的生活画面:有房有车、闲暇度假,而这种状态,显然与绝大多数“月入2000元”的人们的真实生活相去甚远,引发争议实属意料之中。然而,从国家统计局的后续回应中可知,此“中等收入组”并非所谓“中产阶级”,更不等同于“中等收入群体”,而是统计学上最常见的“中间收入组”的概念,与一般意义上的收入群体划分标准没有丝毫关系。直到这时,不少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场纷争在很大程度上是统计术语在传播中被误读惹的祸。

        概念偏误引发一场风波,折射出老百姓对统计数字的敏感心态。这些年,每每有统计数据发布,特别是居民收入、平均工资、物价指数、失业率等关乎个人生活体验的民生指标,舆论向来不乏种种吐槽,“不可信”“被平均”“拖后腿”之声不绝于耳。统计数据与居民感受屡有隔阂,到底是谁出了偏差?客观来说,统计是通过专业方法采集样本进而对总体特征做出的概括性描述,且不说很多专业术语有一定理解门槛,老百姓的个体差异也无法一一囊括其中,地域、年龄、职业、偏好等不尽相同,主观感受自然相去甚远。再加之统计口径不同、样本权重有异,数据的参考意义、代表价值就更容易打折扣。如此种种,都让统计数据与个体感受存在相当误差,这也是统计这门学科的“内生性不完美”。

        “数据感受差”无法避免,但若偏离过大则会出现各种问题,加剧老百姓的不信任感。这里头,尤其要求有关部门学会与公众打交道,让出台的统计数据与民众感受更加贴合。就好比这次,如果相关部门更加掌握社会大众话语体系、关照到当下舆情特点,一开始就将可能引起误会和联想的“中等收入”概念择除,而不是机械地按统计学口径将“中间收入组”一说了之,或许至少同步将概念解释清楚,就不会有后面的风波了。当然,统计数据与表达方式的科学化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脚踏实地改善民生福祉。说到底,人们对数据的吐槽,背后更多地还是对提高生活水平的诉求,是对过上更好生活的向往。这样的百姓心声,必须重视。

        利民之事,丝发必兴;厉民之事,毫末必去。让统计数字与民众感受更合拍,需要不断完善统计与发布工作,更要不断提升民众幸福感。只有将“办好实事”和“做好沟通”兼顾好,才不会出现“牢骚声中看数据”的尴尬。

  • 抹黑孙杨再显西式“双重标准”

        何若

        近日,某西方媒体爆出新闻,称在2018年9月一次场外兴奋剂检测中,孙杨与相关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致使尿检取样未能完成”“有可能被终身禁赛”。消息一出,舆论震惊,幸好孙杨律师及中国游泳协会迅速回应,明确指出相关报道严重失实。

        随着更多细节曝光,人们愈发看清这种子虚乌有的抹黑多么拙劣。原来,检查未顺利进行的原因,是所谓的“血检官”和“尿检官”根本没有相关资格证明,一位是主检官“朋友的朋友”,一位是其“十几年未联系的高中同学”。检查人员竟是无证“临时工”,明显违规在先,中国运动员当然拒绝配合。更何况,国际泳联已于2019年1月3日对此事做出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某些工作人员把严肃的药检当儿戏,某些西方媒体心知肚明却信口雌黄,实在叫人怀疑究竟是何居心?

        说起兴奋剂丑闻,西方国家自己案底甚多,却极热衷于抹黑别人。比如2012年,中国游泳小花叶诗文在伦敦奥运会大放异彩,结果“服用兴奋剂”一说甚嚣尘上,甚至在权威机构进行澄清后,还有人执意说什么“检测仪器和技术手段不够先进”。凡此种种,说到底是“傲慢与偏见”的心理作祟。在某些西方人的观念里,自己拿冠军天经地义,别人但凡取得点成绩,那一定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这哪里还有所谓的“客观”“公正”,“西方中心主义”心态和双重标准暴露无遗。

        “水里真安静,没有加油声,也没有嘘声,真好。”在一则广告里,孙杨曾如此袒露心声。对于运动员来说,上场竞技、为国争光是职责使命,没工夫去搭理赛场外的嘈杂之声。然而,没有人能生活在真空之中。对于这些别有用心的奇谈怪论,明显不能只依靠运动员调整心态,而必须想方设法为他们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必须伸张自己的权利,用可靠的证据、专业的表现,理直气壮地维权追责。这不只是维护某一位运动员的权益,更是在宣示一种明确的态度:我们欢迎竞技场上的合规比拼,但拒绝恶意挑衅,任何无事生非、诽谤抹黑的行径都要付出代价。

        正如在运动场上,西方人统治“主流项目”的历史已经一去不返,无论一些人愿不愿意,这个世界都在发生改变。那些内心虚弱的人可以继续抱持“傲慢与偏见”拒绝真实,也可以继续戴着有色眼镜喋喋不休,只是如此这般自欺欺人,只怕会愈发暴露自己的孱弱。而我们回击抹黑的最好方式,便是用事实说话,以质疑为动力,以更加优异的成绩证明自己。

  • “干活不如写PPT”何以扎心?

        “干活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某公司年会上,一曲改编歌曲迅速刷屏朋友圈、霸占热搜榜,引来一众网友直呼:过于真实。

        歌曲不甚悦耳,却凭借直戳痛点的歌词成为新年神曲。从舆论的吐槽声中不难发现,人们“苦PPT”着实久矣,在不少企业,“会干的不如会说的”更成为某种突出现象。有的把团队成果据为己有,自我吹嘘;有的将惨淡数字粉饰一新,夸夸其谈;还有的干点小事便高声叫苦,生怕无人知晓……当口吐莲花、能说会道者能够获得老板青睐、考评倾斜,那些埋头干活、不善言辞的老实人便只能冷暖自知了。

        会表达、善沟通固然重要,但如果“干活不如写PPT”成为风尚,还会有多少人愿意勤勤恳恳地干活?往小里说,一家公司之内,如若只靠嘴皮混饭的人青云直上,会破坏实干创业的企业文化。往大里说,在风起云涌的创业大潮中,做个精美的PPT就忽悠风投、收割“韭菜”,那累积起的泡沫将是何等巨大。蜂拥而至的“PPT造车”、盛极一时的“PPT发币”,这些金玉其外徒有其表的“点子”,显然无法持续、害莫大焉,诚如歌词中所言,“您混完资历走了,只剩下脏乱差了”。

        破解乱象,关键在于树立正确的考评导向,关键在于管理者如何作为。考核方式当然要尽可能科学全面,至于那些难以用指标清晰衡量的内容,则要求管理者慧眼识人。既要愿意倾听员工吐槽心声,也要善于观察大家平时的工作状态,尽可能给每一位员工客观公允的评价。同时,广开言路、开放包容,让员工们敢于发声,让真实的声音可以上传。此次涉事公司老板面对吐槽非但没有震怒,反而发文重奖,无疑是在为企业内部树立榜样,彰显出直面问题的勇气。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期待公司年会上员工们的“释放自我”,能够让更多管理者思考“实干者多得利”的重要议题,让那些脚踏实地干活的老实人获得应有的重视与尊重。

        鲍南/撰文 琚理/漫画

  • 外部势力干预委内瑞拉只能添乱

        戚凯

        委内瑞拉议会主席瓜伊多1月23日在首都加拉加斯宣称就任“临时总统”,美国随即承认其身份,引来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一些美洲国家相继“跟风”。1月26日,法国、德国、西班牙、英国等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马杜罗在8日内宣布重新举行大选,否则将正式承认瓜伊多为代总统。同时,应美国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还就委内瑞拉局势召开了紧急公开会。

        几天之内,美国屡屡出头,归根结底是出于对地缘政治的考虑。自宣布“门罗主义”以来,美国始终是拉美地区地缘政治变动的最大外部力量。它坚持视拉美地区为自家后院,矢志于打造一个在价值观上与自己趋同、在政治与军事上追随自己的美洲国家集团。

        然而上世纪末期,拉美左翼执政浪潮兴起,威胁到了美国的如意算盘。1999年,查韦斯在委内瑞拉上台执政,随后拉美左翼政治派别在智利、巴西、阿根廷、乌拉圭等国家相继执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甚至还打出了“21世纪社会主义”的旗号,反对之前右翼政府追随美国时所提倡的新自由主义政治与经济理念,反对美国对拉美的干预和控制,主张拉美地区自主实现一体化。

        委内瑞拉的执政党,也就是查韦斯与马杜罗所在的统一社会主义党上台至今已有近二十年。作为拉美左派政府的“领头羊”,委内瑞拉被美国视为其行走拉美的“头号障碍”。美媒曾披露,特朗普曾发问“为什么美国不直接入侵委内瑞拉?”多年来,美国对委内瑞拉实行严厉制裁,就在今年1月5日,就有4名委官员被制裁。在委内瑞拉推出“石油币”计划后,美国还禁止美国公民进行任何与“石油币”有关的交易,意在从金融领域彻底困死委现政府。

        另一方面,当前拉丁美洲地区的整个政治局势也在发生“由左到右”的钟摆式变化。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和秘鲁等国右派领导人上台执政,这些政府在执政理念上敌视左翼,在外交政策上追随美国,让委内瑞拉陷入外交困境。

        实事求是地看,当前委内瑞拉的乱局,有自身执政不力的原因。长期以来过度依赖油气及其相关产业,令该国经济结构单一。2014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之后,委内瑞拉石油收入锐减,继而整个社会陷入了“螺旋式坠落”的泥潭。加之某些大国的“势力划分”思维作祟,委内瑞拉国内的矛盾随之演变为国际政治舞台上的问题。

        然而,粗暴干预委内瑞拉只能“火上浇油”。恰如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所强调的那样,委内瑞拉的事务必须也只能由委内瑞拉人民自主选择和决定。目前看来,委内瑞拉局势最令人担心的在于,瓜伊多在美国等外国政府的支持下,不断煽动军队,特别是中下层军官与士兵加入反对派阵线,存在发生军事政变乃至爆发内战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说,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随意发出所谓“最后通牒”的做法,不仅是粗暴的,客观上也进一步加剧了地区局势的混乱与分裂。   

        (作者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外国所副研究员)

  • 美国政治正走向颠覆性的极端

        刁大明 

        1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同意为联邦政府部分机构提供为期三周的延续拨款,从而宣告已延续35天、刷新历史纪录的政府停摆危机暂时结束。但在声明中,他再次强调对耗资57亿美元建筑边境墙计划的坚持:“(三周内)如果我们无法与国会达成公平的协议,政府将在2月15日再次关门,或者我将使用紧急状态”。如此“狠话”背后的潜台词即:白宫虽然暂时同意政府开门,但仍不会在筑墙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停摆危机依然如影随形。

        特朗普“妥协”了,看似出人意料实则早有端倪。1月20日,白宫就抛出了另一个版本的“妥协”,即以延续民主党所支持的“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和“临时身份计划”等移民政策换取民主党人对筑墙经费的放行。如此,虽难以让佩洛西等人满意,但至少将停摆危机的解决路径从“要不要妥协”转向了“能不能妥协”的轨道。

        而今不到一周,特朗普再次“妥协”,看似接受了民主党所谓“先解决停摆、后考虑移民政策”的立场,实际上却采纳了共和党籍参议员格莱厄姆提出的折衷方案——暂时率先放行拨款并将停摆责任转嫁给民主党人。

        究其原因,特朗普所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当属关键所在。这一个月来,美国民众对筑墙议题和停摆危机的反感持续叠加,几近漫过特朗普关键基本盘的“警戒水位”。换言之,特朗普若再不采取措施,就极可能损伤其选民基础,影响势必负面且深远。同时,随着停摆时间无限延长,美国边境与交通安全等关键环节纰漏频现,无形中增加了美国国土安全的风险。如果发生突发事件,一定是特朗普政府无法承受的政治“滑铁卢”。

        最现实的是,过去一周,参议院针对民主党推进的延续拨款的立法表决中,来自六个州的六位共和党议员投下了赞成票。这意味着,共和党内部已显露出对特朗普一意孤行的不满。倘若无法及时平息,必然加剧共和党原本就存在的微妙分歧,不利于特朗普执政的稳定度。

        颇为讽刺的是,国会虽放行了为期三周的拨款立法,但佩洛西仍将原定于1月29日特朗普要发表的国情咨文推迟到了2月初,展现出强硬的主导姿态。

        事实上,过去35天,特朗普以历史性停摆为“要挟”都无法令民主党人就范,如今更加无法短时间内施加足够大的压力了。届时,白宫与国会之间的矛盾可能不仅仅是57亿美元批准与否那么简单,而是到底要不要筑墙、如何强化边境管控等一系列问题。

        基于这些本质性分歧,再现停摆危机的可能性不小;甚至,一旦白宫选择所谓“紧急状态”,后续即便可以避开停摆危机,也将可能引出更加严峻的宪政危机:总统到底可不可以出于纯粹的政党分歧而随意以“紧急状态”为借口绕开国会?这无疑是一个颠覆美国政治基础和传统的恶例,但目前看特朗普在一步步接近这个极端选择。

        美国联邦政府屡次陷入停摆危机,现行联邦财政拨款的制度漏洞暴露无遗,而后者的必要调整又因为驴象恶斗毫无指望。在固化制度缺陷所形成的扭曲空间下,回答“谁是美国人”“美国是谁的美国”等关乎国家重大前景的核心问题时,两党恶斗无不展现出了双方的针锋相对。制度困境与政党极化的双重压力,共同酿成了美国政府挥之不去的停摆危机,进而再度为世人提供了美国政治衰败的最新样本。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