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婚内出轨是否构成重婚罪?

        刘津宁

        新闻链接

        据媒体报道,苏州男子张某利用各省间婚姻登记系统没有联网的漏洞,分别和三个女人结婚生子,并把她们安置在一公里内的三个小区中,坐拥“三个家庭”的张某因涉嫌触犯重婚罪已被提起公诉。重婚涉及的民刑法律问题错综复杂,在司法实践中,哪些行为可认定为重婚?

        1 三种行为可构成重婚

        据人民日报调查显示,自2003年起离婚率连续15年上升,累计增长近7倍,其中出轨是导致离婚率上升的一个重要因素。婚内出轨不仅为道德所谴责,更是被法律所抵制。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虽然出轨并非法律概念,法律对违反忠实义务的行为也未明确规定直接不利后果,但是法律对婚内出轨的负面评价体现在后续的因出轨导致的离婚、财产分割、抚养权争夺等方面,情形严重的甚至可能触犯刑法构成重婚罪。因此,切莫存有“出轨只违反道德不犯法”的错误观念。那么,什么情况下的出轨可能构成重婚罪呢?

        我国是一夫一妻制国家,法律禁止重婚并不惜动用刑罚手段打击重婚行为。根据刑法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应当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根据此规定,实践中构成重婚罪的行为可以归纳为三种:一是有配偶的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内谎称初婚骗取登记或串通婚姻登记机关工作人员骗取登记的;二是有配偶的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内又与婚外第三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但未进行婚姻登记;三是自己没有配偶,但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其登记结婚或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

        司法实践中,第一种重婚行为较为明显,但第二种类型因较难把握更值得关注,尤其是要理解何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这是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的共同居住。婚姻法第3条除了“禁止重婚”,还规定了“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可见刑法下的“有配偶者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与婚姻法下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并非同一概念,前者属于犯罪行为,后者属于一般出轨同居行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中对“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释义是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据此,区分重婚罪行与一般出轨同居行为的关键在于是否“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如果仅是偶尔、临时的姘居,既不属于重婚,也不属于“有配偶者与他人重婚”。如果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却不以夫妻关系相待,也不属于事实上的重婚。

        2 重婚无效但有一例外

        婚姻法第10条规定,重婚的婚姻无效。无效的婚姻自始无效,意指无效婚姻在被法院依法宣告无效时即确定该婚姻自始不受法律保护。

        前文张某的后两段婚姻都应属于重婚,且自始无效,他与后两位“妻子”生育的子女则属于法律上的非婚生子女。

        但是在一种情况下,重婚无效可以被阻却。婚姻法司法解释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10条规定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时,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导致无效婚姻的无效条件消失后,使原本的无效婚姻被阻止,无效婚姻变为了有效婚姻。例如,某男与甲女于2000年在北京登记结婚,2005年该男又与乙女在上海登记结婚,从此时起,该男与乙女的婚姻属于重婚,后该男与甲女于2010年离婚,此时双方的婚姻关系即已终止。若有利害关系人在该男与甲女离婚后起诉至法院申请该男与乙女的婚姻因重婚而无效,法院依据上述规定可不予支持。因为前婚已经终止,导致后婚无效的事由已经消失,后婚转为有效,且一般认为后婚效力应从前婚终止时起算比较合适。

        那么,重婚既然是犯罪行为,怎么又变成了有效婚姻呢?这又是否意味着重婚符合以上阻却情形后就不是犯罪了呢?这里涉及婚姻法和刑法的衔接问题。刑法为犯罪行为设置了追诉时效,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不再追究刑事责任。刑法第87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犯罪经过五年后不再追诉。而重婚罪的法定最高刑为两年有期徒刑,因此重婚行为结束五年后将不再被追究刑事责任。此处的重婚行为结束,是指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后婚的离婚手续或以夫妻名义的同居生活已经结束。因此,如果在重婚期间内或重婚结束后五年内案发,一旦坐实将被追究刑责,如果因重婚同时产生了民事和刑事案件,则应中止审理民事案件,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

        3 遭遇重婚须注意证据收集

        重婚罪既可以自诉也可以公诉,在重婚的被害人有证据证明时可自己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当证据不足时,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提起公诉。鉴于现实中存在大量的重婚受害人,因为经济上依赖重婚者,或者受到重婚者的人身限制、威胁恐吓、家庭暴力等,不敢提起自诉或向公安机关报案,知情的人民群众、社会团体和有关单位也可向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提出控告或检举。

        刑事诉讼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证据的收集对于犯罪的证明至关重要。重婚罪自诉的举证责任要由自诉人承担,即便因证据不足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其侦查,对于重婚罪来说没有人能比受害人对证据的接触更直接、更容易。因此,受害人一旦发现对方有重婚的可能,一定要注重第一手证据的收集与保存,以防对方后期毁灭证据。

        在收集证据时,应注意以下几点:首先,能够确定第三者的身份,诸如姓名、样貌、工作单位、住所等信息;其次是能够证明双方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可以通过调取双方聊天记录对彼此的称呼、取得二者共同买房或租房的合同、制作载有二者亲密行为的录音录像、走访二者同居住所的邻居获取证言等,同时尽量争取多个证人出庭;三是重婚者或第三者自认重婚的证据务必小心留存,包括语音、录像、文字聊天记录,如有保证书、悔过书、协议书等书面材料尽量签字或捺手印,有较强的证明力。另外,以下证据对重婚有重要证明作用,但受害人自己不能调取,需要通过律师持有法院出具的证明材料调取或申请法院调取,包括重婚者和第三者的婚姻登记档案;重婚者以配偶名义签字办理住院、同意手术的手续材料;载有重婚者及第三者姓名的房产证等证明文件。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延伸阅读

        外国人在我国境内有重婚行为同样受法规制

        随着我国对外交往的深入,跨国婚姻也逐渐增多,不过因成长经历没有交集、接触时间短、对对方背景不甚了解等因素,跨国婚姻中存在不少骗婚现象。那么,外国人是否有可能因跨国婚姻触犯我国刑法构成重婚罪呢?答案是肯定的。

        只要外国人在我国境内有重婚行为,侵犯了我国的“一夫一妻”制度,不管其是在国外结婚后又在国内与中国人结婚、还是与中国人在国内结婚后又去国外结婚、或是结婚后又与他人在国内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只要符合我国刑法重婚罪构成要件的,均纳入我国刑法规制范围。

  • 用“加速包”抢票谨防被“套路”

        李明红 陈杰

        “亲!能不能回家就看你了,帮忙加个速”“麻烦大家为我加速抢票!我已高速,就差你的加速包我就光速了”……春运期间,对于尚未买到回家火车票的人来说,抢票依然是每天的“必修课”。“好友助力”“VIP加速包”等抢票链接或小程序页面在广大老乡群、同学群等社交平台传开,旅客可以选择花钱购买或者分享链接来提高抢票成功率。然而,“好友助力”真能助力吗?“加速包”真的能加快抢票速度吗?

        好友助力真有用吗

        什么是“加速包”?按商家说法,就是一种抢票辅助手段,使用“加速包”可以提升抢票成功率,“加速包”越多成功率越高。一般来说,乘客可以选择花钱购买“加速包”或者通过社交软件分享链接来获得“加速包”。携程、途牛、美团等应用均能提供类似服务。

        但是购买“加速包”时微信邀请朋友助力,真能起到加速作用吗?实际上,购买者也很难判断软件是否真的提供了额外的抢票资源,比如是否网速更快、抢票节点更多等。据有关媒体调查发现,经过多次实践,任何平台的抢票成功率都存在一定的偶然性,购买了“加速包”也并不能保证成功购票。多款抢票软件也表示,“加速包”只能提升抢票的成功率,不承诺购买增值服务后一定能抢到票。

        收费在形成订单时自动勾选

        “叮”,有人在使用某APP时可能会收到一条抢票成功的短信,欣喜的同时却发现被多扣除了50元的费用。按图索骥,再次尝试下抢票订单,发现加价“加速包”处于默认许可的状态,而用户取消“加速包”的页面位置却十分隐蔽,还使用灰色小字,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一不小心就会花冤枉钱。

        根据抢票规则,只有抢票失败的时候才会退款;如果购票成功,那么这项“加速包”费用就不会被退回。也就是说,这些所谓的收费服务,有的会在形成订单时自动勾选,且往往没有明显的提示,消费者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强制消费,而且在取消订单时,这些费用很可能无法退回。

        搭售侵犯了消费者权益

        除了“加速包”之外,还有不少抢票软件在结算时会默认捆绑搭售“交通意外险”或者“火车意外保险”,甚至标榜购买保险抢票成功几率会更高。这些隐形收费项目,实际上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以及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此外,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格式条款的,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电子商务法专门就电子商务领域作出详细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抢票软件将购买“加速包”、保险等商品搭售于购买火车票时,把其设置为默认状态和格式条款,并没有以显著的方式提醒,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笔者提醒各位旅客,虽然近期购买火车票比较麻烦,但是选择抢票时仍须谨慎,防止“被消费”。目前,12306“候补购票”功能已于2019年春运期间上线,如果火车票卖完了,旅客可以在12306平台登记购票信息并支付预购票资金,如有退票、余票,12306系统将自动抢票。

        (作者单位: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

  • 买票高峰期
    警惕诈骗陷阱

        陈兵

        异乡打拼了一年,寻求各种抢票渠道成为很多人过年回家的必跨“门槛”。然而,一票难求的状况也让不少网络诈骗分子蠢蠢欲动。央视新闻近日报道,随着春节临近,骗子们七大套路对准忙着抢票的旅客。

        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春运火车票开售以来,从2018年12月23日至2019年1月20日,全国铁路各种售票方式共售出车票3.83亿张。日均售出车票1320万张,同比增加137.8万张,增幅11.7%。12306网站日均售出车票1110.2万张,占总售票量的84.1%。

        在买票高峰期,诈骗分子利用人们急于买票回家的迫切心情,通过山寨购票网站、特殊渠道低价票、退票改签诈骗等手段,诱使人们进入诈骗陷阱。笔者提醒各位旅客,购票时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不管有多么急迫,都要擦亮眼睛做到有备无患。

        监管部门要惩防并举,采取有效措施,保障春运购票环境安全。一是预防为先,加大抢票防骗宣传的力度,使旅客能够识别诈骗伎俩,不落入圈套。二是依法打击犯罪行为,肃清广大旅客购票乘车的安全隐患。严厉打击制售假票等坑害旅客利益的活动,坚决打击网络诈骗行为背后隐藏的不法产业链,为用户的信息安全和资金安全筑牢“防火墙”。

        旅客如果遇到诈骗一定要第一时间向属地公安机关报案,保留证据,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同时,还要及时向互联网安全中心举报诈骗电话、恶意网址、恶意程序、虚假账户等诈骗信息,通过文字、图片、录音、影像等方式向平台举报。这既是维护自己的权益,也是为了避免更多人上当受骗,选择自认倒霉、忍气吞声只能让诈骗分子更加猖獗。

        (作者单位: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检察院)

  • 开斗气车可构成危险驾驶罪

        侯丽雅

        案情回顾

        网约车司机张某在载客行驶中因变更车道与董某的车发生别挡,后二人驾车在高架桥超速追逐竞驶,并发生碰撞,导致一路人轻微伤、两辆车损坏。案发后,张某、董某接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法院认为,二人的行为均构成危险驾驶罪,对张某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对董某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法律提示

        机动车已成为重要的代步工具,随之相伴的违法驾驶行为也越来越多,交通事故时有发生。为此,我国2011年颁布的《刑法修正案(八)》在危害公共安全罪一章增加了危险驾驶罪,将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行为明确规定为犯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指导案例的意见,机动车辆驾驶人出于比拼驾驶技术(竞技)、追求飙车的刺激感、相互较劲(俗称“斗气”)或者其他动机,在道路上曲折穿行、快速追赶行驶,可能影响到其他机动车辆行驶安全,危害到不特定第三人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的行为,应认定为追逐竞驶。

        本案中,张某因存在不文明超车并线的情况,董某见状也未控制自己的不满情绪,与张某产生矛盾。后张某的超速行为再次激怒董某,于是董某产生将张某车辆别停的想法,后二人便开始在道路上追逐竞驶。很明显,二人主观上都是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曲折穿行、多次并道、快速追赶行驶的行为,按照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可以认定两位驾驶员的行为属于追逐竞驶。

        那么,什么样的追逐竞驶情形属于情节恶劣呢?通常认为,在刑法和司法解释中没有列举式明确的情况下,应综合考虑追逐竞驶中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规定的程度,扰乱沿途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或居民生活秩序的情况,引起人员、车辆恐慌的程度,足以威胁途经人员、车辆的生命财产安全状况综合确定。

        笔者提醒广大驾驶员要引以为戒,在驾驶过程中,一定要遵守道路交通法律法规,秉承安全、文明的驾驶理念,避免一切不安全的隐患,杜绝违规、违法行为的发生,让驾驶真正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和快捷。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