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流浪地球》文化内核很中国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历时将近四年的筹备和创作,被视为国产硬科幻“零的突破”,电影《流浪地球》终于要在猪年大年初一接受观众检验了。该片改编自刘慈欣同名小说,由青年导演郭帆执导,吴京、屈楚萧、李光洁、赵今麦、吴孟达等人主演。在电影首映礼上,郭帆表示,该片从故事到文化内核都很有中国特色,表达了中国人对土地的深厚热爱。

        片中没有好莱坞式超级英雄

        公元2100年,太阳急速老化,地球面临被吞没的灭顶之灾。为了自救,人类将国家、民族、宗教等一切矛盾统统搁置,组成联合政府,开启了名为“流浪地球”的逃亡计划:人类在地球表面建造了上万座行星发动机,驱动地球逃离太阳系,寻找新家园……这是2000年刘慈欣发表的短篇小说《流浪地球》。身为一个科幻迷,郭帆很早就读过,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2019年自己把这篇小说搬上了大银幕,令其成为国产硬科幻的试水之作。

        2015年,中影集团的领导找到郭帆,和他聊几个电影项目,其中有3个都是刘慈欣的作品,分别是《微纪元》《超级星际》和《流浪地球》。郭帆想来想去,觉得前两个拍摄难度太大,只有《流浪地球》能试一试。做科幻是他从小的梦想,他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去拍科幻片。就这样,郭帆开始了自己的圆梦之旅。

        作为对资金和技术水平要求最高的类型片之一,全球能拍摄硬科幻片的国家寥寥无几,国内也罕有成功先例。在郭帆看来,要拍出中国自己的科幻片,钱和技术并不是头等问题,最大的障碍恰恰在于文化和美学。“如果我们把《钢铁侠》剧本翻译成中文,拿同样的钱和团队,只不过把演员换成中国人,整个故事还是不会成立。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属性,只有当这个国家有了一定的国力之后,才可能去拍科幻片。好莱坞大片拯救世界无所不能无所顾忌,但如果我们也这么拍,观众会怀疑:你们凭什么?是不是你们自己在意淫?”因此,《流浪地球》中没有钢铁侠、尼奥这样的超级英雄,所有参与救援的都是一个个普通人,靠团结的力量完成,“这种集体主义精神在中国也特别容易被理解。”

        带着地球去流浪这一创意,在原著中已有,电影则进一步强化。“与西方人相比,其实中国人不太习惯仰望星空面朝大海,我们更多的是往下看,我们热爱脚下这片土地,我们更喜欢脚踏实地的生活,这跟我们几千年的农耕文明有关。”郭帆说,如果好莱坞来拍这类电影,解决方案估计是坐飞船移民全人类,但乡土情结浓厚的中国人却会想出带着地球流浪的主意。片中男主角刘启的绰号叫“刘户口”,来源是对“启”字的拆分,更深层面是由户口想到重视土地的价值观。

        主演吴京零片酬“带资进组”

        无论风格还是情感,《流浪地球》都完全不同于常见的好莱坞科幻片,刘慈欣的小说悲壮而富于理想主义精神气韵,被郭帆用影像展现了出来。片中营造了一个末日地球景象,地表白茫茫一片,气温降至零下80多摄氏度,包括央视大楼、东方明珠塔等在内的地标建筑全都被冻结在冰天雪地中。但即使是这样,对家庭团圆的向往仍未被磨灭,虽然地上的家园已被摧毁,只留下一张被风吹得残破不堪的福字,但在地下城,热闹的市井和正常运转的生活秩序仍充满了一种乐天达观的东方哲学思想。影片故事正好发生在春节期间,地下城还有充满节日氛围的舞狮表演,饺子照包,麻将照打。

        郭帆说,爱是影片希望传递的情感内核,亲情、爱情、友情都囊括在内。“我们生活中有很多苦难和不如意,我希望在电影中勾勒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和更美好的人际关系。”全片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坏人,敌对方几乎都是天灾,郭帆设定的人际关系是大家能团结一致去解决问题,他也知道“现实中很难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他希望如此。他希望观众看完这部影片后,彼此之间能够少一些争斗,少一些怀疑,多一些信任,多一些互助。

        吴京饰演的航天员刘培强与儿子刘启之间的父子情,则是这一情感内核的集中体现。按照吴京的理解,父子俩一个内心火热、表面冷酷,一个倔强嘴硬,彼此都不认输,幸好有一个大事件,让他们最后彼此接近、沟通和接受。“他们是幸运的,在这个大事件发生后,他们找回一线温馨。但我们想想现实中很多机会没有发生,就已经结束了。如果这种沟通能够早一点到达,生命的遗憾会更少一些。”

        除了是影片主演,吴京还是该片的主要出品人之一,被郭帆戏称为“带资进组”。一开始,郭帆只是请吴京过来帮忙串场戏,但当吴京一看到郭帆,就想起自己拍《战狼》时亢奋的状态,既感同身受又很同情郭帆,因为知道他在为国产片开创一个新类型。“导演说,京哥,超支了,没钱了。我想我都参与进来了,那就投资呗。到最后,导演又说,京哥,钱又不够了,您能不收钱吗?我说好,就没收钱。”

        场景服装符合中国人审美

        由于是国产科幻试水之作,拍摄过程中,整个剧组几乎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摸着石头过河。不仅场景道具无处可买,需要设计,就连影片展现的世界观也要从头设计。“有了这次太阳危机,世界构成有什么变化,政治、经济、文化都要做重新的梳理。甚至我们吃什么、穿什么,历法有没有变化,每天是不是还是24个小时,没有昼夜变化怎么生活……这些东西都要重新构想。”郭帆说,在前期筹备中,他们做了一个长达100年的编年史,在此基础上再去做剧本开发。

        实拍过程中,剧组的置景面积将近10万平方米,超过郭帆一开始预想的10倍。片中出现的运载车、空间站、地下城,演员们一开始以为都用绿幕拍摄,没想到全都是实景。道具组设计出多达10000件道具。演员们的服装包括地表防护服、宇航服、机械骨骼,有的重达60公斤,为了穿上这些服装,演员们都进行了提前锻炼,为拍摄积蓄体力。戴着透明头罩演完一场戏后,演员往往需要通过吸氧来恢复体力。

        怎样创造一种属于中国科幻片的审美,也是郭帆在拍摄中面临的另一大挑战。“我们在做设计时,会注意要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比如我就跟美术指导讲,我们一定不要紧身衣,因为演员穿紧衣会很怪,特别是女孩。斯嘉丽·约翰逊穿上紧身衣会是‘黑寡妇’,但中国女演员穿上紧身衣可能给人的感觉就不太舒服。”郭帆说,影片尽量少用这些习惯性的科幻元素,而是尽量在设计上找到符合中国审美的东西。

  • 洗白大女主,让观众无法信服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被诩为“《延禧攻略》加强版”的《皓镧传》上周网络开播,尽管头顶《延禧攻略》原班人马的名号,却未能延续去年“延禧”刷爆网络的风头。“爽剧”模式不合逻辑、历史人物改编与真实历史跑偏,也让这部新剧高开低走,播出一周后在豆瓣评分仅仅4.8分,还未到及格线。

        剧中由吴谨言饰演的女主角李皓镧,一出场便经历被后妈丢下水、目睹母亲被推入古井、初恋情人娶了妹妹等各种人间惨剧,剧情密集程度之高,以至于不少观众大呼剧情是不是“开了加速器”。对比《延禧攻略》中同样的密度剧情和快节奏,《皓镧传》的开头虽然也是为了交代女主的人物背景,但不同悲惨情节之间的串联不讲逻辑,如被从水中解救的李皓镧画面一转就又回到了李府,还正好赶上了妹妹与自己初恋的婚礼。缺乏交代必要剧情的串场戏,让观众往往看得一头雾水,刻意为之的“爽剧”模式,也让观众难以对剧情产生代入感。

        《皓镧传》讲述大商人吕不韦借献美名义将李皓镧送于当时在赵国为质子的秦异人,随后趁乱解救秦异人归秦,并最终辅佐秦异人与李皓镧之子嬴政登基,成为一代皇帝秦始皇。和之前《延禧攻略》中令妃的故事并没有明确史实记载不同,《皓镧传》中的主角李皓镧其实是历史上知名的赵姬,在史学家司马迁所写的《史记·吕不韦列传》中,对于这个人物的评价是“绝好善舞”与“太后淫不止”,并且有过“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的描述,形成了历史上嬴政身世之谜的公案。

        该剧的故事就从这个身世之谜入手,但从故事大女主的设定来看,历史上有明确负面评价的赵姬,却被改造成了背负着仇恨的清纯复仇女主李皓镧,在擅弄权势的吕不韦的调教下,逐渐走入权力斗争的牢笼。同时,为了延续《延禧攻略》中魏璎珞与乾隆的感情线,《皓镧传》中李皓镧与吕不韦的感情线也被作为重点展示。“如果不知道历史上的真实赵姬,可能看完这部剧就对秦王的生母圈粉了,会觉得她真心各种不容易。”这种观众评价的出现,难免让人担忧。

        对此,该剧制片人于正在微博给出回应,称《皓镧传》并非历史剧,“而是新古典女性传奇剧”,“我们有错误的地方,欢迎大家批评指正,但是瞎说八道不行。”在他看来,网络上观众对该剧历史观的评价是故意“黑”。有观众对此反唇相讥,“古装剧戏说历史人物没关系,《铁齿铜牙纪晓岚》也有很多故事是编的,但对于人物的大致评价不会瞎编,戏说历史也没有洗白和珅奸诈贪婪的性格。”对于电视剧的制作者来说,创作自由并不能成为篡改历史的挡箭牌,取材自历史人物的古装剧即便不按照历史正剧来自我要求,为了剧情好看而随意改动历史人物的人设,其实是某种舍本逐末。

  • 齐白石旧居新设文创店趣味横生

        本报讯(记者 李洋)昨天,位于南锣鼓巷雨儿胡同13号院的齐白石旧居纪念馆,在经过短暂整修后重新亮相。院内南屋的倒座房重新设计开辟为白石天趣——齐白石文创产品店,推广基于齐白石作品设计的文创衍生品。同时,“纸短情长——齐白石画笺的诗情画意”展也将为春节期间追寻雅趣的市民提供一个好去处。

        作为享誉世界的20世纪艺术大师,齐白石身后留下作品甚多。曾出任北京画院第一任名誉院长的他,留给北京画院的藏品也最多,共计2000多件作品和遗物。在市文旅局的支持下,北京画院结合这些藏品开发出虾、果蔬之乐、生财有道、百年趣儿四个系列的文创品数十种。

        矗立在旧居门口充当引导牌的黄色呆萌小鸟“趣儿”,便是此次衍生品开发的成果之一。一百年前的1919年,初到北京的齐白石寄居在法源寺中,一日和友人谈话之际,他发现地上的石浆印子很像一只小鸟,便用笔将它勾下,并在小鸟的翅膀上写上“真有天然之趣”,这只小鸟便从此诞生。北京画院的工作人员以齐白石原画稿为基础,设计了一百多种小鸟的形象,最终确定了现在的黄色小鸟造型,并从齐白石原作题款中选取“趣儿”二字作为小鸟的名字,传递给观者齐白石一生所追求的艺术至理。以小鸟“趣儿”为核心元素的文创品有“我爱工作证”、登机牌等,吸引年轻人的关注。

        齐白石画虾最有名,设计师们选择白石老人80多岁时所画的虾做基础,设计出了冰箱贴,希望大众可以通过这个常见的纪念品载体共享齐白石艺术的精华。白石老人画作中的蔬果题材作品,则发挥了它们色彩方面的优势,被设计成丝带、胸针、帆布包、抱枕等。还有白石老人著名的“发财图”被印刷在红包封面上,大红的底色衬着烫金的算盘,吉祥喜庆,祝福满满。

        春节期间,齐白石旧居每天9时至16时开放,市民可以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欣赏到“纸短情长——齐白石画笺的诗情画意”展。齐白石画的信笺在民国时,常常成为笺纸店的热销产品。店家把齐白石绘制的花鸟鱼虫和人物形象,通过木版水印的方式印制在宣纸上,制成信笺,作为案头清供。这些画笺也多会题上契合画意的诗词,加上齐白石单刀法自刻篆书印,以及南纸店的随形印,小小一张笺纸,可谓集诗、书、画、印于一体,意蕴悠长,充满诗意。

        展览不仅介绍了笺纸的历史发展、梳理齐白石使用和制作笺纸的历程,还详细介绍了齐白石画笺的特点、喜爱齐白石画笺的民国文人等,是国内首次对齐白石画笺艺术的总结。

  • 国家大剧院送上春节艺术套餐

        本报讯(记者 韩轩)春节即将来临,国家大剧院为观众送来“新年艺术套餐”。2月6日至10日,即大年初二至初六,将有音乐会、舞蹈、京剧、儿童剧四大门类五台演出在大剧院上演,伴市民们在艺术中迎来新年。

        大年初二至初六,爱尔兰国家舞蹈团踢踏舞剧《舞之韵》将连续4天上演,以热烈的舞姿恭贺新春。踢踏舞是爱尔兰的文化名片,这部《舞之韵》则是与《大河之舞》《舞之王》齐名的踢踏舞剧,被誉为“历时两个小时的艺术奇迹”,讲述了两支凯尔特部落从敌对到联手重建家园的故事。该剧以传统的爱尔兰踢踏舞为主线,还融合了热情奔放的弗拉明戈舞,并吸取了古典芭蕾、现代舞和百老汇音乐剧等元素,同时配合传统的爱尔兰民族音乐,风格鲜明。

        初二至初六的大剧院音乐厅,每天都会有音乐会上演。2月6日至7日,北京管乐交响乐团将带来两场主题分别为“拉德斯基进行时”和“春之声”的新春音乐会。《春节序曲》《西区故事》《春之声圆舞曲》等中外经典曲目,将由指挥家理查德·尼克逊和李方方执棒演绎。

        2月8日至10日,指挥家张冰冰将率中国电影乐团带来三场“中外经典名曲交响音乐会”。堪称新年音乐会“标配”的施特劳斯家族经典作品将在8日晚响起,《春节序曲》《火把节》《我的祖国》等中国经典曲目将亮相9日音乐会,10日晚,中国电影乐团将带来《拉巴姆巴帽子舞》《迈阿密海滩伦巴》《樱花樱花》等世界民族音乐的旋律。

        过新年看大戏,热爱传统曲艺的观众也可以过足戏瘾。2月6日至9日,北京京剧院杜镇杰、张慧芳、迟小秋、常秋月、谭孝曾、朱强、李宏图等名家名角,将分别带来《四郎探母》《锁麟囊》《红娘》《龙凤呈祥》四台传统名剧。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还专门为孩子们准备了儿童剧《鹬·蚌·鱼》。2月8日至10日,儿童剧《鹬·蚌·鱼》将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上演,该剧由冯俐编剧、吴旭导演,孩子们将在充满童趣的表演中,感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成语故事。

  • 央视春晚将提供VR视觉体验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中国联通、华为公司前天在吉林长春启动5G网络VR实时制作传输测试,为春晚长春分会场5G直播应用提供技术验证与准备。

        已经开始彩排的2019年央视春晚,将给观众带来5G网络传输、全景预览春晚候播大厅和长春、深圳两个分会场的全新体验,这是5G网络VR实时制作传输测试成功的结果。据了解,接下来的央视春晚预热节目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将实现VR全景互动,带给观众全新的视觉感受。同时,还将制作一批春晚VR短视频在新媒体平台投放,为观众提供沉浸式的春晚观看体验。

        据介绍,这是我国首个5G媒体应用实验室继1月13日成功实现5G网络4K电视传输后,进行的又一次重要测试,也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推动5G新媒体平台建设方面的重大突破。此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从2018年年底开始推进5G网络VR实时制作传输,为总台新媒体新平台提供技术支撑,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

  • 真正体会老舍,其实并不容易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作为一位文学大师,老舍的复杂经历与杰出创作,在中国近百年的文学史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而认识其丰富内涵,需要独特的历史与文化的视角进入大师的世界。今年是老舍诞辰120周年,北京出版社近日推出了《老舍评传(增补本)》。

        早在1998年和1999年,《老舍评传》就分别由大陆的重庆出版社和台湾的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简化字横排本与繁体字竖排本。“初稿本的撰写和出版,是在老舍先生诞生100周年前夕。而这次的增补本书稿,则完成在临近老舍先生诞生120周年的时候。两种版本的面世,其间相隔已然整整20年。”该书作者关纪新说。

        在《老舍评传》中,关纪新着重分析了老舍在不同历史时期写出的《老张的哲学》《二马》《猫城记》《离婚》《月牙儿》《骆驼祥子》《四世同堂》《我这一辈子》《龙须沟》《茶馆》《正红旗下》等代表性作品,循序而细致地观察了老舍个性化的写作实践。《老舍评传》(增补本)策划编辑高立志说,关纪新特别强调了老舍作为一个满族人、一个北京人、一个出身于下层穷苦市民阶层的特质,并以此作为老舍的艺术创作的社会人文支撑点。

        而关纪新特别提及,老舍从纷繁杂乱的生活里面,撷取最能体现国民性格的人物、事件加以剖视,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举例说,《新韩穆烈德》中描写的民族经济遭受西方殖民主义经济大举挤压的惨景,《哀启》中描写的来自第三国的“亡国奴”们借军国主义主子淫威欺凌中国人的暴行,《抓药》中描写的日本兵在中国耀武扬威而中国百姓动辄遭到迫害的场面,《黑白李》中描写的青年知识分子立志投身革命的人生抉择,《柳屯的》中描写的西方教会势力已渗入中国农村生活的情状,无不具有其相应的社会学认识价值。   

        高立志说:“增补本新增加了5万字,吸收了这20年来最新研究成果。”而关纪新坦言,虽然自己已70岁了,但对老舍的研究还是感觉从头开始。他认为,老舍是很特殊的文学人物,和通常我们所注意到的文学人物不同,阅读老舍、体会老舍,需要从历史、文化以及社会土壤的给予来体会,“真正体会老舍,其实并不容易。”

  • 曹文轩试水侦探题材儿童长篇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2019年,国内童书市场呈现怎样的景观?随着一批新作出版计划的陆续公布,童书蓄势待发之势也开始显现。

        名家依然保持旺盛创作力,并且以崭新视角来写儿童。《草鞋湾》将是2019年曹文轩“新小说”系列的新成员,该书讲述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发生的一个充满悬疑感的侦探故事。这是曹文轩首次尝试写作侦探题材的儿童长篇小说。秦文君的新作《云三彩》则首次将目光对准因父母工作变化,从乡村来到大城市生活的儿童,这在中国是一个庞大、沉默且被忽视的群体。书中体现了乡村与城市的强烈反差,作者将传统价值观与新女性意识的对撞,写得入木三分。殷健灵的《彩虹嘴》反映在“二战”时期遭到纳粹迫害的犹太人在上海的生活。作品写出童年的倔强和明亮,也写出人在战争中的乐观、勇气和智慧,以及跨越时代和国别的人道主义精神。

        一批新生代儿童文学作家,则会有更多惊喜带给小读者。幻想儿童文学作家陈佳同深受小读者喜爱,他的“造梦师”系列被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WME看中,正在进行影视化推广。今年他的“白狐迪拉”系列五部新作将于暑假前上市,英文版也将在今年出版。陈佳同说:“‘白狐迪拉’是我的处女作,这部作品我从大学时期就开始创作,一共花了十年的时间完稿,可以说是我倾注了最多心血的作品。”他说,提到该作品的灵感,要从他的童年说起,“一个月光充沛的夜晚,我从熟睡中苏醒,在卧室窗边看到了一个乳白色的身影:它有人的外形,却长了两只狐狸那样的尖耳朵,身上散发着迷蒙的银色光芒,我把这段经历写进故事里了。”

        如何让孩子们走向经典,不少出版社都开始了探索。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2019年1月,《共产党宣言(少儿彩绘版)》即将上市,此外,《自然史(少儿彩绘版)》《天工开物(少儿彩绘版)》也将陆续面世。弘扬传统文化的读物也将以新意取胜,如即将面世的《二十四节气旅行绘本》就以生动的画面和语言而备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