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入城纪律:给北平市民的见面礼

        刘岳

        “锦州那个地方出苹果,辽西战役的时候,正是秋天,老百姓家里很多苹果,我们战士一个都不去拿。在这个问题上,战士们自觉地认为:不吃是很高尚的,而吃了是很卑鄙的,因为这是人民的苹果。我们的纪律就建筑在这个自觉性上边的。”毛主席表扬的“不吃老百姓苹果”的解放军部队,就有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

        1949年1月,北平解放在即,平津前线司令部决定:成立北平警备司令部,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也就是四纵)担负警备北平的任务。这个任务非同小可。由攻城变守城、由打击变警卫,41军将士如何展现仁义之师、正义之师的风采?怎样再续秋毫无犯的爱民历史?北平人民、全国人民拭目以待,世界也十分瞩目。

        约法八章

        “约法八章”其实是毛主席起草的,1948年12月22日,以平津前线司令部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名义发布的,规定了解放军入城的八项纪律。

        不知谁半夜里在胡同口贴了张布告。一觉醒来,左邻右舍聚在布告前,一位识文断字的老街坊给大伙儿念着:

        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布告

        本军奉命歼灭国民党匪军,解放北平、天津、唐山、张家口诸城市。兹特宣布约法八章,愿与我全体人民共同遵守:

        (一)保护各城市全体人民的生命财产。

        (二)保护民族工业商业。

        ……

        (八)无论在本军进城前和进城后,城内一切市民及各界人士,均需共同负责,维护社会秩序,免遭破坏。凡保护有功者奖,阴谋破坏者罚。

        老街坊念到这儿,停了一下,喘口气,用手指着布告,特意提高声音继续念:

        本军纪律严明,公买公卖,不取民间一针一线,望我全体人民一律安居乐业,切勿轻信谣言,自相惊扰。

        切切

        此布

        司 令 员  林 彪

        政治委员  罗荣桓

        中华民国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人群中一个白胡子老者接过了话茬儿:“想当年汉王刘邦率军进入关中,就有‘约法三章’。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这解放军比汉高祖还多了五章呢!”听了这话,老街坊们发出会意的笑声,话匣子也打开了。

        “看来,解放军真要进北平了!”

        “快点儿来吧!咱老少爷们儿也过个好年!”

        “快散了吧!巡警来了!”

        转眼工夫,胡同口没了人影。巡警过来瞄了一眼布告,扬手给揭了下来,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走了。因为这几天,四九城到处都有中共北平地下党贴的布告,就连国民党的警察局都收到了布告。

        “约法八章”其实是毛主席起草的,1948年12月22日,以平津前线司令部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名义发布的,规定了解放军入城的八项纪律。

        6天后,也就是12月28日,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叶剑英签发了《北平市军管会关于做好入城准备工作通告》,其附件规定了“入城纪律十四条”,细化了“约法八章”。

        (一)入城机关、部队人员必须佩戴符号,或持有证件,并遵守政策、纪律与规则。

        (二)入城军人须注意军风纪律,服装整齐,注意礼节。

        (三)通行时靠右边走,不准在市内乘马驱驰,汽车速度每小时不得超过40里,慎勿发生意外。

        (四)不准在街上吃东西,不准随意大小便,维持公共卫生。

        (五)不准私入民宅,不拿人民一针一线,必须公平交易,遵守群众纪律。

        (六)战斗结束后不准无故鸣枪。

        ……

        (十四)人人要宣传共产党及人民政府的政策法令。

        “约法八章”和“入城纪律十四条”都有了,就看即将进城的41军将士的了。

        你够入城资格吗?

        没办法,他流着泪找团长、找政委、找政治处主任,请首长给他做“保”,保证进北平后绝不违反群众纪律了。

        41军战功赫赫、威名远扬。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寸步不让,断了10万蒋军逃路;平津战役平绥线腰斩长蛇,合力歼敌无一漏网。接到警卫北平任务后,41军军党委立即召开会议,形成一份简短有力的决议。

        ……我军进城,是代表我党、我军进城的,因此,我们政策纪律之好坏,不仅是我一个军,而是全党全军对国内国际有极大影响。

        ……我全军干部战士,对北平城内的一切城市工商业市政文化、名胜古迹、国家仓库、财产物资及其一切公共设施,只准看管,不得动用;只准保护,不得损坏;空手进,空手出,切实做到秋毫无犯。

        “空手进,空手出”,多脆生的口号、好高的标准呀!军党委会后,军政委莫文骅立即在颐和园佛香阁下给全军团以上干部开会。他手指着排云殿,迎着料峭的寒风、慷慨激昂地说:“什么是形势?这就是形势。我们今天坐在排云殿下,就说明革命形势已经发展到战略决战阶段,我们的思想,必须适应这个形势,我们必须圆满完成警卫北平的光荣任务。”动员会后,全军上下立即展开为期一周的政策纪律教育,各师“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创造了多种多样的教育方法。

        操场上站满英姿飒爽的战士。一名干部拿着花名册,念一个名字、点一条政策纪律,要求被点名的战士回答。这就是121师发明的“政策点名法”。为了取得好成绩,战士们把政策纪律写在小纸片上,贴在枪托上,随时背诵。

        122师则采用“干部政策鉴定”方法。党支部彻夜开会,根据连队、机关干部每人不同情况,提出不同要求,给他们作出政策鉴定。

        123师更绝,发明了“评入城资格”办法。他们先定出六项条件:一是爱护城市,不准破坏;二是看守警卫,原封不动;三是空手进去、空手出来;四是立场坚定,不腐化、不被坏分子利用;五是不违反警备规则;六是有责任心,别人犯错误积极制止。根据这些条件,从师长、政委到炊事员、驭手,一个一个评,谁不够条件,就甭想入城执行任务。

        369团一个大个子副指导员,在解放张家口的战斗中,缴了一支钢笔,顺手揣在衣袋里。结果连部评议会上,旧事重提,通讯员、司号员、卫生员都认为副指导员不够入城资格。稚气未脱的司号员指着他说:“在张家口你能拿钢笔,到北平谁敢保证你不拿?”副指导员检查了两次,战士们还是不同意他入城。没办法,他流着泪找团长、找政委、找政治处主任,请首长给他做“保”,保证进北平后绝不违反群众纪律了。

        看到副指导员痛心疾首的样子,战士们才“高抬贵手”,勉强同意他“过关”。到最后,还是有极少数没通过,失去了入城资格,部队进城时,他们只得留在城外干瞪眼了。

        “三让三不进”

        见多识广的北平市民给41军警卫将士总结了四大优点:一不吵闹,二不乱跑,三不进民房,四在晚上站岗不吓唬老百姓。

        1949年1月31日,这天是农历大年初三,莫文骅率领121师的指战员,从西直门进城,接管北平防务。古老的城楼上,身着草绿色军装、臂戴“平警”臂章的解放军战士雄姿英发,鲜红的旗帜高高飘扬。

        正是大寒节气,北平寒风呼啸、滴水成冰。入夜了,在德胜门内执勤的战士,有的顶着一条难以御寒的棉被,有的穿一件很薄的大衣,挤在老百姓的门道里、屋檐下,冻得嘴唇发紫,却没有一个人去叫百姓的门。当政委莫文骅问他们冷不冷时,战士们风趣地说:“不冷,我们有火龙衣。”

        一细问才明白,原来他们夜里冻得睡不着,就原地来回走动、跳跃,还和一同露宿的机关干部开玩笑:“哈哈,你不冷,你比我们多铺了一层。”原来,机关干部比他们多铺了张报纸。

        “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这句话说的是早年间老北京钟鼓楼108声的晨钟暮鼓。但1949年时的鼓楼,已经破败不堪了,连窗户都没糊。鼓楼是文物,不能生火,北风一吹,真叫个“透心凉”。附近的老百姓几次来请战士们到家里暖和暖和,但他们坚持不进民房,不打扰市民。

        121师“长岭连”刚到驻地的夜里,老百姓请战士们进屋去住,他们谢绝了。半夜,北风越刮越大,连窗户纸都刮破了,老百姓不忍心子弟兵受冻,就“合屋并床”,腾出几间房子,公推几位老人请战士们去住。连长感激地对老人们说:“谢谢您几位老爷子了。我们年轻火力壮,人多挤着暖和。”又婉言拒绝了。

        第三回来了一群“娘子军”,大娘、大婶、大嫂请战士们一定进屋去住。连长只好实话实说:“上级规定不得进民房,您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房是不能进的。”

        “三让三不进”的故事很快传开了,不少老百姓到自个儿家附近的部队驻地去看,结果惊得目瞪口呆——战士们吃的是高粱面、玉米面二合一的馍,还带着冰碴;就的咸菜是干豆荚、腌茄子、腌萝卜,喝的是“扎牙根”的冷水。为了不让牲口啃树皮,战士们用自己的雨衣包在拴战马的树干上;怕牲口拉粪影响市容卫生,他们就在每匹战马屁股后头挂了个布粪兜……

        看到这些,老百姓伸出大拇指,由衷赞叹:“解放军不愧是仁义之师呀!”

        经过多方努力,41军的住房问题终于解决了,但新问题又来了。原来,北平四九城能腾出房子的住家,不是官僚、资本家,就是高级知识分子或其他知名人士。住进这种高门深院的大户人家,对部队的入城纪律是场特殊的考核。

        西城报子胡同18号(今西四北三条39号)是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先生家,41军军部通讯科就驻在这里。全民族抗战期间,程砚秋铮铮铁骨,不为日本人唱戏,拳打汉奸特务,得罪了日伪当局,只得隐居青龙桥荷锄务农。为了向程先生表示谢意,41军军长吴克华、政委莫文骅和副政委欧阳文等首长,特意来到报子胡同看望他,这让程砚秋很感动:“贵军为民赴汤蹈火,理应盛情款待,只是家人甚多,寒舍狭小,实在抱歉。”几位军首长赶忙说:“这已经给您增添了不少的麻烦,请程先生海涵。”

        军政治部战斗报社驻进了曾任西南联大总务长、北京大学郑天挺教授家。郑家人刚开始不太敢和战士们接近,敬而远之。但好奇心驱使他们,时常从门缝、窗户观看报社的同志在干什么。慢慢地,发现这些解放军和报纸上宣传的一样,知书达理、文明礼貌,从点头打招呼,最后还请喝茶。

        郑教授的四姑娘最爱听战斗故事,很快就和战士们熟悉了。当报社的同志要搬到别的地方时,四姑娘依依不舍,深情地说:“你们和国民党大兵根本不同,才同你们说话。现在刚熟悉了,你们就要走,我们还真舍不得呢!”送到大门外后,四姑娘还不停地说着:“你们是有文化的军队,是最文明的军队。”

        41军一共接管了108座仓库,里边的东西五花八门,既有枪炮弹药、军服军靴,也有大米面粉、罐头美酒,但战士们坚守纪律,不搞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

        364团2营驻防铁狮子胡同,副营长见4连几名战士的鞋破了,就让文书尹登岐到看守的仓库拿9双皮鞋给战士穿。没成想尹登岐却对他说:“进城前,咱们都学过政策纪律了,看管仓库要原封不动。”副营长一听不耐烦了:“这是命令,出了事情我负责!”尹登岐拿了3双并立即报告连部。连里征求战士们的意见,大家却说:“再怎么缺鞋,违反了纪律的事也不干。”又把鞋原封不动退回去了。为这事儿,在党小组会上,党员战士指名道姓地批评这位副营长,要求他向连队做检查。

        几天之后,在警备工作会议上,副政委欧阳文点名批评极个别违反纪律的同志,被大家称为“政策点将台”。军政治部又在《新民报》上刊发启示,请区政府和社会各界监督军纪。“本军奉命进驻北平以来,遵守城市政策与纪律,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赞扬。但是,仍有个别违反纪律的现象存在。为了更好地保护人民利益,维持治安,进一步密切军民关系,希各区政府工作同志及平市各界人民,对本军维护人民利益及遵守政策纪律的优缺点,多多提出意见,本军表示热烈欢迎,并诚恳接受各方批评。”

        见多识广的北平市民给41军警卫将士总结了四大优点:一不吵闹,二不乱跑,三不进民房,四在晚上站岗不吓唬老百姓。白塔寺附近的老百姓送给364团一面“纪律严明”锦旗,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动情地说:“我什么队伍都见过,从未见过这样好的队伍。”

        交接班要数钉子眼儿

        问题来了,看戏的钱从哪里来呢?最后军党委只好痛下决心,把历年积蓄的“家底”拿出来买票,让干部战士分批看了一场京戏。

        清华大学、燕京大学一带被解放军解放两天后,为了保护文物古迹,毛主席亲笔起草致林彪、罗荣桓的电报:“沙河、清河、海淀、西山等重要文化古迹区,对一切原来管理人员亦是原封不动,我军只派兵保护,派人联系。尤其注意与清华、燕京等大学教职员、学生联系,和他们共同商量,如何在作战时减少损失。”

        为此,北平市委书记彭真指示海淀军管会的荣高棠,要他派人请清华大学标出应当保护的文物古迹。晚上,清华大学政治系主任张奚若带着两个解放军代表,来到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梁思成家,请他在一份地图上标出需要加以保护的珍贵建筑和文物,标出禁止炮击的地方。

        这让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很兴奋,此前他们一直担心战争可能毁灭北平的古建筑。两天后,他们就画出了图,送到平津前线司令部。后来梁先生回忆起这个时刻,依然难以忘怀:“童年读孟子,‘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两句话,那天在我的脑子里具体化了。过去我对共产党完全没有认识,从那时候起我就‘一见倾心’了。”

        1949年1月16日,毛主席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给平津前线司令部发来《关于保护北平文化古城问题的指示电》,要求如攻击北平城,“必须做出精密计划,力求避免破坏故宫、大学及其他著名而有重要价值的文化古迹。你们务必使各纵队首长明了,并确守这一点。让敌人去占领这些文化机关,但是我们不要攻击它,我们将其他广大城区占领后,对于占领这些文化机关的敌人再用谈判及瓦解的办法,使其缴械。即使占领北平延长许多时间,也要耐心地这样做。为此,你们对于城区各部分要有精密的调查,要使每一部队的首长完全明了,绘图立说,人手一份,当作一项纪律去执行。”

        1949年1月21日,《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正式签字生效,规定自1月22日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22日,国民党华北“剿总”政工处副处长阎又文在中山公园水榭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代表傅作义将军宣读“协议书”及文告。北平和平解放了,但41军保护文物古迹的任务依然不轻松。

        367团1连在颐和园执勤,他们把保护文物的决心书贴在墙上、大门上,请老百姓监督。看到解放军战士认真巡逻,爱护园子里的一草一木,就连掉在地上的枯树枝都不乱动,一位颐和园的老工人竖起大拇指夸奖说:“你们是天底下顶好的军队,真像爱护眼珠儿一样爱护颐和园。”

        363团负责守卫团城、北海、故宫、景山、太庙和六国饭店等重要地方。团长乐军和政委周之同、主任蔡红江,几乎每天都在执勤点上检查。交接班十分仔细,要数钉子眼儿。如果多了一个钉子眼儿,就要查清是谁钉的。莫文骅来到紫禁城检查。战士们对太和殿的宝鼎、金缸、铜龟、日晷很好奇,不停地问这问那。莫文骅边解释边教育战士们:“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珍贵的文物,将来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看到这一切。”

        大多数战士是第一次进北平城,这些“土包子”特别想看看皇帝老儿住过的金銮宝殿、特别想听一场国粹京戏。军党委经过研究,认为入城纪律是军管会和警备司令部定的,如果41军带头参观故宫,开了这个口子,那么北平周边的几十万部队也要求参观怎么办?还怎么保护故宫?这第一个要求是不能答应。

        至于第二个要求,觉得并不过分,但不能像国民党兵那样看“白戏”,得给钱。问题来了,看戏的钱从哪里来呢?最后军党委只好痛下决心,把历年积蓄的“家底”拿出来买票,让干部战士分批看了一场京戏。

        1949年4月中旬,41军出色地完成任务,即将奉命南下。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的欢送会上,朱德总司令讲话特别强调:一个军队有了严明的纪律,才能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拥护,才能打胜仗。北平各界群众代表和胡愈之等知名人士,亲自为41军各师赠旗——“旗开得胜、解放江南”和“秋毫无犯、仁义之师”等。

        陈毅曾经形象地把入城纪律比作解放军给市民的“见面礼”,41军模范执行入城纪律,就是给北平市民最好的见面礼。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