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委总统检阅部队展示军方支持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27日在一座军营检阅炮击演练,向外界展示委内瑞拉军事实力,显示军队效忠政府。

        另一边,反对派要员、议会主席胡安·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动员支持者向军人发放传单,承诺赦免反对马杜罗政府的军人。

        将进行更大规模军演

        马杜罗27日身穿军装,到东北部城市巴伦西亚“帕拉马凯堡”军营。那里距离加拉加斯大约150公里。

        在国防部长弗拉基米尔·帕德里诺陪同下,马杜罗在这座装甲部队营地检阅演练。一队士兵发射火箭助推式榴弹,操纵高射机枪,驾驶坦克打击山坡目标。马杜罗还乘坐一辆水陆两栖坦克。

        马杜罗说,炮击演练显示,武装部队准备保卫家园。“没有人尊重弱者、懦夫和叛徒。在这个世界,有勇气、有权力的人才会受尊重。”

        他说:“任何人都别想践踏这片神圣的土地。委内瑞拉想要和平,为了确保和平,我们需要准备好。”

        马杜罗说,军方定于2月10日至15日投入更大规模、“委内瑞拉历史上最重要”的演习。

        在帕拉马凯堡军营,马杜罗对部队发表讲话。他问官兵,是否会与“帝国主义”美国为伍。军人齐声大喊:“不会,总司令。我们准备在任何情况下保卫祖国。”

        马杜罗多次公开指认美国试图在委内瑞拉策动军事政变。

        委内瑞拉议会主席瓜伊多23日在加拉加斯一场集会上宣称就任“临时总统”,随即获得美国承认。委内瑞拉最高法院24日宣布,仅承认马杜罗为符合宪法的总统。多名高级军方将领表态支持马杜罗政府。

        马杜罗选择到帕拉马凯堡军营检阅部队颇有讲究。2017年8月6日凌晨,20名身穿军装的枪手袭击这座军营。部队迅速挫败袭击,打死两人、逮捕8人。马杜罗认定那是一起“恐怖袭击”,袭击者是“雇佣兵”,受到“以美国和哥伦比亚为基地”的反对派支持。

        反对派鼓动军人“倒戈”

        瓜伊多同样意识到军方的重要性。美联社27日报道,他的支持者向一些士兵发放传单,鼓动军人“倒戈”。

        马杜罗去年5月以67.8%的得票率赢得总统选举,今年1月10日宣誓连任。反对派不承认选举结果,声称马杜罗第二届任期“不合法”。

        委内瑞拉驻美国大使馆武官何塞·路易斯·席尔瓦26日宣布支持瓜伊多。

        马杜罗政府27日谴责反对派企图在军队内部教唆“谋反”,指认每天数以千计条这类信息在社交网站上流传,消息源是邻国哥伦比亚。作为回应,马杜罗政府发起网络信息攻势,以“永远忠诚,永不叛变”为口号。

        谴责欧盟限期重选总统要求

        委内瑞拉外交部27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欧盟要求委方限期重新进行总统选举的行为。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26日在一份声明中呼吁委内瑞拉“在几天内”宣布重新举行总统选举,否则将承认委议会主席瓜伊多的“临时总统”身份合法。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26日也向委内瑞拉政府施压,要求委内瑞拉在8天内重新选举总统,否则将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

        声明指责欧盟加入由美国政府精心策划的政变计划中,甚至给委方下最后通牒,“这完全属于帝国主义行为”。声明说,欧盟没有勇气承受美国的压力,最终成为美国的卫星国。

        声明说委内瑞拉总统大选的程序和结果完全合法,强调委内瑞拉政府的合法性不受外国政府的判断影响,欧盟对委提出的要求“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声明要求欧盟立即摒弃挑衅态度,采取对委尊重和平衡的立场,防止可能引起暴力和宪法秩序遭到破坏的后果。

        声明最后重申,委内瑞拉愿意与欧盟国家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保持合作关系,共同发展。

        杜鹃(新华社专特稿)  

        相关新闻  

        我外交部回应美国务卿涉委内瑞拉局势言论

        新华社北京1月28日电(记者 侯晓晨)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8日回应美国务卿涉委内瑞拉局势相关言论时说,委内瑞拉的事务必须也只能由委内瑞拉人民自己选择和决定。希望各方做有利于委内瑞拉稳定发展的事情。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26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委内瑞拉局势举行会议。美国务卿蓬佩奥指责中国和俄罗斯阻止安理会通过一份主席声明,并称中俄试图支持马杜罗这样一个“失败政权”。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说,中方高度关注委内瑞拉当前局势,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稳定所作努力,主张所有国家都应恪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反对外部干预委内瑞拉事务,反对一个国家干涉另一个国家内政。

        “委内瑞拉的事务必须也只能由委内瑞拉人民自主选择和决定。希望各方做有利于委内瑞拉稳定发展的事情,做有利于委内瑞拉民生改善的事情,做有利于维护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事情。”耿爽说。

  • 委内瑞拉两次“政变”的异与同

        王珍

        17年前,笔者亲历了本世纪委内瑞拉发生的第一次政变,那是一次典型的军事政变。

        2002年4月11日,支持和反对查韦斯总统的两派群众各数万人在首都加拉加斯举行游行示威。此类街头斗争自2001年由“反查派”工会联合会发动全国总罢工以来从未停止过,人们司空见惯,且两支队伍初时均按批准路线行进,并无交接,秩序尚好。但随着连日谣言四起,政变气氛渐浓,尤其是少数现役高级军官公开跳出来发表“反查”演讲,更加重了紧张气氛。人们预感到当日游行可能非同一般,似将有大事发生。果然,时至午后,引领反对派游行队伍的工会领袖卡马乔振臂一呼,号令队伍改道总统府“望花宫”。这导致两支势不两立的队伍迎头相撞,暴力冲突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有人在高处打冷枪,双方群众各有伤亡。于是全城秩序大乱,波及外地省市,局面接近失控。

        一天一夜之间政府机构瘫痪,国家舆论工具被破坏,官方喉舌失声。在形势裹挟下,曾宣誓忠于查韦斯的军方主要领导人渐次倒戈,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4月12日当夜,陆军司令贝拉斯科斯中将偕海军、空军司令等对查韦斯“逼宫”劝退,要求其在由政变者们准备好的辞职声明上签字,查拒不接受,双方僵持近一小时。对于如何处置查韦斯,参与行动的将领们争论激烈,少数人主张处死,多数人坚决反对,最后决定放逐关押。

        13日凌晨三时许,查韦斯被送到远离首都的加勒比海小岛奥尔奇拉岛,与世隔绝。政变将领们拥立企业家联会主席卡尔莫纳为“临时总统 ”,牵头组建临时政府。当日天明,卡尔莫纳在总统府宣誓就职,宣布查韦斯已被罢免。“新政府”颁布的第一号法令是废除“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国号和现行宪法。在分配政府职位时,反对派联盟各党争夺激烈,各不相让,无法“组阁”。美国认为大势已定,率先承认“临时政府”,部分欧盟国家紧跟,多数拉美国家谴责政变,强烈呼吁恢复查韦斯合法总统地位。“临时政府外长”已准备约见主要国家使节寻求承认,但尚未来得及行动,情况就起了变化。

        军事政变虽一时得逞,但参与者多为无实际兵权的上层人物,握有实权的师旅长们无一参加,精锐之师均在忠于查韦斯的将校军官手中。13日起,他们警告政变将领迷途知返。与此同时,在查韦斯“玻利瓦尔革命”中受益的广大民众迅速聚集反抗。短短几个小时,数十万民众从加拉加斯周围的贫民窟,从大街小巷、乡村小镇汹涌而来,把总统府围得水泄不通,高呼反政变、反外来干涉,要求把查韦斯还给人民的口号,声势震天动地。查韦斯卫队的官兵们在群众鼓舞下扣押了“临时政府”成员,以副总统兰赫尔为首的原政府官员陆续返回总统府主持大局。至此,政变实际上已经流产。

        在负责看押的士兵帮助下,查韦斯与外界取得联系,并将自己并未辞职的消息公诸于世,赢得国内民众和国际上广泛支持。空军派飞机迎接,查韦斯于14日凌晨2时在万众欢呼中返抵总统府。此时距他被夺权扣押整整47小时。一次在大乱中发动的军事政变被粉碎,一个被国际媒体称为“最短命”的“临时政府”垮台。在查韦斯力主下,“临时总统”卡尔莫纳出国当了寓公,政变将领们也被宽恕。

        17年后,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又发生了反对派以“维宪”为由宣布去年以绝对多数选票当选并于今年1月10日依法就职的总统“非法”、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的事件,被委最高法院,政府和军方斥为“政变”。美国的承认和祝贺提前一天到来,其盟友和十几个拉美国家紧跟其后,法国等欧盟国家还限令马杜罗政府于8日内重新大选,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等多次威胁对委进行军事干预。

        对比17年间委内瑞拉发生的两次“政变”,有异有同,对比鲜明。

        “异”主要表现在:

        第一,2002年发生的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政变,军人在前台,党派在背后。而2019年事件,没有高级将领公开参与,完全是由反对派运作。

        第二,2002年政变曾经一时得逞,总统被扣押,政府被靠边,反对派进了总统府。而2019年发生的事件未能推翻政府,国家机器仍在政府手中,所谓“临时总统”不过是影子而已。

        第三,2002年政变中,美国的手虽无处不在,但始终是在幕后,用基金资助、“民主培训”“道义支持”等手段为反对派撑腰。美承认卡尔莫纳政权也是在既成事实之后。而此次“政变”,美国跳到前台,毫不隐讳其提前选定“临时总统”之嫌,承认之后迅即宣布提供巨额援助,足见其迫不及待,动武威胁也比17年前明确得多。美国还将委内瑞拉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意在确立委“临时政府”的合法性,并为进一步干预作准备。

        第四,2002年政变之时,拉美“左翼”正兴,查韦斯在其中声望很高,声援者甚众。目前拉美政情大变,当年反对委政变和美国干涉的国家,多数成为瓜伊多的支持者。

        “同”主要表现在:

        第一,都是在外部势力的支持和指使下,采取不合法的方式和手段夺权。后台都是美国。

        第二,都是由军队起最后的决定性作用。2002年政变因军人而成,也因军人而败。此次事变后,到目前为止委军方力挺马杜罗,认为瓜伊多夺权非法,坚决反对政变。委问题最终解决靠朝野和谈,全国和解,但稳定形势靠军队。

        第三,2002年政变造成委民族分裂,政治对立深化,蔓延至今不能弥合。动乱破坏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其恶果至今仍在发酵。今年的事件造成“一国两府”的局面,虽然自封总统并无施政能力,但导致国家治理更难进行。如果这种局面成为既成事实且长此下去,则将使国更不国,民族裂痕更深,后果长期难消,至少影响两代人。因此,两次“政变”都为委民族带来灾难。

        本世纪在委发生的两次“政变”之异同,至少可提醒人们:第一,动乱是一个国家的万恶之源。身处乱中的人民应当平心静气地寻求稳定。第二,外来干涉是祸不是福,它使一个国家丧失主权和尊严,使一个民族陷入无边的灾难。第三,当动乱发展到不可控地步的时候,军队的立场和民心的向背起决定性作用,动乱参与各方都要争取军队和民众的支持。第四,当一个国家发生动乱的时候,其他国家不应推波助澜,而是应当多做有利于有关国家稳定的事。

        (作者系中国驻委内瑞拉、乌拉圭前任大使)

  • 来华访演是中朝建交70周年重要活动

        新华社北京1月28日电(记者侯晓晨)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8日针对中方给予朝鲜友好艺术团高规格礼遇的提问表示,此次访演是中朝建交70周年的一项重要庆祝活动。

        朝鲜友好艺术团23日起对中国进行访问演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27日在北京会见了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国际部部长李洙墉为团长的朝鲜友好艺术团,并观看了演出。

        在例行记者会上,耿爽说,此次朝鲜友好艺术团来华访演是落实中朝两党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的一项重要的文化交流活动,也是中朝建交70周年的一项重要庆祝活动。

        “去年11月,中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团赴朝进行友好交流演出时,金正恩委员长观看了中朝文艺工作者的联合演出,中朝两国艺术家的精彩表演受到了现场观众的高度评价。”耿爽说。

        他表示,文化艺术交流一直是中朝关系中富有特色和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朝文艺团体的密切往来将有力促进中朝两国文化艺术领域的交流互鉴,巩固中朝友好民意基础,为传承中朝传统友谊增添新的丰富内涵。

        耿爽说,今年是中朝建交70周年。中方愿同朝方一道,把两党两国最高领导人的重要共识落到实处,加强各领域交流合作,进一步造福两国人民,也为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发展、繁荣作出积极贡献。

  • 安倍:希望推动日中关系升至新阶段

        新华社东京1月28日电(记者王可佳 姜俏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在国会参众两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时,呼吁在少子、老龄化等一系列挑战下努力开创新时代,并表示希望推动日中关系上升至新的阶段。

        日本第198届例行国会当天开幕。安倍说,为应对少子、老龄化问题,日本将继续推动劳动方式、社会保障体制等改革,实现幼儿等人群的教育无偿化,并为女性、老人、残疾人等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及更好的劳动环境。

        针对修宪问题,安倍表示,希望各党派在国会能就这一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安倍说,目前日中关系已回归正常轨道,希望继续密切两国领导人往来,深化两国各领域交流发展,推动两国关系上升至新的阶段。

        安倍说,将推动日俄领土问题及两国和平条约谈判,并称将就朝鲜问题与美韩等国际社会紧密合作,期待与朝鲜领导人实现直接会谈。他说,日美同盟虽是日本外交及安保的中心,但日本的核心安保政策只能依靠自身努力,未来日本需在新的《防卫计划大纲》下进一步强化信息、宇宙等各领域的防卫力量构建。

        在不发生中断或延期的情况下,日本本届国会的会期为150天。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当天也分别在国会发表了外交、财政和经济领域的施政演说。

  • 不要暴力要倾听 巴黎“红围巾”上街

        据新华社电 上万民众27日走上法国首都巴黎街头,参加反暴力游行示威。示威者以红色围巾为标记,挥舞法国三色国旗,与去年11月中旬以来“黄马甲”反政府示威形成对比。

        “红围巾”示威者声明不反对低收入阶层借“黄马甲”运动向法国政府表达诉求,但反对示威走向极端、混乱和暴力。

        “红围巾”示威者27日冒雨上街,从巴黎东部的民族广场游行至巴士底狱纪念碑。部分人挥舞法国和欧洲联盟旗帜,一些排头人员拉开横幅,上面印刷蓝白红三种法国“国旗色”的标语“停止暴力”。

        游行起始点具有象征意义:1789年7月14日,反抗波旁王朝的起义者攻占巴士底狱,象征法国大革命的开端;1880年7月14日,推翻波旁王朝的革命党在民族广场举行庆典,首次宣布7月14日为法国国庆日。

        法新社报道,“红围巾”创意出自法国南部沃克吕兹省的约翰·克里斯托弗·维尔纳。他去年11月在社交媒体“脸书”创建“红围巾”群,认为“法国人的日常生活因为‘黄马甲’的手段濒临瘫痪。许多人如今不敢出门,不敢上路,不敢开车上班”。

        抱有“反暴力”主张的类似社交媒体群有“推特”的“蓝马甲”群,由36岁法律专家洛朗·塞尼去年11月创建;“脸书”的“停,够了”群,由法国西南部城市图卢兹51岁工程师洛朗·苏利耶去年12月创建。

        “黄马甲”示威由抗议法国政府上调燃油税引发,迄今持续两个多月,连续11个周六大规模出动,波及巴黎及全法多个城乡地区,部分示威演变成骚乱和暴力冲突,连累名胜古迹和众多商户遭到破坏,数人因示威所致交通混乱丧生。

        这是与“黄马甲”对立的有组织示威第一次“走下”网络、现身街头。

        截至26日,最新一轮巴黎“黄马甲”示威有大约4000人参加,27日“红围巾”示威人数多一倍不止。

  • 俄战机波罗的海上空拦截美反潜巡逻机

        新华社莫斯科1月28日电(记者 王晨笛)俄罗斯国防部28日表示,俄军战机在波罗的海上空成功拦截一架试图接近俄边境的美国P-8A“海神”反潜巡逻机。

        塔斯社援引俄罗斯国防部消息说,俄军当天在波罗的海公共水域上空探测到一架不明飞行器,该飞行器正向俄边境飞行。随后,俄防空战备执勤部队立即派遣一架苏-27战机升空拦截。苏-27战机飞行员在抵近目标后辨认出该不明飞行器为美国P-8A“海神”反潜巡逻机。在成功将其拦截后,俄军战机平安返回基地。

        国防部消息并未指出事件发生具体时间。

        本月24日,俄罗斯国防部证实,俄军战机此前在波罗的海中立水域上空拦截一架试图接近其边境的瑞典“湾流”侦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