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清明节前回国

        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 记者23日从退役军人事务部了解到,中韩双方决定将于清明节前交接第六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

        23日上午,退役军人事务部与韩国国防部在北京就第六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事宜进行了磋商,达成一致意见并签署了会谈纪要。根据双方磋商达成的共识,韩方将于2019年4月3日向中方再次移交一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相关遗物。双方将于4月1日在韩国共同举行装殓仪式。

        中韩双方遵循人道主义原则,本着友好协商、务实合作的精神,从2014年至2018年已连续五年成功交接589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今后在韩发掘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韩国将继续移交给中国。

        相关新闻  

        退役军人安置出“实招”

        据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 记者23日从国新办新闻发布会获悉,为推动退役军人安置工作,退役军人事务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这些政策和措施,概括起来主要是‘四个放宽’‘三个加强’。”退役军人事务部移交安置司司长包丰宇说。

        包丰宇介绍,“四个放宽”,一是放宽安置地的去向条件。二是对师级职务或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的干部,转业年龄由50周岁放宽到53周岁。三是选择自主择业安置的,职级要求由营级以上、师级以下,放宽到师级以下所有干部;军龄由20年放宽到18年。四是在艰苦边远地区和特殊岗位服役满10年的军转干部,不符合到大城市安置条件的,可以到原籍、入伍地或配偶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地级城市安置。

        “三个加强”,一是加强接收军转干部的编制保障。二是加强军转干部的教育培训,探索开展组织专业不对口的军转干部进高校进行为期一年的带薪脱产培训。三是加强退役士兵待安排工作期间的待遇保障,制定政策填补退役士兵待安排工作期间的保险空白问题。

  • 复兴号版绿皮车
    首跑杭州—北京

        1月23日晚8点05分,D712次列车从杭州站缓缓驶出。这是被誉为“绿巨人”的CR200J型复兴号动车组首次在杭州发车。绿色动车组“绿巨人”于1月23日起将接班前不久停运的T32次,开跑杭州北京间的普速铁路。“绿巨人”最高运营速度为160公里每小时,有短编组和长编组两种型号,其中短编组为9节车厢,定员720人,长编组为11节到20节车厢不等,最高定员1102人。

        视觉中国/供图  

  • 组织严密抢占优惠 “羊毛党”变身“饿狼党”

        什么是“薅羊毛”?这一名词远不止在电商平台找优惠券、抢到“0元购”商品那么简单。近日,电商平台“拼多多”出现百元优惠券漏洞被大量“薅羊毛”,敲响了防控大数据黑产业的警钟。组织严密的黑灰产业链条,先进技术手段攻破平台风控防线,百万元级利润收入……“羊毛党”是如何变成有组织的产业并日渐壮大的?他们对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怎样的危害?

        “只有想不到,没有薅不到”

        90%的冰山在海面以下。记者进入了一个“羊毛群”,发现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些忙着往群里扔“福利”的“大V”,几百个每日蹲守群里接福利的“羊毛客”,不断被朋友拉进群的“小白”……他们有自己的网站、论坛,平时会交流心得、总结经验、分享“线报”。

        从各大网站“BUG价”“秒杀价”,到P2P、区块链、小额借贷等平台的注册金,如今“羊毛客”们又大量回归并专注于电商平台以及微信公号福利。记者在一个专注某电商平台福利的微信群里看到,群主在5个小时里发布了98条“线报”,主要集中在商品秒杀、领券等优惠信息,同时也有试玩App等花样繁多的“刷单”式羊毛。记者在一位“羊毛客”的指导下尝试下载某App并按要求停留3分钟,果然收到了0.16元的“赏金”。网友“看夕阳落下”称,自己“入行仅一个月,就已经赚了5000-6000元”。

        但这只是“薅羊毛”的入门级操作。从蝇头小利中不断累积的“羊毛客”,渐渐发展成拥有大量资源和专业设备的“羊毛大户”。据介绍,“羊毛大户”们大多“积累了大量身份资料,有可靠的关系网络收集线报,有程序员功底”。这从“拼多多”网站在凌晨出现优惠券漏洞,随即被迅速领取数千万元的案例中可见一斑。

        手握万号 狠钻空子

        在“羊毛党”的圈子内,不少骇人听闻的案例被传为“美谈”:某上市公司用现金激励推广直播软件,但10亿元以上的主播奖励大部分被“羊毛党”以黑卡套走;某电商平台发放“满2000元减50元”优惠券漏设使用门槛,有“羊毛党”一人就狂刷1.7万单……

        “羊毛党”何以能短时间内攻击并“薅”垮一家平台?业内人士揭露,“薅羊毛”三字背后是巨大的黑产圈。

        网易易盾业务安全产品专家刘庆介绍,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展“撒钱”吸引新用户、拉流量的活动,着实养肥了不少黑产业的腰包。黑产业分工也愈发精细,并不断利用新兴技术手段。

        “新用户优惠”拦不住“羊毛党”的步伐:黑灰产人员或是拥有多达数十万乃至千万级别的手机黑卡库,或是利用“接码平台”的大量卡号资源,以每条0.1元左右的价格接收验证码,快速并大批量注册。高级的验证码技术有时也难以形成防控机制:“羊毛党”利用“打码平台”的人工智能技术,以机器、人工结合的方式识别各种图片验证码。2017年,绍兴警方就曾通报其破获的“快啊”打码平台案件,该平台3个月内就提供了验证码识别服务259亿次。

        《阿里聚安全2016年报》记述了大规模“羊毛党”的危害:互联网上缺乏安全防控的促销、红包活动中,70%-80%的优惠都会被“羊毛党”薅走。大规模的批量机器下单,甚至能够造成网站瘫痪。

        从卡号到企业亟待建立安全网

        掠夺网络资源、参与流量造假、逼停创业公司,“羊毛党”更像是一群“饿狼党”。事实上,他们的行为已不再只是游离于违法的边缘。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陆一律师表示,通过购买、交换或网络下载等方式获得私人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用以在网络平台注册换取首单优惠等,就构成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而“羊毛党”通过不正当途径获取大量平台优惠券,则可能面临盗窃罪的处罚,各地量刑标准不同,在上海累计达到1000元就构成盗窃罪。

        深探“黑产业”背后,他们抢占优惠的大量手机卡号究竟从何而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副主任杨天一介绍,除了实名注册的国内手机卡、境外手机卡等,根据业内机构的调查,目前流通的手机黑卡中80%以上是物联网卡。

        杨天一表示,手机黑卡的平台化趋势亟须管控。除了进一步细化对手机实名制管理的规定,还应针对电信运营商号卡建立体系化管控机制,特别是针对物联网卡等新类别的号卡,最好采用专门号段,更要加强号卡供应商的资质审核和管理,严禁层层转售。

        (据新华社上海1月23日电)  

  • 汪德祥:以身殉职的红军飞行员

        据新华社合肥1月23日电 汪德祥,1916年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金家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1年11月,他说服母亲参加了红四方面军,并于1933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他先后担任传令兵、班长、总部译电员,追随部队转战南北。长征中,不到20岁的汪德祥跟随红四方面军翻雪山过草地,忍受着饥饿寒冷,英勇前进。1936年长征胜利会师后,汪德祥又随西路军总部直属队转战河西走廊,与军阀马步芳部队展开浴血奋战。

        1937年4月底,西路军左支队历尽艰险到达星星峡,进入新疆。我党利用苏联援助盛世才的军事装备和技术,以迪化为训练军事部的重要基地,兴办我军多兵种多学科的军事技术学校。1938年3月3日,航空队举行开学典礼,汪德祥等25名青年学员被编入飞行班。无论是理论学习还是飞行实习,汪德祥的成绩总是遥遥领先。

        1942年6月9日清晨,他驾驶一架双翼战斗机升向3000米高空,开始了高难技术飞行训练。当他做完大小坡度的盘旋急转弯之后,突然发生意外,飞机旋转速度出现了异常,刹那间飞机由翻滚变成了螺旋下降。为了保住飞机,汪德祥放弃了跳伞逃生的机会,以身殉职,年仅26岁。

  • 网信办18天清理有害信息709.7万余条

        据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 记者23日从国家网信办获悉,自1月3日启动网络生态治理专项行动以来,截至1月21日,已累计清理有害信息709.7万余条,注销违法违规账号30.8万余个,关闭、取消备案网站733家,清理移动应用程序9382款,受理相关举报5.3万条。

        据了解,国家网信办紧盯网络生态问题,围绕12类生态负面有害信息集中开展清理整治工作。近期根据举报,经调查核实,花瓣网存在严重生态问题,天天快报传播低俗庸俗负面有害信息,破坏网络生态,社会反响强烈。国家网信办按照属地管理原则,指导浙江、北京等地网信办约谈和依法处置相关网站,责令其进行全面深入整改,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加强网站生态治理。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强调,欢迎广大网民、媒体和社会各界监督,积极举报涉网络生态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信息(受理电话12377,网址www.12377.cn,邮箱jubao@12377.cn)。

  • 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原组长莫建成一审

        据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3日一审公开宣判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原组长、财政部原党组成员莫建成受贿一案,对被告人莫建成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赃物及孳息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莫建成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7年,被告人莫建成利用担任中共通辽市委副书记,通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长,中共通辽市委书记,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常委、中共包头市委书记,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公司经营、贷款办理、项目承揽、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子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259万余元。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莫建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莫建成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及孳息已全部追缴,依法可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 湖南省华容县塔吊坍塌 4死1伤

        记者从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政府了解到,1月23日9时15分许,华容县永胜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在华容县中利城项目部从事塔吊拆卸作业时发生坍塌事故。事故造成2人当场死亡,3人受伤送医院抢救后其中2人抢救无效死亡。目前,业主单位中4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