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应物兄》现场票选为年度最佳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今年优秀长篇小说明显多于往年,选出优秀作品很困难。”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一开场就把难题摆了出来。昨天下午,第十五届《当代》长篇小说年度论坛暨第二十届《当代》文学拉力赛在京举办颁奖典礼,按照惯例,将选出年度最佳长篇小说。

        经过评论家、媒体记者现场投票,李洱的《应物兄》、石一枫的《借命而生》、徐则臣的《北上》、徐怀中的《牵风记》、梁晓声的《人世间》获评五佳作品,《应物兄》以最高票当选为年度最佳。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阎晶明用“井喷”来形容2018年小说创作,他认为不仅长篇小说数量有了增多,品质也有很大提高。他尤其注意到作家创作有先锋小说和现实主义小说融合的趋势,从而一改上世纪80年代以来所形成的二者难以兼容的格局。

        阎晶明认为,2018年不仅出现了先锋小说家逐渐转入现实主义创作路径的现象,而且现实主义创作和先锋写作,难得地呈现在一位作家的一部作品里,使中国作家作品既根植于传统,又有与时代相吻合的现代性。他还以两部作品为例,一部是《应物兄》,另一部是《捎话》,“看上去截然不同的小说,但都有融合性,前者故事性密集、人物多,有一种看不见的先锋意识和先锋色彩,后者有看不见的现实主义精神。”他认为,这两部作品或者有地域性、历史感,或者特意打通人兽灵分界,因此既有当下性,又有寓言性。

        为强化专业性,本次论坛在评奖方式上进行创新,严格规范评奖流程。活动前期,经由资深评论家、学者、作家以及各省区市作协、媒体和出版单位推荐、投票,排名前28部作品成为本次论坛的备选参考篇目。现场投票前,先由专业评论家和书评人组成的评议委员会对28部参考作品做简短评价,全部作品由7位评议人评述,择要突出亮点。而后进入投票环节,以全公开的方式,严格计票、监票。此外,在活动举办之前,《当代》杂志官方微信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官方微信组织了读者线上投票,共10万余人参与。现场分别统计专家评议人、评委会及网络票数,按照比例相加得出最终结果。

        在文学评论家的现场评议环节,各类长篇新作纷纷登场。文学评论家白烨认为《应物兄》超乎我们想象,把学界政界商界打通;《主角》写尽人生如戏;《穹庐》没有特殊造诣很难完成。文学评论家孟繁华认为,《借命而生》敢于追问,是有担当的好作品;《重新生活》提供了新的审美经验,将视角放在贪腐文化上。文学评论家贺绍俊说,《修改过程》写的是77年学子的逝水年华,历史在修改过程中,人们的生命基因也在修改过程中,该作扩展了知青小说的边界和内涵;《菜根谣》写的是慰藉心灵的故事,是反映女性友爱的温暖之作,表达了对人性温暖的呼唤;《单筒望远镜》则有强烈命运感和历史感,其无处不在的美学意象,彰显了作家的文化和艺术功底。文学评论家刘大先推荐了《北上》,他说该作如同运河一样气象万千。

        此外,本次活动还设置了作家朗诵环节。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获得2016年论坛最佳作品的作家格非,《当代》荣誉作家徐贵祥分别朗读了各自的作品。首先由格非朗读了代表作《望春风》节选,之后由徐贵祥朗读了发表于2009年第六期《当代》的《写本好书送给你》节选。

        《当代》长篇小说论坛脱胎于2004年创办的“《当代》长篇小说年度佳作”,至今已举办十五届,其“零奖金、全透明”的评奖原则在业界获得了良好口碑,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评选当年长篇小说的五佳作品和最佳作品。往届获奖作品中荟萃了诸多精品,如莫言的《蛙》、毕飞宇的《推拿》、贾平凹的《古炉》、迟子建的《群山之巅》、格非的《望春风》等,都代表着当年文学创作的最高水准,专业性强,社会影响力大,并得以流传。臧永清表示,《当代》坚持举办长篇小说年度论坛,有两个初衷,一是积淀长篇小说年度经典,二是希望用实际行动维护文学评奖的公信力,用公平和专业的方式,评选出优秀作品,繁荣社会主义文学创作。

        链接

        李洱《应物兄》授奖词

        这是一部写了十三年的小说,是一部与时代有同构关系的小说,是一部关于知识阶层的小说,也是一部具有百科全书意味的小说。小说以儒学院的具体筹建人、儒学大师程世济归国联系人应物兄为主角,将他这一过程中的心理和行为遭遇跃然纸上,将各色人等的心机、算计以及冲突、矛盾或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汇集于儒学大业的复兴中。知识界与历史、与当下、与利益的各种复杂关系,通过不同的行为和表情一览无余。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小说,它的巨大价值将在众声喧哗的不同阐释中逐渐得到揭示。

  • 这次会让主角的梦想变成现实

        本报记者 袁云儿

        昨天,周星驰执导的春节档新作《新喜剧之王》在京举行发布会,周星驰领着包括王宝强在内的众位主演首次跟大家见面。最新“星女郎”也终于揭开神秘面纱,她就是和片中角色一样热爱表演的演员鄂靖文。

        鄂靖文出生于1989年,原名鄂博,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她在演艺圈打拼多年却并未走红。这几年她先后上过《笑傲江湖》《我为喜剧狂》等喜剧类综艺节目,并在《笑傲江湖》第三季中得到了宋丹丹的欣赏。类似《喜剧之王》里的尹天仇,鄂靖文在影视作品饰演的都是龙套角色,比如《缝纫机乐队》里的女记者、《西游:伏妖篇》里的围观群众。

        “我在片中的角色叫如梦,她有着和《喜剧之王》里尹天仇一样的精神,但故事设置不一样。”鄂靖文透露,周星驰此前看过自己的舞台剧作品,她因此得到了《新喜剧之王》的面试机会。“我做演员的经历和如梦很像,以前也跑过龙套,有时候没台词,有时候有台词,有时候即使有台词也会被剪掉。面试的时候可能我是那种什么都不怕,性子很轴,傻傻的劲儿跟如梦很像,引起了导演的注意。”

        回忆起拍摄过程,她用“扛揍”二字概括,因为如梦是一个龙套演员,片中她有大量在片场被人欺负的戏份。“最长的时候我曾经连续两天演被揍的戏,打我的是演‘七个小矮人’的外国人,打得特别有激情。他们跟我说,你演得好真实呀,我说我不是演得真实,而是真的很疼。”

        除了王宝强之外,《新喜剧之王》里的其他主演都是像鄂靖文一样的不知名演员,他们有的甚至此前毫表演经验。周星驰坦言,自己正是看中了他们身上与众不同的特色和对表演的热忱,所以挑选了这样一个“龙套团”主演。

        周星驰还首次正面回应了“炒冷饭”的质疑,他开玩笑说:“我炒过扬州冷饭,真的没炒过冷饭。”他说,当年的《喜剧之王》并没有给尹天仇一个完美的结局,这次《新喜剧之王》观众能看到如梦最终实现梦想,光芒四射的样子。他还说,这部电影“献给奋斗中的你们”,希望观众看完以后更有自信,更加努力。

        《新喜剧之王》将于春节档大年初一公映。周星驰还透露,他和张柏芝为《新喜剧之王》粤语版专门配了一段音,这也是二人20年后的再次合作。

  • “流量明星”摇身变为“新青年”

        本报记者 李夏至

        作为国漫中的代表作之一,《艳势番》的漫改剧一度是行业关注焦点。取材于知名动漫《艳势番》的热血青春励志剧《艳势番之新青年》,昨日在京举行开播发布会,领衔主演黄子韬、吴俊余、马泽涵、宁心、王子腾、李俊濠、王瑞昌、刘源、苑子文,主演彭博,特别出演刘芸、郭晓婷,友情出演王仁君,特邀出演李建义、张春年等悉数出席。

        单是从演员阵容看,《艳势番之新青年》确实诠释了“青年”二字。总制片人梁振华也表示,《艳势番》作为漫画题材是一个风格明确的作品,但转为电视剧呈现,也需要很多打破次元壁的改造。总编剧苏蓬落脚于“新青年”的立意,在保留原著《艳势番》神秘性的基础上,埋下大量历史伏笔,打磨出一个脱胎于二次元,扎根于三次元的热血故事。不同于以往的民国作品,该剧着墨于青年成长,并别出心裁采用了“双男主”的设置,通过崇利明和阿易不同的成长环境,佐以新青年群体的人物特征,在围绕皇族后裔、平民少年、留洋青年三方代表的角力下,映射去旧迎新的时代特征。

        该剧讲述接受了新思想的青年人,在封建帝国的末路中上下求索,在时代潮流的洗礼中砥砺前行,坚定“无负今日、无负民望、无负国家”的赤子之心,坚守正义寻找家国出路并取得胜利的故事。剧中,由黄子韬扮演的满清贝勒额尔吉·崇利明,在重新集结没落组织“艳势番”的过程中,明确了自己复兴中华的革命理想,并为此浴血奋战,走上了救亡图存的道路。易烊千玺饰演的平民少年阿易,命运则更加多舛,他是隐忍度日的马贼村逃生孩童,也是丧失亲人独自成长的孤单人。苦难的成长经历为他打造了“沉默冷酷”的面具,也让他充满了对“热血正义”的向往。

        “双男主”的设定,既为剧情中“新青年”的成长有了更多可靠的铺垫,也让该剧主题的呈现显得真实可信。梁振华透露,尽管《艳势番》原著中的额尔吉·崇利明和阿易都是虚拟人物,但编剧团队为了让角色的成长更有真实感,借鉴了历史中很多真实存在的人物,“剧中还有周觉这种同盟会会员,还有人读过陆军士官学校,包括四川部分的保路运动等等,虽然我们是架空改编,但如果真的熟悉这段历史的观众,会发现剧情能够和历史有所呼应。”梁振华说。

        全剧分为北京、四川、上海和护国战争四大板块推动剧情,故事辗转发生在四个时期,其实勾连了清末民初的有意味的历史事件。梁振华表示,他自己硕博时期的专业就是现当代历史,因此对于这个时期的故事有个人的偏好。《艳势番》改编剧项目启动之时,市场上几乎没有同类题材,“我们是孤品,也没有跟什么风,我只是觉得这个时代的历史故事值得讲述,尤其是值得从新青年的角度去讲。”梁振华表示,该剧能够同时邀请到易烊千玺和黄子韬这两位当下炙手可热的演员参演,其实完全凭借的就是故事和人物本身的魅力。

        据了解,为了出色完成崇利明这个角色,黄子韬在剧组待了整整六个月,经常是超期了也毫无怨言。五岁就开始学习武术的他,在拍摄武打的戏份时,坚持不用替身,许多高难度的动作也都是自己完成。黄子韬现场也表示,他对该剧以及自己在剧中的表现都信心十足:“这将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可以用演员来形容的一部戏,也是我二十五年的人生当中真正的代表作。你们一定不会失望。”据悉,该剧将于近期登陆北京卫视晚间黄金档。

  • 粉丝怼偶像,追星还是养娃?

        牛春梅

        最近频频爆出明星和粉丝互怼的消息,谢娜的粉丝建议她参加综艺节目少提张杰;章子怡一位已经追随12年的粉丝则反对她接综艺、接电视剧,反对无效干脆直接脱粉,而章子怡则更是直率地把一位提意见的粉丝给拉黑了;罗志祥的粉丝不满他和女友发售联名系列服装品牌,而罗志祥则关了评论,表示“我不听,我不听”。

        我们一直认为明星和粉丝之间是相亲相爱的关系,岂不知如今已变成相爱相杀,许多粉丝怼明星往往是因为爱得深沉。你看章子怡的粉丝说得多么苦口婆心,“拍电视剧,各种接综艺!粉丝说你都说倦了!你听了吗?……粉丝私下做多少事情,你有为粉丝考虑过吗?”如果把这句话里的“粉丝”都替换成“妈妈”,大家会发现看起来也一点都不违和,因为粉丝替明星考虑时完全是亲妈心态啊。谢娜的粉丝也曾为她的事业做过很多助力,也是觉得她的做法对她的事业和形象有损才会如此执着地提意见。

        这样和亲妈一样的爱有错吗?爱似乎总是不会有错的。不过,要知道父母对孩子的爱也是应该有界限的,更何况明星与粉丝之间。以前粉丝与明星总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明星也会注意保持神秘感,如今拜时代和技术所赐,这种距离可以无限小,而明星也乐于表现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来吸引粉丝。粉丝可以真切感受到自己对于明星身价、知名度、美誉度的影响,因而也认为自己应该有更多的权力。于是他们希望自己的偶像能够按照自己以为的美好方向去努力。可是在这里粉丝们忽略了一点,你喜欢的明星和你喜欢的洋娃娃不是一回事。明星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对人生、事业的喜好、判断,不可能任由粉丝来塑造。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粉丝对明星的控制一向是这样的,早年间的男明星们就因为要维系粉丝的热爱,而不敢结婚或是不敢公开结婚,否则,愤怒的粉丝甚至会走极端。要不是如此,刘德华怎么五十多岁了才公开妻子,才能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因为粉丝经济以粉丝为基础,脱粉是大多数明星不能承受之重。

        面对粉丝的指责时,你会发现谢娜选择了解释、说明,连张杰也发长文为妻子解围,而章子怡直接选择拉黑粉丝,因为她原本就不是靠粉丝支持成为明星的,是靠自己的作品在最艰难的时候打了翻身仗。也就是说,一个明星对粉丝的依赖度越大,粉丝对明星的控制欲就越强。但至少谢娜还是跟粉丝们发脾气的,而那些完全靠粉丝养成的偶像,可以说在一开始就与粉丝签订了一份无形的合同,如果要毁约当然只能后果自负。

  • 顺义基层干部观看《最后一公里》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 实习生 张健玮)昨天,“北京公益电影大讲堂——脱贫攻坚主题影片《最后一公里》献映基层第一书记专场活动”在顺义区马坡镇石家营村举行。顺义区“第一书记”代表、中影新农村数字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全体党员和马坡镇群众代表共计300余人一起观看了《最后一公里》。2019年春节期间,北京公益电影大讲堂将继续精选优质影片组织各区放映,在全市近4000个放映点总计放映12000场。

        《最后一公里》是一部展现精准扶贫、解决农村贫困的一部电影。影片以四川省宜宾市珙县的真实事迹为基础,讲述珙桐村的年轻干部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不仅打通了通往村里的最后一公里路,也打通了村民通向幸福生活的“最后一公里路”,展现了基层中那些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光荣事迹。

        2019年春节期间,北京公益电影大讲堂将精选主旋律、正能量、口碑好、近两年上映的优秀国产影片,组织各区按照群众需求选择放映,在全市近4000个放映点总计放映12000场。自2006年启动北京农村电影放映工程以来,北京在全国率先实现数字电影行政村全覆盖。如今,电影已经成为北京市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中最为活跃、最受群众欢迎的文化娱乐形式之一。

  • 茅奖作家张炜新出“海边童话”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最新作品“海边童话”系列昨天推出,这部儿童文学作品用有趣温暖的文字,带领孩子在童话中认识世界。

        “海边童话”系列共5本,包括《第一次乘船》《我们的大灰鹳》《歌声与炉火》《我变丑的日子》《迷路海水浴场》,近日已由青岛出版社出版发行。评论家认为,作家用温暖有趣的文字,构筑了一个异想天开、浪漫奇特又生动真实的自然童话王国,将丰富的思考融入故事中,探讨传统与现代、自我与他人、美与爱等具有永恒意义的话题。评论家顾广梅认为,“海边童话”系列在文学质地上与一般的儿童文学作品有很大不同,它追求典雅精湛的文学品质,审美风格新鲜隽永,语言上充满灵性灵气,有着词约义丰、韵味十足的艺术效果。它鲜明体现了经典作品所特有的永恒性、超越性的艺术魅力,它既是写给儿童的,也是写给成人的。

        张炜现任中国作协副主席,是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代表作有《古船》《九月寓言》《你在高原》等,作品屡获国内外大奖。除长篇小说之外,他自1974年开始儿童文学创作,近作有《少年与海》《兔子作家》《寻找鱼王》等。

  • 第91届奥斯卡提名名单出炉

        本报记者 袁云儿

        昨晚,第91届奥斯卡提名名单出炉,《罗马》《副总统》《一个明星的诞生》《黑豹》《黑色党徒》《宠儿》《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等7部影片将角逐最佳影片奖。克里斯蒂安·贝尔凭借《副总统》入围最佳男主角,歌手Lady Gaga则凭借《一个明星的诞生》首次入围最佳女主角。已在国内上映的是枝裕和作品《小偷家族》入围最佳外语片奖。    

        这份提名名单并无太多意外,《罗马》《副总统》《一个明星的诞生》《宠儿》《绿皮书》等2018年的热门影片基本上瓜分了几个主要提名。在最佳影片提名中,《黑豹》成为影史第一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超级英雄电影,该片一共入围7项提名。《绿皮书》则刚刚定档将于3月1日在国内上映,该片讲述了一位黑人钢琴家和他的白人司机之间的友情故事。

        最佳导演的五位提名者中,除了凭借爱情片《冷战》入围的波兰导演帕维乌·帕夫利科夫斯基外,均为近年来活跃在影坛的中生代导演,传记、历史题材仍然备受奥斯卡青睐,斯派克·李《黑色党徒》、欧格斯·兰斯莫斯《宠儿》、亚当·麦凯《副总统》均为这类作品。阿方索·卡隆新作《罗马》去年横扫国际影坛各个电影节,这次也同时提名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最佳原创剧本等多项重磅大奖。

        今年的最佳男主角争夺激烈。布莱德利·库珀身兼《一个明星的诞生》的主演、制片人、联合编剧和导演四职,在片中饰演一位乡村音乐歌手;克里斯蒂安·贝尔凭借“橡皮人”功力,在《副总统》中塑造了美国风云政治人物迪克·切尼;拉米·马雷克则在《波西米亚狂想曲》中出演皇后乐队主唱佛莱迪·摩克瑞。入围最佳男主角的还有《永恒之门》里的威廉·达福和《绿皮书》里的维果·莫滕森。

        今年的最佳外语片竞争同样相当激烈,入围的五部影片去年都曾拿奖拿到手软,包括《冷战》《无主之作》《罗马》《小偷家族》《迦百农》。但韩国导演李沧东备受好评的《燃烧》并未入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