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啥是佩奇》为何不“带货”?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啥是佩奇》火了,无论是朋友圈、微博热搜还是百度搜索,这几天“佩奇”都成了搜索的高频词,就连跟着蹭热点的都能因此多获得一些点击量。然而,作为春节档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宣传片,《啥是佩奇》在电影促销方面起到的“带货”作用却并不明显。

        效果 未影响春节档整体格局

        《啥是佩奇》推出之前,《小猪佩奇过大年》每天的新增预售票房不过在20万元上下。自1月18日宣传片火了之后,电影近三天的新增预售分别为188.3万元,118.4万元、70.8万元。虽然有一定增长,但相比《啥是佩奇》的全民现象级热度,这样的增幅实在有点小儿科。

        与同档期最大竞争对手《熊出没·原始时代》相比,《小猪佩奇过大年》的优势并不明显,《熊出没·原始时代》近三天的新增预售分别为44.9万元、52.8万元、70.7万元。目前《小猪佩奇过大年》以656.4万元的预售总票房领先《熊出没·原始时代》,但优势微弱。

        “‘小猪佩奇’在我们影院的预售不错,《啥是佩奇》火了之后预售有一定增加,但比例不是很大,每场也就多五六张票吧。总体来说,‘佩奇’和‘熊出没’的预售都还可以。”劲松影院经理石岩表示,这两部片主要面向儿童观众,在春节档整体市场中的份额加起来也只占到两三成,比重并不大,因此即便宣传片很火,但对春节档整体格局的影响并不大,“最卖座的还是那几部喜剧和《流浪地球》。”

        原因 宣传片和电影受众错位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陈锐认为,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因为极少有电影的宣传片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因为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甚至可以说是脱节的,《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看宣传片的人和看电影的人不重合。”

        “营销很火对电影大卖或许会有一定帮助,但并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现在卖得好的电影,一不靠流量明星,二不靠宣传营销,还是得比拼口碑。”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影从业者表示,电影与其他产品和服务一样,归根结底,看的还是用户体验,“现在大家越来越理智了,营销刷屏或许能提高大家对影片的认知,但买不买票,还是得看口碑。”他认为,《啥是佩奇》最大的影响可能是打动了那些本来准备要去看《熊出没·原始时代》的观众,让《小猪佩奇过大年》在儿童片中占据一定上风,“可能家长本来要带孩子去看‘熊出没’,最后选择了‘佩奇’,但大批不是适龄孩子的观众会不会考虑‘佩奇’,则很难说。”

        这一点,《小猪佩奇过大年》片方也心知肚明。《啥是佩奇》爆火后,出品方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李捷一再强调,团队从来没有想过用这个宣传片帮电影拉高排片、拉高票房。“我们是拍给孩子看的比较低幼的电影,当然宣传片做完以后,看这部电影的也许不是一家三口,而是五口,甚至七口。我觉得电影定位很重要,片子给谁看?讲什么故事?我们想得很清楚。”

        启示 电影营销可向广告业取经

        作为《啥是佩奇》和《小猪佩奇过大年》两部作品的导演,张大鹏因此“一战成名”,其创意和才华受到业内和观众广泛肯定。广告导演出身的他,这次也被誉为广告圈对电影圈的“降维打击”。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今后电影行业宣传营销要多向广告业“取经”。

        在影评人关雅荻看来,《啥是佩奇》一下子把主流娱乐电影的营销创意门槛拉高了至少一个档位,直接导致未来的电影营销更强调创意。“如果团队创意不够,很可能不会让片方满意。另外,广告圈有创意的人才会加速进入电影营销行业,但不能只是机械的复制。”

        “《啥是佩奇》不是只对《小猪佩奇过大年》的电影宣传,所以甚至并没有把传统电影宣传的核心要素,比如片名、上映时间等放到最显眼的位置,《啥是佩奇》是对‘佩奇’这个品牌形象的一次大幅度全民普及和认知提升。”关雅荻认为《啥是佩奇》放大了目标人群的基数,为后续片方投放的物料和资源,扩大了范围,拓展了更多创新营销思维的可能性,而不只是闷头深耕“佩奇”粉丝人群。

        “电影营销方可以从这一案例中意识到,在传统的宣传手段之外,其实还有很多渠道和方式可以去做电影宣发。”陈锐说,“好的宣发方案的原理和电影是相同的,以故事取胜,向观众传递某种情感,同样能达到非常好的效果。但在此过程中,要注意宣传内容和影片内容要有契合度,无论是什么手段,最终追求的效果都是如何把观众引入电影院,别跑偏了,或者转移重点了。”

  • 中国民乐寻找到国际化表达方式

        本报记者 徐颢哲

        上周六晚,位于五棵松的京城潮流青年文化地标Mao livehouse内挤满了观众,一场以古筝、二胡、三弦、古琴、琵琶、竹笛为主奏乐器的音乐会给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视听体验。徐凤霞、闵小芬、巫娜、汪洪四位音乐家首先登场,演绎组曲《虚谷禅冥空》;接下来表演的是新锐古典吉他演奏家陈曦,她在吉他演奏中巧妙融合了古筝、琵琶、二胡等传统民族乐器,一连演奏《丝路驼铃》《春江花月夜》等四首作品。

        这场音乐会展示的是“国乐复兴计划”的最新成果。2018年年初,中国唱片集团有限公司和十三月文化旗下的世界音乐厂牌“新乐府”共同发起了“国乐复兴计划”,旨在拓展中国民族乐器的表现力和在世界音乐语境中的影响力,践行以世界语言讲述中国音乐故事的决心。中国唱片集团总经理樊国宾表示,“国乐复兴计划”是围绕中国民乐展开的音乐跨界项目,旨在推动海内外知名的中国民乐演奏家和国际音乐人广泛合作,用国际视角探寻国乐传承之道,创作出兼具民族性与世界性、兼顾艺术审美与大众传播的音乐作品。

        本次音乐会发布了“国乐复兴计划”的新专辑《新乐府·全球大拜年》,将中华传统春节民俗合奏歌曲与国际音乐融合。该专辑的制作横跨全球六大录音棚,集结了乌克兰、波兰、以色列、古巴、法国、德国等十个国家的著名音乐人、乐团,以及蜚声国际的国乐大师,全新编曲、演绎,让民乐与世界音乐、阿卡贝拉、电子、雷鬼等音乐元素熔铸一炉。值得一提的是,专辑中选取了两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广东地区代表性贺岁民乐《旱天雷》与《步步高》,一首由美籍华裔多元乐器演奏家、好莱坞影视配乐大师汪洪改编,一首由古巴人声合唱天团改编为阿卡贝拉版。

        音乐会上的一位“小红人”,让观众体验到“国乐复兴计划”中民族与世界的融合,点燃了现场气氛。这位“小红人”是以色列电子放克音乐人Shtuby。玩转世界电子音乐舞台的他时刻保持着激情无限,以独特诱人的现场体验闻名音乐圈。他对中国民歌《杨柳青》《紫竹调》《龙船调》加入国际化元素,重新编曲混音后的作品,产生独特的艺术气息,给人以深邃幻想。

        在十三月文化负责人卢中强看来,传统艺术家与新媒体的结合和发扬光大是“新乐府”厂牌多年积淀与积累的结晶,昆曲、评弹、粤剧、黄梅戏、川剧、扬州清曲这些在现代音乐中不常见的“新鲜事物”,恰恰成了新乐府通过戏曲跨界,帮助年轻观众“打开”传统民乐的金钥匙。“国乐复兴计划”启动一年来,“新乐府”已号召身处全球各地的民乐演奏大家,以及活跃在国际舞台的世界音乐人,完成了一大批有质感的新民乐作品,并通过B站、抖音等年轻人聚集的传播平台,掀起了一次“音乐新国潮”。

        作为发起方之一,十三月文化努力使“新乐府”和“国乐复兴计划”的IP链尽可能延伸,以音乐节和剧场巡演等方式做立体推广。汪洪认为,“新乐府”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厚土壤,在世界形形色色的音乐形态中表现出十足的个性,具备了长远发展的基本条件。但他也指出,“新乐府”如果作为一种商业演出,需要借鉴美国太阳马戏团等商业演出的经验,找到在演出市场取得成功的“共性”,让更多人乐于为这种音乐形式买单。

        在这些年的演出实践中,“新乐府”一直在寻找合适自己的表现方式。卢中强觉得,民乐是旋律婉转的音乐,很多民族乐器拥有独特的音色、频段,但较难融入其他音乐中,“但民乐也自有妙处,它同样看重即兴表演,并且经过长期民乐熏陶的艺术家,其对节奏和旋律的审美有独特之处。”音乐会上,“名无虚”乐队的徐凤霞、闵小芬就与巫娜、汪洪携手,以“自由即兴”的演出方式,在现场完成一张新专辑的录制。

  • “顶尖舞者”进校园播种舞蹈梦

        本报记者 牛春梅

        演出前,偌大的剧场或体育馆早已是人声鼎沸,连走廊上都是人;现场互动环节,经常出现几十位同学争先恐后冲上舞台的场面;演出结束,舞者马上就被学生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所到之处,总是有人拍照、签名……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的“顶尖舞者进校园”活动日前在海南六所学校举行,引发了一次又一次热烈的“追星”。

        此次“顶尖舞者进校园”活动3个月时间里,共走进4个城市的26所学校。由于受演出场地容纳人数所限,许多未到场的学生还通过校内及网络视频平台观看了直播,据不完全统计,约有40万人次观看了进校园演出。

        参与此次活动的都是国内舞蹈界顶尖的舞者,包括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山翀、辽宁芭蕾舞团副团长焦洋、辽宁芭蕾舞团首席明星王韵,以及2018《新舞林大会》年度总冠军李德戈景等。助演嘉宾包括北京舞蹈学院、中国歌剧舞剧院的主要演员,以及国家级非遗朝鲜族农乐舞(象帽舞)传承人金明春、《热血街舞团》全国10强人气选手杨凯等。他们分别以中国古典舞、中国民族民间舞、芭蕾舞、国标舞、街舞等多个舞种,向学生们展示出中国舞蹈的魅力与时代质感。顶尖舞者们希望用可赏、可学的时尚手段,引导年轻学生们,像喜欢流行歌曲一样爱上舞蹈。

        传承文化是“顶尖舞者进校园”活动的主题之一。为此,主办方开展地毯式走访调研后,进行大胆的创意,推出了“时尚化+中国风”的组合形式。在海南站的演出中,除了民族民间文化的表演,主创团队还大胆尝试,选择了在青少年中人气颇高又极具画面感的《雪落下的声音》和《不染》两首音乐,专门编排了两个古典舞女子独舞作品《雪落云裳》和《不染》。作品的服装、道具、头饰也都是量身打造的,古风古韵的中国风元素与顶尖舞者的跨界编排,让所有看过节目的学生都惊呼“太美了!”

        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主任罗斌表示,“顶尖舞者进校园”活动是希望舞蹈在传播中放下身段,走出高深难懂,变成有趣、有料、有益的文化公开课。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认为,“顶尖舞者进校园”把“教”和“育”变成了一门艺术,让孩子们更愿意接受舞蹈这种语言。演出结束后,舞蹈教师颜业岸激动地说:“相信通过今天这个活动,我们的孩子能够感受到真正的舞蹈魅力所在。”

  • 婚恋节目进入情感观察时代

        本报记者 关一文

        近来,各大卫视纷纷推出婚恋类节目,如江苏卫视的《新相亲大会》、湖南卫视《恋梦空间》,据悉,浙江卫视即将播出恋爱慢综艺《遇见你真好》。婚恋类节目能否成为2019年的荧屏热点,令人拭目以待。

        近些年来,除了以《非诚勿扰》为代表的问答式相亲,“代际相亲” “明星恋爱” “沉浸式恋爱”等多元化婚恋题材节目纷纷涌现,节目不在仅仅局限于演播室现场,而是设置生活化的场景,让单身男女进行接触。婚恋类节目已经从婚恋交友转型为带有社会观察性质的节目。

        湖南卫视播出的聚焦青年社交恋爱的综艺节目《恋梦空间》,延续了去年火热的网络综艺《心动的信号》的节目形式,即素人恋爱真人秀与观察室嘉宾点评相结合。在这档节目中,镜头对准人们在婚恋关系和社交关系中的相处状态,将具有较高私密性的个人交往行为呈现在大众面前,更加注重展现年轻人内在心理的变化。

        另一档观察类综艺节目《我家那闺女》,虽不是主打婚恋主题,却融合了强烈的婚恋元素,引发观众对代际婚恋观的社会思考。

        其实,想要通过婚恋节目成功相亲并非易事,观察类婚恋节目开始走俏,是因为其意义远远超出了“牵红线“的平台价值。这类节目更多的将人们在婚恋关系中遇到的普适性话题以多元化的手段呈现,观众在这些多元、变化、流动的婚恋观中看到的是最典型、最直接的中国社会现实。

  • 漫威英雄电影《死侍2》上映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漫威超级英雄电影《死侍2:我爱我家》将于1月25日登陆国内院线,这也是死侍这位超级英雄的故事首次与中国观众见面。该片由瑞安·雷诺兹、乔什·布洛林、莫瑞娜·巴卡琳、朱利安·迪尼森、莎姬·贝兹主演。近日,死侍的扮演者瑞安·雷诺兹来华宣传,与粉丝分享拍摄该片的幕后趣闻。

        该片讲述死侍成立“X特工队”保护年轻的变种人拉塞尔的故事,片中他面临的最大反派是通过时间旅行前来追击的变种人士兵“电索”。

        作为最“贱”走偏锋的漫威超级英雄,死侍超强的自愈能力使他拥有“死不了”的超能力,死侍也因此被认为是“你看不惯我,却干不掉我”的生动典型。瑞安·雷诺兹坦言,这是漫威英雄中最好玩儿、最逗趣的角色,能出演这个角色是极其幸运且具有特别意义的,“死侍可以说推翻了人们对于英雄的一切预期,大家都会产生共鸣,他充满人性,同时又不同寻常、特立独行,没有任何一个漫威英雄可以像他这样。”

        瑞安表示,十年前他就希望可以拍摄《死侍》电影,然而被拒绝的各种理由“都可以出一本书”了。此外,他一直都想把《死侍》拍成一部家庭式电影,他非常喜欢“我爱我家”这个颇有反差萌但又非常符合影片气质的中文译名。

        瑞安·雷诺兹还透露了《死侍3》的筹备方向,称将要开启一个全新的方向,“它会让所有人惊讶”,脑洞是必须的,“会通过一个从没有人尝试过的方式进行呈现。”

  • 《牵风记》再续五十余年前未竟之作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著名军旅作家徐怀中先生的长篇小说《牵风记》。小说以1947年晋冀鲁豫千里挺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讲述了三个人物和一匹马的故事。

        该书作者是90岁的徐怀中先生,他说:“我写的是一部具有严肃宏大叙事背景的国风式的战地浪漫故事。”评论家朱向前认为,此前从未看到有人以如此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式描写战争,以这样的胆略探寻战火中的爱恋与人性。对于刘、邓野战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揭开了我军战略反攻序幕的历史,在过去只看到其豪迈的一面,通过《牵风记》,我们看到了为此而付出的惨烈代价。还有评论家认为,小说以独特的视角切入这场战役,让我们了解到那些牺牲者是怎样的平凡和伟大,他们的精神世界是怎样的普通和丰富。

        《牵风记》首发于《人民文学》杂志社,《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说,拿到稿子时吓了一跳,觉得不像年近九旬的老爷子写的,感觉这是年轻人、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写的作品,但表述非常老到,里面的文化感非常足,这是年轻人没有的。

        徐怀中是挺进大别山行动的参与者,小说中每个人、每个故事特别是细节,都有很强的历史真实性。从小说中可以读到关于战争史、战略战术、兵法兵器等方面的知识,体会到作者丰厚的军事学养。20世纪60年代,徐怀中曾以此为题材创作出《牵风记》的雏形,将近20万字,后来却由于种种原因,小说手稿被销毁。这次创作起笔于四年前,经过不断的修改与润色,小说终于与读者见面。

  • 梁晓声推出随笔集《家·国·天下》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作家梁晓声最新随笔集《家·国·天下》三部曲日前上市。书中,他深情回忆了与家人、朋友间的真挚交往,见证了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七十年来大时代的变迁,以心忧天下的襟怀,解读中国乃至全世界热点问题。

        三部曲由《家载一生》《我和我的共和国七十年》《微观天下事,不负案头书》组成。

        《家载一生》中,梁晓声以细腻的文笔、平实而流畅的语言,追缅着父母的温情、亲朋的友爱,勾勒出一个个感人至深的形象。梁晓声回忆说,有一次吃饭时,他望着锅里的热粥,不敢去盛第二碗,平常不苟言笑的父亲,鼓励儿子大胆去盛。梁晓声写道:“尽管撑得难受,但心里幸福。因为我体验到了一次父爱。”

        《我和我的共和国七十年》中,梁晓声回顾了自己与共和国共同走过七十年的不平凡历程。他主张人人都应该学会担当,“一个人只从纯粹自我一方面的感受去追求所谓人生的意义,那么他或她到头来一定所得极少。而勇于担当的人,即使卑微,但因为他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他承担起了属于自己的义务。这样的人尽管平凡渺小,但值得钦佩。”

        《微观天下事,不负案头书》中,梁晓声从黎民百姓的日常生活,到不同阶层迥异的生存环境,从敏感而略显沉重的社会话题,到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无所不谈。

  • 首期《以团之名》失误多引热议

        本报讯(记者 关一文)昨天下午,团体选拔类综艺《以团之名》在无锡举行发布会,四位导师王霏霏、任家萱、袁娅维、何展成(右图)携20余位选手代表悉数亮相。节目总监制宋秉华、总制片人彭正圆也来到现场,为大家答疑解惑。

        目前,节目刚刚播出第一期,一些选手唱歌走调、舞台走错位等失误引发网友热议。对此,《以团之名》总制片人彭正圆表示,“节目的第一期主要是海选,因此就是很原生态的呈现,第二期会展现个人才艺的比拼,而最关键的就是成团之后的故事。” 他认为成团之后才是节目的核心看点,“后面会着重表现这些选手在加入团队中的故事,成团后一点点发生变化,并在团队合作中获得成长。”

        作为偶像选拔类综艺,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不同,《以团之名》围绕“团魂”概念,不仅关注个人选拔和才艺展示,而是通过团队合作传达正能量。

        节目组在选人方面也有特别的考量,“除了满足颜值高、才艺好等条件外,还要看人物性格是否能够推动故事的发展。”节目总监制宋秉华表示,“不管我们做什么题材的节目,核心都是讲故事、树人物、讲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