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人民”范畴究竟何指

        陈培永

        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屡屡提到“人民”,强调“人民是共和国的坚实根基,人民是我们执政的最大底气”。他更是提到了“人民”中的很多具体构成部分,比如科学家、工程师、“大国工匠”、驻村干部、第一书记,乃至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00后”、新市民、快递小哥、环卫工人、出租车司机等,甚至还提到一些具体的名字,比如彝族村民吉好也求、节列俄阿木,困难群众赵顺利、陈玉芳、陆奕和,以及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南仁东、林俊德、张超、王继才、黄群、宋月才、姜开斌等。可见,在近2000字的新年贺词中,人民是绝对的主角。

        人民不仅有具体构成部分,不仅是政治用语,还是个值得探究的学术范畴。人民究竟是什么?拙著《什么是人民、阶级及其他:以马克思的名义》,立足经典文本,结合当今中国社会现实,直面很多人思想观念的困惑,重新思考了马克思主义的若干“主体”概念,其中就有“人民”这一概念。

        从数量范畴、政治范畴、历史范畴三个维度理解“人民”

        在对人民问题的思考中,人们很喜欢问,到底谁是人民?反对“人民”或对“人民”没有好感的人总认为,它只存在于理论想象或哲学建构中,纯粹是假想出来的或制造出来的意识形态话语,它在经验现实层面上其实就是指那些与精英相对的、在社会和政治上处于低级地位的大多数人。如果这就是人民的现实的话,成为人民或者作为人民的一员就不是多么光彩的事,人民必然成为现实生活中的人力图摆脱的身份标识。我们不能只把人民放在意识形态话语中进行强调,必须对其内涵做出有说服力的解释,确保其主体地位能够落实到现实社会层面上。

        把握人民范畴,应该从它的几个属性或几个维度来切入:

        人民首先是一个数量范畴,确实有人数多少的问题。我们说“一国之人民”,这里的人民是涵盖一个民族国家境内所有具有国籍的人,它是一个整体性的概念,是对特定空间中存在的人口的政治身份的认同。当然这种整体性在理论和现实中不可能包括所有人,只能理解成大多数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要说出大多数人到底是多少人。人民概念拒斥“我就是人民”的说法。

        人民还是一个政治范畴。人民是新的主权者,说明的是主权不是某个人的,它打破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君主和臣民、贵族和平民的区分,代表了历史进步的潮流、社会进步的方向。人民因此有一种属性,或有一种隐喻,它是在人类社会历史进程中具有正能量、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人民也不是民众、平民,不是平庸的人群,不是受奴役、受剥削而是在政治上、经济上有主体地位的人,它是具有积极能量的、代表历史进步潮流的人,必须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阶级与阶层的集合。它排除了那些仍然幻想维系自己专制统治的逆历史潮流者,以及违背历史潮流、阻碍社会进步的“敌人”。人民打破了国民的劣根性、打破了臣民的隶属性。

        人民还是一个历史范畴。人民不是固定不变的,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它的构成部分是不同的,是会发生变化的。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人民这个概念在不同的国家和各个国家的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容。”他也曾经区分过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的不同。这给我们的启示是:不能固化地、静止地看人民。在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人民可能是平凡的、无个性的、社会地位低下的人的集合,那正是社会落后的表现。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随着整体的社会成员素质的提升,少数精英与社会大众差距的缩小,每个人个性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人民自然不像施密特所说的是那种人群的集合。它有数量的问题,也有质量的问题。

        就此而言,人民不仅仅是经验现实对人口观察的结果,不仅仅是一个数量的概念,指代一个国家中的大多数人,而且还寄予了人类社会的政治理想,它一开始是随着历史进步被建构出来的具有积极意义的范畴,本身就有积极的、正向的价值预设,这是其他主体话语包括公民、市民话语所不能替代的。

        人民表明的是一种新的政治主体的出现,一种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进步的积极力量的出现

        谈到人民范畴,必然要谈到人民主体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相信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这是符合历史进步潮流的政治主张。但总有反对的观点认为,人民只是名义,其作为主体只可能出现在思想理论或意识形态中,不可能出现在客观的社会历史进程中,“人民主体说”最终不过是论证现代政治权力合法性的工具。

        这当然是对“人民主体说”的误解。人民本身表明的是一种新的政治主体的出现,一种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进步的积极力量的出现。只是,人民作为整体性概念并以大多数人的面目出现,主体地位不如某个执政党、某个精英人物那样容易显示出来,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认为人民无法实践主体的功能。

        从现有的论述来看,一方面,人民主体地位说明的是“人民是历史的主体”,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正如毛泽东所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要改变世界,改变历史进程,思想家、政治家等英雄人物虽然起到一定作用,而且是很重要的作用,但归根结底,人民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因此也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里的人民主体地位是相对于英雄人物的主体地位而言的。

        另一方面,人民主体地位说明的是“人民是国家权力的主体”。在现代国家中,人民自己统治自己,人民本身就是统治者或主权者,执政者或统治者只是受人民委托或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人民不能像在传统社会中被当成臣民、当成权力的作用对象来对待。这里的人民主体地位是相对于统治者或执政者的主体地位而言的。

        人民的主体地位,不仅仅在理论上能得到合理的说明,而且在历史实践中也已经得到现实的呈现。正是人民主体的价值理念激发了普通民众的主体意识觉醒,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自己的主人公地位,积极参与到革命中,最终把人类社会从君主主权的统治中解放出来。到现在,人民主权作为一种价值理念被认同,并在政治制度设计中被充分考虑,任何一个政治家都必须把人民作为政治价值主体,把人民立场作为基本政治立场,把实现人民利益作为政治追求方向。这是人民主体理论改变历史进程的有力证明。

        (作者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 北京改革开放40年的全景描述和生动展示

        姚眉平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联合北京人民出版社编写出版的《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北京卷》一书,全面系统记述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北京市改革开放的光辉历程、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京华大地的生动实践,展现了北京市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干部推进改革开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坚定信心和决心。细细品读此书后,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值得称道。

        一是主题鲜明,亮点纷呈。改革开放40年是北京蓬勃发展的40年。该书紧紧抓住推进改革开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主题,深刻回答了北京改革开放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集中展现了全市各领域40年来创新发展取得的成就和经验。同时,北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在改革开放历程中,有独特气象、独特创造、独特经验,各方面工作具有代表性、指向性。该书写作过程中充分注重反映和把握了这一点,不落俗套,突出亮点,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比如,浓墨重彩地记述了北京深化农业农村改革,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推进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功能建设等内容,使人们对北京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更清晰,发展方向更加明确,成功经验更加可学可鉴。

        二是结构合理,重点突出。从框架结构上看,该书有总有分、纵横结合,既有对北京改革开放40年历程提纲挈领的宏观勾勒,又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分门别类的全景式展示;既有各行业、各领域分时期分专题的专门记述,又有站在新时代新思想的高度对北京改革开放40年历史成就和经验的总结升华及前景展望。从内容上看,该书既全面覆盖又有所侧重,每一个专题在全面记述北京市40年发展历程和举措的同时,突出反映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北京市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京华大地落地生根的新举措、新成就和新经验。因此,全书读起来感觉脉络清晰、浑然一体,又重点突出、落脚有力。

        三是准确权威,让人信服。该书秉着打造权威信史、精品力作的原则,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严格遵照中央对有关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评价,严格遵守史学学术规范,坚持一切从历史出发,运用一手档案和权威文献,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确保了言之有物、言之有据,史论结合、论从史出。该书坚持严谨细致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作风,具有相当的权威性和说服力,相信也能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

        四是文风朴实,可读性强。毛泽东同志指出:“学风和文风也都是党的作风,都是党风。”该书倡导和躬行优良文风,用短小精悍、朴实流畅的语言,生动活泼、发人深思的故事,深情讲述了改革开放40年在北京市这片热土上党的不懈奋斗史、理论探索史和自身建设史,深入浅出、雅俗共赏,力求客观、平实,让读者自然产生成就来之不易、经验值得汲取的思想感悟,发挥党史春风化雨、资政育人的重要作用。该书还精选近50幅最能体现北京改革开放特点的历史图片,以文叙事、以图助文、相互补益,更加直观、鲜活,增强了史书的可视感和可读性。

        总之,该书是一部集政治性、思想性、学术性、可读性于一体的精品力作,值得广大党员、干部、群众认真阅读。相信该书的出版,对于激励全市人民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深刻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对北京重要讲话精神,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创造新的更大奇迹,一定能起到积极作用。

        (作者为求是杂志社政治编辑部主任)

  • 他者眼光看甲午

        马勇

        1894年的甲午战争,距今已有两个甲子,120多年了。这是中日两国之间的对打,是两国为朝鲜前途开打,因而这场战争的是非曲直,不仅要听中日两国的意见,还要听朝鲜人怎样说。如果没有超越性的立场,只是站在失败者的角度怨天尤人,肯定无法获得关于这场战争的真相,更无法汲取真正的历史经验教训。

        研究甲午战争,还需要注意的一个视角是,经过先前近300年的扩张,东方对西方国家而言不再那么神秘了。19世纪中叶以来,西方大量资本东移亚太,西方的文化也随之传播到东方。虽然甲午战争是中日两国关于朝鲜前途的战争,但这场战争的观察者不只是中日两国的近邻,还包括不计其数的西方国家的外交官、传教士、军人、商人,甚至还有比较职业化的新闻记者。这些人,几乎纯粹地从“他者”立场旁观了这场战争。他们的看法对于矫正中日两国因利益、立场而产生的偏见、误解,应该很有帮助。

        过去的100多年间,中日两国都对甲午战争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中文和日文的基本史料几乎穷尽。在近年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中,我们可以发现,虽然中日两国的学术界对这场战争有许多不一样的解释,但是想再扩充两国新史料似乎已经很困难了。除了中日两国,西方国家也有一些关于这场战争的档案记录,而且已有不少先后公布于世。比如美、英、俄、德等国的交涉史料,对于重建历史极富意义。

        除了公私档案,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最大宗史料无疑是那时各国的新闻报刊。但是长期以来,研究者对这方面的史料不够重视,总以为新闻记者只是事件的外围观察者,并非切实知道历史的真相,很大一部分报道往往是根据谣传捕风捉影、夸大事实。

        确实,新闻记者很难获得高层政治决策内幕,他们往往根据自己的观察和采访所得构建自己所了解的事件轮廓。事后复盘时,新闻记者的记录难免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不可忽视的是,新闻记者对事件的外部观察,特别是对社会、风情、民意的体验,往往超越冷冰冰的档案,更具生活气息,因而值得大家格外重视。这正是新闻报道所特有的重要价值之一。

        在近年的中文出版物中,根据当年西方媒体记录编译出版的作品很受欢迎,因为这些西方人的记录向中国读者传递了很不一样的历史信息。同属编译作品的《海外史料看甲午》,相信也会受到读者的关注。

        《海外史料看甲午》的史料,有相当一部分来自英国的《伦敦新闻画报》。作为19世纪下半叶世界最有名的新闻画报,《伦敦新闻画报》当年的报道积累了大量素材,《海外史料看甲午》从中精心选择了2万多字战地观察者的报道和100多张精美图片。此外,这本书还从英国著名讽刺画报《笨拙》和法国的各种画报中选择了近400张图片以及随军记者、观察者的文字记录。西方人的记录、评判,提供了一个相对超越中日两国政治立场的观察视角,相信这不仅可以扩大读者的阅读视野,也会逐渐改变研究者的某些既定看法,这就是本书最有意义的地方。

        这本书的好看,首推其图片。19世纪末期的西方人已开始采用新闻图片的方式记录重大事件,这些图片虽然并不是那么逼真、写实,但总体而言,还是留住了那个时代的记忆。书中关于朝鲜风光、建筑、民众、军队、官员的图片,让人们对其多了一点儿了解。关于中日两国的军事力量,特别是清朝新建海军装备的图片,大沽口、旅顺、威海海军基地的图片,至今看来依然令人震撼。那时的中国,在武器上并非绝对不如他国,战场上的失败其实另有原因。

        从书中搜集的大量图片来看中日两国的官员、将士、民众,不论装束还是面色、气质,我们透过纸面都能感觉到,洋务运动、明治维新带给这两个东亚国家很不一样的结果。仅以军队为例,西方人的观察很犀利:日军秩序井然地下船来到凸堤码头,没有引起任何混乱。士兵们全副武装,装备之精良无论怎么称赞都不为过,甚至还配有双筒望远镜。他们身上的一切都是最新的式样。和英国军队一样,人人都穿着靴子,还带有一双备用的靴子。身上背着普鲁士士兵使用的那种带毛的阉牛皮旧式背包,挎着装有弹夹的步枪。这些士兵身材矮小,但长得很结实。

        与日军的情形不一样,西方人对清军的观察是:清朝的正规军是驻扎在北京、天津及各个省会的八旗军,大概10万人左右。唯一的后备军是绿营兵,也被称作“绿旗”或“勇营”。在内地18省中,绿营兵总数大约有17万,不过大都未经训练,他们的武器主要是小斧子、矛、弓箭以及火枪。这些后备军中有一些是货真价实的匪徒,通常犯有盗窃、谋杀及其他罪行。

        当然,这些观察、记录并不能完全反映当时中日两国的真实情况,但这样的描述对于我们理解中国何以败、日本何以胜,恐怕不无意义。

        120多年过去了,不仅甲午战争,连两次世界大战也已成为往事。痛定思痛,中国应该汲取洋务运动的经验、教训,踏踏实实走好现代化的每一步。这是我阅读《海外史料看甲午》的一点儿感想,写出来与各位同好分享。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 书林折枝

        百余名英烈在遗作中表露的“初心”

        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的《初心集》,收录百余名有遗作留存的烈士关于初心和使命的作品,形式包括家书、诗作、文稿等。这一曲曲用行动和鲜血谱写的生命之歌,饱含深情地表达出烈士们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铮铮誓言和远大志向。该书对于党员进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颇有参考价值。(安可)  

        中国历史学40年的发展

        张海鹏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学40年(1978-2018)》一书,论述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历史学发展的概况和现状,并对其前景及趋势做了展望。内容涉及考古学、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以及地方史、民族史、边疆史、历史地理、经济史、社会史、思想文化史等,比较完整地勾勒出中国历史学40年来发展变化的全景。作者皆是历史学领域各分支学科的学术带头人、著名学者,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和权威性,深谙各自学科学术状况,评价客观得当,展现了近年来中国史学研究的前沿水平。(王鹏)  

        从“他乡”到“我城”

        谢镇泽、郭海军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改革开放城市新移民文学书写研究》,采用文学社会学的研究方法,以审视改革开放40年来城市新移民文学书写的发展历程及现状为对象,梳理改革开放以来城市新移民文学的发展脉络,并对新时代城市新移民文学的发展态势及其前瞻进行了极具价值的探索。该书独辟蹊径、观点新颖,尤其对“新移民文学”进行全新解读,填补了学术研究的空白。(高阳)  

        我与《空军报》

        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张聿温著《我与〈空军报〉》,是一部自传体回忆录。作者1970年入伍,1974年调入《空军报》工作,后曾任《中国空军》杂志主编。本书所写主要是作者编辑部生活和当编辑、记者时遇到的人和事。用的是散文笔法,写的却不是文学,而是历史。它既是一部个人史,又是一部浓缩了的社会史。(刘闻)  

        不一样的民国史著作

        刘诚龙著、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民国风流》,是一部写民国及其以后人物的杂文随笔集,分为两部分:民国现象有看头,内容主要是对清末民初的学者文人进行“面上”扫描;当年国士个个牛,内容主要是对民国学者文人进行“个案”解读。与一些描述民国人物与社会的著作不太相同的是,作者有其独特视野,对民国社会、人物能尽量做到客观,既不因对某人的崇拜而饰其短,也不因对某人的异见而掩其长,写出了不一样的民国史。(李春龙)  

        新时代下的旅游改革与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组织编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旅游绿皮书:2018—2019年中国旅游发展分析与预测》,是第十七本旅游发展年度报告。本书围绕“新时代下的旅游改革与创新”,通过两篇主报告和20余篇专题报告,对2018—2019年中国旅游发展进行了透视和前瞻。年度主题报告总括性地探讨了经济换挡期如何推动旅游业的发展与创新,另有“旅游投融资与消费创新”“旅游业态与产品创新”“旅游与区域发展创新”“旅游经营与管理创新”等四篇报告从不同角度予以支撑,是读者了解中国旅游发展前沿问题的重要读物。(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