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窗后的你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10)班 杨寓童

        母亲个子不高,皮肤白皙,短发齐耳。母亲是爱美的,会化些淡妆,染黑的发丝中,时不时翘起几根调皮的银丝。她特别能吃辣椒,也有着湖南人的泼辣劲儿,但我知道,她表面上是一个粗线条的“女汉子”,内心却是一个细致的“小女人”。

        不记得从何时开始,每天早上她都会站在楼上,透过房间的窗户和我挥手告别。用着只有我们俩能懂的手势,告诉我上课认真、注意安全。这已经成了早上我上学前不可缺少的仪式、我俩的一种默契。夏天的早上,出了门,迫不及待地跑下楼,与母亲的挥手成了每天好心情的开始;寒冷的冬天,黑夜中,母亲站在亮着灯的房间里挥手,让我一天都能感觉到温暖。

        但是,生活中总是会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在一次争吵后,我怒气冲冲地走出了家门,到了楼下,虽然很生气,但仍然习惯性地望了望窗户,却发现少了母亲的身影。失望的我,径直上了校车,心里难过极了。这一整天,我都像一只斗败的公鸡,无精打采,怨气充满了我的内心。

        放学,天已经黑了。我站在楼门口,望着楼上漆黑的房间,想着一会儿回到家里又会跟母亲吵起来,不想上楼,突然,我房间的灯亮了,母亲的身影出现在窗前,手里举了一块灯牌,上面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回家吃饭”。我心底一酸,眼泪一下涌了上来,但内心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上楼。良久,等我再抬头望向房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母亲的身影。她举累了、生气了,还是……我想了无数种情况,终于还是上楼了。

        推门进入家里,餐桌上摆满了我爱吃的菜,好香好香。母亲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站在了我的身边,笑着跟我说:“回来了?快,洗手吃饭吧!”就跟早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我只能听她的话,到厨房洗手。偷偷地看了母亲一下,母亲正带着微笑给我盛饭。我心里又是一酸,眼泪又涌了出来。怕她看见,赶忙擦掉。

        在这顿饭中,我们什么话也没有说,低头慢慢地吃着饭。母亲不停地给我夹我爱吃的菜,我心里百感交集,母亲无声的爱让我感到好温暖好幸福。

        第二天一早,我重新整理自己的心情,踏出家门后,依然从楼下往上看了一下我的房间,熟悉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里。母亲一如既往地挥着手,示意我注意安全,上课认真听讲。我安心地向母亲摆了摆手,告诉她我知道了。坐在校车上,我很开心,又恢复了往常的心情,感谢她以这样的方式目送我上学。

  • 等待那盏灯亮起

        人大附中高二(17)班  郭丹阳

        刚做完阑尾炎手术,我在最靠窗的病床上。

        邻床是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头发枯黄,耷拉在两肩。她觉察到我醒了,扭过头来,露出一抹微笑:“早上好啊!”

        她叫小曼,肚子一直不好,前一阵来北京旅游时突发病情,不得不紧急住院。“在我的家乡,每年元宵节习惯做花灯,在上面写上对新一年的祈福。往年这个时候啊,我都迫不及待呢。”她平静地讲着,嘴角不自觉地淌着浅浅的笑意,又倏地止住了,“今年我赶不回去了,只好自己做花灯。”说罢,她手上继续编竹条。原来,小曼还有这一手哩。

        我靠在小曼的病床上,无意中瞥到她枕头底下掖着几张单子,只露出扣着医院红章的一角。可能是化验的单子吧,我没有上心,转去看床头的资料卡,上面写着病症是肠梗阻,入院时间是一个月之前。“要不我教你做花灯吧!”爽朗的声线把我的眼神牵了回来。几扎竹条和棉纸落在她手上,她捏着几层薄绵纸在床头桌上一磕,用指尖一抿对折成两半,然后拿笔流畅地勾出轮廓,握着剪刀咔嚓嚓裁剪好,再蘸上浆糊粘合,边等着涂胶晾干边用双绺的细竹条编着骨架。她纤细的双手在翠中泛黄的纹路间翻飞,仿佛所有的步骤早已熟稔于心,不一会儿就做成了一盏花灯,挺立而饱满。做好后,她拿出一个本子,在花灯上抄好半天。“这是我的愿望本,每做完一个我都会选几条抄在花灯上,为新年祈福!”说罢,她又露出微笑。

        每天,她都有说有笑地拉着我做花灯,增添着新的愿望和祝福。我们把做好的带着祝福的花灯挨个病房地送给其他病友,看着每个人惊讶的面孔涌上喜悦的表情,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和期许,为小曼的热忱,为她身上洋溢的曦光和她的笑。

        夜晚,绚烂的花灯装点在各个角落,红红火火的,仿佛这不是病房,倒有点家里过年的喜庆样儿。那天我独自回病房,正路过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透过门缝,医生的声音传出来。

        “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留小曼了,癌变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医院收不了,您必须得立刻转院。”

        “可是那边的床位还没空出来……”

        “我们真的一天也不能多留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癌?我不明白这个字眼为什么会跟小曼扯上关系,可整层里只有一个小曼!我的心一阵接一阵地颤栗。小曼知道吗?为什么会这样,她要怎么办?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在楼道里徘徊,最后又是怎样回到病房的。我回去时,小曼已经在病房,正专心收拾她的东西,弯着腰,头发散在肩上,和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样。她的枕头掀在一旁,床上依然有那几张戳着红章的单子,只是这次我看到了它上面的诊断。原来,她早知道是这样。我鼻子发酸,抱着她泪流满面。小曼叹了口气,依然笑着看我,转身递给我一只好大的花灯,有彩带装饰在四角。“这是我早给你做好的,不要哭啦,你要相信我。”我接过来,上面只有手写的四个字,“幸福平安”。

        我的视线模糊,热浪一股接一股地撞击着泪腺。她已经拎着箱子站在门口了,冲我挥挥手,脸上依然挂着初见时那般明丽的笑容。

        我捧着那盏花灯,挪不动脚步。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等到她的花灯在节日亮起。

        我知道,花灯早已在她柔波微漾的心房闪熠了千千万万次。

  • 指尖芭蕾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8)班 吕思语

        我随着舞蹈团去了京郊的一个脑瘫康复中心,我们的任务是和那里的孩子共同完成一支舞蹈。

        但是,当我真正走进康复中心,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几乎不可完成的任务。

        这里的孩子看似和常人无异,却只能被禁锢在轮椅上。那里的医师说,他们恢复好的,会说简单的话语,恢复不好的,就只能用肢体表达他们的意愿……我听了心中不由地酸涩起来。

        有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让我一见面就喜欢上她,想教她跳舞。但是,她几乎不会说话,也不能正常行走。离近看,她的眼睛非常美。因为无法进行语言沟通,所以我并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名字。见我站在她面前,她总是在轮椅上扭来扭去,动作很是夸张,可能因为内心十分兴奋吧。“手位是这样摆的……”我在她面前做出一个标准的一位手,却见她笨拙地模仿,怎么也做不好,我耐心说着、比划着,帮她摆动作,只是她的表情失落极了。怎么办?我试着站在轮椅后环住她,对着镜子帮她摆手位,一个,两个……七个芭蕾手位,镜子中的她突然笑了,无声,却让我觉得她的笑容就好像是夏雨过后悄然绽放的睡莲,美丽可爱。“好……看,……好看……”她说话了,一种成就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晚上的舞会如期进行,我们这些小演员如往常在舞台一样,旋转、大跳、托举、碎步,灵动的足尖伴随着悠长的旋律,勾画出朵朵并开的花儿。但比我们更耀眼的,却是那些脑瘫儿童用手指指尖摆出的一个个舞姿。他们都只是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摆出简单的手位,但这已经足够了,他们已经舞出了芭蕾的奇迹,不,应当是生命的奇迹!台下的家长、护理人员并不多,但无一例外,他们的表情都很惊叹,是惊叹这特殊的芭蕾?是惊叹这特别的生命力吧!我继续旋转、旋转。眼前的光晕仿佛散去,只剩下我们、他们,这是所有的生命之光。

        也许,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生命的美好仅仅在于完成几组简单的芭蕾手位。对于我们来说,却从中感受到很多很多。生命虽微小,却也能孕育伟大;生命虽脆弱,却也能成就坚毅。

  • 给台灯的一封信

        人大附中朝阳分校初二(2)班 姜程千

        亲爱的台灯:

        你好!

        回到家、脱外套,放下书包,取出作业和笔,按下开关,在你的光亮下写起了作业……每天重复着这件事,生活如此平常,却又那么亲切。

        这样的日复一日,你每天发出光芒,陪伴在我身边五年。其实,你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开心的一天过去了,回到家,你陪我写作业。整天的心情都是欢愉的,舒畅的。手中的笔也是欢快的,一笔一划地写着。你发出明亮的光,在我心中荡漾着美好。我把快乐分享给你,你默默地、静静地注视着我。

        有时考试考砸了,心情是灰暗的,感觉整个世界充满阴霾与荆棘。满身颓废地坐在椅子上,无力地打开书包,拿出作业和笔,却无心去写作业了。缓慢打开书本,发出声声哀叹,才想起连台灯都没打开。按下开关,你的光芒洒在我身上,可我身后仍是一片阴影。我沉思着、苦闷着,心中的累无处诉说。你却像一个陪伴者,默默陪着我,你又如一个倾听者,听我倾诉心声,最终你的光明驱散了我所有的阴影。

        有时写作业时,某道题让我不知所措,用了不知多少种方法都无法攻破难关。我开始浮躁,用笔在草稿纸上肆意地涂画着。你的光映在纸上是如此纯洁、清净,我自愧不如拿起笔,又算了起来。你的光明让我平静了许多。

        我的快乐与你分享,我的悲伤与你共度,我的苦恼与你同消。

        有一束光照亮了我,你便是那束光的源泉。你有着明亮无瑕的光,净化我的心灵;你有着清净纯洁的光,滋养我的心灵;你有着温暖爽朗的光,丰富我的心灵。你,无可替代,我亲爱的台灯。

        此致  

        敬礼

        姜程千

        2019.1.1

  • 最好的风景

        首师大附中高三(11)班  纪元

        人文风景与自然风光相辅相成、和谐一体的场面才构成了最好的风景。

        中国的山水画浑然天成,笔墨丹青。当我们仔细观察,便可经常发现这些“最好的风景”都是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点睛人物的灵动活泼共同组成的。“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阔之下,是日照香炉生紫烟的人间情趣。当代作家余秋雨在登鸣沙山体力不支时,望着身边同伴在大漠的衬托下渺如蝼蚁却依然勇敢向前的身影,才真切地感叹到人生须臾却伟大,万物无穷却有情。这样和谐的、最好的风景其实处处都有,只看你是否有一双慧眼去发现,是否有一颗真心去欣赏。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而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不仅要学会欣赏风景,更要对自然风光抱有一份敬畏、一份虔诚、一份文明,用自己的行为举止共建最好的风景。位于北京与河北交界处的雾灵山,之所以能够保持“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之景,是因为当地管理者多年如一日的保护,游客敬畏虔诚的爱惜。即使对无情的一草一木,我们也应怀着博大而温柔的情感,深沉而纯粹的善良。或许是不违规拍照的道德操守,或许是不随意堪折那份温柔,在自然面前,我们始终应抱着“非利己”的欣赏眼光和一份美美与共的宽宥包容。这样人地和谐共处的画面便是我们创造的最好的风景。这样的自然之景与人文之景构成的最好的风景,都蕴含了中国人自古以来融于骨血之中对于山水的敬畏与热爱。

        让我们学会与绿水青山和谐相处,用自然之景与人文之景构成最好的风景。

        指导教师 马刚玉

  • 耐力不够毅力凑

        东交民巷小学六(1)班  赵君怡

        一天,我和妈妈正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舞蹈课。突然接到了舞蹈老师的电话。原来今天其它三位同学都出去玩请假了,问我还去不去?

        我正装着舞蹈服的双手停下了,我这把“硬骨头”既然没舞蹈天赋,就更要后天努力,只有“弯道超车”才能赶上其他同学。我咬咬牙,对妈妈说:“去吧”。

        我忐忑不安地走进教室,熟悉的把杆、镜子,压腿用的凳子好像都在嘲笑我,今天老师可就练你一人啦。我不服气地摇摇头,心想一定要坚持下来,不辜负自己对舞蹈的热爱。但老师似乎还是感受到了我的不安,她目光柔和地说:“今天你能一个人来,已经比别人棒了!这是你提高自我的好机会,先拿个垫子趴横叉吧!我局促地拿了垫子,希望老师一会给我压腿时,还能如此温柔。

        希望很快破灭了,老师先毫不怜惜地踩在我的胯上,就像踩木偶似的,接着又让我一条腿架在凳子上耗三分钟竖叉,然后像叠一张纸似的把我向后“对折”,给我压腰。我连气都喘不上来,更别提喊疼了,只想吸一口气,不让面部表情扭曲得太吓人。练完基本功,又练侧手翻,绞柱,转叉……镜子里浮现出一个挺拔优雅的身影和一个陀螺般疯狂旋转、汗流浃背的身影。我无力地抬起头,看看墙上的表,还有五六分钟下课,看来又要练腹背肌力量了。哎,下课后我非散架了不可。我咬紧牙关边喘气边做了40个两头起后,心想总该下课了吧?没想到老师说:“下面是最后一个练习。你躺下,抓住我的小腿,把腿抬起来坚持20个数。”

        “啊!”一滴汗从鼻尖上掉下来,掉进我因惊讶而张大的嘴巴里,心里就像嘴里一样又咸又涩。

        我躺下去,抓住老师的小腿,把腿抬起来呈45度角。我全身的力量聚集在腹部,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如果不是舞蹈服已被汗湿透,估计会烧着的。我咬紧牙关,紧闭双眼,带着哭腔数着:“17、18、19、20!”。我把千斤重的双腿放下,慢慢睁开双眼,看到了老师充满鼓励的眼神。她说:“太棒了,耐力不够毅力凑。在身体耐力要耗尽时,毅力才是支撑你坚持下来的动力!”

        后来,“耐力不够毅力凑”这句话成了我的座右铭,每当遇到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它令我笃定内心,勇敢前行!        指导教师  郭燕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