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三地高校课程互选学分互认教师互聘

        本报记者 李如意 刘冕

        通武廊基础教育“同上一堂课”,三地高校课程互选、学分互认、教师互聘,试点京津冀跨省市高职单独招生……京津冀教育协同工作迎来新进展,三地市民的获得感将大大增强。

        日前,北京市教委、天津市教委和河北省教育厅在雄安新区共同发布了《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今年,京津冀三地教育部门将通过统筹三地师范院校资源、启动天津市属特色高中援建雄安新区项目、开展三地跨省市高职单独招生试点、推进北京市优质职业教育资源到廊坊北三县地区开展合作办学、举办三地高校联盟论坛等6项重点任务,进一步推动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走向深入。

        三地已帮扶雄安45所学校

        去年三地教育部门深入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坚定不移疏解教育领域非首都功能,取得积极成果。3月,北京市六一幼儿院雄安院区等4所北京援助办学校区揭牌;7月,河北师大附小、石家庄二中等学校到新区开展合作办学,成立雄安校区。去年,雄安新区有45所学校与京津冀优质学校建立各种形式的帮扶合作关系。教育协同背景下,京津冀三省市的工作任务也更加明确。未来京津冀教育行政部门将与雄安新区加强教育规划对接、政策对接和项目对接,支持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与雄安新区合作。

        其中,北京市推动符合雄安新区定位的部分教育功能向新区转移,全力支持央属高校向雄安新区疏解。北京市采取“交钥匙”工程方式,建设1所幼儿园、1所小学、1所完全中学(含初中、高中)。通过派出优秀管理团队、教师互派、课程共享等形式帮扶建设4所学校(幼儿园),提高学校整体教育质量。北京市实施支持雄安新区师资培养培训项目,通过教师到京跟岗培训、联合面向全国招聘、组织优秀教学管理团队进驻等方式,帮助雄安新区培养培训干部教师。

        天津市发挥国家现代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示范区作用,共同打造国际化高端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基地,提升雄安新区高端技能人才培养水平。河北省加强对雄安教育规划建设的指导,构建科学合理的教育体系。同时,北京、天津、河北共同支持雄安新区高水平发展高等教育。

        基础教育“同上一堂课”

        京津地区教育资源相对发达,在本次合作中,三方决定继续推动跨省域合作办学,促进区域基础教育深度融合。河北省将继续推动京津优质中小学(幼儿园)采取教育集团、学校联盟、结对帮扶、委托管理、开办分校等方式,与河北省中小学(幼儿园)开展跨省域合作办学。同时,支持有条件的在京部委属高校到天津市、河北省与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协作,共建附中、附小、附幼。

        京津冀地区将试点教师资格、职称职务互认,深入推进中小学、幼儿园教师、校(园)长挂职交流,协作提升教师能力素质。具体操作过程中,京津两市选派优秀教师到河北受帮扶地区开展支教送教,对受帮扶地区职业院校教师和管理人员开展系统化培训。在被称为“小京津冀”的通武廊地区,京津冀将开展基础教育“同上一堂课”,促进三地优质教学资源共建共享。在数字教育领域,将实施数字学校优质资源共享项目,推动优质数字教育资源面向三省市教师学生全面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教育协同关注到了疏解转移人口的子女教育问题。据了解,三地携手研究制定支持、吸引疏解转移学校的配套措施和优惠保障政策,将疏解转移人口子女纳入承载地教育发展规划,建立健全疏解转移人口子女入学政策及学籍管理政策,为人口疏解提供便利。

        探索高等教育培养方案互通

        北京、天津两市名师名校众多。记者发现,在全面落实京津冀高等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还将深化京津冀高校联盟建设,在联盟平台上探索培养方案互通,开展课程互选、学分互认、教师互聘、学生交流和短期访学。同时,实施高校教师、管理人员异地挂职交流计划,建立高校教师访学机制;建设若干开放共享的高校学生素质教育基地、实习实践基地和实训基地;加强区域高校毕业生就业信息交流平台共享,引导和鼓励京津高校毕业生到河北省就业创业。

        此外,引导京津冀高校健全协同创新机制,鼓励京津冀高校发挥学科互补优势,开展协同创新攻关与成果转化应用,推动高校创新支撑服务城市空间布局和产业集群发展,共同推动部分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型转变。在高校招生过程中,三地积极争取教育部支持,建立推动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统筹协调机制,建立三省市高等学校招生计划联合会商制度和职业教育重要事项会商机制。

        北京职教资源向北三县延伸

        在推进三省市职业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京津两市发挥职业院校的比较优势,输出优质职业教育资源。北三县毗邻北京城市副中心,在职教协同领域,北京市将推动优质职业教育资源到廊坊市北三县地区开展合作办学,大力提升区域职业教育发展水平。

        三地将推进跨省市中高职衔接,建设京津冀职业教育对接产业服务平台,推动职业院校、职教园区与产业聚集区融合发展;推动技术技能人才联合培养,推进跨省市中高职衔接,对跨省市就读的职业教育学生在免学费、助学、培训补贴等方面逐步实行同城同等待遇。还将开展京津冀跨省市高职单独招生试点,重点培养冬奥会、学前教育、护理、金融管理、新能源、电子商务等领域职业技能人才,探索符合协同发展需求的高职院校招生录取政策。

  • 冬奥会配套工程
    崇礼铁路全面铺轨

        1月6日,工人在崇礼铁路张家口市下花园区戴家营大桥铺轨现场工作(无人机拍摄)。当日,由中铁二十局承建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配套保障工程——崇礼铁路铺轨工程在张家口市下花园区戴家营大桥展开。据介绍,崇礼铁路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境内,全长53公里,线路自京张高铁下花园北站引出,终点至崇礼区太子城站,设计时速每小时250公里。

        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摄

  • 田氏船模:从大运河驶来的宝贝

        本报记者 白波 通讯员 霍思宇

        门窗能打开,船帆能升降,船舵能摆动……“船模,就是做得跟真船一模一样!”说起自己一辈子挚爱的“宝贝”,田恩祥的话语里满是骄傲。

        70岁的田恩祥是天津三岔河口人,现居天穆镇,祖上以经营漕船为业,世代生活在北运河边。走进田恩祥的宅邸,如同来到了一座运河船舶历史博物馆。

        明清时期,各省漕粮由漕船通过大运河运往北京。由于江南的漕船比较大,漕粮必须在天津卸下,再用百余吨吨位的驳船运到通州,田家先祖就是驾着两艘驳船往来于通州和天津之间。

        明代的游船,清代的官船,北宋的汴河船,郑和的宝船,还有瑞典的瓦萨号,小的70厘米,大的两米多,一个个船模做工精巧、气势宏伟,初入眼帘,便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田家做船模始于田恩祥的曾祖父田继勇。“我们家祖上自己有船厂,刚开始拿造船剩下的木料做一些船形小玩具,后来越做越精细。清末漕运停了,慢慢家里也不‘玩船’了。”

        田恩祥把家族过去的事业称为“玩船”,虽然田氏船模传到他已经是第四代了,但真正把船模做成一门手艺的,还是田恩祥自己。

        几十年前,田恩祥还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就开始把大量的时间和心血投入到制作船模上,至今已制作船模200多个。每一个作品,田恩祥都精心设计,选材,制作,一个大型的花梨木游船船模几个人一起做,得花半年时间。

        到今天,田恩祥还用着祖上传下来的20件工具,其中有的已经超过150岁。田家手艺的精细是出了名的,每到精细处都要用游标卡尺丈量。“做船模必须特别仔细,分毫不能差,不能留一点瑕疵。如果一个船模看着做得不精细,那就做失败了。”

        喜爱船模,从小生长在运河边,田恩祥更热爱运河文化,对运河的种种掌故了如指掌。田恩祥有一儿一女,继承船模手艺的是他的女儿田霞。父女俩认为,自家的船模之所以做得漂亮,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祖上就是在运河里“玩船的”。不过,跟父亲不同的是,田霞从没见过运河里的真船。

        “最早我喜欢画画,木工活儿就是做点绣花用的花撑子之类女孩喜欢的东西。做船模用的祖传的大刨子特别沉,我每次干完活儿都得擦点护手霜,而且我爸性子直,做东西细,对我的要求也特别严……”田霞说,当年自己复员回家,做船模的辛苦曾经让她心里“特不平衡”。

        虽然辛苦,但田霞的性格却跟船模天然地“匹配”。“我本身就不喜欢出去玩,上学的时候放假,就是家里让我出去我也不出去。做起船模来,在家里一呆就是一天,等做完了,特别有成就感!”

        从田恩祥到田霞,做船模都是兴趣使然。田霞坦言,虽然一个大型船模的售价也能上万,但船模制作费时费力,有时候一年也就卖一个,想靠它糊口不现实,只能在业余时间做。家中的小辈已经在学着做船模,对爷俩来说,他们更看重的是非遗的传承,是永恒的文化价值。

        大运河串起了京津冀,京津冀的历史文化也因为大运河而关联得更加紧密。采访中,田恩祥一直念叨着要给北京的通州博物馆专门做一个船模,他说,这是为了感谢曾经给予他帮助的北京朋友。

        “做船模,我就没想过回报。以后我不在了,我的作品还能放在博物馆里五十年、一百年,人家看到了说这是田恩祥做的,非遗可以传承下去,我就心满意足了。”田恩祥说。

  • 发掘“绿皮车”的生命潜力

        晁星

        1月3日,夜幕中的北京站,随着汽笛长鸣,最后一班6451次(北京-杨村)列车缓缓驶出,自此北京站的始发车中将不会出现“短途老式绿皮车”的身影。这一晚,前来送别的京津冀车迷不少,大伙纷纷拍照留念,诉说不舍。

        绿皮车逐渐退场,折射着中国交通体系的升级。作为中国铁路曾经的名片,其凝结着几代人的集体记忆。但随着铁路跨越式发展,其效率低、车速慢、不环保等问题愈加凸显,面临被淘汰的命运。有的线路替换成了红色的空调车、白色的动车组,也有的线路客运空间萎缩,最终停止运行。以6451次列车为例,过去许多往来于北京和廊坊之间的乘客,都是通过它连接“双城生活”。但随着京津冀交通网越织越密,“1小时交通圈”“半小时生活圈”成为可能,人们纷纷选择更高效的通勤方式,“6451”功用渐失。从这一角度看,这场“告别”也是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缩影。

        大部分绿皮车接连离场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它们并非全无存在价值。一方面,现存不少车次运行于市郊铁路,连接城市与卫星城、周边乡镇。如往来于通州西和承德的6419/6420次,是不少北京人去河北六道河子赶集的“专列”,有道是,“绿皮火车不停运,山里大集不散场”。另一方面,一些绿皮车已经成为“慢生活”的载体,不少人乐于静静坐下来,随着“哐哐当当”的节奏,观赏车窗外的风景。如穿梭在京原线上的6437/6438次,就是一条人气很高的“旅游观光线”,途经十渡、野三坡、百里峡等,可谓“一站一景”,美不胜收。可见,在这个飞速奔跑的时代,保留几趟绿皮车,不仅有市场价值,也有人文情怀、社会意义。

        绿皮车生命潜力不小,须下足功夫好好发掘。尤其是京畿大地山川相连,山林河湖、人文遗迹、特色小镇等资源十分丰富,三地理应发挥优势,相互协作,充分挖掘既有的铁路线资源,以绿皮车为载体,打造一批富有特色的“慢生活”旅游品牌,讲述更多“坐上绿皮车去赶集”的城乡故事。就目前来看,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许多线路备受青睐,但乘客对站点购票秩序混乱、车厢拥挤等的吐槽也有不少。“老线路”“旧火车”是特色,但服务必须升级,两者相配,才能成就更惬意的出行,为“轨道上的京津冀”增添一些不一样的色彩。

  • 京张医疗合作累计接诊13.71万人次

        本报讯(记者 白波)2015年2月张家口与北京开展医疗合作至今,近4年张家口已累计有13.71万人次在合作中受益。

        2015年2月,张家口市政府与当时的北京市卫计委、河北省卫计委共同签署了医疗卫生协同发展框架协议。张家口成功打造出京张医疗合作“天坛模式”,天坛医院(张家口)脑科中心被国家卫健委授予“保障医疗安全示范科室”荣誉称号;打造出北京同仁医院与张家口市第四医院开展合作共享的“同仁模式”;探索北医三院人财物全面托管崇礼区人民医院,设立北医三院崇礼院区。

        截至目前,张家口48所医疗机构与60所北京及河北省内医疗机构开展合作项目62个,与北京共建“6+6”远程会诊转诊平台,张家口市第一医院成功纳入“北京市医管局远程预约挂号平台”首批试点医院。

  • 京沈高铁支线赤喀客专天秀山隧道贯通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日前,历时27个月,京沈高铁支线赤喀客专控制性工程天秀山隧道贯通,为全线的贯通按时开通运营提供了基础保证。赤喀客运专线建成后,赤峰经喀左至北京、沈阳仅需2小时。

        新建赤峰至京沈高铁喀左站铁路是京沈客专的支线之一,是沟通蒙辽的重要通道。此次贯通的天秀山隧道位于辽宁省喀左县和建平县境内,地处寒区,全隧长9072米,最大埋深360米,为双线单洞隧道,隧道地质复杂。

        蒙辽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赤峰指挥部指挥长焦冶锋介绍,作为内蒙古东部承接京津冀城市群和辽宁中南城市群的经济命脉,赤喀客运专线将进一步完善东北快速客运网络格局,延伸快速客运网络服务半径,对于推进蒙东地区、辽宁地区和京津冀地区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 三地加速旅游品牌一体化建设

        本报讯(记者 李如意)近日记者从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获悉,河北将联合京津加速京津冀旅游营销和品牌一体化建设,共同推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品牌和国际精品旅游线路,联合打造京津冀旅游圈品牌,全面提升旅游接纳能力。

        京津冀地区旅游资源丰富。据了解,河北将整合三地旅游网,打造京津冀旅游信息共享平台,共同推出京津冀旅游圈旅游攻略、日历和地图。配合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的实施,推出系列144小时畅游京津冀主题线路,吸引更多海内外游客畅游河北、乐享休闲。不断提升京津冀旅游圈宣传推广专业化、市场化、信息化水平。加大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和配套旅游产品的推广力度,实施好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政策,依托驻外机构和海外华人华侨等资源,加强京津冀旅游圈的海外推广。

  • 北京帮扶资金助阳原贫困户增收

        张家口市阳原县统筹北京帮扶资金等投入2509万元,建设占地800亩的蔬菜产业试验示范基地,每年按照投资额10%给付股金分红,覆盖贫困户3200户;通过土地流转,为250户贫困户增加土地租金收入;为300名贫困户提供长期就业岗位,同时还可带动周边1000多名贫困群众参加季节性劳动增加收入。图为游客在阳原县久泰生态园采摘草莓。  仝辉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