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历时8年,打造汪曾祺“善本”

        本报记者 路艳霞

        “搞了那么多年,一个字一个字地抠,有的熬白了头,有的都已经退休了,太不容易了。”汪曾祺之子汪朗面对《汪曾祺全集》感慨万千。

        1月10日,在2019北京图书订货会开幕的首日,《汪曾祺全集》首发,它无疑是全场最亮的那颗“星”。这套书耗费了8年光阴,是出版人、学者、读者共同打造的一部汪曾祺“善本”。

        最大限度恢复作品原貌

        新收佚文佚信数量颇多

        《汪曾祺全集》收入迄今为止发现的汪曾祺全部文学作品以及书信、题跋等日常文书及杂体文字,共分12卷,其中小说3卷,散文3卷,戏剧2卷,谈艺2卷,诗歌及杂著1卷,书信1卷,并附年表。 

        作为汪曾祺资深研究专家,全集主编季红真早在上研究生的时候,就写过关于汪曾祺研究的论文。她说,汪曾祺去世一年后的1998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就出过《汪曾祺全集》,汪老的家人送给过她一套。但她发现因为时间仓促,里面错误、问题不少,分类也不细。在2009年的一次会议上,当她遇到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郭娟时,两人一拍即合想重出全集。    

        据介绍,与师大版相比,全集新收了更多的佚文佚信。新收小说28篇,其中25篇创作于民国时期;散文卷、谈艺卷新收文章合计100多篇;新收剧作7部;诗歌卷、书信卷新增内容更多。    

        关于这部新全集,季红真说,“它的特点是结构性全集,即文体全,不仅收入汪曾祺创作的全部文学作品,还收入了书封小传、题词、书画题跋、广告、思想汇报,以及未刊手稿、残稿、书信等。”所有收入的文本,除未刊者外,皆以首发的刊物、报纸等初刊本为底本,并选择精校本进行校勘。

        全集的另一个特点是“以旧复旧”,且每一篇文章、每一部作品都有题注。“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尽可能充分保留历史文化信息。”在季红真看来,对于新文学作家的研究,找材料一向费劲,研究者往往使用的都不是原典。“我主编《萧红全传》时,就发现《生死场》里的性描写已全部删掉。”她还提及,汉语规范化运动后,繁体字变简体字,有很多字因此产生歧义,也给辨识带来困难,还有的时候会出现编辑改错的情况。而这些在编辑过程中都要恢复原貌。

        主持《汪曾祺全集》编辑工作的郭娟举例说,汪曾祺代表作《戴车匠》有一句话,“一个人走进他的工作,是叫人感动的。”而当初发表时被编辑擅改为“一个人走进了他的工作间”,此次根据手稿校勘后改了过来。“我们是仿照整理古代文献的方法来做这套书,是想打造汪曾祺作品的全本、善本。”郭娟说。

        认对一个字发现一篇佚文

        编者曾兴奋得摔坏了笔

        “认字的事儿,太多了。”郭娟说,由于上世纪40年代作品底本漫漶,有很多字难以辨认,也有此前版本认错的字,这次通过校勘都尽一切可能“认”出来。

        郭娟告诉记者,《侯银匠》有一句“老大爱吃硬饭,老二爱吃软饭,公公婆婆爱吃焖饭”,历来市面上各种版本都是“吃焖饭”;后来汪曾祺女儿汪朝通过扫描原稿放大了看,发现“焖”字实应为“烂”字。原来汪曾祺手稿常是繁简夹杂,此处应该是繁体的“爛”字。

        1950年,汪曾祺曾在香港《大公报》发表《寄到永玉的展览会上》,这篇文章也曾是黄永玉展览的序言,是一篇极其精彩的艺术评论,此前从未入集。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徐强是散文卷、诗歌卷及杂著卷主编,他记得,《大公报》提供的原版图书非常模糊,而由汪朝提供的初步整理本也有很多方框,所谓方框即为看不清楚的字。“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地通过上下文来校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近看远看,用放大镜看,设想各种可能性,1600字的文章,花费了我一个月的时间。”

        不仅认字很辛苦,寻找底本也极其不易。徐强几次南下云南省图书馆、云南大学图书馆、云南师范大学图书馆查找各种资料。西南联合大学时期的《生活导报》周刊,国内各大图书馆已找不到完整的一套,而且因当时纸张粗糙,油墨印刷不均匀,即便放大也看不清。因为阅读底本需要大量时间,徐强记得曾花费几百元,全套复制了国家图书馆所藏的30多期的《生活导报》周刊,由图书馆刻录在一张光盘里。徐强满以为能多找几首,谁知几十期看下来仅找到了《二秋辑》一首诗。

        徐强回忆,他曾经听《中国艺术报》的一位退休编辑谈到,汪曾祺曾在该报撰文谈毛泽东的书法艺术。为了找到这篇文章,他先后以高价购得1994年前后好几年的原报合订本,终于大海捞针般从1995年的某期报纸找到了《简论毛泽东的书法》一文。“每当我们发现一篇佚文,或找到一个准确底本的时候,非常兴奋,我曾经兴奋得把笔都摔裂了。”徐强说。

        一群读者也在各处战斗

        近200人提供了有效资料

        《汪曾祺全集》不仅是由一个出版社、一个团队整理、编辑完成,还有很多读者用朴素、真诚的方式在为这套书付出。“这8年来,我曾经以各种方式采访联系过400多人,其中近200人提供了有效资料。”徐强说。

        杨香保是汪曾祺在《民间文学》时期的同事,1958年,他们同时被划为“右派”,并下放到张家口改造。1961年汪曾祺到北京京剧院工作,而杨香保留在了张家口,后任张家口文联主席。2011年,徐强通过电话采访了杨香保,得知1983年汪曾祺受杨香保邀请,故地重游,在当地举办过多场讲座,而汪曾祺的诗作《重来张家口》以及讲座照片、题词等,都在张家口文联内部刊物《浪花》有过登载。杨香保把这些资料都寄给了徐强,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材料。不过时至2014年,当徐强想再向老先生请教之时,才得知他已于2013年年底去世。

        徐强说,汪曾祺昔日的学生也将老师当年的题词寄给了他。著名机械专家林益耀是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今年已是90岁高龄。1947年汪曾祺在上海致远中学任教时,曾是林益耀的班主任。林益耀发来了当年老师给他的毕业题词,这也是目前所见汪曾祺最早的手迹。“不过,遗憾的是,因为体例的原因,这次并未收入。”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杨新宇从事现代文学研究,他在主编《袁牧之全集》时,在查阅资料过程中,看到不少汪曾祺文章。但凡有发现,他都第一时间与编辑部联系,并寄送“新发现”。他说,汪曾祺曾有旧体诗写给出版家范用,其中有一首为《咏王婆》,最后一句此前被认为是“不许高墙碍落花”,但他查阅资料时,在1992年的《文汇报》上发现,此句应为“不许高墙碍杏花”,他的发现被予以采纳。

        汪曾祺原来并非大器晚成

        作品有世俗美和高度智性

        在《汪曾祺全集》中,收入了汪曾祺创作的第一篇小说《钓》,而这部作品是小说一卷主编、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李光荣多年前发现的一篇佚文。

        从2003年开始,李光荣因为从事西南联大文学研究,往来于全国多座城市,翻阅了西南联大时期各地出版的报纸杂志和书籍,发现了大量未经收集出版的西南联大师生的作品,这其中王曾祺早期作品30多篇,而小说有20多篇。正是在此过程中,李光荣发现,《钓》刊登在1940年6月22日《中央日报·平明》第241期,比此前学界认为的汪曾祺处女作《复仇》《悒郁》都要早。

        李光荣说,在文学界,汪曾祺被认为是大器晚成的作家,但事实上,在西南联大期间,汪曾祺的小说创作已经走向成熟。一次次的全新发现,更让他重新认识了汪曾祺。

        李光荣认为,汪曾祺早期的小说创作走了现实主义和现代派两条路径,其中现实主义作品《老鲁》《鸡鸭名家》水准很高,现代派作品《谁是错的》《复仇》《小学校的钟声》《待车》也让他印象深刻。李光荣说,汪曾祺早期作品和后期作品有很强的连接关系,“他早期作品不写大人物,都是普通百姓,不写大城市,爱写小镇。后期作品也是这个路子。”在他看来,汪曾祺的文学思想、文学风格都来源于西南联大的文学教育,上世纪40年代在西南联大求学时就已经很有名,学校的女生说,汪曾祺是写自己看不懂、别人也看不懂的诗的人。“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汪曾祺是把40年代的文学风格连接到了80年代。”

        郭娟说,她复审了全集全部稿子,对汪曾祺的了解也不断深化。在她看来,汪曾祺是个暖男,对万事万物皆有情,对女子、对儿童、对手工作坊里的手工业者都有爱。但郭娟也感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汪曾祺越来越推崇鲁迅,他变得有锋芒了。

        研究鲁迅、汪曾祺的著名学者孙郁认为,《鲁迅全集》后,最有分量的当为《汪曾祺全集》。他总结道,汪曾祺把中华文化当中最温润的那些东西召唤出来,几千年汉字书写的魅力、汉语言文字的经验,在他的笔下调试出了最有现代性的东西,充满了智性。“他又有很高的智慧,他在世俗社会里面能发现美,而且又超越世俗,这个本领不得了。”

  • 明星演话剧别光顾贴演技标签

        牛春梅

        岁末年初,剧场越来越热,不少影视明星也登上了舞台。刚刚演出结束的《如梦之梦》里有胡歌、许晴,本周末即将上演的《爸爸的床》里有王学圻,《风华绝代》里有刘晓庆,月底将要上演的《求证》有赵薇,《大话西游》里有陈妍希。

        明星为何如此热衷于话剧舞台?用陈妍希的话说,“喜欢表演的人,会对各种表演形式都感兴趣。”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话剧演出要求演员在几个小时的演出时间里一气呵成,能演话剧的演员往往会被认为是演技过关。在这个演技成为稀缺品的时代,谁都希望自己能贴着“演技好”的标签。因此,虽然舞台剧演出耗时更多,收入无法和影视相比,但明星能收获更多美誉度,很容易建立起受欢迎的人设。

        可以说明星演话剧是一种多赢。一方面明星可以收获美誉度,而话剧本身则可以获得更高的关注度。因为可以离明星们近一点,胡歌、许晴主演的《如梦之梦》越是高价票卖得越好,赵薇主演的《求证》门票更是被一抢而空。对于观众而言,有熟悉的明星引导,原本对剧场不感兴趣的粉丝也愿意进入剧场,这正是众多明星版话剧好卖的原因。不过,如果仅止于此,话剧可能沦为营销的噱头和明星的包装手段,反而显出从事表演行业的人对自己职业的不尊重。

        田壮壮导演曾说,希望现在的演员能有一点匠人精神。演员也可以说是手艺人,唯有匠心独具,对自己的行业有敬畏感才能做到更好。舞台则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当演员与观众不再隔着银幕、屏幕,而是面对面,以可以听得见彼此呼吸的距离进行交流时,演员会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有更直观的感受。谢幕时听到观众热情的掌声也能够为自己的职业而自豪,这种自豪感才能让演员更热爱自己的职业,进而促进整个行业的提升。

        演舞台剧固然受众有限,收入也很难与影视剧匹敌,但要相信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北京人艺的明星演员们说,影视表演像是一个放空的过程,所以演一段时间的影视剧后,他们都愿意回到舞台上去充电。所以我们看到许多人艺的演员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影视剧中都是演技担当,不仅仅是吃青春饭。这样的演员可能有时候不如面孔靓丽的流量明星受欢迎,光芒会暂时被遮蔽,但不会永远被忽略。最近在一些演技综艺节目中,让观众惊艳的演员就有不少都是在舞台上锤炼出来的,比如蓝盈莹、赵立新。希望现在这些热衷于舞台的明星,不是把话剧当做噱头来包装自己,而是给演艺圈带来一波正能量,让大家越来越重视舞台。

  • 3000种京版图书亮相图书订货会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为期3天的2019北京图书订货会昨天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老馆)开幕,北京出版集团以28个展位、3000余种精品图书亮相。

        京出版集团特别设置了建社70年精品图书展示区,展区内重点陈列的《京剧汇编》、“北京古籍丛书”、《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燕山夜话》《四世同堂》《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大家小书”、“可怕的科学”等图书引起了全国客商及读者的广泛关注。

        在“十月”40年主题展示区,一批原创新书惹人关注。《北上》是新近推出便引起极大反响的最新长篇力作。大水汤汤,溯流北上,作家徐则臣由运河入手,力图跨越运河的历史时空,串联起京杭大运河与20世纪中国和中国人的命运。著名作家范小青的长篇新作《灭籍记》围绕“籍”展开,通过一个平凡家族里小人物寻找“身份”的生活故事,以简约细腻的笔触道出了一种身世浮沉雨打萍的沧桑与悲凉。此外,还有《活水》《姐姐》等佳作展示。

        北京文化精品展示区,重点陈列了历史古迹、文化与民俗、京味儿文学、新北京建设等方面展示京韵文化品格的优秀图书,为首善之区经济建设和文化发展提供出版服务。新推出的《北京古塔影像录》一书,全面收录北京地区300余座古塔的档案资料,描述了古塔历史、形制和特色,梳理了北京地区一千余年的古塔发展史,极具观赏性和收藏价值。《湖山品题——颐和园匾额楹联解读》从文化视点出发,以匾额楹联为切入点,记录了颐和园造园意图、审美情趣与思想境界,是了解颐和园及其时代的重要线索。“京华通览”丛书以通俗平实的语言和丰富的图片,详细介绍了北京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以及城市建设规划。《长城踞北》系列介绍长城文化带历史脉络、发展现状。展示区还有书写大运河文化带的刘绍棠“大运河乡土文学书系”、《流淌的史诗——京杭大运河骑行记》等图书。

  • 歌唱名家唱响《大运河》声乐套曲

        本报讯(记者 韩轩)大运河是世界文化遗产,也积淀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前晚,《大运河》交响声乐套曲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上演,王宏伟、王丽达等歌唱家共同唱响《大运河》的歌声。

        这场音乐会由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六家文联共同主办。在北京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下,北京市文联所属北京音乐家协会联合运河流域各省市,邀请多位国内一线词曲作家,从京杭大运河北起点出发,走遍北京通州、沧州、济宁、扬州、杭州、宁波等运河遗址,创作出了交响声乐套曲《大运河》。屈塬、车行、杨启舫、乔方等词作家,以及印青、孟卫东、舒楠等作曲家都参与了创作。

        在著名指挥家邵恩的执棒下,国际首席爱乐乐团奏响了《大运河》声乐套曲。该套曲由序《水在说》、第一乐章《运河人》、第二乐章《运河美》、第三乐章《运河情》、尾声《向未来》5个部分、共15首歌曲组成。著名歌唱家王宏伟、王丽达、黄华丽等纷纷登台,以独唱、重唱、对唱、合唱以及民谣等形式展示大运河的多个侧面。套曲中既有恢弘的歌咏抒怀,也唱出了浣衣淘米的运河生活。“我们希望用音乐的形式挖掘大运河的文化内涵,希望用音乐让古老的大运河荡起清波。”本场音乐会的主要策划人、北京音乐家协会驻会副主席赵金波说道。

  • 《情圣2》主攻女观众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昨天,春节档影片《情圣2》在京举行媒体见面会,该片导演董旭、宋晓飞携主演白百何、肖央、吴秀波等亮相。该片将于2019年大年初一上映,也是目前同档期中主打女性观众的喜剧爱情片。

        2017年初,电影《情圣》曾凭借对两性关系幽默轻松的观察和调侃,成为元旦档的一匹黑马。两年之后,《情圣2》终于出炉,并“杀”进春节档。该片将延续对两性关系的探讨,片中,肖央与白百何饰演一对相恋多年的情侣方远和田心,然而方远不甘心就此被束缚,找来吴秀波饰演的“情圣”肖遥实施“重回自由”计划,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越来越“跑偏”。

        导演宋晓飞表示,与第一部相比,《情圣2》在制作上有很大的升级,在题材和主题上更多对准女性观众,“希望用我们的诚意,讲述一个以女性视角面对爱情问题的故事。”董旭坦言,《情圣2》主打浪漫爱情喜剧,“会让观众既看到爱情片的浪漫,也能得到喜剧电影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