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百亩拆迁地裸露暴土扬尘

        “这么多建筑垃圾,既无人清理,也没有遮盖,一刮风就暴土扬尘。”近日家住昌平区定福皇庄村的王先生向本报反映,定福皇庄村腾退拆除出租房后部分建筑垃圾未清理,还有近百亩拆迁地没有苫盖,尘土飞扬,污染空气。

        断壁残垣拆一半

        砖头瓦块未苫盖

        记者于1月6日来到定福皇庄村,从村东口沿着一条长约500米的主街往村子深处走。只见一条铁路将定福皇庄村一分为二。王先生所反映的出租房拆除后部分建筑垃圾未清理,还有近百亩拆迁地没有苫盖的地方位于铁路西侧。

        村子的西北角有一片面积近3000平方米大小的拆迁地上,砖瓦碎块裸露在外,还有几栋拆了一半的建筑矗立在一旁。空地上胡乱堆放着上百辆废旧的共享单车,以及黑色塑料袋装着的大包大包的生活垃圾。空地的一部分被附近的住户当作停车场,里面停着数十辆汽车。还有一些住户将冬天取暖用的煤块和劈柴码放在空地上。在这片拆迁地西侧有几排密密匝匝的三层小楼,但门窗紧闭,门框和窗棂上落满灰尘。旁边一条水泥砌筑的排污沟,冰面上布满各色塑料袋和生活垃圾。

        位于定福皇庄村西南角也有一块面积近40亩的拆迁地没有进行苫盖和降尘处理。其中一小部分用蓝色铁皮围挡圈了起来,围挡里有几间集装箱房,码放着一些设备和材料。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定福皇庄617号院大部分已经拆迁,仅有东北角的几间平房没有拆完,现场已经没有任何继续拆除的施工迹象。院里断壁残垣,有将近1.5个足球场面积的建筑垃圾没清运,院子里遍布着砖头块和水泥块,足有一米多高,没有采取任何苫盖等降尘措施。

        而在距离该院不远处的定福皇庄700号院里,有一片上千平方米的拆迁地苫盖着绿色的防尘网。令人不解的是,同一个村,一样的拆迁空地,为什么有的地方苫盖防尘网而有的地方却没有呢?

        百亩拆迁地黄土裸露

        拆除仨月仍暴土扬尘

        记者走遍了村子,发现未拆除地区生活环境也在恶化。虽然街道两侧门脸儿房林立,但地面上到处是随手丢弃的塑料袋和其他生活垃圾。迷宫一样的小胡同里堆满了一垛垛装有煤块的塑料编织袋,土路上坑坑洼洼,煤渣遍地,有的地方污水结冰。整个街道上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煤烟味。定福皇庄700号院旁边有一条土沟,里面咕嘟咕嘟地冒着墨绿色的污水,恶臭扑鼻。

        落满灰尘的村中小路仿佛一根枯萎的藤蔓,裸露的拆迁地如枯枝腐叶般地萦绕在其左右。记者见到路边竟然还有一些摊贩在摊煎饼、卖水果。村里仍是人来人往,但很多人都戴着口罩,紧皱眉头,行色匆匆。

        这里的住户告诉记者,这几片拆迁地上的厂房和群租房等违建是去年10月份拆除的。至今已有三个月,然而渣土一直没有清理干净,到处暴土扬尘。村民自嘲:“无风三尺土,刮风沙尘暴,住在村里连开窗透气都不敢。”

        记者粗略算了下,加上散落在道路两侧数块补丁一样的小片拆迁地,定福皇庄村有将近百亩拆迁地裸露在外。远远望去,这些裸露的拆迁地就像手术后遗留下的伤疤散布在村落中。

        一圈走下来,记者鞋子和裤子上积了一层白灰,用手掸了掸,白灰如油彩般涂抹的面积更大了。面粉一样的粉尘已侵入衣服的纹理中。

        腾退拆除虽尚未收尾

        渣土应及时清运苫盖

        据介绍,回龙观镇的定福皇庄、史各庄、东半壁店和西半壁店四个村并称为“北四村”,随着2009年海淀唐家岭改造,“北四村”的流动人口开始猛增,人口倒挂严重。

        定福皇庄村位于回龙观镇最北部,南邻中关村生命科学园,西邻海淀区永丰镇,属于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因为拥有特殊的地理位置优势和便捷的交通,因此村子形成了特色的“瓦片经济”。村中建了好多出租大院,几乎家家都盖有二三层的楼房,有的甚至高达七层。

        据镇政府介绍,2018年回龙观镇全面启动定福皇庄村范围内的集体出租土地非住宅安全腾退工作,8月开始定福皇庄村非宅拆除工作。目前尚有一部分收尾工作没有完成。

        定福皇庄村的住户表示,他们理解腾退和拆除工作的必要,但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清理渣土,及时苫盖拆迁空地,避免扬尘污染。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丁杰

  • 次渠地区6座公厕陆续启用

        本报2018年11月5日以《次渠地区如厕咋这么难》为题,报道了通州次渠地区潞西路缺少公厕的情况。近日记者再次前往实地了解问题解决进展。

        在距华馨园小区西侧仅百余米的这处公厕原先是建在一处被院墙包围的空地里的。现在记者看到,原先的围墙已经被拆除了10余米,整个公厕全部临街,而且修好了一条无障碍通道。一进公厕,就感到一股暖风,原来墙壁上还安装了崭新的空调。厕所里设施完善,环境干净整洁。而在敬园小区北门西侧,原先被包围在绿地内的公厕也已经投入使用。

        接着记者又来到玉江佳园小区西侧原本被停用的那座公厕,这里已经被围挡圈了起来,旁边新设了可供使用的临时厕所。

        据台湖镇环卫部门介绍,次渠大街一带共设计新建了4座、翻建了2座公厕,目前都已基本完工。其中一座因为次渠南站地铁口尚未开通,所以紧邻的公厕也没有启用。玉江佳园小区西侧需要改造提升的公厕已经完成主体改造建设,包括外墙抹水泥砂浆、厕所内部结构重新改造、污水管道修建等。但由于冬季施工,施工进度稍慢,已督促施工方安装厕所标识牌和厕所内隔板,争取早日交付使用。同时,加强临时公共厕所的清扫,保持厕所内全天环境卫生干净、整洁。

        一位来上公厕的老人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年纪大了,在附近遛弯儿经常遇到内急的情况。现在公厕投入使用后,如厕方便多了。只是由于这里的公厕外观和其他地区有些不同,如果没有明显的标志还不好识别,所以希望管理部门及时安装标志牌。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王青 文并摄  

  • K字形路口拥堵缓解

        2018年11月30日,本报以《路窄乱停车 堵你没商量》为题,反映朝阳区UHN国际村小区西门附近,本就不宽的马路,由于乱停车导致早晚高峰时车辆拥堵严重,给居民带来不便。

        问题见报后,左家庄街道综治办协调朝阳交通支队东外大队,快速开展摸排工作。问题道路西段的K字形路口,向北为太阳宫乡属地,通至西坝河东路;向南为左家庄街道、香河园街道分界路,通至北三环辅路;向西为西坝河东里小区东口。乱停车造成交通秩序混乱,严重时甚至会把路口直接堵死。

        本报反映后,有关部门采取了临时措施,自2018年12月3日下午起,左家庄街道每日安排1名交通协管、2名保安于每日高峰期,到UHN国际村西门外道路上维护行车秩序。

        1月3日,左家庄街道与东外交通大队对UHN国际村西门外道路进行联合治理。清移剩余占道车辆,指挥道路交通。按照改造计划,该路通过安装路中隔离护栏100余米、施划停车位、加装水泥墩等措施,既保障适量的停车位需求,又不影响消防、救护等车辆通行。

        由于该地K字形路口区太阳宫路段窄,临街有北京中学,而左家庄、香河园交界路段被香河园施工,改造成为双侧停车的单行道路,加之西坝河东里小区出入车辆都在此处会车,所以彻底解决道路秩序问题,仍需多方合力,进行整体社区路的优化设计。

        赵华 文并摄  

  • 渣土清了

        去年12月19日,本报反映阎村镇京周公路大窦桥向西辅路、阎村工业园区南墙外偷倒渣土。当天下午,阎村镇组织人员开始清理。目前该处已场清地平并苫盖,等开春后种树。

        温先生摄  

  • 站杆直了

        八角西街北口路东侧公交站的站杆扭曲变形,站牌摇摇欲坠。1月4日本报报道后,客运第四分公司立即安排维修队伍进行修复,目前该处破损站牌已恢复原貌。 

        丁先生摄  

  • 快递找错门 亲友常迷路

        最近家住朝阳区双龙南里小区的住户王先生反映,他们居民楼外墙上的号牌无法辨认,导致初次来小区的人很难找到准确的地方,给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居民们希望管理部门对这些楼房号牌进行更新。

        1月4日笔者来到该小区,发现楼房外墙上的号牌字迹模糊,有的只能依稀辨认“双龙南里”几个字,有的能看到一部分残存的数字,有的整个号牌全是白色,一点号牌的信息都看不到。笔者在小区内转了一圈,看到大多数楼房的情况都是如此。

        小区居民介绍,这些楼房号牌出现问题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大约在2008年,小区的楼房进行过外立面粉刷。在施工过程中,这些楼房的号牌也一起被“粉刷”了。很多亲友反映来小区找楼房号颇费周折,常常迷路。即使熟悉小区情况的快递员也经常找错门。居民们也向相关部门反映过这一问题,但奇怪的是,这个看似不大的问题竟然10年还没解决。王青  

  • 长兴路污水结冰百米长

        近日笔者路过丰台区长兴路,发现位于北庄子村附近西向东方向的人行步道和自行车道结了一层冰,足足有二十厘米厚、一百米长。在路旁的绿地上有一个写有北京市丰台区水务局字样的污水井一直往外冒污水,臭味扑鼻。由于天黑视线不好,笔者骑着电动车险些滑倒。冰面上还有数道电动车急刹车和车辆侧翻的痕迹。一些骑车人只能借机动车道才能通过这段结冰路面。只见机动车风驰电掣般地与骑车人擦肩而过,十分危险。

        此处路边就是园博绿道,有不少老人带着小孩在此散步。踏上冰面的行人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往前出溜,不时有人趔趄一下。笔者看到有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说笑着一边溜冰一边追逐,其中一人脚下一滑,身体失去重心,重重摔倒在地。一位行人告诉笔者,这块臭烘烘的黑冰已经形成一个多月了,没见有人管。

        1月7日,笔者发现有关部门将污水管道疏通,污水停止外泄。冻结在自行车道上的冰层被铲除了一小部分,铲下来的冰块被胡乱地扔在一旁的人行步道上。然而直到10日,剩余的近百米长的路面仍然冰冻着。希望有关部门早日铲除路面的冰层,并将堆放在人行步道上的冰块清理干净,还路人一个安全的出行道路。 丁先生  

  • 劲松一住户“开墙打洞”成快递站

        市民李先生:劲松一区114号楼东侧一住户把自家房屋“开墙打洞”,出租给一家快递公司。由于每天快递车辆频繁在小区里来回穿行,影响到居民的安全。

        劲松街道办:接到市民举报后,街道立即派人到现场查看。经确认,劲松一区114号楼东侧原为居民外扩违法建设,并出租经营。2018年8月,劲松城管队对该处违法建设部分进行了帮拆。违建拆除后,由于其门前空地较大,该住宅又出租改为快递中转站。后经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不间断做工作,今年1月4日下午对该处的“开墙打洞”进行了彻底封堵。快递站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房源,准备尽快搬离。

  • 远洋风景小区外河堤横卧排污管

        市民贾先生:远洋风景小区北侧河堤上横卧着两根排污管,不断有污水流出,排入步道边一个没有井盖的污水井里,臭味难闻。由于没有隔离设施,开口的污水井有安全隐患。

        市水务局:经调查,远洋风景小区污水通过小区西侧联慧南路污水管线进入下游市政管网。由于该段154米的管线年久失修,管道破损严重,造成排水不畅。而且破损管线紧邻转河右岸河坡,2017年以来相继发生污水外溢进入转河的情况。排污问题被水务部门巡查发现后,采取了临时措施,污水管被引入河边的污水主干线。

        2017年11月市城市河湖管理处会同市排水集团、海淀区水务局、北太平庄街道现场制定了应急导水方案。通过小区外污水井中架设提升泵,将污水接入100米外的联慧路污水管线。

        小区排污管线出现问题本应小区物业出钱维修,但业主委员会未能通过动用维修基金的提议,所以问题拖延一年没解决。有关部门多次现场勘查,研究永久解决方案。最终确定由海淀区水务局落实资金,城市排水集团协助北太平庄街道制定改造方案,由北太平庄街道组织实施。

        该项目已于2018年12月份完成招标工作,近期准备组织实施,计划于2019年4月完工。同时,海淀区水务局对应急导水现场进行完善,对污水井进行苫盖,对临时导水管线进行固定,避免影响周边百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