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定福皇庄村

百亩拆迁地裸露暴土扬尘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 10     作者:

    拆迁地上断壁残垣,布满砖头瓦块,缺少苫盖措施。丁杰摄  

    “这么多建筑垃圾,既无人清理,也没有遮盖,一刮风就暴土扬尘。”近日家住昌平区定福皇庄村的王先生向本报反映,定福皇庄村腾退拆除出租房后部分建筑垃圾未清理,还有近百亩拆迁地没有苫盖,尘土飞扬,污染空气。

    断壁残垣拆一半

    砖头瓦块未苫盖

    记者于1月6日来到定福皇庄村,从村东口沿着一条长约500米的主街往村子深处走。只见一条铁路将定福皇庄村一分为二。王先生所反映的出租房拆除后部分建筑垃圾未清理,还有近百亩拆迁地没有苫盖的地方位于铁路西侧。

    村子的西北角有一片面积近3000平方米大小的拆迁地上,砖瓦碎块裸露在外,还有几栋拆了一半的建筑矗立在一旁。空地上胡乱堆放着上百辆废旧的共享单车,以及黑色塑料袋装着的大包大包的生活垃圾。空地的一部分被附近的住户当作停车场,里面停着数十辆汽车。还有一些住户将冬天取暖用的煤块和劈柴码放在空地上。在这片拆迁地西侧有几排密密匝匝的三层小楼,但门窗紧闭,门框和窗棂上落满灰尘。旁边一条水泥砌筑的排污沟,冰面上布满各色塑料袋和生活垃圾。

    位于定福皇庄村西南角也有一块面积近40亩的拆迁地没有进行苫盖和降尘处理。其中一小部分用蓝色铁皮围挡圈了起来,围挡里有几间集装箱房,码放着一些设备和材料。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定福皇庄617号院大部分已经拆迁,仅有东北角的几间平房没有拆完,现场已经没有任何继续拆除的施工迹象。院里断壁残垣,有将近1.5个足球场面积的建筑垃圾没清运,院子里遍布着砖头块和水泥块,足有一米多高,没有采取任何苫盖等降尘措施。

    而在距离该院不远处的定福皇庄700号院里,有一片上千平方米的拆迁地苫盖着绿色的防尘网。令人不解的是,同一个村,一样的拆迁空地,为什么有的地方苫盖防尘网而有的地方却没有呢?

    百亩拆迁地黄土裸露

    拆除仨月仍暴土扬尘

    记者走遍了村子,发现未拆除地区生活环境也在恶化。虽然街道两侧门脸儿房林立,但地面上到处是随手丢弃的塑料袋和其他生活垃圾。迷宫一样的小胡同里堆满了一垛垛装有煤块的塑料编织袋,土路上坑坑洼洼,煤渣遍地,有的地方污水结冰。整个街道上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煤烟味。定福皇庄700号院旁边有一条土沟,里面咕嘟咕嘟地冒着墨绿色的污水,恶臭扑鼻。

    落满灰尘的村中小路仿佛一根枯萎的藤蔓,裸露的拆迁地如枯枝腐叶般地萦绕在其左右。记者见到路边竟然还有一些摊贩在摊煎饼、卖水果。村里仍是人来人往,但很多人都戴着口罩,紧皱眉头,行色匆匆。

    这里的住户告诉记者,这几片拆迁地上的厂房和群租房等违建是去年10月份拆除的。至今已有三个月,然而渣土一直没有清理干净,到处暴土扬尘。村民自嘲:“无风三尺土,刮风沙尘暴,住在村里连开窗透气都不敢。”

    记者粗略算了下,加上散落在道路两侧数块补丁一样的小片拆迁地,定福皇庄村有将近百亩拆迁地裸露在外。远远望去,这些裸露的拆迁地就像手术后遗留下的伤疤散布在村落中。

    一圈走下来,记者鞋子和裤子上积了一层白灰,用手掸了掸,白灰如油彩般涂抹的面积更大了。面粉一样的粉尘已侵入衣服的纹理中。

    腾退拆除虽尚未收尾

    渣土应及时清运苫盖

    据介绍,回龙观镇的定福皇庄、史各庄、东半壁店和西半壁店四个村并称为“北四村”,随着2009年海淀唐家岭改造,“北四村”的流动人口开始猛增,人口倒挂严重。

    定福皇庄村位于回龙观镇最北部,南邻中关村生命科学园,西邻海淀区永丰镇,属于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因为拥有特殊的地理位置优势和便捷的交通,因此村子形成了特色的“瓦片经济”。村中建了好多出租大院,几乎家家都盖有二三层的楼房,有的甚至高达七层。

    据镇政府介绍,2018年回龙观镇全面启动定福皇庄村范围内的集体出租土地非住宅安全腾退工作,8月开始定福皇庄村非宅拆除工作。目前尚有一部分收尾工作没有完成。

    定福皇庄村的住户表示,他们理解腾退和拆除工作的必要,但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清理渣土,及时苫盖拆迁空地,避免扬尘污染。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