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公厕门不开 荒郊建浴室

        “这个浴室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建了不就是个摆设吗?”“公厕的卷帘门成天都拉着,压根儿就没打算让人进吧!”……近一个月来,为了了解农村人居环境,记者走访了大兴、昌平等区的农村地区,发现农村环境明显提升,道路、供暖、垃圾处理等公共服务设施有了较大改善,然而也听到村民反映,一些公厕、浴室等或维护不当,或弃之不用,让人觉得可惜。

        开放时间公厕卷帘门紧闭

        距公厕几步远村民搭茅房

        日前,记者来到礼贤镇大辛庄村,看到横贯全村的大礼路(或称刘田路)车来车往,十分繁忙。大辛庄中学附近,记者发现路边有间刚刚建好的公厕,崭新的门窗上塑封的包装纸都没有撕掉,上面薄薄地落了一层灰。上前一拧门把手,公厕打不开。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设施完善,就是没有投入使用。

        记者只好四处打听其他公厕,村民说,向西二三百米外还有一间公厕,可是记者沿着这段路走了两个来回,都没找到这间公厕外墙。后来才发现,公厕“隐身”于一片白色的围墙中,白色的卷帘门紧闭,公厕上也没有任何标识。虽然路边有一块蓝色指示牌,但也难以发现。村民说:“这间公厕既不是在路口,周围也没有车站、商店,当然没人去,所以大白天总关着门。”

        在大兴庞各庄镇定福庄村,记者同样查看了村里的公厕情况。3间公厕分别位于村子2个角落和村委会门前。记者推门进去,还算干净,显然有人打扫,但由于全部是旱厕,刺鼻的异味扑面而来。一位村干部说,由于这些公厕建设时间早,都没有接入上下水,全部依靠从化粪池定期抽排,没水冲洗,自然会有味道。

        记者发现,在定福庄村东北角的垃圾投放点附近有一间公厕,公厕向南10多米有一间石棉瓦搭的小棚子,孤零零地立在路边。记者弯腰进去低头一看,原来是间茅房。记者不解:“差两步就是公厕了,干嘛自己搭茅房呢?”村民嘿嘿乐了:“可能是他家想多积点肥吧。”

        11月26日,记者在昌平南口镇羊台子村,虽然是山区,一路上也看到好几间公厕,从外观上看都建设得非常标准,门前的标牌上清楚地写着“朝九晚五”的开放时间,但在开放时间里,卷帘门依然是关闭的。羊台子村委会门口就是昌12路车的公交站,但车站旁的公厕也是如此。

        记者拨打了南口镇环卫监督热线,接线员解释说,冬天水管会冻裂,部分公厕只能限制使用。

        记者注意到,在走访的村子里,很多农户家都搭建了简陋的耳房,或是用于堆放杂物,或是当作厕所,连接着简易的化粪池。不论是在大兴、昌平,还是通州、房山,农村都存在这种情况。村民们说:“自己挖化粪池沤肥,还能浇地种菜,绿色环保也挺好的嘛。”“公厕主要是给外面来的人用的,谁不是在自己家上厕所方便呀。”

        荒郊浴室无上下水

        建好后一天没用过

        “这儿的公厕开门还能用,而那儿的浴室就彻底废了!”在南口镇羊台子村,看到记者在了解公厕情况,一位热心村民带记者去看了一间弃之不用的浴室。

        山间小路边,只见一幢红色砖混结构的房子突兀地伫立在一块荒地上。房檐下写着“阳光浴室”四个红色大字,序号为11153,旁边一行小字“2011年阳光浴室工程”。大门虚掩着,记者走进去,看到里面果然是浴室的格局,但什么设施都没有了,白色的瓷砖地面上铺着一层天花板风化后的碎渣。锅炉房里墙壁雪白,但里面只剩下几件笨重的锅炉设备。而从房顶上一排一排的太阳能板,还能依稀看出浴室的模样。“想不到吧,7年前建好的,一天都没有经营过!”村民说:“能拆的零件都被人拆走了,只剩一座空房子。”

        为什么把浴室建在荒郊野岭呢?记者开车测算了一下,从这间阳光浴室到羊台子村有600米远,而到最近的马庄子村有400多米远。一位村民说:“大冬天的洗个澡要跑一里地,谁会去呢?”

        记者找到了羊台子村委会,一位村干部含糊地解释说,那里曾有过一个工厂,后来废弃了。在那儿选址建浴室也许是为了方便接入水电。“七八年前的事儿了,早记不清了。”但村民却说,山里没有市政管线,连接上水下水都很困难,所以浴室才一天都没投入使用。

        记者在昌平南邵镇张各庄村,同样看到了一间废弃的阳光浴室。即使这间浴室设置在村中心的文化广场上,同样是弃之不用,门前曾堆放了大量建筑垃圾。

        有消息称,阳光浴室工程旨在通过推广建设村级太阳能浴室,解决北京市农村地区村民洗浴,特别是冬季洗浴难的问题。记者在网上也找到了怀柔、大兴、延庆、顺义和昌平等区建设阳光浴室的相关招标文件或竣工验收的消息。

        目前农村是否需要公共卫浴设施呢?和村民攀谈得知,近些年来,农民盖房时一般就会建浴室和厕所,即使老房子也都陆续用上了冲水马桶和淋浴设施,改善了生活条件。冬季大家偶尔到镇上的洗浴中心泡澡,这和城市居民的需求基本上是一样的。

        更重要的是,不同地区农村人口变化差异很大。近郊城乡结合部的外来人口在增加,而一些远郊山区的人口却在减少。以南口镇羊台子行政村为例,其下辖11个自然村,一个自然村常住人口不足百人。一位村干部说,他们村常住人口只剩二三十人,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农村人口也在老龄化,与其建阳光浴室和公共厕所,不如多建养老机构。”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江河宽  

        记者手记

        别让这些投资建设打水漂

        为何新建的阳光浴室一天都没投入使用?为何公共厕所旁村民还要搭茅房?

        “投资建设谁不欢迎呀,一件大好事儿,可结果却打了水漂。为什么呀?”采访中,一位村干部一语中的:规划、建设、管理、使用,本是同一件事的不同环节,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环环不相连,人事不相关。

        之前本报也曾报道过一些在农村投资建设的公共厕所、灌溉、污水处理等设施闲置不用。原因多是因为这些公共设施的前期规划欠妥、选址不当,辐射范围和服务对象定位不准、上下游相关设施的设计缺失、维护成本和便利性考虑不周……不仅是技术条件,甚至一些社会因素,如农民长期形成的使用习惯,或者生活需求的新变化,以及当地产业发展和人口的流动,都会影响这些公共设施的使用效果。

        令人高兴的是,从2018年开始的“美丽乡村”建设专项行动就务实地提出:根据不同地区特点实施美丽乡村建设。因地制宜、一村一策,注重农村特色,保持乡村风貌。承担规划编制任务的规划师要深入实地调查,充分征求农民意见。建不建,建什么,为谁建,在哪建,怎么建……发挥农民主体作用,尊重农民意愿,保障农民权益,鼓励广大农民投身美丽乡村规划、建设和维护。

        依靠科学的规划和务实的举措,才能最终实现美丽乡村的目标,全面提升农村地区生态环境建设水平、公共服务水平,创建良好的农村人居环境。            罗乔欣

  • 海军总医院附近日租房严管严控

        11月14日本版刊登了题为《海军总医院附近“黑旅馆”扎堆居民楼》的报道,反映阜成路北10号楼、11号楼存在居民楼里开日租房的问题,甚至有些直管公房打隔断转租,最小隔间近5平方米,居民认为这种“黑旅馆”安全隐患大。

        报道引起了海淀区甘家口街道的重视,其发挥“吹哨报到”机制作用,联合派出所、房管所立即开展行动。通过走访排查,发现报道中所提到的打隔断群租房等共有3处,分别于11月16日和30日,上门帮助其拆除隔断、没收多余床铺,清理垃圾。目前这些出租房屋已恢复原有格局,房间宽敞明亮,租户对此也很满意。

        半个多月来,甘家口街道联合派出所及相关部门,组织82名工作人员,对海军总医院周边社区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共检查出租房屋98间,其中地下空间2个,日租房5间,现场发现并消除安全隐患10处,约谈单位5家,核录流动人口62人,审核流动人口216人,新登记采集流动人口7人,发放各类宣传材料300份,营造出群防群治的良好氛围。

        据介绍,白堆子社区紧邻海军总医院,就诊患者及陪床家属众多,对租金低廉的短租房需求高。阜成路北10号楼、11号楼一共有196套房,其中67套为直管公房,由于历史原因,产权售卖给个人后依然存在大量房屋同时分给2户合租的情况,数量大约有130户左右。部分承租人由于合租共用厨卫不便等原因,将承租的直管公房转租,随之产生了部分日租房,高峰时曾经达到18处。经过街道多次统筹协调,目前已经启动直管公房转租的专项清理整顿。

        由于日租房管理缺乏相关政策支持,近年来,街道联合甘家口派出所,对日租房采取措施严管严控。通过建立微信群,将社区民警、实有人口管理员、日租房出租人纳入群中。通过微信群管理员下发提示,出租人上报新入住人员身份信息,管理员在24小时内入户开展信息采集。同时,社区民警带领和组织管理员经常进行检查,对违法行为予以处罚。通过不间断的清理整治,共有16处日租房转型为普通出租房。

        随着执法力度不断增大,日租房出租人规避查处的能力也越来越强,给执法带来很大难度,导致部分日租房仍然存在,目前白堆子社区纳入“严管严控”的在账日租房仍有5处。

        不同于日租房管理,群租房整治有明确法律法规依据,甘家口街道一直大力打击群租房,本着发现一处整治一处的原则,2018年仅白堆子社区就取缔整治群租房15处。

        街道还表示,将以此次整治行动为契机,加强对周边阜北、甘东、阜南社区的日租房及群租房的整治,防止问题反弹。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陈姣  

  • 车挂护栏

        西四北大街路东侧有自行车被挂在护栏上,是行为艺术吗?

        赵海江 11月25日摄

  • 插满广告

        安贞医院门前南侧路边的护栏上插满租房小广告。

        赵熔 11月29日摄

  • 垃圾乱倒

        新中街社区3号楼有一家临街的饭馆,总是从后门把厨余垃圾扔到社区的居民垃圾桶里,影响社区环境。     刘先生 12月3日摄

  • 期待向残疾人发放长期地铁卡

        我是一名持残疾军人证的退役军人。作为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我上下班持军残证免费乘坐公交车,仅需上车出示证件即可,非常便捷,但乘坐地铁的时候却必须要排队登记换票,非常麻烦。

        目前乘车人都有多种购票方式,快捷高效,而由于符合福利政策的残疾人不能自助换票,只能在窗口换票,给长期上班的残疾人增加了很多时间成本。例如西二旗地铁站,早高峰期间排队购票的人很多,早上7点至9点间到达窗口时,前面都至少有20人在排队购票。北京站、北京西站地铁进站也是同样的问题,排队购票的人非常多。我测算过,每次单程排队换票,就需要5分钟至8分钟,其间很多人还会向窗口咨询问题,无形中又拉长了等待的时间。因为大家同为上班族,即使是残疾人,我也坚决不插队换票。

        有时,排队的人明明已经非常多了,工作人员在已经完全认识我的情况下还会仔细检查残疾证,等他们将日期、性别、残疾证号等七八项内容都登记清楚了才换票,可能需要用时超过1分钟。虽然时间看上去不长,但这种核验方式对于希望被当做普通人对待的我来说,每次在心理上都是一次考验。因为排队换票,我也没有办法跟同事们一起进站,每到这个时候,都仿佛在刻意提醒我是“特殊人”。

        制定登记检查制度的必要性和工作人员的认真执行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对特殊人群照顾的政策在执行上也应该是有温度的。残疾人身体条件较差,所以我们希望这种换票方式早日得到有效升级,比如发放可以刷的特殊地铁卡,而不是单次票。

        这种方式应该是可行的。现在12306APP上买火车票,到火车站的自助机上刷军残证和身份证直接就可以取票。所以,我建议有关部门采用事前严格核实及实名登记的方式,为符合福利政策而需长期通勤的残疾人发放长期、多次使用的交通卡。关爱残疾人的身心健康,就如同在燥热的夏日送来一丝清风,严寒的冬季送来一点温暖,对于社会而言是非常可贵的进步。         

        寇先生  

  • 居民楼外立面装修藏隐患

        半年前,位于西单的罗贤胡同29号院实施了环境整治工程,内容包括居民楼外墙保温、门窗换新、安装外立面装饰灯。目前工程已结束,尽管楼门装饰一新,但住户却发现了不少隐藏的问题。

        装修中楼体南侧外墙由于造型需要,6层屋顶房檐向外延伸1米,阳台窗户两侧外延60厘米,窗户下方向外扩出80厘米,导致6层居民的采光受到很大影响。更为严重的是,阳台窗户下面外延部分形成的U形槽,将空调室外机嵌入其中,造成空调散热困难。U形槽深度超1米,藏污纳垢,无法清理,暴雨时容易积水,很可能将空调泡坏。当居民告诉施工方这些问题时,他们承认设计存在缺陷,没有考虑6层空调室外机安放问题,但却迟迟没有拿出合理的解决办法。

        居民楼东侧也存在一些问题。外立面装修时把各户原有的烟囱口都封死了。有些住户发现后,要求工人打开了。但有些住户没有发现,导致3层的一位老人家里热水器爆炸。6层住户东面窗台外延60厘米,台面平齐窗户,下雨时窗户容易进水。东侧外挂的空调室外机被移到房顶,但管线却埋在石材里面,无法维修和更换。

        目前完工有一个月了,居民多次和施工方交涉仍无果。居民认为,施工单位不仅应考虑到外观效果,也要考虑居民的实际居住需求,希望施工方尽快拿出解决方案。   吴女士

  • 路灯罢工一年 居民出行摸黑

        近日家住阜成门内大街100号的赵先生反映,位于阜成门内大街98号至108号的路灯坏了一年多无人维修,居民出行很不方便。

        笔者于12月1日来到现场,发现阜内大街98号至108号虽然是阜内大街的门牌号,实际上这几间平房位于阜内大街南侧的一条死胡同中。胡同长约60米,共有10户人家。胡同口的门洞内侧有一个高约8米的木制电灯杆,距离地面大约6米处悬挂着一盏灯罩锈迹斑斑的路灯。居民告诉笔者,这盏路灯是胡同唯一的照明工具,从去年开始罢工,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始终无人维修,他们出行很不方便。居民表示:路灯距离地面太高,木制灯杆都开裂了,没有专业工具根本够不到,而且电线是从大街上引过来的,自己想换也没办法。大家也不知道应该找哪个部门。

        笔者注意到,胡同内住着不少老人和小孩,仅有1.8米宽的胡同两侧堆放着杂物,停放着自行车和电动车,使本就逼仄的空间更加捉襟见肘,只能容一个人通过。进入冬季,天黑得早亮得晚,居民摸黑出行很不安全。盼望有关部门早日维修路灯,解决居民出行难题。丁杰  

  • 福成小区道路坑洼设施故障

        近日,有市民反映,密云区福成新天地(简称福成)小区门口道路坑洼,小区内还存在着电梯故障、楼门防盗门损坏等问题,给居民日常生活带来不少麻烦。

        居民邢先生告诉笔者,小区门前有两个深坑,深十几厘米,有两个井盖的面积那么大。除了这两个深坑,路面其他地方也坑坑洼洼。小区门口是居民每天出行的必经之地,路面问题导致居民出行十分不便。

        除了道路坑洼,福成小区还有不少问题困扰居民。12月5日下午6时左右,福成小区5号楼三单元的电梯,突然从四层直落至二层,父子两人被困在电梯长达两个小时。据居民说,小区电梯时常出现这样的状况,和物业反映过很多次,但一直没有解决问题。“您说这电梯多危险呐,不是特别高层的住户都不敢坐了。”

        此外,居民朱先生反映,7号楼二单元楼道内的消防栓是坏的,没有办法正常使用,一直也没有得到更换。小区居民希望物业可以认真聆听居民诉求,及时更新维修小区设施,为大家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丁宁